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三十年,美国造了很多新的监狱,通过了不少法律加大对犯人的惩罚,用这种办法来控制犯罪。近年来美国刑事犯罪确实减少了。但是,联邦和各州的财政负担也加重了。最近由于经费开支吃紧,很多州都开始采取措施,关掉了一些监狱,精减了管教人员,缩短了犯人的服刑时间。华盛顿州对于非暴力犯罪和贩毒吸毒犯人都减轻了他们的刑期,同时又设法使犯人能够有条件早日出狱。科罗拉多州和伊利诺州决定原来要造些监狱,把它推迟,或者现在不造了。加利福尼亚州是全国监狱最多的州,现在也决定把五个由私人经营的监狱,到合同期满的时候把它关闭掉。加州还实行过一种由三次犯规出局的制度。就是说,犯人在假释期间假如重新犯罪,那么到了第三回,就永远不许他出狱了。这个现在也要改。

美国监狱里关押的犯人是很多的,二百万。大多数州都废除了死刑。但美国有许些州最初取消了死刑,后来又不得不恢复。由于美国有严密的法律制度,所以警察没有象中国那么腐败,加上它有言论监督的自由。人民对政府和社会的不满,有很多的渠道可以表达,各个地方有很多民间社团来保护公民的权利,反对政府的错误的行为。这些都以种种方式使犯罪现象有所减轻。一旦判错了也能够纠正。

美国既然有那么严密的法制,可是犯罪问题还是那么严重,这似乎是一个矛盾。这就是因为美国有一种特殊的历史情况。一个就是它在全世界大概是唯一的一个国家,让老百姓可以自己有枪。那么再加上它有一个种族问题,就是白人和黑人的关系,经过多年努力还解决不了。所以,还有职业和穷困解决问题,造成犯罪显得那么严重。同时正因为美国人享有的自由比中国多,这一方面固然可以缓和社会矛盾,减轻某些人对社会怨恨。但是由于公民的自由和权利不可以侵犯,那么政府就不能不经合法手续随便把人抓起来,不能随便监视人,不能搞讯刑逼供,这样就给犯罪份子提供了方便,本来明知道了一个人有罪,但是你没有足够的人证物证,就不能够去逮捕。几年前有一个案子,就是一个黑人明星辛普森,已经有足够的证据证明确实他杀害了妻子,但是辛普森有钱,请了最好的律师替他辩护,而陪审团里面的黑人又占多数,结果就对他有所偏袒,判了一个无罪释放。

中国的情况本来有条件避免使犯罪泛滥成灾。但是1983年邓小平犯了两个大错误,一个是本来决定整党,结果他却用一个所谓清除精神污染运动来整知识分子,结果整党成了过场,把腐败份子都保护下来了,总是一次又一次打击真正改革派,也就是反腐败力量。第二个错误就是在1983年他决定实行所谓的严打,把刚刚开始的法制建设破坏了,就是随便抓人,判重刑,制造了很多新的冤假错案。那么对真正犯了法的人,也打击过于严重,这就是犯人出于仇恨,就对社会的疯狂的报复,手段极其残忍。中国的犯罪问题有其他国家都共有的一个原因,就是贫富差距造成的不公平和底层人民生活的艰难。除了这个以外,还有极其主要的原因,就是官僚腐败,一天比一天严重,这种腐败对社会的腐蚀和诱导起了很坏的作用。亚洲的其他国家的腐败问题也不轻,但它们多多少少还有点民主自由,社会对政府还多少有点控制和监督,同时这些国家也没有一个象中国这样由一个党把全国的资源和财富都垄断起来,所以它们的腐败没有达到中国这样严重的程度。此外,要是讲公检法腐败的话,中国在全世界恐怕是第一流的,这个对于解决犯罪问题也是不利的。

摘自《自由亚洲电台网》2/6/2002

By editor

《刘宾雁:中美刑罚之异同》有9条评论
  1. 明確前提,所謂‘中華’‘人民’‘共和’‘國’”是非法偽政權,不是合法主權國家;明確共產黨”政府“是禁止民眾選擇的非法偽政府,不是政府,如此才有”非暴力,不合作“唾棄偽政權,抗拒偽政府,嘲弄身著各色制服的狗腿子,如此才有暴力革命,民眾起義。
    與民為敵,認可中華’‘人民’‘共和’‘國’”,共產黨”政府“合法性,成為與民為敵反人類犯罪集團一分子,跪在地上甘為奴婢,只剩下了”非暴力“,還做什麼呢?還敢做什麼呢?

