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唯:吴文远:本土主义靠民粹冒起缺乏根基

Share on Google+

——香港本土主义观察之五十一

吴文远现任社会民主连线(社民连)主席,其斯文外貌及温文语调,加上活跃于公民抗命和社会抗争运动,港媒称他为“斯文版长毛”。

香港出生,41岁的吴文远学历丰富,阅历匪浅。他在香港就读中小学,13岁随家人移民新西兰,先后毕业于奥克兰文法学校和墨尔本大学,取得机械工程、精算及财务商学士双学位,大学毕业后在澳洲任职跨国企业,其后又在英国伦敦商学院修读工商管理硕士,未完成学位就任职大公司策略项目总监,在亚洲、欧洲、澳洲和美国等地工作了10多年。吴文远2003年只身游历南美洲各国,被当地人面对贫穷依然乐观向上、待人友善和包容的文化所感染,启发了他对人生的思考。2004年,他在中国大陆多地工作和生活,了解到中国经济发展和背后沉重的社会代价,包括贫富悬殊、环境污染、贪污腐败和人权倒退等,开始关注中港两地的民主发展和社会问题。他2008年返港后加入社民连,致力推动社会变革和民主发展。

吴文远认同社民连与传统泛民和新兴本土派存在差异的激进抗争路线,坚守底线,视香港人与大陆人为命运共同体,为争取两地的民主不懈努力。

2014年,香港爆发了“雨伞运动”,本土派兴起,中港区隔、香港公民民族主义甚至港独之声甚嚣尘上,一时间夺去了以激进抗争为特点的社民连不少风头,部分社民连的支持者转而投向支持本土派。但是社民连的定位始终没有改变,仍然寄望一国两制的真正落实,期待中港两地共同走向民主未来。即使是在本土派“反蝗虫”、“反双非”、“反大陆游客”的运动中,社民连也没有跟随这股潮流,仍视大陆人为兄弟姐妹,只把矛头对着中共和港府的错误政策。

经过了2014年至2017年的本土派浮沉,在社民连的旗帜下,传统支持者逐步回归,热血沸腾过后的社运热衷者渐渐意识到香港的民主运动不能脱离大陆的因素,不能自我独立而追求不现实的幻影。2017年社民连的周年庆典晚会上,近千人参与,比历届都多。

本土主义具有违背民主的内在因素

吴文远对笔者说,本土主义发展的这几年中,我们看到它与民粹主义和选票有密切的关联性,它巧妙地利用了香港人对大陆人和中共政权的不满,投射到大陆人身上,将一个国家的人民同政党政权混为一谈,本土主义混合了争取民主的诉求,但具有讽刺意义的是,他们的说法和手段却是反民主的。全世界的右翼组织和典型的民粹主义政团都有一个特点:他们的操作非常集中于几个领袖人物,他们的话语往往是一锤定音,他们的论述不需要经过时间的考验,隔几个月又换一种说法,新旧的逻辑相悖,而他们又可以任意自圆其说。这种民粹意识在香港的表现在于后雨伞运动中,人们争取不到真普选,没有了方向,因而在情绪上产生愤怒,遇到民粹的主张,引起共鸣,便有了市场。

据观察,吴文远所说的本土派核心领袖主导,小众当道的情况,确实是香港本土主义运动中的真实情况。本土派组织,如青年新政、本土民主前线、民族党、热血公民,都是人数极少的内部操作不透明的团体,头面人物因为制造出了本土论述,短期间成为媒体争相报道的焦点,形成了领袖人物的话语便是本土派人群的声音和立场,甚至本土学说的一些鼓吹者,都是不合群,唯我独尊,难以容纳异己的牛人,他们的追随者以情绪主导,盲从起哄,一遇挫折和风险便作鸟兽散,因此导致目前本土派势力的颓势。

