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一个人或政党所要说的话在没有人相信时,尤其是他或政党所要说的话已经被历史反复证明过是产生灾难的根源的时候,但他或政党还是要说的话,人们一定会称他或政党是疯子或骗子。然而不幸的是,这样的事情竟然让江核心及中共碰上了。

自从江泽民说出了掷地有声的三个代表(代表中国先进文化的前进的方向、代表中国先进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要求、代表中国广大人民的最根本利益)之后,民间社会的老百姓不但不领他的情买他的帐,反而不假思索的说江泽民是疯子和骗子。尽管民间社会的老百姓对官方的媒体称江泽民所谓的三个代表是马克思主义建党学说的新发展的奥妙理论不太懂,但老百姓知道江泽民的所谓的三个代表不过是“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这副老药,换上了新汤而已,根本就没有什么新的货色。因此老百姓对江泽民在今天说这样冠冕堂皇的话,不能不感到好笑、愤怒、恶心和厌倦,老百姓之所以对江泽民的讲话有如此的负面反映,不能说是没有一定的道理。

也是,自从江泽民在89年民主运动期间通过一些令人不耻的小动作而上台之后,人们所看到的除了中国的贪官污吏象干旱的禾苗遇到了甘霖,纷纷似雨后的春笋一样茁壮成长得一发不可收拾、蒸蒸日上的样子和老百姓却纷纷落得一个名副其实的无产阶级的地步及其它的方面如社会文明、道德水准、人的良知在继续滑坡、遭到破坏的现象之外,并没有什么方面能够让人们心里产生更多的希望的。因此在这种民怨沸腾的背景下,你江泽民竟然不识时务的提出所谓的“三个代表”,尤其是那个代表广大人民最根本利益的说法,能不让老百姓感到好笑、愤怒、恶心和厌倦吗?能不让老百姓不认为江核心是疯子或骗子吗?

也许高高在上的江核心(这话也不全对,三个代表就是下去之后讲的吗)对民间社会封赏他的桂冠一无所知,但至少在当前这个时候,在治理国家无所作为的背景下,提出所谓的“三个代表”,搞什么共产意识形态的开发,应该说是不明智之举。之所以这样讲,其道理很简单。

首先是滋生和发展共产意识形态的历史环境及社会基础发生了变化。尽管中共当局再次采用“用某种高等的东西掩盖基本的现实,这个高等的东西就是意识形态”(哈维尔语)的做法,但中共当局似乎忘了,这个高等的东西并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及随时随地都可以适用的,它的存在是需要一定的历史环境及社会基础来支持的。

从回顾共产意识形态的实践历史来看,不难发现,共产意识形态之所以被某些国家的人民所接受(当然包含着被强迫的成分),尤其是中国人民能接受这套理论,主要的原因是由于国家的政治独裁、经济落后、文化方面的专制和内忧外患及民众的愚昧无知、盲从、冲动、懒惰加痞子等一些因素造成的,正是由于这些因素的存在,才使得中国这块土地成了共产意识形态肆无忌惮的试验田。然而好景不长(实际上除了灾难根本就没有什么好景),历史的发展并不是按着马克思主义所一相情愿认为的那样“历史的发展是有规律的,而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毛泽东语,这个自称是马克思主义者的家伙,在这方面显然是与马克思主义唱对台戏的,然而毛在实践过程当中又不择不扣与自身的思想自相矛盾),共产意识形态在中国实践的结果,就是把整个中国一次又一次拖入一场又一场的巨大的灾难之中,致使数不清的中国人民无论是在肉体方面还是在精神方面都饱受了因实践共产意识形态所造成的灾难之苦,并几乎使这个具有5千多年历史的国家处于崩溃的边缘之中。

