第七章

话说广志和承宇等人在县城里打探消息,想办法营救陆离。他们在街上转悠了一天,发现城里的百姓嘴上不说,心里却暗暗同情他们。利贞也从街坊邻居们那里探到了消息,赶来和他们商议。
广志认为,既然官府说要公开审理,这就说明他们不怕百姓知道,这倒挺奇怪的。他们想搞什么鬼?承宇说,既然如此,在审理的时候我们可以趁机把人抢过来,然后在其他人的掩护下逃出城去。利贞说道,且慢,城里的乡亲们理解、同情天行山兄弟们的所作所为,我们何不趁机赢得他们的支持呢?这件事我擅长,我可以做。广志说,主意倒是好主意,只是你不能亲自做,你奶奶还住在这儿,我们不要给她老人家带来麻烦,这件事我们从长计议。士兵们也有七嘴八舌的,一人说道,我们可以装扮成城里的人,混在人群里,打听他们的想法,煽动他们的情绪。最后决定由承宇在集市上发表一次演说,试探一下城里人的反应。因为承宇长得风流儒雅,又一副公子哥的打扮,口才也好,容易赢得人们的好感。

因为后天就要公开审判了,他们必须得尽快争取民众的支持,想出营救的办法。因此承宇就带着一帮人在集市上贴着官府告示的一堵墙前面发表演说,当然只有他一个人露面,其他人混杂在人群里,广志在人群后面观察四周的情况。利贞拿着她的首饰箱在叫卖,当然她不用大声叫,因为人们都认识她,看见她需要的人就围上来了。
“乡亲们,乡亲们,大家听我说,”承宇站在一把小桌子上,大声说着,人群很快就围了上来,“大家都注意到这个告示了吗?后天要公开审理的这个人,是天行山的四当家的。我听说天行山纪律严明,从不扰民,只杀贪官,不抢普通过路人和商人。这样的起义军,我们是不是应该拥护他们?”
一个老人家说道:“小哥,说话要小心啊。他们可是叛军,如果官府知道我们跟他们有联系,说不定连我们都会被抓起来。”
“是啊,是啊。”周围的人连声附和。
利贞大声说:“怕什么?现在朝廷已经不行了,各地官员只知道掠夺百姓,我们子虚县城因为有天行山的震慑,官府才不敢为所欲为,这次他们遭了重创,元气大伤,如果我们不帮助他们,以后我们的日子可难过了。”
“利贞,虽然你说得对,但是我们怎么帮?民不跟官斗啊。”一个人说道。
“乡亲们,我们大家可以联合起来,跟官府施加压力,让他们轻判或者释放陆离。法不责众,难道他们会把我们都抓起来?”承宇大声说。
“我们怎么联合?”一个混在人群里的士兵故意大声说。
“乡亲们,我有一个想法,为了我们自己,我们必须联合起来。后天是审理的日子,我希望大家在县衙前面集合,会写字的尽量拿着标语,上面写着‘释放陆离’等语,胆子大的,还可以写着‘惩治贪官,给老百姓一条活路’等等之类的话,趁这个机会,我们争取我们自己活下去的权利,乡亲们,都是为了我们自己,我们积极参与,行动起来吧!”承宇越说越激动,声音也越来越洪亮。
他注意到前面有几个年轻的女孩崇拜似的看着他,其中一个最苗条温柔的,他不禁多看了她几眼。

民众的情绪果然被激起来了,他们激动地议论着散开去了,有的继续做自己的事,有的去准备标语了。广志走向他,对他的表现很满意,接着拉着他准备离开这儿。
利贞远远地看他们一眼,使个眼色,离开了。
“二哥,你先回去,我还有点事。”承宇挣脱他了。
“你要干啥?等会官府的人来了。”
“我办点私事,你不用管我了。”
“也好,我去茶楼里喝茶了,听听人们怎么说。”
两人告了别,广志就和几个老兵去了茶楼。
广志发现这里的人很谨慎,一边小声嘀咕着,一边注意着周围的动静,发现有官府模样的人,立马改变了话题。
他悄悄问一个邻桌的人说:“老哥,后天你准备去吗?我是要去的,这个时候官府应该不敢大肆抓捕老百姓,难道他们会逼更多的人上山吗?他们也不傻。”
邻桌的人谨慎地说:“话是有道理,可是我还得看情况。”然后就再也不肯多说了。

看看天不早了,承宇还没来,广志就带着人回去了。
进了旅馆,走到他和承宇房门前,里面传出男女的笑声。广志敲了敲门。
里面问道:“谁啊?”这是承宇的声音。
“是我。”广志瓮声瓮气地说。
过一会,门开了,承宇衣衫不整地出现在门口,说:“二哥,你先到其他兄弟屋里坐坐。”
广志向屋里瞄一眼,什么也没看到,摇摇头走了。
过了好一会,广志去厕所,回来发现自己的房门打开了,里面走出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承宇仍旧依依不舍的。
“明天你还来好吗?”他抱着她说。
“不行了,我母亲不让我总出门。不过,我可以试试。”女孩娇羞地说。
“我等你。”承宇又吻了她一下。
女孩看到广志,赶紧走了。
广志回到屋子,问:“你认识她?”
“刚才演讲的时候认识的。”
广志摇了摇头。
只见承宇拿着毛巾和浴衣,说道:“我去洗澡了,你去吗?”
“我等会去。”
承宇就先出去了。

