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祖桦:建三江黑监狱与野蛮的暴力维稳

Share on Google+

此前一直默默无闻的“建三江”因非法拘押和施暴四位维权律师一下子就名扬世界了。上网查了一下,资料显示:建三江农垦管理局位于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境内,处在北部边陲的三江平原腹地,系黑龙江、松花江、乌苏里江汇流的河间地带,与俄罗斯隔江相望,辖区总面积1.24万平方公里,人口20多万。建三江农垦管理局由青龙山、七星、大兴、红卫、前哨、二道河、鸭绿河等十七个农场组成,辖区设有直属于农垦管理局的公检法部门。

就是在这个自称是“最早迎接太阳的垦区”却在光天化日之下发生了极其野蛮、残暴、黑暗的践踏人权事件。建三江农垦管理局为了处置辖区内的上访维权公民和法轮功学员,非法设立了所谓的“法制教育基地”(实为黑监狱),对上访维权公民和法轮功学员进行绑架、拘押、审讯、殴打、洗脑等法西斯式的政治迫害,惨无人道!灭绝人性!令人发指!

据媒体披露:建三江青龙山“法制教育基地”自2010年4月至今,先后非法拘禁了上访维权公民和法轮功学员达近百人,所有在这里被非法拘禁的公民均遭受到酷刑折磨和洗脑迫害。拘禁期限少则数日,多则长达数月。常用的酷刑有:罚站,罚蹲,拳打脚踢,扇耳光,持续多日昼夜不让睡觉,火烧下巴,铁棍打肋骨,野蛮灌食,上手铐,把两手分开铐在两张床上,不能站,只能蹲着,两个胳膊伸直,长时间抻铐致人休克。并且恐吓威胁,欺诈诱骗,辱骂呵斥,流氓侮辱,强行洗脑等。

北京理工大学胡星斗教授曾于2013年7月18日主持召开了《黑龙江农垦民生与法律研讨会》,并实名举报黑龙江农垦严重腐败、弄虚作假、非法收取农工高额税费、截留种粮直补与退耕还林补助资金、向中央瞒报巨额非法收入与大量“黑地”、残酷剥夺与欺压农工、对于维权农工殴打、非法拘捕与劳教的罪行。举报信中指出:农垦当局因为举报腐败、上访维权而被非法拘禁、殴打、拘留、判刑、劳教者不计其数。农垦自办“信访学校”,以学习班之名行非法拘禁之实!这些“黑监狱”、“集中营”,理应依法取缔并追究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农垦自养公检法机构,使得作为社会公器的公检法沦为农场、农垦领导个人的打手与工具,‘领导’可以随意打压、拘禁不服从的农工,使得农垦人人自危。”

建三江青龙山“法制教育基地”就是胡教授举报信中所说的“黑监狱”、“集中营”之一种。对于青龙山“法制教育基地”的残暴恶行,一些维权律师曾受托多次到建三江有关部门进行控告和交涉,但农垦当局不但不予理睬,反而变本加厉,继续关押上访维权公民和法轮法轮功学员、恐吓维权律师和受害人家属。

2014年3月20日,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张俊杰等四位维权律师和九位公民亲属,第3次前往建三江青龙山“法制教育基地”,调查了解未经任何法律手续而被关押于此的公民。当四律师在法教基地边上的公安分局想找工作人员交涉时,20多名闻讯赶来的被关押人员的家属,在院门外要求警方依法行政,释放被非法关押的人员。期间有冒充检察院工作人员的国保警员到场,但以自己是“临时工”为由拒绝出面回答问题。几名律师等待向警方反映有关非法关押问题达一个多小时,到傍晚六点多钟,竟无任何工作人员出面接谈,律师们只得返回建三江市区住下,待第二天再到建三江检察院依法了解此前的投诉及控告情况。返程时律师一路受到三部车辆的跟踪、阻截,其中两部车的车牌号被人为遮挡。

经过一番路途惊险回到建三江市区后,律师们入住检察院附近的格林豪泰酒店。21日早上7点多钟,据张俊杰律师回忆说:“(当日早上)正在盥洗,听到外面揪斗声音,没来得及开门,卫生间门已被撞开,多名便装男子和两名身着协警制服男子将我拽出卫生间,要求我拿上行李跟他们走”,在张律师要求来人出示身份证件遭到粗暴拒绝后,来人“将我强行劫持到了电梯,掐住脖子架到酒店门口,塞进一辆白色无警用标识的车里,稍后王成律师也被抬到我同一辆车里,王律师被抓时一直高呼:我是律师,在办理案件,你们是在绑架。”

