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人权漫谈

Share on Google+

一、

很长时间来,人权是忌语,现在可以谈了,还创办了中国人权杂志、网站,而且“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有望首次写入我国宪法了,这无疑是一大进步。然而,中国人权网站、杂志上,反人权的老调子、大打“人权”嘴巴的言论依然比比皆是,最著名的是“主权高于人权”

论。这是极端反动的理论。

首先,它反人文主义。诞生于欧州文艺复兴时期的人文主义思想,确立了人至高无上的地位。一切以人为出发点和终极目的,人为世界之中心,人的价值和权力高于一切,世界上一切政治、经济、社会生活、思想、学术、道德等等,包括政府、政党、国家,最终都要归结于“人”的身上、都是为人服务的。人权是超国家、超主权的。

主权高于人权论,置国家于人之上,视国家的价值和权力高于人的价值和权力,实乃国家主义、纳粹主义之翻版。

其次,它也是反马克思主义的。马克思主义倡导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以阶级划分国际关系,不以主权为特征。二战以后的民族解放运动使很多国家从此消亡了。马克思说过:“阶级统治一旦消失,目前政治意义上的国家也就不存在了。”恩格斯也说过:“随着阶级的消灭,国家也不可避免地要消失”。如果主权高于人权,主权是绝对的,国家就不应该消亡,共产主义也就无从谈起。

具有历史反讽意味的是,国家主权神圣不可侵犯的概念是法国外交家维思佛里安在17世纪首先提出来的,这一概念曾被西方国家用来对付共产集团的世界革命理论。在全球化大潮中,全世界无产者未能联合起来,资产者却联合起来了。奉马列主义为国教的社会主义中国把国家主权神圣化了,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则提出了人权高于主权的概念,意谓人权得不到保证,主权也将得不到尊重。

二、

主权是一个历史性的概念,古今内涵不尽相同。16世纪法国人博丹在《论共和国》一书中给主权下的定义是“国内绝对的和永久的权力”,属中央集权国家主权学说。在君主专制社会,主权者为君。卢梭等创立了人民主权学说,认为国家是人民订立契约组成的,大家须服从公意,所以公意即主权。

共产党也承认国家权力属于人民,但不承认社会契约论,不认为主权导源于全体国民的公意。所以,在党主专制国家,主权者为国家,而国家是党的,所谓主权,实为党权。党的各级领导的权力来源是自上而下的,党权实为一小撮特权分子不受法律限制的权力。主权高于人权,实质是党权等于特权、高于人权。主权不在民,就不能保护人权,反而很容易成为特权阶级对广大民众进行专政的工具,成为压制人权、侵犯人权、取消人权的机器。

三、

如果说美国等西方大国“人权高于主权”的理论是为“人道主义干涉”和国际霸权主义张本,那么中共打着“人权高于主权”的旗号,就是为现代专制主义、国内霸权主义服务。

证严法师在一篇劝善文中指出,有两种人的表现是病态的,一种人对家人很好,却不能善待别人;另一种人对别人很好,却不能善待家人。国内霸权主义类似后一种人。慈禧太后说了,宁予洋人,不予家奴。国民在统治者眼里,皆家奴耳。敬爱的周总理放弃日本战争赔款,理由是这笔负担会转嫁到日本人民身上,真是体贴入微,浑不顾中国人民已经饿死了几千万,国民经济濒临崩溃的边缘。

历代专制统治者都是国内霸权主义者。国内霸权主义比国际霸权主义更坏。一个不能善待家人的人,又怎么可能真心善待别人呢。它们对别人好,多属别有用心的假好,或是坏不过人家,被迫称臣称子,或是韬光养晦,养好伤蓄起实力以俟将来,或是为了借外力打内战压国人,至少在欺压国人时,求外人别多嘴多舌多管闲事。中共在外交中一再委曲求全,一再出让经济利益、国家利益,不就是为了缓和民主国家发动的人权攻势,以便更好地维护特权集团的利益么。

专制统治者对国人坏,则是真坏。而且一个比一个坏,一代比一代坏。斯大林、塔利班、萨达姆、金正日等,都是以民为奴、与民为敌的民之贼、国之贼,都是本国人民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在斯大林、塔利班、萨达姆、金正日等贼的统治下,苏联、阿富汉、伊拉克、朝鲜的主权是响珰珰圆满满的,那些国家的人民呢,民不聊生,生不如死。生命朝不保夕,还谈什么人权!

