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诗人王玉祥先生《题〈时迁的逻辑〉》:“官们无脚不沾泥,童贯高俅瞎扯皮。小子总须寻活路,人家窃国我偷鸡。”把庄子的老话“彼窃钩者诛,窃国者为诸侯;诸侯之门而仁义存焉”(《庄子??胠箧》),又翻出了新意,显得更生动、更鲜活,把宝相庄严的窃国大盗和诙谐可笑的偷鸡小贼相提并论,让人忍悛不禁。但是,又很可悲;姑且从庄子算起吧,两千多年来这种窃国者把老百姓逼得无活路可走,以至于要“窃钩”、“偷鸡”,杀人越货,最后再被逼上梁山的历史,总是在不断的重复。直到今天,可怜的中国人仍然没有走出这个恶梦。

最近《沈阳晚报》报道,11月23号晚上农民工孙宏和王永军顶着凛冽寒风在辽宁省沈阳市的大街上叫卖“心、肝、肺等器官”。皆因去年三月,孙宏带领三十多名农民在一家工地施工,工程结束后被拖欠工资八万一千元。这不正是诗人所指斥的“休望清官施庇护,世间无法不能安”,“遊客口诛王县令,却看何处乏赃官”(《洪洞苏三监狱》)麼?

《羊城晚报》报导,贵州省黔西南州兴仁县县长文建刚一家六口于11月27日晚上被杀害。这个贫困县的县长被杀的地方却是离该县六十公里外的州政府所在地兴义市,他在兴义市中心有一栋自建的三层楼房,这栋用白色瓷砖镶嵌的豪宅价值一百多万元,安有电子保安系统并装修十分豪华;兇案现场至少还有未被掠走的八十万元现款。在中共权贵集团的敲骨吸髓的掠夺和镇压之下,“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已经走投无路了,“小子总须寻活路,人家窃国我偷鸡”,现在不仅偷鸡,还要杀人越货了。

“底事瓦斯声不断,鸡年可见仆能公?”(《步韵和马斗全乙酉上元诗》)“年年虚擅门神位,却见身边鬼愈多。”(《题〈锺馗〉》)“十分厚道人成鬼,几个脏钱匪作侯。”(《题〈狮子楼〉》)“鼻里插葱充大象,人前无理耍蛮熊。”(《题〈洪教头〉》)“他当大款他装鸟,我是流氓我怕谁。”(《写〈牛二〉》),等无不是对眼下黑社会主义的无情揭露和辛辣讽剌。

我平常与诗歌接触少,孤陋寡闻,这回看了邵燕祥先生在2006年11 月24日《文汇读书周报》上发表《知有承德王玉祥》,才第一次知道王玉祥先生的大名。诗人“抒发襟抱、寄托感慨,应时应景、粉饰昇平之作不可写”,“写真性灵,真见识”(李汝伦先生写给王玉祥信),创作了这些直面人生、直面社会的作品,令我感佩。让我用元遗山的“一语天然万古新”、“纵横诗笔见高情”,来作为读王玉祥诗的感想吧!

附一,王玉祥诗

(一),“文革”分配哈尔滨做钳工

纷纭人事匆过眼,乖蹇情机每碰头。

万里家书增去思,一天风雪动离愁。

(二),自题《清宫内外秘闻》卷首

三百年间看大清,沧桑兴废几曾经。

胸中掠过黄昏雨,眼底奔来紫禁城。

一帝贤愚关治乱,韆鞦功罪载幽明。

般般野史非无据,说与今人仔细听。

(三),长平古战场

韆鞦血战恸长平,白骨成山草木腥。

莫向史迁疑数字,君王谁肯惜生灵!

(四),此间

台间星族开天价,岗下人群累米钱。

休说同胞霄壤别,甲申过了又鸡年。

(五),题韩羽《童年看戏图》、《听雨图》

画个童年看戏图,管弦鼓板趁喧呼。

瞧迷黑净铜锤际,听醉青衣彩旦无?

