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地址:http://www.jiemian.com/article/325481.html

在阿拉巴马州的门罗维尔(Monroeville),一家名叫Meadows的淡黄色小型养老院就坐落在21号高速公路旁,在养老院的走廊上,一位叫马修的安保人员不停地监视着。有时马修会坐在木质摇椅上。而其他时候,他会靠在走廊上的白色廊柱上。傍晚,当信标银行(Trustmark Bank)外的温度计度数到达108华氏度,同时夏天的空气又是如此潮湿,呼吸起来就感觉像是透着一块湿毛巾,马修会脱下公司发的黑色夹克,用纸巾擦拭着自己的额头。他试着不进到屋里去。

一名安保人员在养老院一天24小时执勤着。在这个房屋都不上锁,人与人见面就打招呼的与世隔绝的小镇上,这样的场景看起来很奇怪。镇上的另一家养老院肯定没有如此严密的安保措施。当然,那家养老院不住着一位即将在7月14日发行一本首印就超过200万的小说的普利策奖获奖人。Meadows住着哈珀·李(Harper Lee),《杀死一只知更鸟》(To Kill a Mockingbird)的作者。

89岁的哈珀·李在这儿已经生活了好几年了。在此之前,她住在纽约曼哈顿上东区租金受控制的一间公寓里。她乘坐城里的公交车(她认为出租车对她来说太浪费了),和朋友们一起吃饭,去看戏或听音乐会,打高尔夫,大部分时候就这么悄无声息地生活着。李并不害羞,但她更不愿意出名。“我从来没期望《杀死一只知更鸟》会成功,”她在1964年最后一次公开的访谈中说道。那本书是她的第一本小说;她认为跟大部分作者的第一本小说一样,没人会读她的那本书。事实却刚好相反,她的那本小说在纽约时报的最畅销榜上蝉联了98周,并且还为她赢得了生活杂志上的一次特写。“我希望能从公众那儿获得一些鼓励…但我得到的鼓励太多了,从某些角度看有些令人害怕,”李在当时说道。她停止接受采访,有时候当知道有记者试着跟踪她时,她会离开住的地方一阵子。许多年来,她都坚持再也不会出版任何东西了。

2007年,李得了一次中风,她搬到门罗维尔,因为在那儿她的姐姐爱丽丝·李(Alice Lee)可以照看她。她住进了Meadows养老院,而她的姐姐爱丽丝任然活跃在她们已故父亲的律师事务所里,打理着哈珀的财产事务。现在,哈珀坐着轮椅,几近失聪,视力也很差,需要借助文字放大器来看东西。2011年,爱丽丝由于一次严重的摔倒和肺炎也住进了镇上的另一家养老院。爱丽丝去年去世了,去世的时候103岁。她的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汤贾·卡特(Tonja Carter),继续运营着事务所。

爱丽丝去世前三个月,八月份,卡特说当时她正在翻找李氏姐妹共同的保险柜,她发现跟《杀死一只知更鸟》手稿绑在一块的是哈珀·李的另一本小说,《设立守望者》(Go Set a Watchman)。“我当时还在旅行,我从汤贾那儿收到一条短信,短信上说,‘有急事,请打电话给我,’”李的文学经纪人安德鲁·尼恩博格(Andrew Nurnberg)说道。“我打了电话,汤贾告诉我,‘我找到了另一部手稿。’”我说,“能请你再说一遍吗?”卡特解释她是从哪儿找到它的;尼恩伯格记得之前他曾经和卡特查看过那个保险柜。“我几年前拿着那手稿却并没有意识到它是什么,”他说道。我认为那只是《杀死一只知更鸟》的一部分。“我因此而自责我自己。”

那个夏天,卡特告诉李她都找到了什么。“妮尔完全惊呆了,”87岁的乔伊·威廉姆斯·布朗(Joy Williams Brown)说道,乔伊从1950年开始就是李很亲近的朋友,和李所有的朋友一样,她用作家的名,妮尔(Nelle),而不是中间名,哈珀,称呼作家。1956年,她和她的丈夫迈克尔·布朗(Micheal Brown)给了李足够的钱让她能够辞了工作去写《杀死一只知更鸟》。布朗,现在生活在纽约,今年已经去门罗维尔看了好几次李。她和尼恩伯格都说李最开始是不愿意出版《设立守望者》的,但后来李改变了注意。“她给一部分人看了《设立守望者》,想知道他们的想法,”读者之一的布朗说道。“我们告诉她:‘它精彩极了。’”