  2. 在淪陷了土地上,看到挂了”城管執法“字樣的車輛大街上招搖過市,獸群里已然沒有幾個人類予以懷疑,提出一系列疑問——城管不是警察,沒有執法權,哪來的”城管執法“?既然城管能執法,小區物業保安是不是也能執法?既然所有穿上制服給個編號就能執法,,那勞改犯囚服也是制服,也有編號,還要警察做什麼呢?囚犯与獄警,還有區別嗎?……如此荒謬,緣由只有一個——不民主,無法治。沒有民主授權的偽政權,偽政府,不存在民眾授權訂立的法律,不存在公權力分置的執法機構,不存在作為警察的執法者。
    懂得自由与法律,民主与法治的關係,也就懂得在正常人類社會中,在主權在民的國家里,每個民眾自己乃至他人權利遭受侵犯,生命健康財產受到威脅下,都有抗拒犯罪,正當防衛的權利,這就是執法權,民眾通過選舉執政黨,將此權利讓渡給政府專業警察的執法者。司法裁量權讓渡給法官,立法權讓渡給議員,民主選舉授權過程近似或是相同。
    最后,表相相似,並非內質相似,非法偽政權,非法偽政府与合法主權國家,合法民選政府,前提不同,沒有可比性。

  3. 自由与權利的關係:在主權在民的合法國家中,在自己權利範疇內行使權利,就是應受尊重,被法律保護的個人自由。
    自由与法律的關係:在主權在民的合法國家中,法律的出現与延續並非為了限制民眾自由,剝奪民眾權利,而是為了保護民眾權利与自由。
    自由与違法犯罪的關係:在主權在民的合法國家中,侵害他人自由与權利,可能造成他人損失与傷害,構成的是違法;侵害他人自由權利,造成他人損失以及構成傷害就是犯罪。
    什麼是民主?美國小學課本一句話說明——限制政府權利,維繫個人自由。
    “在主權在民的合法國家中”是前提,違背前提條件,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非法偽政權下,挺胸抬頭,站起身做人,必然觸犯狗屁閃電最,墊付最,”違法犯罪“与違法犯罪當然不能比較。舉例,公然表示”法律不是擋箭牌“的共匪猴蛇公開放屁說劉曉波只是一個在押犯……人類社會需要認可反人類犯罪集團的”違法犯罪“嗎?應該認可嗎?認可了,還能屬於人類嗎?當人類与反人類對抗的時候,只要是人類就不存在保持中立的選項。

  4. 概念不清,認知不明,以至於敵我不分,無從合作對敵抗爭;倘若更進一步,非但概念不清,認知不明,而且傲慢無知,拒絕學習思考,自以為是,敵視自由平等,以至於遭受奴役而不覺,為虎作倀而不知,如此必然墮落爲反人類,反人類文明的共匪幫凶。當然,如此認定並非針對刘宾雁先生而發。“攘外必先安內”,只要網站保持開放式,維繫言論自由,平等對待每一個人,錯誤概念當然也就無從存在。如果九百六十萬平方公里的大監獄言論自由進一步收緊,墻外網站更應言論自由,將網站辦成論壇,以吸引更多民眾,學習思考,表達參與,如此才是適應信息科技方式。
    補充:
    主權在民。先有民主,後有法治。沒有民眾授權的所謂‘中華’‘人民’‘共和’‘國’”非法偽政權不是合法主權國家,沒有主權,沒有主權信用,人冥幣不是法定貨幣,不是錢,只是有價印刷品。
    “無代表,不納稅!”所謂全‘國’“人大代表”,省市“人大代表”,從未獲得民眾授權,禁止民眾選擇的所謂共產黨“政府”只是非法偽政府,不是執法機構,沒有資格向民眾收取任何稅收。受奴役,被壓迫,遭受共匪犯罪集團盤剝的苦難民眾非但沒有納稅的義務,卻擁有抗“稅”的權利。
    如此,以民選政府未來收入爲抵押,執政黨提出議案,獲得民選亦會通過,發行國債,販售國債,生成信用与法定貨幣,可以与共匪偽政府搶劫贓款數額,隨時違約,毫無信用的偽政權債券,離開槍桿子,立刻喪失流通性的偽滿洲國元一樣的偽政權有價印刷品比較嗎?
    人冥幣不能對比美元,非法偽政府不能對比民選合法政府,非法偽政權不能對比合法主權國家……各式各樣制服“服從命令聽指揮”奴役壓迫民眾,偽政權,偽政府豢養狗腿子,不能對比合法主權國家公權力分置下,民選政府中,以執法爲工作內容的警察。
    更深入些:執法權怎麽來的?即便是欺騙民眾的共匪偽政權的狗屁“憲法”也在第二條明文表示“一切權力屬於人民”,那麽禁止民眾選擇的共產黨非法偽政府,沒有民眾授權,共產黨偽政府當然也就不是執法機構,不存在執法權。將沒有執法權非法偽政府只是公然的犯罪團伙,与合法政府比較刑罰異同?……如此“邏輯”,只能出現在司馬南之屬被電梯夾過的“腦袋”里。

