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绍智:温辉《列宁主义批判》再版序

Share on Google+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我在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研究所(简称马列所)工作。我认为,作为一个学术研究机构的马列所与作为共产党中央直属机关的马列学院应该有所不同。马列学院的任务是研究、证明、并确立共产党领导层所坚持的马列主义论点,并以之宣传、教育群众以维护共产党统治和政策的合法性。社科院马列所是以马列主义本身作为研究对象,对之进行独立的、自由的、客观的、实事求是的研究。

这样的研究使我们思想得到解放,克服唯上是从和僵化的教条主义的束缚而有所前进。

对马克思主义的认识,我提出三点看法:

一、马克思主义不是“科学的科学”,不是绝对真理。世界上也从来不曾有过科学的科学和绝对真理。因此,说马克思主义“放之四海而皆准,百世以俟圣人而不惑”、是指导一切思想的“理论基础”,是不对的。不能用马克思主义笼罩一切学科。

马克思主义不过是社会科学的众多学派之一,在世界思想发展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

二、马克思主义是科学,具有一切科学的特徵。科学是可以被证实也可以被证伪的。

马克思主义是科学,在它存在和发展的过程中,将不断受到实践和时代的检验。其理论有被证实的部份,应予以肯定,也有被证伪的部份,应予以扬弃、否定。因此,马克思主义在实践中在发展中将不断得到修正是必然的。这是正常的、正确的,并非什么贬义的“修正主义”。

这些是学术界应有的并早已存在的常识。只有对自己的执政行为没有自信且僵化不学的领导人才会闻马克思主义“不是科学的科学”和“可以证伪”而恐惧于共产党政权能否长治久安,竟至战栗、震怒、甚至仗势整人。

三、“马列主义”的提法是不对的。

马列并提而形成马列主义这一个概念是在斯大林提出“列宁主义是帝国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时代的马克思主义”之后才有的。这个提法把列宁主义当作那个时代唯一正统的马克思主义,并把二者等同起来。

其实,列宁主义不过是在俄国这一落后的小农国家中出现的马克思主义的变种,而且以其极左的面目、崇尚暴力专政,极大地篡改了马克思主义。斯大林主义推崇“马列主义”,把马克思主义歪曲到无可复加的地步。

因此,必须对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斯大林主义、以及毛泽东思想分别进行研究。

在八十年代初,中国提出改革的要求。改革势必要评毛、批毛以清除毛的极左的思想路线。毛泽东说,“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因此评毛、批毛必然要涉及马列主义。

由于毛对《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的极端推崇,人们多认为毛讲的马列主义实质上是斯大林主义。当时国际上对斯大林和斯大林主义有越来越多的揭露和批判。中国理论界对斯大林主义也有较多的研究、批判和否定。

但是,人们多认为列宁似乎还与斯大林有所不同。中国经济改革之初,有借鉴于列宁的“新经济政策”之议,加H当时戈尔巴乔夫的“新思维”正流行一时,也未对列宁有所否定。当然,最主要的是邓小平的“四项基本原则”,一言以蔽之就是要坚持一党专政,而一党专政的理论与体制实际上导源于列宁主义。所以,批判列宁主义实际上是一个禁区。八十年代,在中国理论界虽然有一些对列宁的个别论点的批判,但不曾有过一本全面批判列宁主义的著作。

温煇先生以其新闻工作者的政治敏感和理论修养,特别是对于一党专政体制之弊害的深切认识,提出:

“列宁、斯大林、毛泽东一脉相传。”

“没有列宁主义就没有斯毛现象。”

“改革必须批判列宁。”

温煇先生的专著《列宁主义批判》于一九八九年年底出版。这是第一本用中文写的全面批判列宁主义的书,有一定的历史意义。

该书结合苏联和中国的实际,历史的和现实的,全面地从深层的理论和实际的危害性,批判了列宁的理论和策略。它提出“列宁的六个严重左倾错误”(包括把社会主义强加于俄国、实施一党专政,压制普列汉诺夫等理论家、向全世界输出革命等),特别强调批判其中的无产阶级专政论。作者指出:“远在十月革命之前和革命”胜利“之后,列宁写了大量著作,其中,论暴力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的文章在数量上和份量上占了第一位。”无产阶级专政论是列宁主义的核心,斯大林承认:“列宁主义是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的学说。”

