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题字
邓小平应项南之请,题写了“把经济特区办得更快些更好些”,令陈云、姚依林等人气急败坏。(public domain)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项南 成功劝谏邓小平扩大特区全面开放沿海令陈云恨之入骨》中已经介绍到1984年初邓小平视察广东、福建等地回京后,同胡耀邦等人谈办好经济特区,厦门应项南的要求,把特区规模扩大至全岛,同时增加对外开放城市。邓具体指示说“除现在的特区之外,可以考虑再开放几个港口城市,如大连、青岛。这些地方不叫特区,但可以实行特区的某些政策。我们还要开发海南岛,如果能把海南岛的经济迅速发展起来,那就是很大的胜利。要让一部分地方先富裕起来,搞平均主义不行。这是一个大政策,大家要考虑。”

如上内容,日后已经成为邓小平改革开放决策的重要组成部分,但事实上几乎全部都是项南在一条游艇上陪同邓小平参观时向邓小平大胆建议的内容。

至此,陈云阻止原有特区扩大,沿海城市进一步对外开放的努力宣告失败,但他虽然一时奈何邓小平不得,却把心中怨恨找机会发泄到成功说服了邓小平的项南身上。

当时的陈云身边,主要聚拢了李先念、姚依林、宋平等几个国务院财经掌门人,个个都是思想僵化的保守分子。人民网党史频道转载的一篇怀念项南的文章说:1981年6月,福建同日本日立公司合资兴办的福建日立电视机有限公司(简称福日公司)正式开始生产。这是在中国落户的第一家中外合资经营公司。虽然国家订立了中外合资法,但由于“左”的思想迷雾重重,注定了这个“新生儿”要承受毁誉交织。从中央到地方对此都有不同意见,一位副总理竟把福日公司定性为“殖民地性质的厂子”。就是因为当时的项南顶着“来自上面的巨大压力“,这个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个合资工厂才得以生存、发展。

文章中没有点出名字的这位副总理就是当今中纪委书记王歧山的老丈人姚依林。

邓小平应项南要求为厦门题词后,姚依林在国务院有关会议上公然威胁:“不要以为从此有了上方宝剑了。特区再怎么办也只能姓社,不能姓资。”

陈云死后,他的秘书朱佳木被江泽民安排出任了社科院副院长。朱某人发表的一系列为陈云树碑立传的文章中有一篇叫作《陈云不赞成发行特区货币》。文中说,中央决定创办经济特区后,特区同志为解决建设资金不足的问题,强烈要求发行与港币挂钩的特区货币,并得到了有关部门的同意,连货币都印好了。当不同意见反映到陈云这里时,他明确表示“不同意发行特区货币”。

为什么陈云“不同意发行特区货币”呢?1984年4月,陈云在听取中央书记处书记、国务委员谷牧关于沿海城市开放问题的汇报时说:特区货币究竟怎么办?是一个特区发,还是每个特区都发?“如果特区货币只在特区内发行,也没有什么了不得的问题。如果各个特区都发货币,那么实际上就是两种货币并存。而两种货币并存,人民币的‘腿’会越来越短,特区货币的‘腿’会越来越长。因为‘优币驱赶劣币’,这是货币的客观规律。”后来,陈云在中国银行工作人员一封反映特区货币发行问题的信上批示:“特区货币发行权必须在中央,决不能让特区货币与人民币在全国范围内同时流通。如果不是这样做,就会出现国民党时期法币发行之前的状况。”

我们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中已经介绍过,项南的女儿项小米回顾说:借着汇报工作的机会,项南向邓小平提出了扩大厦门特区的设想。而且当时我记得我父亲还跟他提到了,就是能不能够把是沿海的城市都给它开放,不要光广东和福建这样两个特区,不够。后来回去以后,我记得很快地中央文件就下来了,就是开放14个沿海城市,我记得当时是这么一个情况。项南也曾经提出过这样的建议,厦门应该建设成为一个国际性的自由港,人员自由往来,货物自由进出,货币自由兑换,还提出发行特区货币的要求。

日后只要议论起中共政权的“八老“时代,外界大都是把王震归为保守派之列,但事实上生前动辄喊杀的王震在政治上是主杀派,但在经济上对外开放问题上一直是很前卫的。

关于王震为什么支持特区,中共党内也有两种讽刺说法。一说是王震文革后期被毛泽东委任为协助周恩来管经济的副总理,被陈云很是看不起。毛泽东去世之后,陈云很快成为财经领域说话说了算的人,并于一九七九年以党中央副主席身份兼任国务院财政经济委员会主任之后,王震在国务院就待下不去了。从那以后,只要邓小平和陈云之间有意见分岐,王震一定会火上浇油。

另一种说法就是王震支持特区完全是基于一己之私。无论是在中共党内还是中国大陆的普通老百姓中间,以邓小平家族为代表的中共几大元老家族个个富可敌国早已不是新闻。而如果说这几大家族当年是邓小平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政策的首批既得利益者的话,那么他们之间的“首富”又非王震家族莫属。这里说的“首富”是“首先”的“首”,意思是说王震家族又是中共几大元老家族中第一个富起来的,而且完完全全是靠特区富起来的。
人民网转载的怀念项南的文章中介绍:当年邓小平第一次视察特区是王震全程陪同,项南为取得邓小平的支持,提前拢络王震,借请王震吃地方特产的机会把自己的设想先向王震交底,请王震帮忙。

不知是王震出的主意还是项南自己想出来的,那就是以台湾问题为突破口说动邓小平。项南说:“现在台湾同胞到大陆,都不是直来直去,而要从香港或日本绕道来,实在太麻烦了。如果把离台湾、金门最近的厦门特区搞成自由港,实行进出自由,这对海峡两岸人民的交往,将会起很大的促进作用。”

一看邓小平没有马上表态,王震立刻在旁边大表赞赏,逼得邓小平同意让项南继续汇报“自由港“到底”自由“在哪些地方。

项南表示,可以参考香港的做法,无非就是三条,一是货物自由进出,二是人员自由来往,三是货币自由兑换。邓小平沉思后表示:“前两条还可以,可后一条你拿什麼跟人家兑换呢?”项南答:“我看可以印发‘特区货币’。”

“这不容易”,邓小平微微地摇了摇头:“但没有关系。特区货币问题没解决前,可以实行自由港的某些政策。”

次日,邓小平应项南之请,题写了“把经济特区办得更快些更好些”,令陈云、姚依林等人气急败坏。

有当时在福建工作的人士日后回忆说,其实邓小平一句“特区货币问题没解决之前“,等于是认可了这一设想的可行性。而邓小平回北京后,同时胡耀邦等改革派领导人和陈云的姚依林、宋平等保守派干将谈话时,特别肯定了项南”自由港“设想的可行性,并要求姚依林和宋平在汇报陈云后,就特区货币一事拿出具体意见。

当年陈云还在世的时候,笔者在美国接待过中共党内自由化代表人物之一,人民日报前总编胡绩伟先生。胡绩伟先生转述项南的回忆说,当时特区货币是在北京印制的,邓小平事实上是同意的。不然陈云只会说“不 同意“就是了,不必”紧紧把住特区货币发行权在中央和特区货币不能在内地流通这两条“,目的是为了让特区货币有名无实。事实上陈云背后说过一句“特区自己发行货币,就会更加无法无天了。一定要阻止。从政策上限制死。“

接下来的故事是,未及邓小平再次表态,陈云即已经在政治上对他项南大打出手了。 持续的内容,下篇文章会继续介绍。

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