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小时有60分钟,这点对于任何人,都是平等的,。

再忙碌的人,一个小时也不会享有61分钟的“特权”。现在,又到了一个新的时间段,迎来2007年,告别2006年。

2006年,我又有哪些事情可以回顾呢?

想起一些媒体每逢年头岁尾,都可以整理一个“十大新闻”,大到一个地球的,小到一个国家的,都可以归纳最精华的十大事件。其实,我作为个人,在这个过去的时间段也有自己的“十大新闻”。不光我,包括每个网友,每个家庭,每个普通人,都可以有自己的“编年史”,有自己的难忘和精彩。

2006年,我难忘的是有了新的经历,写了上百篇文章,其中有两篇比较尖锐的文章被某些部门告状,最后出现了工作变动,到了8月份杭州最酷热的时候吃了一点点苦,接受了一次从来未接受过的教训,学会了忍耐,建立信心和对未来的盼望。

2006年11月17日,我受美中文化交流协会等单位邀请,从北京出发,以基督徒身份前往美国学习考察,进入教堂崇拜上帝,学习圣经和参与多次特别为中国的祈祷活动,为我们世上当政的王祷告,还拜访了当地政府、大学、媒体和民间组织以及一些普通人士。

出国,是平生的第一次。很有趣的是,2005年我第一次到公安局办理因私出国护照时,对访问国这一栏我随意地填写的是“美国”。一年后,我真的到了美国,这是很奇妙的事情,总在你没有期待的时候发生。

美国是个大国,美国人很热情,但美国这个备受上帝祝福的地方并非没有地狱,也有魔鬼一样的人,也发生一些不幸的事情令人烦恼和感慨。世界上,总是这样:有的人向善而生,还有一些人向恶而死。

上帝是公义的,也是无所不在的,所以我们经常说“头顶三尺有神灵”。因为捍卫新闻自由和自由言说的权利而遭遇挫折,是个人的十大新闻之一;第一次出访美国,感受“立法、行政、司法”三位一体以及第四种权力设计的国度,前后长达21天,也可以入选我个人的十大新闻。

11月17日下午5时,我和北京的朋友,陈光诚的辩护律师李劲松,为全国律师带头状告司法局乱收律师证年检费而经受磨难并获胜的李苏滨律师,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法律特别顾问李建强顺利通过海关和边防,就直接上了巨大的波音747客机,要经过长达12个多小时的漫长的空中旅行,飞往华盛顿。中间在美国中部大城市芝加哥转机,又两个小时到达华盛顿,出了机场才想起,我们还在继续过17日。等于我们过了一个中国的11月17日,又过了一个美国的11月17日。回来时是12月6日凌晨,到了北京就是7日了。访美时多过了一天,回来的时候就发现少了一天,时差原因,地球是圆的。

北京进入黑夜,我们在华盛顿已经是早晨了。

我是11月16日先期从杭州直接飞往北京的,当晚与范亚峰等主内弟兄相聚,崇拜我们信仰的独一真神——主上帝。

我认为,这一些,都是出于至高者的安排,通过我们的心灵和行为去荣耀他。

我想起圣经里有一句话,正好可以坚定了我原本软弱的信心,主说,“小子们哪,我们相爱,我要只在言语和舌头上,总要在行为和诚实上。”(约翰一书3:18)因为我们言行一致,就可以因信称义,以至于分别为圣了。

当然,2006年,我个人最大的新闻就是受洗归于耶稣了。

当我众多的认识和不认识的基督徒,我知道我们都有同一个上帝,他是自有永有的,又是无处不在的。

约翰福音开头便说:“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这道就是爱的源泉,依靠这源泉的就不会没有依赖,就不会成为无所依赖的“无”赖。

我的弟兄、《圣经》翻译学者林涌强说,如果可以用一个文字可以概括圣经到底讲什么的话,那么就只有一个字:“爱”。爱,是相互的,爱人如己,彼此相爱,爱众人,这爱来自上帝——源头在他,他先爱我们,我们犯了罪却没有丢弃我们,所以我们也要爱上帝,他就是道路,真理,生命,他让我们为真理得自由而服务,而爱。

2006年,由于一系列事情在我身上的发生,使我有机会接受了来自世界各地记者的采访,还成了一个小小的新闻人物,前面说了这里面有我吸取教训的地方,也积累了一定的经验。

2006年12月19日,我将杭州的某个政府部门告上法庭,因为该部门认定我呼吁的一个事实缺乏依据,而我亲身调查后发现我确实有确凿的依据,所以我们只有法庭上见了。当然,庭下我们握手致意,又相互交流,虽然还做不到彼此“相爱到行为和诚实上”,但至少言语和舌头上,都有了友好和问候。

想想法庭,也并非一个不拘言笑的地方,不打不相识,我应该以平常心微笑着应对。

记得一个故事是这样说的,印度修女特蕾莎一次与美国青年见面,人们问她如何对待家人,她回答:“每天,对着妻子微笑,对着丈夫微笑。”青年们觉得好奇,又问,“请问您结婚了吗?”,特蕾莎修女说,“是的,我每天对着耶稣微笑。”不光和我们打交道的人是我们微笑的对象,就是对我们所敌视、所怨恨的人,也是我们主动微笑的对象——这便是善意的,和平的。

2006年12月20日,我和几个朋友一起,吃住一起,交流,谈心,以及微笑。一连几天,当然我当时想起我的几位弟兄,我也希望对他们微笑,可惜我没能与他们见上面,但只有在心里微笑,因为我们所信的为我们传递只有内心发出而不为外人所知的微笑。相互祝福,应该是无所不在的,我们都可以相互称呼是兄弟,是平等的。