霍布斯鲍姆说过:“压迫这些底层阶级的,正是统治阶级和政府,而不是外国人。”

四、

君不见,1949年以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主权巍然高耸、傲然屹立于世界东方,丝毫不缺,可中国人民的人权在哪里?选举权、言论权、信仰权、迁徙权,受教育权等等,不是踪影不见就是神龙见首不见尾。连生存权也常常得不到起码的保障,饿死几千万人的史实不说也罢,在神五上天、国力大增、经济一枝独秀的今天,在一再强调和炫耀生存权的今天,还有多少人吃不饱饭、看不起病、读不起书啊,非正常死亡人数举世无双啊。号称太平盛世,人太贫,世道太不平,和平年代不如战乱,人命不如牛马,冤假错案到处有,自焚自杀寻常见。

美国国务院《2003年全球人权报告》中国部分这样指责中国人权问题:中国公民没有和平改变他们的政府的权利,很多公开表达不同政治观点的人受到骚扰、拘押或是囚禁。对于那些被当局看作是威胁政府权威或是国家稳定的宗教、政治和社会团体,当局总是很快采取压制的行动。在整个年度内,中国政府以颠覆罪和泄漏国家机密罪起诉个人,以此作为骚扰和威吓手段。报告还具体列举了中国政府践踏人权的行为,包括超出法庭职权的杀人、虐待犯人和施加酷刑、逼供、任意拘留和逮捕,长期单独禁闭、以及不经过法定的诉讼程序等等。

中国的司法不独立以及缺乏法定的诉讼程序仍然是一个严重的问题。

……报告例举了许多个案和事例。

对此,中国政府则一如既往地对报告表示强烈不满坚决反对。但任何对现实中国社会有基本了解和认知者都可以看出,该报告理据兼备,难以反驳。而且,我有理由相信事实比《报告》所言更为严重。

五、

35年前,一个学石油炼制的青年周永臣不辞万里来到西北兰州,为祖国的石油事业奉献自己的青春。仅仅三年,“文革”开始了,周永臣因莫须有的“窃听敌台罪”被捕,继以“反革命”嫌疑被判入狱三年。刑满释放后,周永臣回到了原籍。谁知,望眼欲穿的父母没有等到儿子回家就相继离世,此间,他大哥也含冤自尽。备受精神摧残的周永臣住在一间5平方米的窝棚里,开始了长达27年的捡破烂的生涯。

“文革”结束后,周永臣企盼着早日平反昭雪,未料这一等就是20年。直到1996年元月,才有兰州来人,向他宣布平反决定,同时递上一份兰州中院改判其无罪的文书复印件。周永臣颤抖着接过这份文书,不禁惊呆了:原来,这纸迟来的判书居然是1979年签发的周永臣呜咽道:“1979年,我还不到40岁,还可以为国家工作20年,可现在……”他脆弱的神经再也无法承受这一残酷现实,元月底,周永臣悬梁自尽。

这是1999年《信息日报》角落上的一条消息。这个发生在社会一个小小角落里、没有多少人会留意的小小悲剧,却令我沉浸在一种惊心动魄的悲愤之中,久久写不出一个字。周永臣是自杀吗?不,是他杀,是国家政权将他侮辱迫害个够之后逼死了他!从这则迟到的正义给当事者带来“第二次伤害”的故事中,我读出了这具国家机器是何等的高高在上毫无人性冷酷无情草芥人命,何等的勤于恶政懒于善政!中共执政大半个世纪以来,类似周永臣这样被迫害、杀害的草民,何止千万,类似的悲剧,何处无之!