乱树蝉鸣新雨后,满村人涌上灯初。

草台泡尽情难尽,每望家山忆旧庐。

(六),题韩羽《郑熏诗意图》

韩羽画《郑熏诗意图》,并引清袁枚《随园诗话》云:南宋末年“有郑熏者,素做贼,以军功得主簿,众不礼焉。郑乃献诗云:’郑熏素行本非端,熏有狂言上众官。众官做官还做贼,郑熏做贼还做官。’”画家笔下的郑熏头戴乌纱帽,嘴衔一把刀。

头悬纱帽口衔刀,官贼相兼位更牢。

受贿未须期夜暗,打家何必趁风高。

事先通气哥们铁,酒后娱神妹子尻。

难怪郑熏言不愧,原来两道本同曹。

(七),题《时迁的逻辑》

官们无脚不沾泥,童贯高俅瞎扯皮。

小子总须寻活路,人家窃国我偷鸡。

(八),题《难乎排座次》

画家画了一把椅子,题曰:“既可息躯体,又可分人尊卑,天下奇物也。”

尊卑先后太难分,只好托诸蝌蚪文。

或满或亏皆有数,居罡居煞岂无因。

头衔即价天般大,座次关权海样深。

莫道区区此交椅,古来成败几多人。

天大地大不如排座次事大,爹亲娘亲不如印把子亲。梁山泊英雄排座次之全过程,足为佐证。呜呼!

(九),题《相持图》

推去推来手法同,相持既久见真功。

休分白脸兼青脸,都在不疼不痒中。

(十),题韩羽《雾中之花》

堪爱雾中花,妙在朦胧美。

似与不似间,如饮山泉水。

(十一),题韩羽《老鼠娶亲》

娶亲老鼠大铺张,牙爪官仓欲爆肠。

好是坊间唯羨富,管它干净与肮脏。

(十二),题韩羽《三家村学究》

三家学究固多痴,嘲讽声中别有思。

底事令人尴尬甚,千年诗国恰轻诗。

(十三),题韩羽《董超薛霸》

穷凶极恶为薛霸,假善真残是董超。

出解分担红黑脸,贪赃共享白黄包。

手中水火无情棍,天下英豪断命刀。

甘自窝囊麟与豹,险因二鬼赴阴曹。

汉初开国元勋绛侯周勃见疑入狱,后来出狱,感叹道:“吾尝将百万军,然安知狱吏之贵乎!”这“狱吏之贵”的意思也见于《水浒》中的两名小小解差董超、薛霸身上。别看他们微不足道,但凡英雄好汉犯到他们手里,那就糟了,轻则脱层皮,重则送了命。就凭那根水火棍,他们八面威风,不知收受了多少金银,也不知断送了多少性命。试想,若不是鲁智深和燕青二位分别随之相救,那豹子头林沖和玉麒麟卢俊义岂不都成了他们的棒下之鬼!

(十四),题韩羽画《紧锣密鼓》

争权争利更争王,堪笑古今戏一场。

又见哥们闹生分,紧锣密鼓动刀枪。

(十五),题韩羽画《捉放曹》

阿瞒心计自奇高,赚得陈宫捉放曹。

志士怜才方走眼,奸雄露馅为磨刀。

岂非天意成三国,却是朋情害二毛。(注)

宁我负人休负我,纵然遗臭也风骚。

注:二毛:老年人。人老毛发斑驳,黑白相间,故称。

附二:王玉祥诗友马斗全诗

(一),伫立高平关山头

从来怕说是斯关,此日登临泪暗潸。

欲问君王争霸事,且看枯骨遍荒山。

(二),题屍骨坑

斜劈刀痕尚宛然,半条肱骨露坑边。

伤残之后还捐命,知尔其时正少年!

(三),观长平古战场

卌万生灵一旦亡,惟留白骨在陂荒。

将军战死名还臭,自是无人罪赵王。

(四),骷髅庙诗

书生奉诏抗贪侵,纸上谈兵说到今。

比见骷髅庙中祀,却知故国悼仍深。

附三:邵燕祥赠王玉祥诗

万人如海一身藏,

知有承德王玉祥。

都为民瘼成义愤,

每从曲笔现苍茫。

热河风雪寻驴背,

绝塞云霞入锦囊。

閒倚宫墙观魏阙,

朝晖夕照换兴亡。

【大部份诗的题目和说明都是参照或抄自邵燕祥先生大作——武宜三注】

新世纪新闻网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