它同样只是个草稿:这部手稿是《杀死一只知更鸟》早期的另一个版本,有关超过三年前对它的发现还有一些争议。据苏富比(Sotheby’s)称,它的稀有书籍专家在2011年11月与卡特,还有李当时的文学经纪人,萨缪尔·平库斯(Samuel Pinkus)一同参观过保险柜。卡特坚称当其他两人在阅读和讨论《设立守望者》时她在屋子外面。平库斯说他和卡特除此以外还在别的时候参观过一次保险柜,同时,他们俩都知道第二份手稿的存在。

事情过后,卡特发布了一份声明否认了平克斯的这些说法。她描述道,跟李的朋友的一次讨论让她想起“在某个早些时候,我记得有人提到有个人物并没有在《杀死一只知更鸟》最终的版本里保留下来…我决定查一查,也许那个人物在第二本书里。就在那时我重新回到保险柜那里做了一次更仔细的检查,这次我发现了《设立守望者》。”

《设立守望者》和《杀死一只知更鸟》有着相同的中心人物(阿蒂克斯·芬奇(Atticus Finch)和他的女儿斯科特(Scout)),除此之外还有一些从《杀死一只知更鸟》中删除的人物。李没有重读她的这部作品,她长时间的出版商,哈珀·柯林斯(HarperCollins)在对原作没有进行任何修改的情况下就出版了。“在我们看来很清楚的是,哈珀·李想以它本来的面貌出版它,”哈珀·柯林斯的高级副总裁和出版人乔纳森·伯纳姆(Jonathan Burnham)说道。“我们对这本书做了很少量的编辑。”

这样让原作尽量保持本来面貌的决定已经开始让有些人感到不安了。比如说,“汤贾就对‘黑鬼’(nigga)这个词很担心,它在书里出现了很多次,”伯纳姆说道。“我说,‘这本书是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写成的。除了黑鬼,你再也找不到其他任何不冒犯的词来形容他们了。’”

不做任何的修改,同时可能还有些过时的《设立守望者》很容易就被当做一部少见的文学作品看待,它下面的这些文学作品都属于一类,比如欧内斯特·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的有关一次非洲旅行的自传体小说《曙光示真》(True at First Light),它写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却在海明威去世很久后的1999年才出版,又比如亨特·汤普森(Hunter S. Thompson)马马虎虎的小说首秀,朗姆酒日记(The Rum Diary),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曾被多家出版社拒绝,直到汤普森成名后人们才发现它的价值。但与上面这两部作品不同的是,《设立守望者》有望成为十年来最畅销的小说,即便不是,也会是今年最畅销的小说。“这本书发行的规模让人想起哈利·波特,”伯纳姆说道。

《设立守望者》是哈珀·柯林斯历史上预购数量最多的书。它的首印数比《饥饿游戏》(Hunger Games)的最后一部要多三分之二,是最新一部《冰与火之歌》(Game of Thrones)的两倍还多。哈珀·柯林斯把这本书以将近20美元的价钱卖给书店,这也意味着,如果首印能全部卖出的话,会有近4000万美元入账。自从这本书从今年二月开始宣布预购以来,它就一直蝉联亚马逊(Amazon)畅销书榜榜首的位置,同时它还是亚马逊过去四年以来所有种类图书中预购数量最多的书籍。门罗维尔当地仅有两个房间大小的书店也已经预售了差不多7000本,并且正在寻找足够大的装卸处来接受正式销售前一晚才能到达的书。

“这本《设立守望者》的出版就是物理学家所说的奇点。之前从来没有什么书的出版是这样的,之后也不会有的,”丹尼尔·梅纳克(Daniel Menaker)说道,梅纳克之前是兰登书屋(Random House)的一名编辑,在那之前,他是纽约客(New Yorker)杂志的小说编辑,“你是不可能试着安排出这样的事来的。”

但的确有人安排过这一切,尽管可能并不是哈珀·李。自从《设立守望者》宣布出版以来,就一直有谣言称一个更年轻,更有记性的李——那个曾经发誓过再也不会出版任何东西的李——是绝对不会允许这一切发生的。在某个时间点上,阿拉巴马州政府甚至参与了对可能存在的“老年人虐待”的调查。李到底对她的这本新书有多清楚的认识?她真的如她的出版人所说的那样同意了这本书的出版吗?这些问题的答案都属于李的律师,朋友和知己,卡特。因此,我来到门罗维尔,准备和她谈谈。