  5. 時“政”事件:以俄羅斯,伊朗,“‘中華’‘人民’‘共和’‘國’”,巴基斯坦,朝鮮,非法偽政權彼此聯合的新邪惡軸心,以“石油人冥幣”替代石油美元,純屬癡人說夢的“‘中國’夢”。

  6. 順帶講述一下貨幣。
    法幣法定貨幣的簡稱,是以國家主權信用背書的通貨,獲得普遍認同,既是硬通貨。
    主權在民,沒有民眾授權,“‘中華’‘人民’‘共和’‘國’”只是非法偽政權,不是合法主權國家,所以沒有主權,沒有主權信用,人冥幣當然也就不是法幣,只是有價印刷品。一旦共匪偽政權解體,沒有槍桿子脅迫民眾,立刻喪失流通性質,人冥幣与偽滿洲元一樣淪為廢紙。
    時“政”事件:每年春三月開大會,不是民眾選擇,沒有民眾授權,以鼓掌,吃飯,睡覺,佔座位爲職業的演員,戲子,爛婊子哭天抹淚表示橡皮圖章終於具備人冥幣發行的決策權了。也就是說,溫家寶的四萬億投資從未經過橡皮圖章以法律形式,那如此印製投放出來的四萬億是真鈔,還是偽鈔?“溫的強刺激”是偽鈔,“強的溫刺激”同樣沒有法律形式,同樣是偽鈔。有組織,有計劃,公開印製偽鈔,盤剝民眾,掠奪民財,當然是有組織犯罪行為。讓政法委希姆萊書記“依法”取締共匪犯罪組織,而後公審溫賊家寶,李賊克強共匪偽政府頭目吧。

  7. 所謂‘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以馬列主義爲政治基礎的社會主義新國家”;對不對?(初中孩子政治攷試必須這樣背誦,答卷。)
    馬克思不是中國人,列寧不是中國人,馬列主義不是中華文化;對不對?(稍有思考能力,具備基本邏輯,只要屬於人類,具備最基本智慧思考,都有正確答案。)
    那麽所謂‘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不是中國,配不配是中國?以所謂‘中華’‘人民’‘共和’‘國’”爲中國,爲祖國,還是不是中國人,配不配算是中國人?
    七老八十,一把子歲數……丟自己的人也就是了,連祖宗是誰都不知道了,這一輩子活得……嘿!

  8. 不存在公權力分置,中共“政府”尚且只是禁止民眾選舉的非法偽政府,從來不是執法機構,“‘公’‘檢’‘法’一家‘人’。”,“黨是領導一切的”,中共政法委希姆萊先生下轄所謂“公安部”如同滿清大理寺,中紀委只是蓋世太保特務機構,猶如滿清宗人祠,紅色納粹反人類犯罪集團哪裡來的刑法?憑什麼跟主權民主法治國家比較?
    時“政”事件:政法委希姆萊書記指令的紅色納粹“公安部”組織,穿着制服,有執照的納粹罪犯嚴格執“法”標凖,本就是欺騙民眾的虛偽。
    馬尾巴上不能長出人的頭髮,豬皮上不能長出人的汗毛,非法偽政權,偽政府不存在立法機構,執法機構,司法機構,當然也就沒有獲得民眾授權,代表民眾立法的民選議員;沒有以知法爲工作內容的警察,沒有以依法裁決的獨立法官。
    販夫走卒討生活的普通民眾不知道,也就是了,刘宾雁先生也不知道,不覺得丟人嗎?您怎麽好意思呢?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