随后,四位律师先后被带到一个挂着大兴公安分局牌子的办案区,到21日上午9点多,对方在没有出示任何执法证件的情况下对几位律师进行搜查、拍照,并将律师手机收缴,完全切断律师与外界的一切联系。10点左右,张俊杰律师被自称警察的人员强行询问笔录时,再次要求对方出示证件,对方叫来一个名叫于文波的警察。据张律师说:“他们一前一后挟持着(我)出了询问室,上到二楼一间会议室。于文波装模作样找他证件给我看时,后面的男子(可能姓李,不确定)已经关上了门。我猝不及防之下,已被于文波连续扇了七八个耳光。刚回过神看见他拿大半瓶矿泉水往我头上猛击。我情急之下竭力大呼:警察打人了,国保打人了,于文波打人了。这时后面的男子也动了手,两个人把我踹到地上暴打至少三分钟,拳脚交加之下,我只能护住头部并继续大喊,直到其他人闻讯过来,我已经坐不起来,稍微一动,腰部便疼痛难忍,心知腰已被打坏,当时甚至已经没有力气抬头看进来的他们自称所谓懂法的人”。于文波还不断威胁地说着“你等着吧,马上刑拘你,一会儿枪毙你,等等。”由于早上被绑架走而来不及吃饭,张律师中午、晚上要求吃饭时,均被警方拒绝。在一天不给进水米情况下,3月22日凌晨,警方强迫疼痛难耐的张俊杰作笔录至早上5点。随后张俊杰律师先被以“赌博”后改为“扰乱社会秩序”名义行政拘留5天,唐吉田、江天勇、王成三律师则被强加上“利用邪教活动危害社会”的罪名行政拘留15天。

事情曝光后,各地维权人士立即组成“建三江人权律师公民声援团”紧急奔赴建三江,声援四律师和被非法关押的公民,并和律师团一起为会见当事人向当局提起抗议。随后马上传出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张俊杰遭到酷刑折磨的消息;之后,前去提供法律援助的王全章、王胜生(女)、付永刚三位律师也遭到绑架、非法羁押和残酷殴打。

3月27日凌晨,张俊杰律师获释时仍被警方要求不得向外界披露遭受酷刑的情况,但遭到张律师拒绝。后来张律师到医院检查,确诊被打断三条肋骨,身上多处软组织受伤。

唐吉田、江天勇、王成三位律师被行政拘留15天后于4月6日获释。唐吉田律师出来后公开讲述了遭到殴打和酷刑的经过:“3月21日上午他们拒绝出示警察工作证,也不告诉我诉讼权利,更不是两个警察一起问话,也没有开执法记录仪、同步录音录像。我认为它的程序违法,拒绝配合做笔录。先是几个警察打我耳光,用装满矿泉水的瓶子打我的腮部,把我的牙打掉了。打完问我签不签字,我说这样的笔录不合法,我不签。然后他们就把我双手铐到后背,用头套套上,架到大兴公安分局院内不知是一个什么样的房间,然后用绳子将我双手吊起来,对我进行拳打脚踢。”

“我印象得有5、6个警察参与,打的过程中他们威胁要对我进行活体取肾。主要是对我前胸部打击过程中,非常难受,很快全身就冒汗,感觉到有点天昏地暗的状态。我最后迫不得已答应和他们好好谈。押回去审讯室,他们又随即开始打耳光、矿泉水瓶打脸部。后来迫不得已,笔录签字后,他们还是把我铐在大兴分局一个值班室,从21号早晨警察控制,到那天晚上,总共就给了我两个小面包。22号到拘留所那天晚上,才正式吃到饭。”

唐吉田律师回到北京后仍然感觉浑身疼痛,稍微咳嗽、颠簸或动作大一些都会感到胸部隐痛。前往医院验伤的诊断结果是:胸部创伤,多发肋骨骨折;腰椎病变待查;全身多处外伤。医生建议他住院会诊治疗。

王成律师讲述遭受酷刑的经历时说:“21号白天的时候他们就动手殴打。晚上的时候用黑头套把我头盖起来,让你看不到外界的情况,手背到背后铐起来,带到另一个房间里。然后用绳子通过手铐吊起来,双脚离地,然后就有人用,我感觉是用木棒,但是外面包裹有软的东西,开始朝我的左侧的胸部,往下,到肋骨这里打。还有朝背部打。当时我很恐惧,担心他们有可能把我的内脏打破裂之类的。后来就被迫按照他们的口径笔录。”

王成律师出来后到武汉协和医院做了CT,检查结果是:左侧第5-7肋尖端(与肋软骨连接处)骨折。出监多日起床翻身左侧胸、肋仍然疼的厉害非常难受!可见当初被殴打的严重程度。