而那个曾经让人民跑步进入共产主义天堂的共产意识形态,不但没有兑现让人民当家做主人的宏伟蓝图的梦幻,反而让人民得到的是那里有共产意识形态的存在,那里就有人民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及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噩梦。正是由于共产意识形态的作恶多端,对人的真正的终极目标漠不关心,把人变成机器的做法和破坏、侵蚀道德的基础──即对真理的认识和尊重及不让个人的良心自由地运用它自己的规则,甚至也没有个人在任何环境中都必须可以遵守任何一般性的规则等等的所作所为,才使得人民再也不愿意被这个皇帝的新衣继续当成猴子一样耍弄了,再也不甘心认同共产意识形态的任务,成为一种没有任何个人特征的躯干、毫无独立意志地服从无穷尽的工具化的需要的东西或奴隶了。因此当人民再次在面对着只认为只有一种科学、正确的思想和生活方式的独断专横的共产意识形态时,尽管中共当局这次继续披着一件(应该是三件──“三个代表”吗)美丽的外衣,打着神圣的旗帜,但对经历过种种血与火及炼狱似的的悲剧和灾难的中国人民来说,已经不需要进行深刻的反思和对历史的仔细回顾,尽管人民目前依然生活在政治专制的社会里和经济生活水准、认知水平还存在着一定的问题的情况下(这些因素曾经是滋长、发展共产意识形态的原始土壤),也会对江核心这种只顾巩固自己的权力大搞新一轮造神运动而在其它方面无所作为的做法表示好笑、愤怒、恶心和厌倦。

其次在中国面临着诸如政治、司法、经济、社会等等方面存在着有史以来最为严重的腐败、失业、生态环境等问题及市场经济运作极其不规范的情况下,中国最需要的是应从建立一套适应现代文明社会发展的政治制度、社会制度、法律制度方面──即有限政府、司法审查制度及一套确实能够有效的保障公民权利的制度来解决其根本性或实质性的问题。因为中国相当多的问题都是由于执政者的权力不受制约和制衡的原因造成的,而造成这一现象的始作俑者或刽子手的,可以说就是无所不包而又封闭、教条、僵化、淡化法治、排斥民主、歪曲人权理念、混淆自由概念、拒绝创新精神的共产意识形态。这就是现在的人民为什么不再相信共产意识形态会带领人们谋幸福及走向共同致富的道路上来的原故。这实际上也是前苏联、东欧人民为什么放弃共产意识形态而走向真正民主道路及学者弗朗西斯?□福山对此得出共产意识形态已经到了历史终结的结论的原故。然而历史这面镜子,江核心不但不引以为戒,反而侧重于及加强共产意识形态方面的所谓的发展,逆现代民主政治理念而动,并兴师动众利用其所控制的媒体为共产意识形态(三个代表)进行铺天盖地的在为这一目标服务,并想重新再现大一统的毛泽东时代:造成特有的全体人民的思想一体化的程度,达到一呼百应的政治局面。然而江核心采取的这种以树立及加强自己的权威的政策或措施,在以现代的政治理念(宪政)治国的当今时代里,真的能够保障中国名副其实的政治稳定、经济稳定、社会稳定及“三个代表”的兑现吗?暂时也许能维持(靠警察、军队、监狱)或兑现(至少在口头上)下去,但长期以往下去,既不现实也无法做到国家长治久安,这主要是一方面是因为中共当局所继承的、或臆断出来的意识形态在观念的市场之中,尽管目前还能靠垄断的手段挂牌兜售,但销售的结果,除了一些利益集团用公款采购一些扔到垃圾堆之外(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他们自身都不相信那些连废品都不如的共产意识形态),而普通百姓已经不再为那些曾经让他们疯狂崇拜并让他们不断的陷入种种灾难之中的意识形态感兴趣了。而另一方面是因为不受制约和制横的权力根本就无法保障人民的利益,江核心的“三个代表”不可能与高唱为人民谋幸福的毛泽东及高喊走共同富裕道路的邓小平有所区别,因为它所维护的只是特权阶层的利益,也就是允许一部分人可以富起来的利益。而腐败又是不受制约和制衡的权力的天然的属性。

显然,江核心在缺少维持共产意识形态的土壤及又无法满足市场经济运作所要求的政治框架的情况下,而挣扎着大搞特搞共产意识形态的发展,淡化依法治国的做法,其结果只能是让国家陷入更深的危机之中,让人民的生活处在更加民不聊生的境界里。除非江核心放弃一己或一党私利,能够顺应浩浩荡荡的历史潮流,走向政治体制改革的道路上来。但这种可能性极小,这是因为:绝对的权力不仅能导致绝对的腐败,而且也能导致绝对的疯狂。因此对一个认为权力能产生真理的人或政党来说,理性显然一个是多余的东西。

多灾多难的中国,难道又要挣扎着进入一个总是使一个国家变成人间地狱的东西(共产意识形态),恰恰是有人试图将其变成天堂的时代吗?

(2000年5月30日于吉林)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