六、

姜文的电影《鬼子来了》的结尾,马大三没有死在日本人手里,没有死在美国人手里,而死在了“自己”政府手里。有网友叹道,如果国家不属于人民的,那还不如没有。难怪出国潮一浪高过一浪,难怪有人声言:死也要死到国外去,难怪有人拿到绿卡后喜极而泣:终于可以不做中国人了!没有自由没有人格的人民,不如亡国奴;不把人当人看的国家,不如殖民地;血债累累罪恶滔天的主权,有不如无!

《美国华侨日报》上一篇分析迁居美国的中国知识分子处境和心态的文章指出:“中国知识分子人潮相继涌出国门、涌入美国,现在许多城市的华埠,中国的知识分子碰鼻子碰眼都是啊!他们中有的是蒙受冤屈而伤了心;有的是遭受岐视而冷了心;有的是希望落空而伤了心;有的是政见不同而铁了心……境遇极坏者,愤然而别;境遇不好者,决然而离;境遇平平者,惶然而行;境遇稍好者,忧然而辞。”

姚一泽、卢晖在《是谁让他们离开了中国:知识分子出国潮阐释》一文中分析这股出国洪流时指出:当知识分子们连生存的最起码条件都不能满足时,自然而然会有“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的现象出现。但出于物质利益原因而出国的在知识分子中仍是少数。导致“出国热”的出现有它更重要的原因。尽管他们都是怀着个人目的出国,但有一点是一致的,就是他们觉得“中国没有外国好”。

为什么“中国没有外国好”?贫穷落后是其一,更重要的是中国有个一党独大、代表一切的共产党!以前是家天下,现在是党天下,都是万恶之源也。为害天下者,党而已矣。贫穷落后的根本原因也在于此。

七、

人心四散,民怨沸腾。民族主义、爱国主义成了镇压异己、欺骗民众、维护政权稳定的基本理论武器。霍布斯鲍姆指出:“宣扬爱国主义的政治口号,往往都是出自统治阶级与政府之手。”董桥《语言小品录》引30年代美国一报业大亨语:“政客为了保住权位可以无所不干──甚至不惜变成一个爱国主义者”。鲁迅多次讽刺“爱国”的论调和行动,反对“合群的爱国的自大”,就是反对这种基于国家主权意义上的爱国主义。

国家主权呀爱国主义呀,多少罪恶借汝之名而行。

爱国,固然,但首先要明确国家归属,要把国家从特权分子手中夺回来,变国家主权为人民主权,变专政镇压的机器为管理和服务的机构。

马克思曾公开主张砸烂资本主义国家秩序。中国已成为比资本主义恶劣万倍的特权资本主义国家,按照马列主义学说,这样的国家秩序,是要打个落花流水的旧世界,是早该砸烂的锁链。改《国际歌》曰: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中国受苦的人。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自由而斗争。……

八、

人权入宪,这是一大进步。但中共一边仍然死抱着阶级专政、绝对主权之类极端反动的国家理论不放,反人权的政策、法规、理论、措施仍然层出不穷,自绝于广大人民,自逆乎时代潮流,自外乎国际社会,实为不仁、不义、不智之举。看到中国人权学会那些反人权的党用文奴们强辞夺理呶呶狡辨,老枭真为之羞耻。

人的价值和权利至高无上。人权高于主权的思想深入人心,普及全球,举世认同,在道义上占尽上风。抱残守缺,自置死地,世易时移,变法宜矣。

[注]这是2005年东海一枭先生写给《贵州首届公民国际人权研讨会》的文章,现在隆重推出,以飨读者。

民主论坛2006

阅读次数:74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