由于无产阶级专政是马克思首先提出的,所以,人们往往把后来共产党所实行的无产阶级专政所带来的灾难归之于马克思。温煇先生指出:“列宁根据马恩的无产阶级专政的原始观点,发展成为理论学说。”马克思的关于无产阶级专政的说法包括两个内容:一、马克思设想无产阶级革命将首先在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取得胜利。那时,无产阶级将是多数,无产阶级专政是多数人对少数人的专政。二、无产阶级专政只是过渡时期为了镇压资产阶级的反抗才需要的。

在俄国,一个落后的小农占多数的国家,无产阶级不是多数,因之在俄国实行无产阶级专政并非是多数人对少数人的专政。而且在俄国革命后,列宁把无产阶级专政作为布尔什维克整个执政时期的制度长期地固定下来,也不符合马克思认为无产阶级专政仅是过渡时期短期间所需要的说法。这些都是把马克思关于无产阶级专政的观点变了质。

那么,列宁的无产阶级专政论是什么货色呢?作者用列宁自己的话阐明如下:

一、“无产阶级专政是由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采用暴力手段获得和维持的、不受任何法律限制的政权。”

二、“专政是由组织在苏维埃中的无产阶级来实现的,而无产阶级是由布尔什维克共产党来领导的。”“专政……这个政权不承认任何其他的政权”。“当有人责备我们是一党专政,……我们就说:”是的,我们是一党专政!“”

三、“阶级通常是由政党来领导的;政党通常是由比较隐固的集团来主持的,而这个集团是由最有威信、最有影响、最有经验、被选出担任最重要职务而称为领袖的人们组成的……因此,把群众专政和领袖专政根本地对立起来,实在是荒唐和愚蠢得可笑。”

四、“个人独裁成为革命阶级专政的表现者、代表者和执行者。”“怎样才能保证意志有最严格的统一呢?这就只有使成百成千人的意志服从于一个人的意志。”

这就从列宁本人的话中得出列宁的无产阶级专政论的实质,即:

无产阶级专政=一党专政=领袖专政=个人独裁。

至于如何专政?列宁回答说:“专政的科学概念,无非是不受任何限制的、绝对不受任何法律或规章拘束而直接凭藉暴力的政权。”

这个方程式足以代表阐述列宁的无产阶级专政论的千言万语,也正是列宁主义的灵魂、布尔什维克建党的原则。

把这种专政论付诸实际的结果必然是如作者所说:“专政不息,民主不存,国无宁日。”

中国共产党应该是懂得这个道理的。在抗日战争时期,新华日报为了批判国民党的一党专政,曾写过一篇著名的社论,题目就是《一党独裁,遍地是灾!》。

对于一个列宁斯大林模式的社会主义国家的转型,改革重点是两条:一是从计划经济(实为统制经济)转变为市场经济,即市场化;一是从极权主义政权转变为民主政权,即民主化。

市场化以公正、平等、法治、避免垄断为前提。民主化必须实现立宪行宪的法治,一切有法可依,有法必依;实行三权鼎立的制衡制度;肯定人民的自由人权。如果在人民、社会、国家的头上有个不受任何法律限制,直接凭藉暴力的一党专政、个人独裁的政权,那么市场化、民主化都是幻想,改革就要落空。

改革必须改掉一党专政、个人独裁的体制,必须批判以此为核心的列宁主义,是再清楚不过的了。

实践已经证明了这些原共产党执政的国家,改革能有所起步以至走向成功,首先必须解决一党专政、个人独裁的问题。苏东国家莫不如此。

中国情况特殊。邓小平提出的改革,原是经济改革和政治改革,应该说是正确的。但是他只实施了逐渐市场化的经济改革,以挽救文化大革命所造成的经济崩溃的危机;但是他又提出“四项基本原则”,实际上要坚持原有的一党专政、个人独裁的政治体制。

这种跛行的改革使中国政权出现了新极权主义性质,即在不完全的市场经济体制的同时,存在着日益靠暴力维持的极权政治。因此,社会矛盾极端尖锐化,日益带有对抗的性质。这些深刻的矛盾,人们都耳熟能详,不须赘述。目前,中国的改革正处于这种困境。这使人们日益认识到必须实行彻底的政治改革,实现立宪行宪。因此,批判列宁主义思想,取消一党专政、个人独裁,仍未过时,反而应该再度呼吁。

