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个“最”的大选值得深思

美国历史上最喧嚣、最狂热、最怪异的总统大选终于落下了帷幕,以传统观念衡量最不应该成为总统的政坛初哥唐纳德·特朗普以明显优势战胜了选前被普遍看好的政坛熟女希拉莉·克林顿,当选美国第四十五任总统,一跃为美国选举史上最大的黑马、最肥的黑天鹅。特朗普的胜选颠覆了全球几乎所有主流媒体的预料,引发了全球震荡。

一个毫无从政经历的政治素人,一个近二十年不纳税的房地产大亨,一个不被大多数主流媒体看好并成为它们的嘲弄对象,更遭到自己党内高层的集体反对,却依然能胜选,“特朗普现象”值得政治学家、历史学家好好研究,也值得所有美国人深思。

特朗普获胜的根本原因
贫富悬殊,中下阶层厌倦了上层精英政治

不少美国中下阶层选民对贫富悬殊的社会现状强烈不满,连全球第二大富豪、“股神”巴菲特都坦言:特朗普能击败希拉莉,一大原因是美国贫富差距过大:“福布斯富豪榜上的四百人在一九八二年拥有的财富约九百三十亿美元,现在增加为二点四兆美元,有二十五倍之多!”这些选民还认为:统治美国的上层政商精英圈早已烂透了,他们与社会大众严重脱节,不能代表和维护社会大众的利益,希拉莉正是这个精英圈的新代言人。特朗普打出的竞选政纲既切中时弊,又很接地气,符合中下阶层选民的普遍愿望。最终,能够顺应时势的特朗普被推上了总统的宝座,本届美国大选是一场“时势造英雄”的大选。

全球化的后遗症,民主党没有改变美国

在全球化的浪潮中,美国企业纷纷将工厂生产线和公司服务转移到国外,以生产更廉价的商品、提供更廉价的服务。当美国消费者沉醉于蜂拥而来国外的廉价商品、由国外提供的廉价服务时,他们作为这些商品的生产者和服务的提供者的机会也同时被剥夺了。特朗普提出鼓励企业回流、对外流企业徵收高额税等政纲,受到了失业选民和职场失意选民的欢迎。从这一角度看,本届大选也是民粹主义的一场胜利。另一方面,与希拉莉同党的现任总统奥巴马是高举“改变”的大旗上台的,可八年后除了总统的肤色改变了,美国似乎什么也没有改变,不少选民自然抱有“换个政党做做看”的心态,这有利于打着共和党旗号的特朗普上台。

选民变得更现实

尽管特朗普在言行、个人品格方面小辫子多多,但许多变得更现实的选民认为:总统候选人的个人品行不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他将推行什么样的政策。特朗普毛病多多却很本色,他敢大反虚伪不堪的“政治正确”、大胆提出“政治不正确”却切中时弊的政纲。与那些看上去洁身自好、开口闭口“政治正确”、论政不敢切中时弊的清谈型或圆滑型政客相比,特朗普显得更真实、更有可能达成选民的愿望。

主流群体的自我救赎之战

民主党为了获得低下阶层的选票,一直想赦免美国境内高达一千一百万主要为拉丁裔的非法移民,同时允许大批穆斯林移民美国。若民主党继续执政,毫无节制地为拉丁裔、穆斯林裔非法/合法移民大开绿灯,且不说大批非法移民及子女获得身份后将极大地增加美国的社会福利开支、导致更多的美国人失业;且不说穆斯林移民中混入的恐怖分子将搞得美国鸡犬不宁、夜不能寐;只要看看美国拉丁裔和穆斯林高得惊人的出生率,再对照世界人口调查报告的结论之一──二○五○年时世界人口的百分之五十将是穆斯林,不难预料几十年后美国的人口结构将发生根本改变,美国将沦为美洲的南非。用不了一百年,“美利坚拉丁及伊斯兰合众国”将不再是网上段子手编出来的笑谈。所以,本届美国大选也是一场由白人基督徒、天主教徒构成的美国主流群体进行的自我救赎之战。

