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慧她妈的突然过世对孟德详来讲简直是五雷轰顶,痛不欲生,远远超过了晚年丧子般的悲痛。在为孟慧妈妈出殡前,孟德详天天守在孟慧妈妈的尸首旁,还时不时地抱起了她,把泪脸紧紧贴在孟慧妈妈的脸上。开始哭得死去活来,以后眼泪哭干了,眼睛哭肿了,人便痴痴的了。再以后,孟德详一场大病不起持续了近两个月。等孟德详病好了,说媒的一个个踏门而入。但孟老爷子总是拿孟慧妈妈与那些姑娘们比,比来比去总是不满意,狠狠地摇头谢绝。到后来只要有媒婆进孟家宅子,不是被婉言谢绝就是被高声喝走。旧社会只有为男人守寡的烈女。孟老爷子决心把它倒一倒,他为了表达对自己心上人的爱发誓决不再娶。

当时,孟德详是孟家庄有名的开明地主,紧跟时代潮流,思想开放。早年前孟德详就主张实业救国。为此他把自己的儿女先后都送到洋学堂读书,自己也身先力行,在上海,香港,和澳门都有买卖,应该算民族资本家。解放前期,孟德详本来准备去香港的,以躲避新中国成立后可能出现的不测。他的许多亲戚朋友也劝他,说:“你家大业大,共产党打过来第一个要共产的就是你家。还是走为上策吧!”但孟德详放不下故乡这块土地,他的心里是爱国的,有着落叶归根的老思想。孟老爷子犹豫过来,犹豫过去,最后放弃了漂流他乡的想法留在了家乡。但后来的结果还真让他的那些亲戚朋友们说中了。孟德详留在家乡后不但变成了一无所有的穷光蛋,还差一点丢了性命。

解放后从一九五零年开始全中国上上下下到处都轰轰烈烈进行着镇压反革命的运动,并且一搞就是三年。成千上万兢兢业业守规矩的地主富农和许许多多过去为国民党当兵的村民一时间变成了专政的对象。变成了过街的老鼠人人喊打。

在中国历史上,每一个新兴的朝代都不是以乱杀无辜为开端的,只有毛泽东领导下的共产党,在成立新中国后把中国人民莫名其妙主观地分成了三个阶级,即以毛泽东领导的共产党为代表的无产阶级,资本家为主体的资产阶级和地主富农为代表的封建地主阶级。解放后,以毛泽东领导的共产党为代表的所谓的无产阶级便急不可待地对那些祖祖辈辈守法的地主富农们大动干戈,开创了把建国和杀人连在一起的先河。

应该特别指出的是在这场运动中成千上万的人必须被杀被枪毙,因为被共产党指派到农村发动和领导搞土地改革的工作组成员都是带着杀人念头的。虽然他们在派到农村之前可能没有明确的杀人计划或杀人指标,但在他们的心里至少有四个字——杀一儆百。说出来也可笑,在那场千古奇闻的运动结束后,如果那个村没有所谓的十恶不赦的地主富农或坏分子被抓出来枪毙,说明这个村的土地改革进行的不彻底,镇压反革命运动还没有完成,那些工作组的成员是要被点名批评的。所以,当时在中国广大的土地上,村村寨寨都是杀人的现场,一个村庄杀个五个六个地主富农或坏分子那是司空见惯的事情。有的工作组成员为了表功竟然六亲不认,连自己的亲人都杀。

