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永毅:广西文革非正常死亡者居全国之冠

Share on Google+

2017-10-10 明镜网

广西文革的五大特点

广西是毛泽东发动和领导的文化大革命内乱的重灾区,全区冤假错案近23万件,据档案记录:有名有姓有地址的被打死和迫害致死者就至少有89,700多人,加上无名死者和所谓的“失踪者”,非正常死亡者实际上高达12-15万人之多,民间调查则为20万以上,一直居全国之冠。文革结束后,因为络绎不绝的人潮赴京告状,中共中央的改革派领导,如胡耀邦、习仲勋等人曾前后派出三个工作组,由李锐、周一锋等中纪委、中组部、公安部的开明派干部或负责或直接挂帅去广西调查。此外,改组后的广西省委也组织了10万人,在全区开展处理文革遗留问题(简称“处遗”)工作,历时四年多。1986年到1988年,广西区党委整党领导小组办公室把各地、市、县党委审定上报的“文革大事记、大事件”的材料,以及该办公室编写的《广西文革大事件》、《广西文革大事记》编成一套共18册的《广西“文革”档案资料》,它堪称一份最翔实、最完整的一个省的十年浩劫的史料长卷,而其“官方身分”,更使其拥有了无可置疑的权威性。加上中央工作组三次调查中的一些绝密文件和报告,至少向世人展现了相当一部分的广西文革血雨腥风的真相。

正是基于保存和揭示历史真相的原因,我和美国其他五个大学的郭建、丁抒、周原、周泽浩和沈志佳等华裔学者们一起,在1998年组织了《中国当代政治运动数据库》编辑部,出版了文革、反右、大跃进-大饥荒和50年代初期政治四个大型数据库(先后由香港中文大学和哈佛大学出版)。用先进的电子技术保存了四万多份历史文件档案,记载毛时代政治运动和人道灾难的历史。今年(2016年),在文革50周年之际,我们又在美国图书馆界同行的帮助下,在上述《广西“文革”档案资料》的基础上,加上其他绝密文件,出版了36卷、700万字的《广西文革机密档案资料》。

研究文革的学者们都知道:中共执政者们为了掩盖文革反人道、反人类的罪行,非但封锁这些揭示真相的史料,还处心积虑地泡制出不少假史料来混淆视听。下面的两个表格便很能说明问题的症结所在:

b1

表一:广西官方对文革中非正常死亡率最高的几个县的被害者人数的统计记载(1980-1990)。

b2

表二:广西官方对文革中人吃人事件发生率最高的几个县的被害人数的统计记载(1980-1990)。

以上这两份表格中相差悬殊的统计,至少给了我们如下两点有意义的启迪:

第一,文革后中共关于这段历史的公开出版物,存在着严重的混淆真假的史实问题。如表一显示,由官方公开出版的各类县志里,仅七个县,就有万余名文革的暴力受难者被抹去了他们曾经鲜活的生命存在。这种公开而无耻的掩盖,在个别案例中到达了令人震惊的地步,如灵山县。明明机密档案里受难者人数为3220人,在公开出版的县志里,却只记载了8人!而表二则进一步表明,执政者在公开的场合,对他们纵容和推动的类似“人吃人”这样的极度罪恶和丑闻是持一概不承认的鸵鸟战术的。

第二,在中共当局所掌握的文革史料中,“内部”的比公开出版的要接近真实:“秘密”的和“机密”的又比“内部”的更接近真实。以此类推,“绝密的”或“最高机密”的文件档案,就离历史真相不远了。只不过极权主义的执政者们绝不想给其公民以知情权罢了。

从上述36卷、700万字的《广西文革机密档案资料》中,读者不难发现广西文革有如下五个特点:

1)在全国所有省市的第一书记或被打倒、或被调任的十年里,它的自治区第一书记、自治区政府主席、广西军区第一政委、号称“广西王”的韦国清始终不倒,并得到广西军区、各县武装部和基干民兵的极力支持;

2)发生过一场旨在消灭“四类分子”(及其子弟)的遍及全省的大屠杀;

3)出现了相当规模的人吃人、即革命群众对“阶级敌人”剜心剖肝吃肉的风潮;

4)军队动用了数个师的兵力,直接策划、指挥、攻打和歼灭一派群众组织,由此导致大规模的杀俘虏的现象;

5)作为大屠杀的自然衍生物,对女性的性暴力和性侵犯出现了中国大陆和平时期从来没有过的集中迸发,杀人奸妻、杀父奸女竟成为相当一段时间内的某些农村地区的社会常态。

从广西文革这些绝然迥异于其他省市的特点,通过一个省的比较完整的机密和绝密档案资料来研究分析全中国的文革,并进一步回答“究竟什么是文革”的问题,无论对当代中国的历史和现实都有异乎寻常的意义。但因为篇幅和时间的关系,本篇论文主要聚焦于“大屠杀”和“性暴力”两大特点。有关广西文革中的人吃人风潮,我已经有专门的论文阐述。有关军队在广西文革中的角色,我也将会有独立的专论发表,故此处不赘。

韦国清

“广西王”韦国清。

(《广西文革绝密档案中的大屠杀和性暴力》连载2,《内幕》第68期》

阅读次数:1,56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