作为前参议员、前国务卿,希拉莉被维基解密曝光的都是涉及国家利益和刑事犯罪的重大问题:克林顿基金会很可能牵涉到钜额收贿和贪腐;希拉莉早就知道沙特和卡塔尔是支持“伊斯兰国”的黑后台;希拉莉竞选主管波德斯塔涉嫌杀害保守派大法官斯卡利亚;波德斯塔牵涉进“灵魂烹调”等邪教仪式和恋童癖等。美国联邦调查局在投票前一个多星期突然宣布重启调查希拉莉的众多邮件,是压垮希拉莉胜选的最后一根稻草。

主流媒体不中立

美国盖洛普公司选前所作的一项民调显示:百分之五十二的受访者认为美国主流媒体偏向希拉莉并进行有利于她的报道,仅有百分之八的受访者认为媒体进行了有利于特朗普的报道;多项统计也显示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主流媒体明显偏向希拉莉,有违媒体中立的原则。这些都促使部分立场不确定的中间选民转投特朗普一票。

大众如今不再仅靠传统的主流媒体获取新闻和其它信息,脸书、推特等社交媒体已成为很多人获取新闻和讯息的主要来源。在由志同道合者或共同爱好者组成的各种脸书、推特群里,群主或“网红”对粉丝的影响力和号召力,比电视宣传和广告有效得多。

严重缺乏竞选经费的特朗普及其竞选团队只能更多地在非主流网络媒体上努力耕耘,特朗普也显然比希拉莉更懂得利用非主流网络媒体的巨大影响力和号召力。在截至二○一六年三月的十二个月间,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共发布了四万四千四百五十七个帖子,数量相当惊人。在大选期间,特朗普坚持每天发推特文二十多条,不分昼夜平均每小时一条;在临近大选前他甚至一天发推文八十九条,被誉为“社交媒体上的泰迪熊”(意为受欢迎)。他发的这些帖子固然常常因为立场偏激、语不惊人誓不休遭致广泛的批评、引起很大的争议,却也成为免费的活广告,引起广泛注意,大大增加了特朗普的人气。如在推特上,特朗普的关注者达一千二百万人之多,比希拉莉多出二百万关注者。特朗普还在社交媒体上大秀他的豪华波音七五七专机的内部装饰、漂亮的超模夫人和为他站台的美丽女儿伊万卡。这些与政治无关的内容,满足了“吃瓜网民”(喜欢看热闹和围观的网民)的好奇,他们觉得超级“网红”特朗普很随和很平民化很接地气,继而愿意投他一票。反观希拉莉,在社交媒体上表现的都是她“硬邦邦”的乐观、活力、女性主义的一面,没有“吃瓜网民”趋之若鹜的八卦新闻和个人/家庭近照或视频,而她和前总统比尔?克林顿的那些陈芝麻烂穀子的破事儿大家也早就听腻了,如此不接地气的她如何能赢得广大网民的好感?

展望特朗普时代和美国的未来

特朗普在竞选期间,曾发表大量引起美国人不安的激进或出格的言论,这让许多人担忧:特朗普上台后会“特离谱”吗?特朗普在竞选时抛出过众多的豪言壮语和承诺,它们能实现多少、又会落空多少,也是未来美国政治的重大看点。如特朗普将反全球化作为主要竞选政纲之一,但商人无不得益于全球化贸易,特朗普恰恰就是商人,所以美国今后能在反全球化的道路上走多久,尚待观察。德国一位政治领袖曾断言:特朗普竞选时许下的众多承诺,可能一个也实现不了。他的断言是否极端?我们只能骑驴看唱本,走着瞧了。一般认为:特朗普首先是商人而不是政治家,商人重利而轻意识形态,他会首先从经济和贸易的角度而不是从政治和地缘的角度谋求美国的长远战略利益。

特朗普治国政治框架计划能否实现?