《设立守望者》的狂热当然是源自于《杀死一只知更鸟》的狂热,《杀死一只知更鸟》已经热了有55年,且并没有冷下来的趋势。这本书截至目前为止已经卖出了超过4000万本。它的销售量超过了《麦田里的守望者》(The Catcher in the Rye)和《了不起的盖茨比》(The Great Gatsby),李每年能靠这本书拿到320万美元的版税。但《杀死一只知更鸟》不仅仅只是卖得好。它还深受人们的喜爱。这本书有关一个年轻女孩意识到在南方一个人被判有罪并不是因为他犯了罪而只是因为他是个黑人,她天真并坚定不移地认为这一切都是不对的,这样一个故事从1960年它出版以来一直都在影响着我们。

没有其他地方能比李的家乡门罗维尔更能说明这一切。门罗维尔离阿拉巴马首府蒙哥马利(Montgomery)100英里,离阿拉巴马最大城市伯明翰(Birmingham)160英里,有好几家酒吧的手机信号都不是那么好。每年大约有来自全球各地30000名旅游者会来到这儿,在街上走一走,爬一爬老法院大楼前的阶梯,体验一下《杀死一只知更鸟》里梅康镇(Maycomb)的现实版生活。这一文学遗产使得门罗维尔避免了那些由于制造业工作的消失而使得整个地方变得死气沉沉的小镇的命运。这里所有的东西都是为了游客着想:这儿有知更鸟旅馆(Mockingbird Inn & Suites),雷德利的喷泉美式餐厅(Radley’s Fountain Grille)(以小说里的人物布·雷德利(Boo Radley)来命名),以及李氏汽车公司(Lee’s Motor Co.),在公司的砖墙上画着一只知更鸟。

从1991年开始,门罗维尔的居民每年都会在有着穹顶的法院大楼里演出戏剧版的《杀死一只知更鸟》,这部戏剧是对由格里高利·帕克(Gregory Park)出演的1962版电影《杀死一只知更鸟》的复制。现在,每年戏剧的门票销售能超过20万美元;这些收入用来资助对有着111年历史的法院大楼和当地其他历史性景点的保护工作,所有这些景点都由门罗县文化遗产博物馆(Monroe County Heritage Museum)运营着。《设立守望者》已经给门罗维尔带来了经济上明显的增长。“它今年给我赚了一大笔,”法院大楼咖啡店(Courthouse Cafe)的老板珍妮特·索耶(Janet Sawyer)说道,她的咖啡店里有布汉堡(Boo Burger)和芬奇薯条(Finch Fries)。

在李和卡特的周围围绕着一层又一层的亲密圈子。圈子越近,圈子里的成员也就越不愿意开口谈论。相对较远的圈子是由门罗维尔的商店店主和市议会议员们组成的,这个圈子就很开放。索耶很不情愿地承认她和李并不熟,但她认识很多熟悉李的人。“她所正在做的是不对的。”索耶指的是卡特。“每个人都看到李女士出席了爱丽丝女士的葬礼。她坐在那儿跟自己说着话。”更近一点的圈子,包括那些曾经每周都会和李见面,对她有一定的了解和认识——但又很不情愿和别人分享这点的人。在过去这几年,李的一些朋友看见过李的一些行为让他们相信李并不处在身体最佳的状态。88岁的玛丽·塔克(Mary Tucker)自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开始就认识李了,上一次见面是六个星期前在Meadows。“她的长期记忆还行,”塔克说道。李仍然能谈论过去的事,并且能大段引用她最喜欢的莎士比亚的戏剧《第十二夜》(Twelfth Night)。但当塔克问她有关她最近参加的作家研讨会的事时,她并不知道塔克都在说些什么。“同样,要花上一段时间她才能认出我来,”塔克说道。“我很担心。我不知道(出版《设立守望者》)到底是否是她的意愿。”

门罗维尔大院大楼作为《杀死一只知更鸟》戏剧演出的场景
这些并不是塔克能向李很舒服地问出口的问题,她担心她可能会越过她的界限。“许多妮尔的朋友都不再来看望她了,”塔克说道。雷德利喷泉美式餐厅的主人,81岁的山姆·特勒尔(Sam Therrell)说他曾经每个星期四都会给李送烤土豆汤,直达卡特写信给他说他将再也不能去看他的这个朋友了。卡特不记得她写过这封信(特勒尔还记得),并且说李根本就不喜欢烤土豆汤。