2006年,我记得有网友——我时刻应该微笑面对的朋友问我,是如何信仰基督教的,我当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抄几段经文进行回复,因为但是我觉得几句话难以说清楚,因为我自己觉得信了就是信了,知其然就是知其所以然。当还在美国圣经带城市德州米德兰的时候我把自己的这个说法讲给了同行的李建强律师,他就反应很直接了,他说,你若说别问为什么,就直接去信,他“反而不信了”,因为这似乎是很强迫,很主观,很唯心。可能,是我的方式不正确,或话语表达不清楚吧。

但来自源头的信,便是让我们全心全意,尽心尽性尽意尽智爱主你的神,我确实没有疑惑。我知道哲学家是怀疑一切的,而信仰,却是由内至外的,毫无怀疑的。

上帝说,要有光。事实也就有了光。

这光在黑暗中照射,黑暗却没有胜过光,或,黑暗却没有领会光。

在这光里,就没有恐惧;正如在爱里,没有恐惧。爱,还可以化解仇恨。

正义的力量一定胜过非正义的力量,因为爱的站在正义一边的。

有了发自内心的爱,自然会对于我们要爱的人主动微笑。

在这爱里,还有什么不能相信的吗?

至于个人经历的磨难,已经不足挂齿了;至于是否凑够十大新闻,已经没有多大的价值了,经历的都是无形资产,无形的财富,是任何人也夺不走的,正如我所坚定的信仰。

受洗,归于耶稣基督;学会亲近上帝,每日向他祷告;失去一段时间的自由,是为了坚定内心的信仰,学会忍耐,恒久忍耐,以及得到未来更大的自由;赴美签证好事多磨,但总能如期访问地球上另外一个深受上帝祝福的国度——经济强大和民主制度先进的美国,睁开眼睛开世界,地球上相同的语言就是人们彼此相爱,惟一不变;按照有关部门的话讲,我还经历了“工作变动”;感谢上帝,我只是“工作变动”而已,而不是失去工作,或者说只是我又换了一个工作罢了;我相信,有信仰的人当为真理得自由而服务,所以我把有关部门告上法庭,既然捍卫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应该找一个评判的地方,试图归纳一个评判的标准,这些都是我要做的,否则就难以得到因认识真理而得到的自由,以及自由背后我们需要承担的责任,应尽的义务;因为有了忍耐,有了诚实和行为上的爱,我得到了一项自由写作奖,可以充实我的生活;所写文章比以前进步,几篇杂文连续两年(2005、2006)入选刘洪波先生选编的《中国最佳杂文》,也是一次奖励;通过我的文章,结识了很多来自杭州市萧山区党山镇、坎山镇以及绍兴县齐贤镇的真诚朋友,我安慰他们,我相信他们,也祝福他们,上帝与他们同在。同时,我也得到了安慰,得到了相信,得到了祝福,因为我们内心都有了“活水的江河”,生命奔流不息。

享受几天特别的待遇,登山,学习,吸取经验教训,结交朋友,以及传播福音,讲圣经里的上帝的话,与他们分享。

一路上,还得到更多的喜乐,平安,顺利。

未来的日子,我们继续爱,继续向往真理,盼望进入永远的生命。

无论一天24小时,一分钟60分钟,应该如何安排,我们都不能偏离主道,因为对于有盼望的人来说,一天已经不仅仅是24小时了,时间已经不能说明一切了,未来就是永远。

2006年,可以说经历了很多,学习,工作,吃苦,忍耐,进入荣耀,这一切一切,岂是十个数字可以罗列得清楚的吗?

记得在美国时,一位来自台湾的神学老师给我们讲了这么一个故事,说有一个女孩子在火车站等火车,坐在一个站台边的椅子上,边吃饼干边等,正吃着时突然发现她的旁边也坐着另外一个男青年,嘴里却在吃着她的饼干。这女孩子心里想,这个男人真不懂礼貌,居然可以吃我的东西,就用眼睛狠狠地盯着他。但是,他却一直在微笑着,什么话也不说,继续吃。于是,她似乎被激怒了,因为这个男人居然未经允许吃自己的饼干,还对着他笑,太过分了,就想赶紧吃完那属于自己的饼干。两人没有说一句话。没想到,那男人并没有放弃去吃那放在他们座位中间的饼干,直到吃得还剩下最后一片,只见那男人继续彬彬有礼地拿起饼干,从中间均匀地掰成两片,一人一半,继续微笑着……这个时候,火车进站的声音响起来,那女孩子急忙拿起自己的背包就往车厢里跑,直到坐到座位上还在生气,为那不懂礼拜的男人。可她却不知道那男人出于如何的居心,这个时候她为找东西拉开自己的背包,突然发现她包里的那袋饼干还完完整整地放在那儿,而她刚才吃的正是那男青年的饼干,真是羞愧万分……

这个故事则说明,我们在处理问题的时候往往会首先想到自己,患得患失,甚至连我们得到的祝福是谁给的都不知道,以至于忘了别人,其实这恰恰是忘了真正的自己。当然,这个故事告诉我,应该做到爱人如己,弟兄姐妹要彼此相爱,而连接2006和2007的正是爱和责任。

爱是人类共同的语言,所以对于一个崭新的2007年,我们只能继续爱,继续相信,继续盼望,尽到自己在世上的责任,一直进入新生命,迎接真正自由的新天新地。

写于2006年12月31日中国杭州

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