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次美国总统大选中,最忧心最关心的外国可能是中国,尤其是它的上层与媒体。开始以为大娘希拉莉会胜出,一脸忧容不见阳光,突然意外特朗普胜出,喜出望外一片沸腾。它真的对中国是利好的喜事吗?特朗普上台,对世界大格局会有大颠覆吗?

民主政制是美国国策

以为美国总统换主等于美国内外政策大变,这是专制独裁国家上层与愚民的思维惯性。其实美国这类民主宪政体制的国家,总统等于人民的大公仆,个人的性格与政治理念对国家大政方针影响不大。上有宪法高等法院,次一级有议会两院,总统只有行政权,并受既成法律条文严格监督。他连下令拆除中央大街上妨碍交通的一座民宅的权力都没有,遑论其它。前几届定下的政令要取消,议会不通过也只好乾瞪眼。奥巴马搞“TPP”多少年,结果还是胎死腹中就是一例。特朗普许下的许多民粹主义自私自利的想法,在当今美国社会分裂如此严重的状态下,别说议会通过困难,执行起来更难。再说美国是联邦制,各州完全有自己的立法权利。这不是特朗普的房地产公司,他个人说了算。再说许多国际公约与条约,都不是总统任意想取消就取消,都受到国际法的限制与它国的反制。当今世界已形成一个经济政治军事文化信息系统,想自搞一套是癡人说梦。例如,英国脱欧表面多数通过了,但实行起来困难重重。在这个问题上,老基辛格的观点毕竟老辣,最近(十一月十三日)他在回答《日本经济新间》记者问时说:“美国没有‘新独立主义’的选项。那只是在不懂外交政策的人们中间流行的浪漫幻想而已。”这是特朗普上台后美国大政方针不可能大变的理由之一。二是无论谁上台大政方针都要遵循美国国家利益的最大公约数。特朗普不会也不能不敢离谱。国家利益是有延续性的,这条规律就决定了特朗普上台后美国国策基本不会大变。

中俄别想在特朗普治下捞好处

何以见得呢?首先要弄清楚特朗普之所以在美国精英与媒体普遍不看好的情况下,意外胜出的原因,那是美国的基层白人劳苦群众与中产阶级保守群众占上风的三十几个州选择了他。他们都是当今世界经济全球化的受害者,民粹主义情绪特别厉害,特朗普的极端民粹主义竞选口号迎合了他们。世界经济全球化,是世界科技发展进步,后起欠发达国家崛起平分秋色的必然历史潮流与趋势。它们在竞争中不择手段,破坏游戏规则,巧取暗夺发达国家的既得利益,是它们的拿手好戏。受害的主要是这类国家的中下层人民,上层精英反而不感到切肤之痛。这是当今世界发达国家普遍民粹主义高涨的原因,也是右翼政党得势上台的推动力。中国在这一波世界经济全球化中充当什么角色呢?众所周知,它是最大的赢家,西方发达国家面对的不择手段的对手。美国这次大选中,无论特朗普还是希拉莉,都拿中国做对立面说事争取选票。逻辑告诉我们,这位以强势压人出名的商人会对“偷盗者”客气容忍吗?据说这次特朗普胜出后,主动与世界上许多国家领导人通了电话,中国领导人没有忝列其中,其中的意味可想而知。当前中俄两国曾经的共产孪生兄弟都对地王抱有幻想。因为地王在竞选中曾扬言不当世界警察浪费财力。这对中俄两个梦寐以求想当世界领袖的兄弟不是大好机遇吗?奥巴马虽然头上压着和平奖之桂冠处处容忍,但他毕竟在欧洲支持欧盟制裁俄罗斯,在亚洲支持日本韩国及东南亚对抗中国,希拉莉要是上台当然会更加强硬。这回意外地从天上掉下馅饼,特朗普上台了,能不对他寄以厚望吗?但笔者提醒:不要高兴太早,因为据敝人判断,特朗普大叔的警服还要穿下去,因为保持世界和平也是美国的最大利益。世界一乱,最大的受害者也许是它,因为当今世界唯独它在和平状态下获利最多。其国中下层老百姓可能日子不如过去,但华尔街从跨国公司中收益可能是世界首位。党派不要用马列教条来划分,什么阶级什么左翼右翼。中俄不喜欢山姆这位世界警察,其实没有这位大叔,中俄两国的太平也难保,各国(包括台湾、乌克兰)都能一夜间制成核武器,两位兄弟能压得住?所以特朗普上台对中俄依然是一副老警察面孔。

民主自由不会因特朗普上台而改变

中共的鼓吹手邓聿文近来在网上发微博,说特朗普上台有四大改变,其中一大改变是美国不会再输出普世价值人权观念了。这简直是笑话!普世价值、人权观念是地球上的人类经过几千年的发展得出一条被人类普遍接受的生存守则,它主张平等民主参与管理国家,它尊重每个个体自由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而不接受任何形式的奴役。这本是人的天赋权利,是每个国家人民自觉的追求。哪个国家未发展到这种文明阶段,它本身的内部逻辑必然促使它变成不可阻挡的公民运动,而不是等待它国输出。如说普世价值是美国人输出,而今换了特朗普上台就不输出,完全是扯淡。特朗普上台跟以往任何总统一样,他无权像中共“核心”可以通过国家权力要求本国人民怎样想或不可怎样想。更不能像中共在国外收买、养活代理人。特朗普是个生意人,他可能对别国的政治形式和人权状态不感兴趣,但他肯定不会去干涉美国的民间人权组织同情支援他国的人民争取文明的政治环境与人权待遇。这与其说是意识形态,不如说是人类的同情心。

世界经济的全球化发展不会因这一波各发达国家爆发民粹主义浪潮而熄灭,世界的政治自由民主潮流不会因某个大国的领袖不感兴趣而倒退(何况不能判断特朗普对自由民主不感兴趣)。在这个问题上,世界著名的斯坦福大学国际问题专家弗朗西斯?福山先生最近的判断言过其实了。他说:“特朗普在选举中意外击败希拉莉,这不仅对美国政治而言是一个分水岭,对整个世界秩序而言也是如此。我们似乎正进入一个新的民粹民族主义时代。在这个时代里,自上世纪五十年代构建起来的自由秩序受到来自愤怒的大多数人的攻击。世界陷入竞争性民族主义的风险同样巨大。如果真的发生,它将标志着一个与一九八九年柏林墙倒塌同样重大的关头。”他的悲观主义之所以错误,是因为美国乃至整个世界,不会因为一股看来其势汹汹的浪潮的出现而长久改变世界朝着全球化与自由民主的发展大趋势。

争鸣2016.12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