就在《设立守望者》要出版的消息公布之后,州政府收到一条来自跟李很亲近的朋友的匿名消息,说在李身上可能有潜在的老年人虐待的情况存在。一名来自阿拉巴马安全委员会(Alabama Security Commission)的调查员拜访了住在Meadows的李,这个委员会大部分时候都是处理金融诈骗案子的。“我们并没接受过有关医学方面的训练。我们也不会做精神行为能力的测试。但她当时知道她正要出版一本书,”委员会主任约瑟夫·博格(Joseph Borg)说道。“我不记得她的原话,但大概是,’我为什么要写一本书却不出版它呢?‘”州政府在当年四月份结束了调查。

伯纳姆和哈珀·柯林斯的主席和出版人迈克尔·莫里森(Michael Morrison)在今年二月份的时候也拜访过李。他们在七月的第一个星期给李带来了《设立守望者》的预印本。他们除了表示李在看到书后看起来很高兴,并且还摘下了书的封皮之外,并没有透露有关那次拜访的其他内容。“在看到大家对《设立守望者》一书的反应之后,我高兴坏了,”在一份由卡特提供并由哈珀·柯林斯发表的声明当中李说道。“这些并没有保密,”伯纳姆说道,“这对于一位希望保持隐私的作者来说是显得很不尊敬的。”

李最里面的圈子包括她仅有的一些亲人和她一生的朋友。他们当中的许多人长期保留着不在公众场合中讨论他们的妮尔的原则。那些愿意跟我谈的会说,是的,他们有着同样的怀疑,但他们只有在我保证不出版的情况下才会跟我解释。当我问其中的一个朋友为什么李那么神秘,她让我去看《隔壁的知更鸟》(The Mockingbird Next Door)里的某一页某一行,这本书是前芝加哥先驱报(Chicago Tribune)记者玛利亚·米尔斯(Maria Mills)根据她住在李家隔壁的那段经历所写而成 。书里的那段话这样写道:“那些知道的不说,而那些说的却不知道。”后来她问我我对卡特了解多少。

汤贾·卡特今年五十来岁,有着金棕色的皮肤,直直的鼻子和窄窄的脸,她深色的瞳孔前一秒还闪烁着爱的光辉,下一秒钟那光亮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我见到她的那一天,她穿着牛仔裙和与自己粉色指甲相搭配的粉色棉质上衣迎接我,我们在她和她丈夫共同拥有的小餐馆里见面,但当时那间馆子已经关了将近一年了。

卡特拒绝了几乎所有有关《设立守望者》的采访邀约。当我们见面时,她受访的一个条件便是要求我答应不会直接引用她说的话。她也不想回答任何关于李的问题。

卡特在俄亥俄的一个炼钢小镇长大,在她十四岁那年,她们举家搬到了阿拉巴马的艾克赛尔(Excel)。这个小镇就在门罗维尔的边上,因此她的父亲能够在当时的阿拉巴马河流造纸厂(Alabama River Pulp)找到一份工作。卡特从艾克赛尔的高中毕业之后,很快便结了婚,但又很快就离了婚。1985年,就在卡特将近二十岁的时候,约翰·巴奈特三世(John Barnett III)雇了她,让她做他和爱丽丝·李共同经营的律师事务所的秘书。尽管他在很久之前便已转行至银行业,同时他还是40英里之外布鲁顿(Brewton)当地信标银行的市场经理,但63岁的巴奈特仍是这家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我跟她每天的交集不多,但我们偶尔也会聊聊天,”他说道。“汤贾在我看来非常能干 。”

巴奈特算是雇佣了卡特,但爱丽丝才是真正把卡特推向法律这条路的关键人物。1943年,爱丽丝开始从事有关房地产法和税法的工作,那个时候,几乎很少有女人出门上班。爱丽丝和妮尔都没结过婚,当她们逐渐年长之后,便开始指导起年轻女性来 。“她和妮尔曾经为年轻人设立过奖学金,”李的密友布朗说道,布朗知道至少有一名秘书是在爱丽丝和妮尔姐妹的资助下念完大学的。卡特靠着联合卫理公会(United Methodist Church)的奖学金念完了福克纳大学(Faulkner University),而她怀疑这个奖学金可能也是爱丽丝资助的。