在山东省日照县高家村就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一位地主,人称高老头,他的儿子和女儿早先参加了革命,成为共产党的干部。没想到当时派到高家村搞运动的工作组的组长竟然是他的女婿。在这位组长来到高家庄之前,妻子苦苦哀求,对丈夫说:“我爸爸是个典型的守财奴,得罪过许多乡亲,恨他的人肯定少不了。你下去斗管斗,看在咱俩夫妻的面子上留他一条老命吧!”丈夫点了点头,一口答应了,但在心里却说:“你爸爸的命该不该留我说了不算,走着瞧吧。”在斗争过程中,许多村干部知道他和高老头的关系后,都劝他广开一面,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走走过场斗一斗就行了,毕竟高老头手里没有人命,况且他的几个子女都参加了革命,都参加了共产党,也算是革命家属.谁曾想,这位工作组组长为了表现自己大义灭亲,在批斗大会上亲自点名把他的岳夫拉出来,批斗时他女婿看到许多村民上台来鸣冤叫屈,痛骂高老头,竟然跳起了扇了高老头几个耳光,然后指着高老头,煽风点火地问当场的民众:“你们说这样的地主该不该杀?”台下的人高呼:“该杀!”就这样,他发出命令,当场把他的岳夫给枪决了。一时间,成了这场运动的好典型之一。人们私下都纷纷议论,说:“看看这位地主的女婿,人家思想觉悟有多么高,简直是当年的黑包公,铁面无私啊!”当高老头的那位参加革命的女儿知道后已经晚了,哀痛欲绝骂她的丈夫狼心狗肺,毅然决然地和她的丈夫离了婚。而这位工作组组长由于在这场运动中的出色表现,得到上司的赏识,没多久便官升三级,并在组织上的搓合下,又得意洋洋地娶了一位比自己小十几岁的老婆。

当时在整个中国坏人有多少哪?当年毛泽东在党的扩大会议上凭着想象做出了估计,即占人口的百分之四到五。也就是说在当时四亿中国人民中,需要被专政的坏人的人数为二千万。那么在这场镇压反革命的运动中被杀的所谓坏人有多少呢?有记载,被枪毙的就有一百八十多万,加上被随随便便杀害没有登记在案的,有关专家给出了少则二百万,多则五百万的估计,二百万以上的人命啊!说没就没了!简直触目惊心令人不堪想像啊!在被杀害的所谓坏人当中,只有极少数是属于罪大恶极罪有应得的,绝大部分都是无故的良民,老老实实过日子的地主富农。被杀的人还包括莫名其妙被拉壮丁参加国民党军队的普普通通的战士或低级的军官,比如班长,排长或连长。他们手里并没有血案。如果被俘虏后马上参加解放军那就是革命战士。为什么就被处死了呢?在解放战争时还高呼缴枪不杀,优待俘虏,为什么解放后掌握了政权说翻脸就翻脸了呢?令人百思不解,无从得知。有许多目击者回忆,当时杀一个人比摁死一个臭虫捻死一只蚂蚁都简单。几个人开个小组会,在名单上画个红圈,或打个叉,交给民兵。民兵们按照名单上的圈圈叉叉把相关的地主富农或所谓的坏分子拖出去杀了就得了,根本没有王法啊!被杀的理由也再简单不过了。比如有的被杀是因为经不起折磨或拷打屈打成招的,有的被杀是因为直接或间接打了或骂了偷了他们家东西的农民;有的被杀是因为与挑戏他们家女人的农民结了梁子;有的被杀是因为自己节约,对别人也吝色,人缘不好;有的被杀竟然是对侮辱他们的农民不服气。

土地改革和镇压反革命运动又是如何进行的呢?以地主富农为例,首先把他们和他们的家属关押起来。然后,分他们的财产。比如张家分给了一个橱子,李家获得了一个柜子。接下来就是对这些地主富农进行无人性的批斗。这些地主富农被万般折磨以后,人缘不好的多半被打死了,人缘好的或在运动开始就逃走了,或被批斗后关上一段时间放了。等到运动结束的时候,所有的地主富农和他们的家属已经一无所有无家可归了。怎么办?这个好说,不是许多农民住上了地主富农的房子后自己的老房子是空的吗?这些房子就分给地主富农们住。

对成千上万一辈子老老实实的地主富农来说一夜之间,家里的一切被洗劫一空,变得一无所有这种惩罚已经够他们受得了。从现在文明的角度来看,抢了人家的财产,并把他们赶出家门,这样做已经够无法无天的了。但当时参与这场运动的人们可不这样认为。他们更残忍,更没有人性。比如随意强奸地主富农家的女人。又比如想出了种种酷刑折磨那些落在他们手中的地主富农或坏分子。小说《红岩》里描述的很多对人体摧残的刑法已经够触目惊心得了吧。与之相比,当时许多村民在运动中使用的刑法更是形形色色,有过之而无不及。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