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网按:徐泽荣博士是深具中西文化素养的社会学者。2000年入冤狱11年,狱中笔耕不缀,苦研马学,心得盈筪.自称“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广州监狱遭遇了滑铁卢!”作者改称马克思主义为马学,而马学之核心乃是劳动价值学说,本书即力证其说之非。以此见证马学入中100年。系列共20章,本刊将予连载。】

【马学劳动价值学说逻辑证非系列之二:数学】

上章谈的乃是客观测算不果,此章谈的则是主观测算不果。以后各章各节谈的是客观还是主观测算可果还是不果,相信读者自会分辨,不需作者再加提醒。此种方法,如前所述,称客主双管测量法、推理法,乃与马克思以后的马克思主义者习习相因的微言大义考据法、延伸法“道既不同,不相为谋”。

现代研究显示,人类开始从事社会交换和经济交换,早于人类和人猿七百万年前的分化。在《灵长类研究》2005年的一期杂志上,研究人员记录了黑猩猩的简单随机交换现象。一个后来传播开来的事例乃是:在黑猩猩社会中,利用己有食物交换交配机会的现象广为存在。马克·吐温笔下的汤姆·索亚用他掉下的一颗牙齿交换另一小孩哈克的一只蛐蛐,几近文盲的两个小屁孩儿咋会知道交换物品各自收凝的劳动时数会是多少?作者今将此种远古交换、童稚交换,称作“不涉基数交换”。但是人类学会计时量物和四则运算,往多里说也只有数千年历史,只能找到西元前一千八百多年的证据。显而易见,在没有发明历法、时计、量具、面积、乘除算术之前,人类必是既无法得出整批产品的劳动时数,也无法得出单位产品的劳动时数。但是社会交换和经济交换在上述发明出现之前,便已存在数百万年的事实,雄辩地说明了商品交换的依据,只可能是基于直觉悟出的效用序数,不可能是基于测算操作的劳动时数。

必然有人会说,根据考古发现可知,原始人、远古人的数学技能已臻很高水准,远比近代人、现代人想像的为高。但是这能说明什么?总有一个几百万年的数盲时期吧?否则怎么解释“结绳记数”、“仓颉造字”?在巴布亚纽几内亚,有一图腾锁定家猪的部族。全体聚居一村的该族成员,无论男女,不分老少,数数都只能到十五。因此之故,全村猪只的群数,或者每群猪只的头数,均取十五为上限。但是他们自己之间,他们与其他部族人员之间,却可以顺利从事交换。又据报导,经过训练的黑猩猩懂得用自己不太喜欢的胡萝卜,来交换亦是经过训练的别的猩猩手中的更加可口的红葡萄,还懂得终止对己不利的交换。由于受训猩猩获得食物毋需通过劳动,所以可以推知:此种不涉基数交换之中,并无劳动时数出现;劳动时数即使出现,受训猩猩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对其动念使用基数测量通约——它们怎么可能具有所需知识、工具?它们显然是在依照凭借直觉得出的效用序数(使用价值序数),即靠“内心”而非“外尺”来从事交换的。

当年罗马伽利略在做两个同形异重铁球坠落比萨斜塔实验之前,乃是先做逻辑推理:若将重轻二球捆绑坠落,速度既有可能是比单独重球慢,比单独轻球快——重被拉慢,轻被拉快,于是折中;又有可能是不仅快过轻球,而且快过重球——二球重过一球,当然只会更快;两种结果没有可能得兼,于是均无可能出现,分开坠落,同时落地,才是唯一可能。随后的著名的比萨斜塔实验,确凿无疑地证明了这一推理。如今,作者也已参照事实做了逻辑推理,人类学家若果以此为题,做一原始部落或者猩猩群体的科学调查,将属善莫大焉!有实验而无或前或后推理,犹如河流或无源头或无尾泄,成了静静的湖泊。

俄苏先哲波格丹诺夫曾经另辟蹊径地称:商品的交换价值取决于商品的生理能耗。作者认为此说大谬不然:不知何物为能量,不晓何以测能耗的古人、凡人,怎会以此为据从事交换?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要知道,人类认识“能量”还远迟于认识“数学”。

不错,何止人类,连那一般动物,如狗如猴,都被观察到了具有初级数数本能。但是此一数位并非彼一数位:劳动时数尽管是一谎量,但却属于基数,数距相等,既有倍数又有分数(亦即小数),需要具备超出直觉层面的测量通约手段。序数不同,只求示明:或有或无,或明或暗、或大或小,或远或近,或重或轻,或多或少,或高或低,或深或浅……有无到什么程度,大小到什么程度,远近到什么程度,重轻到什么程度,多少到什么程度,高低到什么程度,深浅到什么程度……就行了,程度只需序数表示,便可满足需要。序数数距不等,既没倍数也没分数(亦即小数)。人类和动物凭直觉和本能,只能测算简单序数,难能测算简单基数,根本无法测算复杂基数。必在发明——即使是在地外人类传授之下——各种测算工具之后,人类才能测算复杂基数。乘除运算已属复杂基数运算。不懂乘除运算,何来“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实证科学家们必不满意“人类群体通过足量交换,自会混混沌沌得出个人随机劳动时间和社会必要劳动时间”这一“黑箱操作毋庸拆解”的说法。“混混沌沌”可以如何解释马氏曾经再三强调的企业“簿计”的重要性,泰罗为何要求掐着码錶,于现场测算工人每个操作动作所耗精确时间?当然,最后顾客仍是沖着使用价值付钱,簿计、掐时只是用作成本核算、效率分析。马克思既从无当过资本家,又从无当过劳动者,自然难以了解不涉生产的动物本能,和已涉生产的人类理智大有区别,尽管据说他对高等数学颇有研究。