卡特随后和一位叫做帕特里克·卡特(Patrick Carter)的当地男孩再婚。这个男孩的家庭和门罗维尔另一位声名显赫的大作家杜鲁门·卡波特(Truman Capote)有关系。卡特夫妇有四个孩子。汤贾断断续续地为爱丽丝工作了将近二十年——有时她会请假去上学;有时由于飞行员丈夫工作的调动,他们会搬到了阿拉巴马的另一个小镇住上一两年。遵从了爱丽丝的建议,卡特去念了阿拉巴马大学的法学院,并于2006年毕业。毕业后她重返门罗维尔,爱丽丝让她成了Barnett, Bugg, Lee & Carter律师事务所的新一名合伙人。

接下来的几年里,卡特处理着本地的房地产事务,同时在临近的弗里斯克城(Frisco City)担任市政法官。当爱丽丝的身体状况不再乐观时,卡特接手了律所——以及李的事务 。“汤贾在爱丽丝退出的地方接应了上来,妮尔对她也有十足的信心”布朗说道,她坚信卡特把这份工作做得很出色。她们定期电话联络——当我在纽约和布朗见面时,卡特打了三个电话来询问事情进展得怎么样——布朗回到门罗维尔拜访李时会跟卡特见面。“妮尔百分之一百地信任汤贾,这也是为什么我也非常信任汤贾的原因。”她说道。

有了卡特的帮忙,李似乎对《杀死一只知更鸟》的遗产表现了更积极也更好诉讼的兴趣。 2011年四月,卡特当时已经在处理李的房产事务,同时她还公正了一份协议,在那份协议中原作者把《杀死一只知更鸟》的版权签给了当时由李的文学经纪人平库斯所经营的公司。2012年一月,卡特正式成为了李的法定代理人,这意味着卡特可以在李的健康状况不允许或无法自主做出决定时代替她从事有关的法律事务。

李在2013年起诉了平库斯,想重新拿回《杀死一只知更鸟》的版权,但最终选择了庭外和解。李在这场诉讼中宣称她是因为受骗才签下文件的,当时她很信任平库斯,并且“由于她的身体虚弱,使得她无法正常地看和阅读。”(平库斯拒绝对此案发表评论)。格洛丽亚·法勒斯(Gloria Phares)是当时李的版权律师,但她却说她从未和李直接交流过,因为这位作者已经耳背到无法接听电话了。当需要做一些重要的法律决定时,卡特会从Meadows打来电话,法勒斯能听到李就在电话边上。“我能听到她对某项诉讼的授权,”她说道。“我能感受到在每个点上李都得到了咨询。”我问卡特,一个人是如何能在被骗签走版权的四年以后头脑清楚地做下有关出版《设立守望者》的决定的?卡特重复道,她不想讨论有关于李的任何事情。

李好像还错误地签署过其他东西。2011年四月,李用Barnett, Bugg, Lee & Carter事务所的信签发表了一份声明,声称她从未批准过米尔斯的那本有关她生活的书。当时仍在从事法律事务的爱丽丝说她的妹妹被误解了。“当我质问汤贾时,我发现她在未经我的允许下便擅自打了这份声明,之后把它带到了Meadows,并让妮尔·哈珀在上面签了字,”爱丽丝在给米尔斯的信中这么写道。“可怜的妮尔·哈珀看不见又听不着,她会在她信任的人递上的任何文件上签字。她现在对之前发生的那件事已经完全记不起来了。”李在2014年发表了另一份声明,指出爱丽丝已经超过一百岁了,并且重申了她对米尔斯有关她生活的书的不赞成。

当我来到门罗维尔时,我发现这个小镇卷入了一场新的纠纷之中。这场纠纷始于2012年,当时李正在申请《杀死一只知更鸟》相关商品的注册商标。在馆内礼品商店贩卖知更鸟装饰品、T恤和茶巾的门罗县文化遗产博物馆反对李的商标申请。“我们认为‘杀死一只知更鸟是有罪的’是一句典型的南方口语,而这样一句话是不应该被注册成为商标的,”博物馆的董事会主席汤姆·罗梅尼克(Tom Lomenick)说道。李后来起诉了这家博物馆。他们最终在庭外和解。礼品商店里有关知更鸟的商品依然在销售着。

