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果,不知道怎么回事,为难的港府却没能按照中国政府的要求将人押回国内。看来,特首曾荫权先生颇费了一番脑筋,结果是贾先生离开了香港这一是非之地。贾先生尽管暂时安全去到泰国,但应当说他尚未真正安全,因为,对之紧追不舍的中国政府必然仍会对泰国政府施加压力,必欲达到其抓捕“罪犯”的目的。接下来,泰国政府怎么办呢?世界各主要民主国家怎么办呢?有关各方势力又怎么办呢?戏剧将继续上演,远远未到落幕的时候。

我,一个失意潦倒的文人,自称是当代的莎士比亚,自称是还有点正义感与良知的人,我想我在这场戏剧之中注定了只能是一个观衆,而且是一个有着自已眼光的观衆.这个眼光自我的近视眼中发出,远没有那些聪明人看得远大、深透。我只想依着我的想法,向我可能有的一些读者谈一点我的个人看法。

贾甲先生是原中国山西省的一个科技专家与一个科协组织的官员,他在随访问团去台湾访问的时候脱队,宣布脱离中国政府的控制,并且欲向全世界证实正在中国大陆发生的退党大潮。台湾的陈水扁政府大概是出于不得罪中国政府的目的,将贾送至香港。台湾政府的意思很明确,这件事是你们中国的事情,应到你们中国去解决,香港是中国的特区,自然,应当将贾先生送到那里去。这样一来,台湾政府既不得罪中国大陆政府,又不违反国际的有关人权公约──谁都知道在目前中国专制政府的统治下,一个公开反对专制的人士将会受到怎样的处罚,台湾政府可真是聪明,可这聪明之中却难免带有许多的道义丧失与令人遗憾。

贾先生无奈地去了香港。香港是中国全境内多少有一些自由的地区,此次贾先生能够平安地经由香港去到第三国,港府应当说是做了一件有良知的事情。无论日后,中国政府如何加罪于港府与特首曾荫权先生或其他人士,在此事件中帮助贾先生脱险的人们总应当得到坚守正义的人们的赞赏。

我认为:贾先生作为一个中国公民,他自有权利走向他认为自由的世界,他自有权利向世界讲叙他的观点。至于他所讲的内容是否正确是否符合事实,这是一个人们必须对之进行评判的问题。中国政府没有必要大惊小怪,没有必要兴师动衆地去打击他、抓捕他。要知道,在当代资讯世界,人们不再生活在黑幕之中,人类社会生活的透明度越来越高,所有组织与人的言论与行为都将暴露在公衆面前,全球人的目光可能将在短时间内聚焦于一件事情,比如,美国选举总统,或者北京举行奥运会,至于贾先生出走逃离中国这件事情,相信也会有无数的人在关注着。因此,所有相关各方的言论行动都将为人们所关注并为人们所评判。

中国政府应当按照国际公认的规则,根据普世价值观,根据相关国际公约来办事,而不可一意孤行地依其有严重缺陷的国内法来办事。当其国内法与国际法相冲突时,应按照什么来办呢?结论应是明确的:按国际法办,除非声明保留的除外。现在贾先生只是行使他的言论自由权利与作出他个人的选择──流亡国外,中国政府有什么理由对其严加追究与处罚呢?在现代民主化大潮已然涌遍全球的情势下,希望中国政府明智地富有远见地尊重国际公认的准则,尊重并保障中国公民的言论自由权,尊重并保障中国公民的其他基本权利。贾甲先生是中国公民,他理应享有这些权利。中国政府没有理由在全世界面前再次展现自已不尊重人权不遵守国际法准则的不明智的做法与形象,如果,中国政府执意于那么做,我也只能遗憾地为之叹息一声:怎么能继续这么做呢?

让寻求自由的人们自由,让不自由的人们得到自由,这是包括笔者在内的绝大多数中国人的希望,也是贾甲先生的希望。我相信,这也是中国政府之中相当多的人们的希望。即使是那些现在仍然有些过时坚硬僵化的思想的人们也会想到:时代确实不同了,是到了中国人民拥抱民主自由的时候了。所有的人都需要自由,奴役他人的人因其受他奴役的人不自由也不会感到自身的自由──因为压制自由的结果是冲突,在冲突之中苦苦挣扎的人不会是自由的,压制者与被压制者同样如此。

停止那些视人们为敌的愚蠢做法吧。宽容地对待所有人,给人民以最充分的自由,这是使中国人民获得真正解放的前提。在人类历史上没有哪一个逆时代潮流而动的人能够得到好评,不管他生前多么威风八面,历史终将只会青眛那些真正为他的祖国与人民真诚服务的人,而唾弃那些反人民反民主反自由一意孤行的独裁者。

民主论坛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