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从中共几十年对非洲的经营,便知非洲才是中共未来之巢穴。中共大逃亡在即,小喽啰要自留后路。无产阶级和贫下中农的子女们,你们能心甘情愿为中共分赃集团卖命、当走狗吗?】

王丹先生以极大的义愤写了《奉劝中共警察适可而止》,谴责了中共当局在逮捕高智晟之后,仍然丧尽天良地对高律师家人实行残酷廹害的无耻行径。

王丹先生“提醒那些掌握警察权力的官员和负责具体监控的警察,即便不考虑高智晟作为道德英雄为整个民族的福祉与前途而入狱这一高尚动机,单从基本人权和中国传统所说天理人情的角度,也不要继续对耿和及其家人施压”,话是说得不错。但是,无论“道德”、“民族的福祉与前途”,还是“基本人权”、“中国传统”和“天理人情”,在道德沦丧的今日中国、在鲜亷无耻的中国官场、在黑社会化的警察队伍,这些陈义太高的老生常谈,都无异对牛弹琴。

我倒是想对“那些掌握警察权力的官员和负责具体监控的警察”谈些更实在的问题:

1. 要记住罗瑞卿、杨帆们的教训

公安部长罗瑞卿、李震,上海市公安局长杨帆,都是毛泽东忠实鹰犬,罗瑞卿以“毛主席大警卫员”自居,毛也对罗褒奖有加:“罗长子在我身边,天塌下来,有他顶着。”“罗长子往我身边一站,我就感到十分放心。”他们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他们都想不到毛主席会为了“革命的利益”,拿他们开刀。公安部长谢富治、特务头子康生,虽然“寿终正寝”,却也逃不了死后的鞭尸。

至于死在土改、镇反、肃反、反右派、反右倾和文革等历次运动中一般公检法人员更是不计其数。公检法干警、特工情报人员,看似权力大、获利丰,但是风险也大;这是投资学的基本常识。“掌握警察权力的官员和负责具体监控的警察”们,千万不要以为你可以是例外,可以逃脱“革命绞肉机”的吞噬。

2. 大狗闯祸、小狗当灾

民俗曰:白狗偷吃、黑狗当灾。但在流氓法西斯党的传统中,却是“大狗闯祸、小狗当灾”。文革明明是毛泽东的倒行逆施,但到党的嘴巴里,竟口口声声“林彪、四人帮”怎么怎么的了;余下类推。

一旦风吹草动,大头目坐上三叉戟一走了之,小喽啰们何以面对“愤怒的群众”?所以,“掌握警察权力的官员和负责具体监控的警察”兄弟们不可不留心了。

三,中共大逃亡在即,小喽啰要自留后路

按国际惯例和中国的具体情况,中国的外汇储备有三千亿美元就足够了。但截至2005年12月末,中国外汇储备余额已为8,189亿美元,据估计今年可达一万亿而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一。连中国政协委员郭树清也承认:“中国外汇储备肯定是超过了合理的水平。”很多经济专家指出中国将大量的外汇储备用于购买美国国债的做法,实际是用中国人民的血汗钱去支持美国经济的发展,这种做法很不明智。但偏要放弃人民币财富,倒贴钱囤积美元,中共偏偏要做赔本生意、倒贴“忘我之心不死的美帝国主义”,本意到底是什么呢?

这是因为中共目前危机四伏,从近年来六千多官员外逃,动辄卷走上亿美元看,中共实际上是在借外汇储备为向海外转移财富埋下了伏笔,以为组织流亡政府之需。(《看中国》)正是:聚精会神讲敛聚、一心一意谋流亡。

四,非洲是中共未来之巢穴

中国人饿死四千万的三年人祸时期的一九六O年,中共赠送几内亚一万吨大米;随后三年里,(丧尽天良!)为几内亚提供约二千五百万美元无息贷款。

一九六一年,中共给加纳近二千万美元无息贷款。

一九六三年中共给索马里的无息贷款和无偿援助分别为一千八百四十万美元、三百万美元。

一九六三年中共向阿尔及利亚提供五千万美元信用贷款。

向马里、尼日利亚提供经济援助,但数字未见公布。(中华民国国防部情报局《区情研究》第七卷三期)

现在中国虽然有“经济大国”、“世界工厂”的美谥,但按国际通行的每人每天的生活费低于一美元就属于贫困的标准,贫困人口仍超过三亿。

西部十二省尚有五十多万“代课教师”,他们的工资只有四十至八十元人民币。(2005年11月3日《南方周末》、2005年11月18日《凯迪网络》)【武宜三註:一、撰写《代课老师:被忽视的弱势群体——渭源县代课教师状况调研》的李迎新先生被迫离开了渭源县,会否已成李昌平第二或黄金高第二,请网友关注;二、冷血的中共甘肃省委和无耻的教育部至今连屁也不放一个,应予咀咒。】

河南省因卖血、输血感染艾兹病的患者除受岐视、迫害、援款被贫污之外,得到的“补助”每天低至四角人民币,吃的是假药,病童和孤儿无法上学。所谓“四免一关怀”成了美丽的谎言;吴仪除了做戏之外,并未为艾兹病群体做过什么实事;她也不过是帮凶和帮骗而已。

可是无耻的中共集团却再一次发扬“置人民死活于不顾”的伟光正传统,向非洲黑大地猛砸下了一百亿美元。

从中共几十年对非洲的经营,便知非洲才是中共未来之巢穴,才是江泽民、胡锦涛者流的祖国。请拭目以待!

五,别为中共分赃集团卖命、当走狗

“掌握警察权力的官员和负责具体监控的警察”中,有特权阶级的子弟和亲属,但也一定不乏失地农民、下岗工人、上访一族的后代。据吴思先生计算:中国建筑业农民工的工资大约只有美国同行的五十分之一,而且还不一定能拿到手。无产阶级和贫下中农的子女们,你们能心甘情愿为中共分赃集团卖命、当走狗吗?

11nov2006于愤愤不平斋

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