博物馆以为问题就这样被解决了。去年,一家拥有《杀死一只知更鸟》戏剧版权名为Dramatic Publishing的出版公司告诉博物馆他们再也无法继续表演的招牌戏剧了。“无法把戏剧版权续约给门罗维尔的博物馆的原因在于哈珀·李成立了她自己的非营利性机构,”Dramatic Publishing的主席克里斯多夫·赛格尔(Christopher Sergel)说道。

这家名叫知更鸟(Mockingbird Co.)的非营利性公司成立于五月。李是这家公司的主管,卡特是公司的副主席。从公司的营业执照来看,这家公司的任务是“保障《杀死一只知更鸟》的文学价值和历史贡献,”马上这项贡献里就会包括《设立守望者》了。知更鸟公司计划将门罗维尔的戏剧在阿拉巴马各个地方巡演的收入捐赠出去,但对公司未来可能存在的其他收入只字未提。除非公司的受益者包括门罗县文化遗产博物馆,否则博物馆在明年早些时候就会用光所有资金,不得不面临关门的危机。

“汤贾说她只不过在做李吩咐她去做的事情,但我们都知道她本人才是真正的操作者,”博物馆的董事会成员之一蒂姆·麦肯基(Tim McKenzie)说道。与此同时,卡特的丈夫帕特里克也加入董事会,并试图把执行董事斯蒂芬妮·罗格斯(Stephanie Rogers)赶下台。但罗格斯拒绝了。

2013年卡特夫妇修复了法院大楼对面的家具店,并在那里开了一家叫做Prop & Gavel的餐厅,餐厅里供应石斑鱼墨西哥玉米卷和阿拉巴马本地的有机牛肉。一年之后,这家餐厅关门了。镇上的居民表示他们不再去卡特夫妇的餐厅吃饭,尽管他们给出的理由——价格太高、粗鲁无理、更换了厨师——跟卡特和李的关系无关。

如果《设立守望者》持续热销的话,李将会赚到更多的钱。由于《设立守望者》是《杀死一只知更鸟》的姐妹篇,在文学商标法之下李将会拥有一个书的系列,这使得李保护她的书名变得更容易 。通过申请商标,并进行诉讼保护,发布新书,创立知更鸟公司,李从她那受限制的养老病房,一步一步有条不紊地组装着她的《杀死一只知更鸟》商业帝国。在她朋友圈不断缩水的情况之下,当她去世后,没有几个人能替他运营这家公司。一些长期的朋友甚至说,他们被禁止去Meadows看望李。

“你知道有一些人是能够去养老院看望李女士的,知道吗?” 麦肯基说道。“那个探望名单上大概有十二个人。”(卡特说名单上的人数是有限的,但她表示这是应李的要求。)“李的头脑非常冷静清醒,”布朗说。“汤贾并没有在操控她。”每次有人拜访李时,汤贾似乎都在场。“汤贾只是把过去看望的人带进房间。我去看望李的时候就是汤贾带我进去的,”布朗说道。

从某些程度上来说,卡特也会觉得同时担任李的法律代理人,管理她的房产以及经营那家非营利性的公司会有些困难。“如果李去世之后,她的所有房产或巨额资产全部进入由汤贾·卡特的经营的基金会,那将会很成问题,”范德堡大学(Vanderbilt University)法学院教授、房产及私有财产转移方面的专家杰弗里·斯科恩布伦姆(Jeffrey Schoenblum)说道。他同时指出,尽管卡特是否会从中获得经济利益还未知,但李的继承人们可以通过起诉卡特来获得答案。除了几年前已经去世的爱丽丝以外,李还有两个兄妹;一位她的侄子表示他并不知道成立了非营利性公司这回事。

在距离《设立守望者》的上市还有不到一个星期的情况之下,门罗维尔仍在思考该如何庆祝这本书的出版。当地的书店公布——取消——又再次公布了哈利波特式的“午夜发售”。当地商会直到最后一刻还在规划一个包括徒步参观和《设立守望者》朗读会在内的庆祝方式。但是索耶决定关掉法院大楼咖啡馆出去旅行。“我宁愿那时我不在场,”她说道。与此相反的是,游客们可以去Prop & Gavel餐厅吃饭了,卡特夫妇为了这次新书的发布将会让餐厅重新营业。

(译者:乔宏明)

来源:彭博社
原标题:What Does Harper Lee Want?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