第二天,广志和承宇、利贞等人继续在城里面四处转悠,煽动更多的人去县衙集合。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议论这件事,一些胆小的人也暗暗打算明天早上去现场看看,见机行事。一想到自己在做一些有利于自己和大伙的有意义的事,不少人热血沸腾起来,一些年轻人最热心。到了晚上,广志他们一看差不多了,便放心地回旅馆了。
回到旅馆,承宇一眼就发现了那个女孩,正坐在旅馆前面的台阶上等他,看见他,笑盈盈地站起来。承宇喜不自胜,赶紧迎上去,拥着她回屋了。
广志心想:累了一天,又不能躺在自己床上休息了。
一直跟随着他的老兵会意地说道:“二当家的,先到我们屋里休息吧。”
广志点点头,跟着进了他们的房间。

第二天,审判的日子终于来了。
审判的时间是上午九点。可是七八点的时候人们已经陆陆续续来了。一些人探头探脑地,还不敢大肆张扬,袖着手互相打探消息。
“谁是负责人?就我们自己吗?”
“那边有几个年轻人似乎是我们的头。”他们用手指了指。
原来是承宇和几个天行山的士兵。他们也早来了,由承宇公开负责这次的活动,广志和利贞仍然混在人群里,必要的时候再出头。承宇很喜欢他的任务,他不仅能表现自己,还能认识一些不错的女孩,她们主动就对他投怀送抱了。不过广志警告他,不要给自己和兄弟们惹来麻烦。此刻他正在对人们讲着什么,身边围着几个年轻的女孩,显然不仅仅是为了集会而来。
广志和利贞也站在人群里,观察着周围的一切,不时地交换着看法。看看人群多起来,县衙的大门也打开了,门口站了很多衙役,广志朝承宇看了一眼。承宇会意,叫人们拿出标语,他自己和几个士兵当然也拿出一副横幅,上面几个毛笔大字“无罪释放陆离”。承宇和士兵们打着横幅,走到前面,大声喊起口号来。
“无罪释放陆离!”
“无罪释放陆离!”人群跟着喊起来。
“惩治贪官!”
“我们要人权!”人们自发地喊出各自口号。

守在门口的衙役小头领赶快命令衙役们维持秩序,他自己进去汇报。他走到县长的休息室,县长和县丞、主簿还有几个县里有名的绅士正在喝茶,准备上堂。
“外面的情况怎么样?”县长问。
“大人,我正要禀报呢。外面失控了,城里的百姓们拿着标语,喊着口号,都聚在县衙门口,要求无罪释放陆离,要不要派兵驱赶他们?或者抓几个领头闹事的?”
“混账!抓什么抓?抓什么抓?百姓们有集会的权利,游行示威的权利,我们不能干涉嘛。”
“对,对,大人英明。”其他几个人附和着。
“大人,有你做我们的父母官,真是子虚县城百姓的福气啊。”一个绅士说道。
“哈,哈,哈,你还不赶快出去,维持秩序?记住,不要骚扰老百姓。”县长对衙役小头领说。
小头领满腹狐疑,只得出去了。
到了外面,一个衙役问:“头儿,现在抓,还是等会抓?”
“抓什么?站在门口就是了,不用理他们。”

广志看衙役们毫无动静,不禁大感意外,继续观察着他们。人群见衙役没有来抓他们,胆子越来越大,情绪也更加激烈了,尤其是刚才畏首畏尾的一些人,这时候变得异常亢奋,兴致高涨。
等一会,县城里唯一的一家广播台也来了,其实就是两个瘦小的年轻人,一个留着八字胡的拿着大喇叭,一个瘦长脸的装模作样地拿着个木盒子,放在肩上。
“来,看着这儿,看着这儿,准备!开始!”拿木盒的年轻人说。
拿着喇叭的年轻人于是把喇叭对着嘴巴,对着木盒子(其实就是对着我们)说道:“乡亲们,大家好!这里是子虚城无有广播台,这里是无有广播台!现在播报一个重大新闻。在我身后,就是子虚城县衙,等一会,这里要马上开始一场审判,审判的对象就是天行山的反叛头子陆离。现在这里围满了城里的乡亲们,人们激动地喊着口号,要求释放陆离。这是怎么回事呢?让我上前打探打探。”

我们的视线跟着主持人往人群里走。主持人叫住了一个年轻人,请他接受采访。年轻人回头看着木盒子——就是看着我们。
“怎么说呢?这是一个崭新的现象,我们老百姓终于也可以说话了,你们看,官府并没有出来阻止我们,说明官府也不得不开明了,我们还要提出更多的要求。”年轻人眉飞色舞地说着,还用手整了整头发。
“时间到了,可以进去了吧?”人群喊。
衙役们让开一条道,一些早已等候在那里的人开始往里进。
主持人兴奋地对着喇叭说:“开始了,开始了,人们开始进去了!”
一个买菜的大姐把一个鸡蛋扔向他,一边说:“闭嘴了,真扰民!”
主持人“啊”地叫了一声。

站在前面的承宇等人想跟着进去,被衙役拦着了:“不许进!只有指定的人才能进去。”

(未完待续)

来源:作者面书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