敬请读者掩卷思之:在人类发明或者没有计时器、测量术以前,劳动时数其实只能是序数,而非基数,即使它的本质乃为基数。例如:“一个夏天左右”、“一轮月亮圆缺”、“一锅米饭煮熟”、“抽一锅烟功夫”、“眨一眨眼之间”……“关羽温酒斩华雄”所花时间必然要比“关羽烹饭斩华雄”短些,短多少,精确数没法说。当时要有钟錶,罗贯中应会这样表述:关云长一刻钟零二分即可轻取华雄首级。马克思咋忘了做一番基于西方史籍的类似“考古”?

马氏必定估计到了后人定会揭发其说之中这一明显漏洞,于是他预设圈套,再三强调:商品交换仅在人类社会发展到了较高阶段才会出现。徐禾等编《政治经济学概论》这样释经:

——在原始公社制度下……根本不需要将劳动产品作为商品彼此进行交换……不需要遵守等量劳动相交换(等价交换)的原则,不存在价值关系。

——随着第二次社会大分工和商品生产的出现,商品交换在人类经济生活中有了更加重要的意义……

——人类社会自从有商品交换以来,已经有了五到七千年的历史。

言下之意就是:商品交换只是到了五千至七千年前人类领悟、发明了算术之后才会出现——将散见各地民间加减乘除知识搜集、总结入书的《九章算术》,出现于距今不到二千年的东汉。显而易见,逻辑推理、事实对照两者都不支援马氏此说。连不懂算术的黑猩猩、小孩子都会交换呀!一个原始猎人一天口粮仅为一方书本般大、手指般厚的兽肉,一个原始农人一天口粮只有四捧经过晒乾、且已脱粒的燕麦,各人每天少了一半,连续一个月就会饿死。两人之间不能交换吗?当然可以!半方兽肉交换两捧燕麦,怎么会行不得也么哥?偶尔全部交换,也是完全可以!其实作者怀疑,人类懂得交换已有百多万年历史。

这里的交换底线,就是经过交换,个人仍葆维持自己继续存活一天的食物当量。该量只有可能是直觉可得的效用序数,没有可能是测算方知的劳动时数:他俩此时浑然不知历法、时计、量具、面积、乘除运术为何物事;再者,彼此隔族如隔海,隔行如隔山,浑然不知对方花了多少随机或者平均劳动时间,方能获得此番交换拿出的对方业内食物。人类学家早就发现,许多原始部落的个人或者群体的异部交换,乃是哑语交换:甲方放下所携来市物品,然后躲入隐处,等待乙方前来;待到乙方放下所携来市物品,拿走己方物品,转身离去,甲方方才现身,拿走乙方留下物品——因为担心安全问题,双方老死不打照面,资讯总是不通不畅。此为“隔山买牛”,何来“劳动时数”?

前马劳动价值学说的提出者或者信奉者配、布、坎、斯、李五氏,以及马氏本人,在这个问题之上,各自犯了一个低级错误。虽然英国经济学家李嘉图给了马氏出于逻辑的准许,但是美国人类学家摩尔根却没给予马氏源自实证的禁令,由此铸成大错特错!成千上万的马学信徒——包括以往的作者,和曾被称为当代中国军中马学诠释专家的作者父亲——数十上百年来从没想到这点,真是傻得够呛,傻得滑稽!

马学属于西学,尽管只是支流;配、布、坎、斯、李五氏之学,则属西学主流。北京当局、广大读者至此可以看出:西力东渐,渐至如今,学贯中西的中国学者也可挑出西学傻事,修改西学错误了。拐点悄然出现,预兆幸运来临。过去所夸社会主义中国方方面面均比资本主义西方优越,已被“和国际接轨”、《证非二十义》所戳破,不值一提。但这并不能够否认西方自然形成的,可以与之相比的特大傻事其实也有不少。例如,许多西欧语言都将名词分为阴阳二性,并令跟后动词随“性”变尾,再加随“时”变尾,道理何在?用处没啥,麻烦可大,可是他们男女老少世世代代不厌其烦照用不误,真叫素操无此啰嗦汉语之人服了,等等。不过他们的特大傻事还是比我们的特大傻事为少。若非如此,那就用不着洋务运动、幼童留美、戊戍维新、辛亥革命、五四运动、以俄为师、商务译书、《参考消息》、四五运动、改革开放、留学放洋、六四运动了。

第二章的核心概念,可以浓缩成为六字:钟盲亦能市易?

配第

配第

布阿吉尔贝尔

布阿吉尔贝尔

坎蒂隆

坎蒂隆

亚当·斯密

亚当·斯密

李嘉图

李嘉图

波格丹诺夫

波格丹诺夫

丘浚

最早提出劳动价值论的乃是我国明朝进士、文渊阁大学士丘浚(1420—1495)。

丘浚2

可惜他并没有展开论述。图为海口其墓其像。

开放2017-07-17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