十一月十一日,特朗普在其政权交接网站公布了他的初步治国政策框架,他未来的政策将主要关注以下几个方面:

(一)美国国防安全、移民改革(美墨边境修墙计划)和能源独立问题;

(二)税率改革、规制改革、贸易改革、教育、交通和基础设施、金融服务改革等;

(三)医保改革、行政改革、保护美国人宪法权利等。

这份框架中提出:改善企业发展环境、吸引更多企业回流和重振美国制造业。但美国居高不下的人工成本,将继续难以吸引大批身处国外的美国企业回流。特朗普提出的加强基础设施建设计划所投入的资金将超过五千亿美元,投入额至少是希拉莉提出的类似计划的两倍。此外特朗普还要在南部边境修建美国版的万里长城──防止难民偷渡墙。这些庞大的基建投入、建墙计划与特朗普提出的大规模减税计划相悖,钱从哪里来?

美国可能爆发地域冲突

从大选得票分布图看,特朗普席卷了美国中部从南到北各州,希拉莉则基本赢了美国东西两岸各州,二人的民意基本盘分布地域泾渭分明,故大选结束并不意味着由本次大选引发的美国自南北战争以来最激烈的争执画上了句号。如在加州,特朗普当选后,鼓吹加州独立的势力突然猛增。美国东西两岸人口密集,对外交通便捷,进出口贸易频繁,人民的思想更开放,从全球化中受益更多。如果特朗普的反全球化政策损害了美国东西两岸各州的重大利益,美国将爆发地域冲突。

特朗普的上台代表了对改革的认同,也预示了争议和不稳定。截至十一月十五日的统计,抗议特朗普的示威游行已扩大到全美五十多个城市,连加拿大都卷入了。特朗普当选后,在美国颳起了一场久违了的种族歧视的逆风,全美各地不时发生白人叫黑人去摘棉花、让华人滚回中国的事件。另一方面,成千上万携带工具、机械、施工材料的志愿者正云集美国加州、亚利桑那州、德克萨斯州与墨西哥接壤的边境地区,志愿者们准备自己出钱出力,在美墨边境筑起一道阻止非法移民偷渡进入美国的高墙。据报用以支付原材料费用的自筹资金已超过了一点二亿美元,且资金还在以惊人的速度不断涌来。当年列根振振有词地劝戈尔巴乔夫拆掉柏林墙,如今美国也要筑美国版的万里长城了,这对以包容和移民大熔炉着称的美国既是一大讽刺,也对美国的形象损害巨大,势必遭到美国大批左翼团体的极力反对。新总统甫当选就面临大规模和广泛的抗议,同时也得到了大规模的自发的积极响应,在美国历史上是少见的。说明美国社会分歧巨大、分裂严重,特朗普时代的美国社会将更加趋于对立和不稳定。

由于共和、民主两党都无法提出令他们满意的政策方案,大选中有部分民主党选民转投绿党,部分共和党选民转投民主党。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爱德华?卢斯在十一月八日的文章中写道:“(美国)共和党现在已无可救药地陷入了分裂之中,党内既有支持全球化的多元文化主义者,也有奉行本土主义的保护主义者。在其他民主国家里,这样的政党早就分裂了,唯一让共和党人凝聚在一起的是对希拉莉的厌恶。”如今希拉莉败选了,凝聚共和党的力量也溶解了。民主党方面,党内中生代和新生代长期难以出头,这部分党员早就心怀不满;如今希拉莉败选,奥巴马也即将卸任,民主党失去政权后,与共和党相比它的分裂几率不遑多让,欠缺的只是被适当的契机激发。

美国两党政治或走向消亡

特朗普虽是代表共和党参选总统,但他于二○○九年才重新加入共和党,既不是资深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共和党人;加上特朗普人品欠缺和他的政纲不符合共和党的理念和价值观,他在大选中没有获得共和党的支持,特朗普是首位既缺乏共和党基因又缺乏对共和党感情的总统。如果特朗普无法从共和党获得强有力的执政班底,无法从共和党控制的新国会参众两院获得足够的支持,依他的处事风格,可能挟总统的身份和资源,率领一部分理念相同的人另起炉灶组建美国第三大党,或发展壮大右翼的“茶党”。美国没有第三党生存空间的政治禁区可能在特朗普任期内被打破,美国两党制政治或将走向消亡,这将是美国政治史的一个里程碑。

争鸣2016.12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