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大选后,基民-基社盟、自民党和绿党筹组联合政府的努力宣告失败,让德国陷入二战后“最糟糕”的政治危机。德国目前只有两种选择:由梅克尔筹组少数政府,或新政府难产而由总统宣布重新大选。如果新政府组阁最终失败,或执政党下次大选再次受挫而让梅克尔下台,对德国和欧洲将意味一场严重的政治动荡。

素有危机应变能手的梅克尔如退出舞台,将给欧洲带来一个不安全的未来,为四分五裂的欧盟雪上加霜。德国新政府组阁难产,究竟有哪些原因?梅克尔的困境与德国政治危机,对德国未来和欧洲一体化意味着什么?

表面看,德国组阁失败,是因自民党(80席)理念和政策方向与其他两党存在巨大差距,临阵退出谈判,致使基民-基社盟(246席)与绿党(67席)联合也无法跨越国会过半所需的355席。而事实上,组阁失败却是2015年欧洲难民危机和之后欧洲各地不断出现恐怖活动的后遗症使然。

梅克尔12年执政期间,曾带领欧元区走出欧债危机,在欧洲爆发难民危机时率领欧盟与土耳其达成协议,减少难民涌入欧洲,成为欧洲稳定的象征。但由于梅克尔接收难民坚持“上不封顶”政策,造成基民盟(CDU)与姊妹党基社盟(CSU)不和。而另类右翼党派(德国选项党AfD)则利用梅克尔“过失”,制造恐慌和刺激排外情绪,促使德国选民意向朝右倾保守转变,从而让仅成立几年的极右党派(AfD)成为第三大党,并首次进入联邦议会。

由于右翼党派今年联邦大选大获全胜(达13%),传统建制党派如基民盟-基社盟、社会民主党(SPD)、绿党和左翼党均受挫下滑,再加上社民党表示不再与基民盟组成大联合政府。

而自民党退出联合政府组阁谈判,体现各党派(特别是自民党)只为自己立场,不以国家大局为重和国民福祉为优先。同样,社民党不再愿意与基民-基社盟组成大联合政府,也是党魁舒尔茨(Schulz)及领导层多为自身或本党利益考虑,不为德国主流政治持续和稳定着想。社民党认为,组成大联合政府,长期被当“老二”,遭到基民-基社盟边缘化,因而今年9月大选创下战后最糟的得票战绩。

如果新联合政府最终组不成,重新大选,建制派可能再次惨败,令右翼党派AfD更上层楼,获得超过13%选票,导致梅克尔执政生涯结束。这就可能意味德国政治进一步右倾和社会紧张(德国人与移民之间的冲突)加剧,欧洲以德、法为轴心的一体化进程,将受到阻碍甚或停滞。

后梅克尔时代将代表欧洲各种棘手问题(如对俄国制裁、移民危机和东西欧国家分歧等)得不到有效解决,欧盟内部不稳定因素持续升高。特别是川普、普亭、英国脱欧和极端主义思潮上升的时代,梅克尔政治结束和德国不稳,将加剧英国、西班牙和义大利等欧洲国家内部不安,助长中欧和东欧国家(如匈牙利、波兰等)的欧洲怀疑主义情绪。

近年德国在梅克尔领导下,已成为欧洲最坚定捍卫自由民主价值和欧洲统一的旗手。梅克尔陨落和德国政治动荡,可想而知,将对欧盟和世界政治起到何种负面影响。

不过,总统史坦麦尔(Frank-Walter Steinmeier)还没有放弃促成联合政府的努力,呼吁各党派放弃成见,重新考虑组阁可能。梅克尔主导下仍有组成少数政府、或说服社民党重组大联合政府的可能。未来德国与欧洲稳定,取决于各党派是否重回理性和以国民福祉为重。真正的民主党派,应证明其妥协与负责任的能力。

(作者为德国明斯克大学政治学博士)

世界日报2017年11月26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