本土派以选举为主导败则散

吴文远说,本土派过去几年大起大落,浮沉速度超乎预料。2014年伞运,2015年梁天琦补选立法会议席,2016年立法会选举,到2017年本土派崩塌,他们是以选举为主导,包装、行动和论述的不断调整,都是围绕选举而进行的。现在陷入无以为继的困局,一是受到建制的打压,二是他们兑现不了之前的主张,没有了发声的平台,没有了财政的支持,更重要的是没有了动员作用的合理论述,只能销声匿迹,蛰伏待机。

据观察,本土派中着重提倡香港独立的香港民族党,其召集人陈浩天在2016年的选举中未能取得参选资格,后来在本土派普遍遭遇建制持续打压的情况下,该党突然从人们的视野中消失,变得无影无踪,与原先的风起浪涌之势形成鲜明对比。

即使有本土派人士赢得了选举,进入了议会,还是出现了脱下战衣,选择沉默的结局。热血公民主席郑松泰宣布退出社运抗争,背离了热血公民组织的路线,使一群同道者无奈无语。

吴文远认为,本土派借着伞运的气势,借着人们对中央政府和建制派拒绝真普选的不满,借着2015年开始的立法会选举预热,利用右翼民粹思维与港独情绪勾连,煽动怨愤和仇恨,乱中取胜。本土的思潮始终有一定的市场,在选举制度中的比例代表制下,占少数非主流的本土派可以用最低限度的动员满足赢取议席的条件,只要有跨过门槛的支持票数便能夺取一席。青年新政的梁颂恒和游蕙祯当选便是例子。但是由于缺乏主流民意的支持和基本的动员,在议会平台操作中缺乏正确论述及合理策略的支持,很快便被建制力量利用司法手段剥夺了议席,打回原形。受到挫折后,本土派美其名曰要重整论述,返回社区基层工作,就更显得谬误了。任何变革的行动没有理由从行动回到论述,而借重整论述来掩盖其失败的难堪。

他说,本土派的勇武抗争路线,针对大陆游客、警察,事实证明行不通。勇武抗争变成旺角冲突,落网坐牢的很多都不是本土派,而是对社会不满,憎恨警察甚至是反社会的人。勇武抗争在旺角冲突后销声匿迹,便把焦点投射到选举中,梁天琦补选失败,但得到可观票数,本土派开始面对大型拘捕,又沉寂了下来,说是路线要修正了,不要勇武抗争,不被捕,不受伤,以前的都是自己骗自己了,现在只能靠进入议会了,梁游被DQ后,本土派最终没有了方向。

据观察,目前本土派的各个组织都在蛰伏状态,收起了香港公民民族主义旗幡,只有零星继续提倡港独诉求,各自论述,各自为战,进入社区,行为低调。

本土主义败于狭隘民族主义

吴文远批评本土派的泡沫破裂来自于不顾现实的民族主义和民粹,来自于自欺欺人的价值观。

他说,香港目前没有足够政治和社会资源去推动实质的独立及面对随之而来的镇压,以愚昧的狭隘民族主义,对抗13亿人的大民族主义,策略上不可行,失败是必然的。在选举和议席分配的大格局中,最多得到几个议席,但对中共政权,对社会,对既得利益者没有构成明显威胁。本土派的路线显然难以持续。换了面目的本土力量以旧的不行,试试新的说法来自我支撑,另道发展,便出现了所谓政治素人现象,实质上还是走一条标新立异的路。

吴文远说,本土派的政纲,除了修正了勇武抗争,基本上是排他的,排斥大陆人,哗众取宠,不现实。排斥新移民的做法,与世界上的右翼没有大的分别,排他不是香港独有,是国际大背景使然。过去两年,美国特朗普上台,英国、德国、全世界右翼抬头,资本主义资源分配不合理,贫富悬殊加深,低下阶层惠及不到,传统执政党政策顾不到他们,他们对社会的不满,被本土派利用,焦点是新移民,资本家是元凶,对社会不满具体化个人化。本土派的狭隘民族主义注定了其非主流特性,难以长远立足。

2047是伪命题

对于自决派提出的决战2047,号召香港人起来决定2047年后的香港前途,吴文远不以为然。他认为,2047自决,一国一制也好,一国两制也罢,一国七制也行,都要香港人决定,谁不知道“阿妈是女人”?权力归人民,不等于把一个虚构的幻想给人民。如果说要等2047年决定香港前途,那么之前的30年,谁来解决现有问题?

