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上住着两个木匠。他们对自己的手艺都很勤快,从来不懈怠每一个细节,也从来不满足既有的水平。但是,因为两个人做的事情很不一样,结果就相差十万八千里。

甲木匠从学徒做起,勾三股四,按部就班,先是做农具、家具,后来就帮人家造房子、建亭台楼阁,渐渐方圆几百里的人都知道他,成为大师傅。

乙木匠该学的都学过,该做的也从来不放弃。但乙木匠不按照生意经走,他常常会被邻居家的小孩子的哭啼声吸引。他发现左邻的珂塞特没有娃娃,就给她做了个木娃娃;他又听说右邻的张嘎子喜欢手枪,就替他削了把木头手枪。或者小二家的篱笆散架了,他又去打桩子;王寡妇的桌腿断了,他又去补一块。渐渐的,他似乎已经忘记自己是干什么的,只是跟着镇上人的日子进进出出。不过,所有和他打过交道的人都说,乙木匠的活件做得真好,越用越顺手。

多年后,皇城来了造办处的人,想给皇帝修宫殿。听说甲木匠是大师傅,就去拜请他。甲师傅却说,比起乙师傅,自己只是小指甲盖那么一丁点,他只配给乙师傅提鞋打酒做下手。造办处的人于是又去找乙师傅。乙师傅说,当然,他自己是个好木匠,皇宫的事情也可以办好,只是他离不开小镇的生活,小镇的日子比木匠的手艺对他更重要。

后来,甲师傅去了皇城,他设计的梁柱的特别结构,名垂青史。而乙师傅便渐渐走失了,以至于人们最后忘记了他,不知道他究竟是木匠还是农人还是小贩。只是他给珂塞特做的那个布娃娃很好,珂塞特长大后又给了她的女儿。珂塞特说:“小时候我想哭的时候,她就来了,她让我觉得那些苦日子有点寄托。”可是,她究竟是怎么来的呢?珂塞特想不起来了。说着,她把布娃娃扔进了火炉,说明天到集市去给孩子买个芭比娃娃,那个要更漂亮更时尚一些。

作者文集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