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李克强“政府工作报告”有感

“反独”是李克强报告“亮点”

二○一七年三月五日中共一年一度的“两会”(“人大”与“政协”)又在北京粉墨登场。中共总理李克强当然行礼如仪般作“政府工作报告”。不过人们对于那些假、大、空、套的溢美之词,已没兴趣去听。中共官媒特别指出:今年李克强在其报告中“破天荒首次点了‘港独’的名”,并称今年添加了一句话,特别亮眼──“港独”是没有出路的。同时又称:这么做,看似让其曝光度激增的“给脸”,给的却是实实在在的黑脸。与此同时,李克强称:要坚决反对和遏制“台独”分裂活动,绝不允许任何人以任何形式、任何名义把台湾从祖国分裂出去。中共的官媒与御用文人特别将此言“精炼”地概括为:坚决反对一切形式的台独!由此看来,“反独”的话题,成了李克强报告中的一大“亮点”了。

在中共夺取国柄掌权后才成长起来的这代人,看了上述文字,一定会以为中共是一向坚决反对在中国出现任何要求独立倾向的政治力量。然而历史却和中共开了个大玩笑,中共当年在未夺得政权前,却煽动在中国搞各种独立运动。

让历史和事实来讲话

上世纪一九二○年,毛泽东就在当时的《大公报》上发表题为《湖南建设的根本问题──湖南共和国》一文,公开宣扬湖南省独立,成立“湖南共和国”的政治主张。接着从一九二○年六月到十月,毛泽东撰写了一系列主张“湖南独立”的文章投稿到《大公报》。计有:《湖南人民的自决》(一九二○年六月十八日)、《湖南建设问题的根本问题:湖南共和国》(一九二○年九月三日)、《打破没有基础的大中国,建设许多的中国:从湖南做起》(一九二○年九月五日)、《绝对赞成湖南门罗主义》(一九二○年九月六日)、《湖南受中国之累:以历史及现状证明之》(一九二○年九月六日至七日)、《湖南自治运动应该发起了》(一九二○年九月二十六日)、《湘人治湘与湘人自治》(一九二○年九月三十日)、《反对统一》(一九二○年十月十日)。(http://blog.sina.com.cn/s/blog_edd932b00101qoxm.html )

如果有人认为当时的毛泽东仅是一介平民,其文字不过是书生意气,属个人言论自由,那么到了一九三一年十一月七日,中华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江西召开,会议通过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宪法大纲》,正式宣布建立第二个中国──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毛泽东作为该共和国主席,在一九三一年十二月一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会布告》中明确宣布“从今日起,中华领土之内,已经有两个绝对不相同的国家:一个是所谓中华民国……,另一是中华苏维埃共和国”。该“宪法”笫十四条更明确宣称:“中国境内的各少数民族和各个地区的人民都能够脱离中国独立建国。”(http://blog.sina.com.cn/s/blog_edd932b00101qoxm.html)

一九三八年十月在延安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毛泽东提出《抗日民族战争与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发展的新阶段》。报告鼓励“朝鲜、台湾等被压迫民族”争取独立。(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forum/20150506/36534457/)

一九四七年三月八日,《解放日报》发表文章宣称:“我们中国共产党所领导的武装部队,完全支援台湾人民反对蒋介石和国民党的斗争。我们赞成台湾独立,我们赞成台湾自己成立一个自己所要求的国家。”由此可见,中共在未夺得全国政权前,不但不反对中国的某省、某地区独立,而且公开予以鼓动与支持。这是铁的历史事实,有案可稽的,现在只不过是中共掌权了,“人一阔,脸就变”而已。

“反对一切形式的台独”是个“口袋罪”

诿过于人,下诏罪人不但是中共的“强项”,更有它的“绝招”,那就是设置一个“口袋罪”,什么都可以往里装。比如当年的“反革命罪”,现在的“寻衅滋事”、 “煽动颠覆”便是。而今这个“一切形式的台独”就是一个对政敌的“口袋罪”,可以随意扣在台湾任何一个不听中共的话、不与中共“保持高度一致”的政党或个人的头上。在中共的政治词典里,不但主张建立台湾共和国是“台独”势力,承认现今在台湾的中华民国这一客观事实者,也被称为“独台”势力,或叫“B型台独”,因此吓得某些国民党高层领导人连“中华民国”这四个字都不敢说出口,只能跟着中共鹦鹉学舌地说“两岸同属一个中国”。这个“一中”,自然就只能是中共政权。更有甚者,近年来中共官方的御用文人和台湾国民党的某些政客,更不断地“发明”出了诸如“急独”、“缓独”、“柔性台独”、“文化台独”、“法理台独”……等等五花八门旳罪名,以便随时扣在中共认为须要给予打击者的头上。这与大陆盛行一时的“右派”、“反革命”之类的罪名如出一辙。

在李克强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对台湾已不再使用“两岸一家亲”、“命运共同体”这类温情脉脉的词语,而代之以“遏制”、“决不允许”、“坚决反对”外加上“任何人、任何形式、任何名义”的“台独”。不但把话说得如此之“绝”,而且范围无所不包,且可以随意认定。这实际上不但不承认“一中各表”,甚至连中华民国也包括在他“一切形式”的“台独”里了。这是自邓小平后,对台政策最“左”的表述。所以台湾陆委会主任张小月对此亦针锋相对的予以回应称:“任何恶言相向,对两岸关系没有任何帮助,言语恐吓和武力威胁只会造成台湾人反感”。她同时更指出:“中国大陆在发展对台政策的过程中,必须掌握两岸与区域情势的动态变化,尊重与理解台湾民主制度与民意基础的政策核心,才能有助于开展互利双赢的关系,并有利双方各自推动内部改革与发展。”

其实任何稍具历史知识的人都知道,中华民国在一九一一年便已正式诞生,成为亚洲的第一个共和国。比中共政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更早三十八年便作为独立国家而存在,且一直延续至今。中华民国有领土、有民众、有民选的合法政府,有宪法、有军队、有邦交国,与世界上一百多个国家互免签证,比大陆的免签国还多。这些都是铁的客观事实,北京口口声声讲“一个中国”的原则,那么它就不能否认中华民国存在的事实,否则“一中”原则从何谈起?若要并吞、消灭中华民国,那么习近平说的“两岸一家亲”岂不成了欺人之语?所谓“和平回归”、“和平统一”岂不成了一党霸国专权的同义语?所以拿着一顶“独帽”到处压人,自以为天下无敌,其实剥去了这伙人沐猴而冠的伪装。他们从江西瑞金成立“苏维埃共和国”起,就在中国搞分裂,搞“国中之国”的“独立”;后来承认外蒙古分裂出去,并与外蒙建立正式“外交”关系的也是他们。中共其实是在中国靠煽动“独立”、分裂而获利,而起家的始作俑者,现在却摇身一变成了“反对一切形式”的这“独”那“独”的卫道士,只能令人感到滑稽可笑。

二○一七年三月十四日

争鸣2017.4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