他说,面对中共的打压,特别是中共狡猾地把自决派与本土派混合双打,下一步民主派、社民连也可被标签为港独了。热衷于2047决断,问题是自决派能否成为一个派别,成长壮大,还是选举过后,发现兑现不了自己的承诺。因为中共加速管治香港,自决派的分析和论述抵御不了,不用说2047前途自决,就是现在自己性命都难保了,要坐牢了,如何在这个环境下抵挡中共?这个问题不仅是自决派,而且是整个民主派要思考的问题。

吴文远说,主权在民,还政于民,这些价值观我们都是在争取的,民协和最保守的民主派也是这样争取的,在目前威权统治全面实施,法治全面遭到侵袭情况下,立法会武功逐步被废,我们如何才能够动员民众?如何再用议会作为抗争舞台?反对派力量越来越弱,这是民主派需要面对的。

社民连的价值观

社民连与本土派的价值观分别在哪里?吴文远说,本土派不触及中国问题,是鸵鸟政策,不知为何中国问题不关他们的事?不理不听,当别人不存在,如何去抗争?社民连除了追求民主以外,社会不公的机制和资源分配,都会关注和批评,在民主运动中直接行动,参与大型群众运动,搞抗争,现阶段是有效的。社民连不主张港独,但不会否定港人有权决定自己的制度,在不民主和独裁的中共统治下,在全球经济体系下,港独诉求解决不了真正问题,就算中共今天给你独立,也不等于就有民主了。本土派不以民主为依归,相反,社民连认为,大陆先要民主化,大陆一天没有政制改革,民主发展,就于事无补,大陆人与香港人是命运共同体,两地的民主发展都是以独裁政权为斗争目标的。

吴文远说,社民连的纲领和论述没有变,仍是以大众利益为依归。社民连考虑的抗争模式,不能堕入身份认同的假议题,针对反民主的势力,我们没能力串联和鼓动中国内部的民主运动,只能集中香港的民主运动,我们依然相信大型群众运动,非暴力运动,公民抗命运动是有效的抗争模式,怎样做?历史告诉我们,需要时间沉淀、累积,克服犬儒心态。中共最喜欢看到我们回家睡觉,吃饭饮茶算了,不要你唱国歌,不要参加运动,未来我们要反其道而行之。泛民过去的抗争模式有没有用?实用主义者认为没有用,这是不对的,我们一直没有批评泛民,我们批评的是他们那种保守的手段和价值观,断定他们不能推动民主运动到下一步,然而必须承认,传统泛民过去走的每一步都种下了民主种子,鼓动了一代又一代的人出来,如果没有以前的民主运动,便没有如今的运动。我们站在抗争最前线,顶住浪。对着中共,不能保守,但也不是绝对激进,偏激。泛民犯的错是迎合群众口味,等运气到来。

吴文远承认,社民连的选举工程未必做的最好,但从最新的支持度看,社民连模式比以往更加有效,多了人支持,至少不讨厌。本土派冒起又颓落后,失去的一些社民连支持者又回来了。社民连现在没有立法会议席,但在反对派政党被捕成员中是最多的,证明了社民连抗争的刚强性和持久性。

作为社民连主席的吴文远,对本土派的“大批判”中所表达的,是他义无反顾地坚持社民连的路线、价值观和抗争风格,他与其他抗争者一道,无畏即将来临的司法审判和牢狱之灾,他相信社民连在未来争取民主的道路上,将继续肩负着民主派阵营打前阵的角色,而支持这种角色的是该组织经过多年风雨所形成的纲领、论述和视野。

——《纵览中国》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Monday,January 22,2018

阅读次数:1,11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