这说明,温煇先生的《列宁主义批判》一书此时重新出版,很有必要。

当然,该书的初版毕竟过去了近二十年。在这期间,由于苏联和布尔什维克党的崩溃和瓦解,苏东国家的大量公私文献档案解密,有关列宁和列宁主义的资料得以大量出版。温煇先生在众多的资料中选择了早在八十多年前就对列宁和列宁主义作了深刻批判的《普列汉诺夫的政治遗嘱》一文,作为本书的附录。我认为这是十分明智的。作者“选择了早在八十多年前就对列宁和列宁主义作了深刻批判的《普列汉诺夫的政治遗嘱》一文,作为本书的附录。我认为这是十分明智的。”

普列汉诺夫的大量著作早为理论界所熟知。他与那些僵化的教条主义者不同,也与那些以实用主义、机会主义篡改和歪曲马克思主义的人不同。他是一个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长于用马克思的唯物史观和辩证法分析问题。上面所提到的我对马克思主义的认识,和普列汉诺夫的观点是一致的。

概括言之,普列汉诺夫在一九一八年四月病危时口授的遗嘱中指出:

──《共产党宣言》的分析在蒸汽机工业时代绝对正确,但在电力发展后失去意义。从二十世纪初起,知识分子队伍比工人队伍增长得快,知识分子的人数和在生产中的作用跃居首位,并因此导致阶级矛盾的缓和。在这种形势下搞无产阶级专政是荒谬的,马克思所理解的无产阶级专政永远不能实现。

──产生于一九○三年的布尔什维主义是俄国社会民主党中的极左派别。它的出现和发展肇因于俄国的无产阶级不成熟,劳动者贫穷、没文化、觉悟低。布尔什维主义是以流氓无产阶级为取向的特殊策略和特殊意识形态。布尔什维主义是打着马克思主义旗号的布朗基主义。它唯一的法宝就是以不受限制的全面的阶级恐怖来实行无产阶级专政。

──布尔什维克政权将演变如下:列宁的无产阶级专政将迅速变为一党专政,党的专政将变为党的领袖的专政。维持领袖权力的起先是阶级恐怖,后来是全面的全国的恐怖。布尔什维克不能给人民以民主和自由,他们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查封的报纸杂志比沙皇当局在整个罗曼诺夫皇朝时代查封的还要多,这还有什么民主可言呢?

──但依靠暴力和恐怖建设不了社会主义。社会主义理应是人道的、公正的社会。在列宁的“社会主义社会”里,工人将从资本家的雇工变成国家封建主的雇工,农民将变成国家封建主的农奴。列宁和其布尔什维克党所进行的剥夺是令人发指的违反法纪和践踏文明的行为,是没有监督的掠夺。

──列宁关于社会主义革命能在单独一个像俄国那样落后的国家里取得胜利的论断不是对马克思主义的创造性发展,而是对它的背离。列宁只是需要此论断来鼓舞其党徒而已。

──根据布尔什维克的策略和意识形态所导致的行动,可以断定他们在巩固其政权的道路上将遇到一个比一个复杂的四个危机:

一、饥荒危机;二、经济破坏的危机;三、由于贬低农民,工农联盟根本不可能结成,甚至发展为消灭会劳动肯劳动的最优秀农民的惨案,因而导致一个政治经济性质的严重危机;四、意识形态危机,布尔什维克的意识形态必将垮台。

──由于布尔什维克的策略、意识形态、对剥夺的态度、以及不受限制的恐怖,可以很有把握地断定:布尔什维克的垮台是不可避免的。他们靠的只是刺刀的力量。但二十世纪是启蒙和急剧人道化的世纪,将推翻并谴责布尔什维主义。

普列汉诺夫以马克思主义的根本原理,在距今八十多年前就预测到布尔什维克的前景,并准确地预言布尔什维克党崩溃瓦解的过程。但在苏联和苏共的崩溃前夕,在美国的苏联研究专家竟没有一个人预料到。

读了温煇先生的书再进而钻研普列汉诺夫的政治遗嘱,必然在理论认识上有长足的进步,从而对中国共产党这一世界最后的最大的布尔什维克政党的昨天、今天和明天的认识也会有所提升。

改正历史的错误航道,必须严肃批判指引这一航道的错误理论。

二○○六年十月二曰

于美国新泽西州怀亭寓所

争鸣

阅读次数:79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