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达:美国人怎么看查韦斯再次当选

Share on Google+

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12月3日以压倒性优势获得连任,将第三次出任委总统。他在当晚举行的庆祝活动上再次将矛头指向美国,嘲弄美国是“魔鬼”,并称他的连任再次给了“帝国主义者”一个教训。

那么,反过来,美国民众会怎么看待这样的事情呢?一般来说,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喜欢旁边有一个宣称要和你作对的国家的,政府也会关注它的发展,但相对来说,今天的美国人对查韦斯并不那么在意。美国人的反应是相当平静的。为什么会这样呢?我想,很重要的原因之一,是美国人有了自己的历史经验。

今天并不是世界上左翼思潮的全盛期。对于美国来说,第一次全球左翼思潮盛行,曾给美国内部带来极大的影响,那是在100年前的上世纪初,其根本原因是在自由经济发展的过程中,政府在经济领域适度参与、宏观调控的概念,还没有在美国立足。工业革命之后,工厂、企业开始发展,脱离小作坊师徒关系残存的温情模式,工人越来越像是机器的一部分,劳资关系恶化。左翼提倡的工人革命,给这种状况提供了一条出路。左翼所说的资本主义走向帝国主义,最终必然灭亡的理论,也在美国国内广为传播。在那个时候,左翼反对“美国帝国主义”的说法,还不是来自外部的威胁,而可能是自身就要爆发的革命。后来,美国终于通过一系列解决社会问题的政策应对,以劳工立法来保障劳工权利,缓和了社会矛盾,使得工会的一些作用自然消退。因为以前工会替劳工争取的权利,现在已经是法律条文,自有司法照管了。通过这个自身发展改变过程,美国人成熟起来,增强了依靠民主和立法来解决社会问题的信心。同时,通过对其他以革命手段解决问题的一些国家的了解,美国人更倾向于不再走向极端左翼。

可是在这个时候,美国人遇到了第二次全球左翼思潮的流行。那就是二战后共产主义国家的扩展。这一次,由于苏联的强大,由于核武器的诞生,也由于左翼对输出革命理论的宣扬,使得左翼成为一种可能来自外部的侵略威胁。在一些极端右翼思潮的鼓动下,又使得美国人一度认为,极端左翼也可能通过政治阴谋颠覆而悄悄掌控国家。

这个时候,民众心理和上一次是不一样的,对大多数人没有呼应,只有恐惧。尤其是二战的教训,使得美国人认为必须积极预防和抵御。这导致了一系列的应对,包括在外部武力抵御外部左翼势力的扩张,对政府内部的清查甚至延祸到娱乐界。这就是冷战时期的美国。而这些应对一旦有走过头的倾向,和美国人的基本理念相违背,最终只能通过民主程序扭转回来。冷战本身是危险的,可是,最终冷战结束的方式,也使得美国人不仅对极端左翼的兴趣进一步降低,也对它的威胁变得不在意了。好像事实在证明,你不去管它,它自己慢慢会变化,不管是什么原因。

现在没有人认为,查韦斯有能力在美国掀起极端左翼的内部革命,也没有人认为,他能够重新联合左翼国家旧部,成为如当年苏联一般的外部威慑力量。然而,作为委内瑞拉本身,它走向左翼自有它自己的道理,它的贫困没有解决,左翼总是不失时机指出,这是一条光明大道。百姓愿意相信,就走走试试看,没有什么不可以。对头,固然皆大欢喜。走不通,也是自己的选择由自己支付代价,别人帮不了你。

美国人不太重视查韦斯的另一个原因是:虽然查韦斯宣称要联合一些扶助恐怖组织的国家,也作出了一些姿态,可是南美人一方面信的是天主教,就算狂热也是另一种狂热,看看满街载歌载舞的南美人,听听他们的吉他和歌唱,哪一个像是肯开着一辆装满炸药的汽车,把自己引爆在华盛顿街头的?曾记否,当年格瓦拉去南美输出革命,是南美百姓把他报到官府,他其实是死在那些他要解放的农民手里。

时代在往前走,如今,不管是左翼还是右翼,大概没人会肯把上世纪60年代的日子再过一遍吧。

南方都市报2006

阅读次数:84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