北京维权人士透露,江天勇律师在被非法拘押期间受到的殴打十分厉害,现在身上仍有明显的伤痕,胸腹部全是瘀伤,说话、咳嗽或动作大一些也感到胸部隐痛。

据维权网报道:赴建三江声援四律师的各地维权人士先后共有20多人被拘留,直到4月13日,翟岩民、姜建军、张圣雨、孙东生、李宝霖、陈剑雄、袁显臣、李发旺、梁艳、赵远、张世清、李大伟、张炎、迟进春等14人仍未获释。期间,他(她)们都遭受到不同程度的虐待和野蛮殴打。维权人士王爱忠4月14日发推:“刚接到陈剑雄在火车上用陌生人的手机打来的电话,他和张圣雨4月5日在建三江遭到了最野蛮的殴打,导致4月8日需要去医院开刀手术,至今已过去10天,仍需要打针换药。”周周发推披露:“陈建雄在建三江分局被两个恶警用最惨无人道的手段毒打,他们把他打倒在地用脚很踢,致使建雄的臀部被瘀血,起了很大的血包,如果不手术就会得败血症!在拘留所期间他们不得已才把陈送去医院手术,而且不给他用麻药,两个恶警按住建雄开刀手术,建雄痛得差点晕死过去!”翟岩民被五天五夜不让睡觉强迫接受审讯,陈艳琳一个柔弱女性被掐住脖子扇耳光打到头颈乌黑,……。

被拘四律师获释后发表的联合声明指出:“黑龙江农垦总局法制教育基地(即青龙山洗脑班,位于建三江农垦管理局青龙山农场)是非法拘禁犯罪基地,我们接受非法拘禁犯罪被害人或其家属委托代理并依法交涉和控告是完全合法的行为。多年来,黑龙江农垦总局法制教育基地及其工作人员未经任何法律程序、无任何法律手续和文书即对包括石孟昌、于松江、蒋欣波等坚持信仰的公民进行短则几个月、长则几年的关押、剥夺人身自由的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构成非法拘禁犯罪;该法制教育基地是典型的名副其实的犯罪基地。”“劳教制度废止之后,如黑龙江农垦总局法制教育基地这样的非法拘禁犯罪场所大量出现,危及我们所有人的自由。我们呼吁广大公民一起努力,揭露控告这样的犯罪基地;我们也要求当局立即查禁黑龙江农垦总局法制教育基地这类劳教替代场所,追究相关人员的违法犯罪责任。”

黑龙江农垦总局设在建三江的“法制教育基地”实质上是一个典型的违反法治原则、严重侵犯人权的黑监狱。中国政法大学教师、著名人权律师滕彪指出:在中国“法制教育中心”与法律无关,也与教育无关。相反,它们是用来任意拘留无辜公民,如信仰者和上访者的黑监狱。其“洗脑班”的时间历时15天到两个月,在某些情况下长达数年。这些逮捕、拘押和殴打是在没有任何法律手令,没有审判、限期、监督和问责的情况下进行的。

“法制教育中心”在中国各地遍地开花。例如,单单在黑龙江省,不完全统计,发现在五常、建三江的青龙山和七台河的六吕有洗脑班。密山市政法委设有一个洗脑班,双鸭山市新兴广场对街的居民楼里也有。哈尔滨、鸡西、大庆、牡丹江、齐齐哈尔、鹤岗、宜春等城市都有。

据统计,多年来,在中国各地有超过3000人在这些法制教育中心里直接或间接地因折磨而死亡。死亡人数最多的省份是黑龙江、河北、辽宁、吉林、山东、四川和湖北。黑龙江省是头号。难怪建三江当地政府对人权律师和真相如此惧怕。

最近的一项研究发现,在中国173个市的329个区县里,有449个这类法制教育中心,被冠以法制教育学校、法制教育培训中心、教育改造班等不同名称。有的甚至自称是“关爱教育中心”。这些非法设施大多横行在山东、河北、四川、湖北和东北三省。这项研究记录了365宗市民在这些黑监狱里被折磨致死的案例。

2013年下半年,劳教所在中国被废止。然而,在许多城市和省份,洗脑班的数目一直在上升。据不完全统计,在2013年下半年,有1044名中国公民被绑架并投入这些法制教育班,是2013年上半年总数的6倍。

由此可见,建三江“法教基地”是遍布全国的黑监狱和洗脑班的缩影,是野蛮的暴力维稳体制的必然产物。正如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教授、著名宪政学者王建勋所指出的:“建三江事件是当下中国最有标志的法制事件之一。它不是特例,而是一个缩影,必将成为本年度中国反宪法反法制大事件之一。”

(《零八宪章》月刊2014年4月号 总第80期)

阅读次数:1,43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