睿文:喋血哀歌“中国梦”

——有感于冷血中共政府驱赶“低端人口” 长柄的板斧和大锤 凶狠地砸碎了中国梦的唱响 伟大斗争 伟大工程 伟大事业 伟大梦想紧紧跟上的就是—— 大排查 大清理 大整治下 成千上万的底层平民 失去蜗居 失去家产 流落在皇城 漂泊在黑暗拥挤的街区 栖身在寒冷阴森的桥洞 他们想跟着“太阳的” 因为到处都在歌唱新时代的“太阳” 是为人民谋幸福的勤务员 他的心肠最为民着想 那首歌还说 跟着你就是跟着那太阳 ...

王丹:是谁让大厦倒下?

在一般的中国评论中,表现出的对於中国未来走向民主化的悲观,是压倒性的情绪。这种情绪的建立,有一个重要的论据,那就是认为中国人民习惯了奴役的状态,根本不会站起来反抗专制制度。不仅是旁观者,就连中国人自己,提到中国的命运,也常常因此而灰心,所谓「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但事实上,这样的悲观判断根本就是错误的。这样的错误,表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历史虚无主义,表现为忽略已经发生过的历史,无视在中国历史上...

伊利夏提:驱赶“低端人口”始自乌鲁木齐

2017-12-26 自11月19日北京大兴区公寓大火以来,北京当局以查处安全隐患为借口,开始了大规模的驱赶所谓“低端人口”的‘城市清理运动’。 立即,这一‘城市清理运动’遭到了中国公知、民众,以至于海外新老民运等的强烈一致的谴责;还有人将中共北京当局此次的‘城市清理运动’,和纳粹德国二战前驱赶犹太人的‘水晶之夜’相提并论;还有人搬出了中共在六十年代文化革命前期,以清理阶级敌人之名将近十万人驱赶...

张智斌:“低端人口”的处境 Vs “高端人口”的困境...

北京驱逐低端人口(网络图片) 北京大兴冬天的一场大火,不但残酷烧死了挣扎在社会底层的19条人命,同时还烧穿了华丽首都那件漂亮的盛世外衣,也暴露了那些“高端人口”的低端思维和末端品行。 在一个将底层民众称为“低端人口”的社会里,其“上层建筑”必定认为自己是属于“高端人口”的,否则也就无高低之分了。早在2016年8月,《人民日报》在报道超大城市怎么控制人口问题时,中国人民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教授、...

刘青:惊恐无奈与中国梦

2017-12-14 网上北京驱逐“低端人口”与纳粹“水晶夜”照片并列比对。(Public Domain) 中共才离职的政法委书记孟建柱,下台前最后一次万众瞩目的出彩表演,便是嘲讽民主社会的安全时,意气风发地宣布大陆社会最安全,远优于西方而在全世界名列前茅。然而大陆无处不充斥的侵权迫害凌辱民众,让孟建柱梦呓之语象足了自寻打脸娱乐社会的小丑,最新例证便是北京清理所谓低端人口。诸多媒体网文和视频全在...

胡平:必须把习近平拉下神坛

2017-12-14 变态辣椒漫画:低端人口 北京市委书记蔡奇三把火,没想到烧到了自己:赶人赶一半,停了;拆牌拆一半,停了;禁煤禁一半,停了。习近平正在骄傲地向全世界展示中国治理模式,蔡奇马上现身说法提供例证。别人一看,把老百姓当猪狗一般驱赶,不准老百姓在寒冬取暖,敢情这就是中国治理模式?! 蔡奇当着全世界的面捅下这么大的娄子,该不该引咎辞职?当然该。可是尽人皆知,蔡奇乃习近平第一心腹爱将,刚被...

林傲霜:北京,你真的太残忍!

——评北京驱赶所谓“低端人口” 在前不久的中共十九大闭幕式上,演出的最后一个节目是全体起立高唱《国际歌》。笔者对这些作秀过场的玩艺(儿)本来从无兴趣,那天有几位老朋友来,大家喝茶聊天,忘了调换频道于是偶然撞见。当听到电视中唱道:“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世界的受苦人”:“我们是世界的创造者,劳动的工农群众,一切归生产者所有,哪能容得寄生虫?!”我身旁的一位朋友,突然骂道:“这傢伙,想煽动颠...

曾伯炎:“低端人口”引出的漫话与史话

低端人口,是个新辞,指哪类人,社会学与人类学皆无解说。倒是文艺作品里,有系列的标识人物: 如赵太爷眼里,阿Q应属于,鲁四老爷雇的,祥林嫂应是。老舍小说里,拉洋车的祥子必划入,赵树理写的:小二黑、小芹及他们爹娘二诸葛与三仙姑等,都包括了。就是《三国演义》里写的刘关张,打草鞋卖的刘备,推车汉子关羽和卖肉的张飞,谁不是低端人口?而《水浒》里,除了林冲、卢俊义、杨志几个落难的高端人士,谁不是低端人口之类...

王维洛:北京的生态环境容量是否构成驱逐低端人口的理由?...

网络照片。标语为:清退低端人人有责,扮靓环境人人点赞(似乎清退低端人口的原因是北京的生态环境到了承载极限。) 一、北京森林覆盖率达42% 森林覆盖率,指一个地区森林面积占土地面积的百分比,是反映这个地区森林面积占有情况或森林资源丰富程度,它也是反映生态平衡状况的重要指标。 森林能够改善空气质量、调节温度、改良气候,能够减少水土流失、涵养水源、减少风沙危害,减轻噪音污染、丰富生物品种、美化自然环境...

金陵毕康:驱逐“低端人口”背后的深层次思考

时值一年中的这个时候,北京的天气就开始变的格外寒冷。但是现在,对于数以万计的北京居民来说,即将到来的冬天会特别艰难。在过去的一两个星期,北京市政府已经要求居住在被认定有安全隐患的住所内的居民马上搬迁离开。即便是他们居住了很多年的家,也不管在这么短时间的通知后究竟能否找到藏身之处。政府已经动用警察强制人们离开,推土机已经开进去拆除了大片住房和小店铺。 这次行动是在11月19日在大兴区拥挤的民工居住...

余杰:当年,作为低端人口的习近平

习近平曾经的“低端人口”(网络图片) 北京驱逐“低端人口”,有些人莫名惊诧、怒发冲冠,似乎这是中共第一次干坏事。其实,此种“阶级清洗”,共产党一直都在干,乐此不疲,花样翻新。从八十年代流行的“盲流”这个词汇,到春节联欢晚会上赵本上和宋丹丹在小品中竭尽嘲讽之能事的“超生游击队”(当时大家看得都很开心),再一直追溯到毛泽东时代的“四类分子”、“黑五类”、“黑九类”,相比之下,“低端人口”的说法显示中...

魏京生:什么是低端人口?

2017-12-08 上个月,北京的新领导清除了几百万所谓的低端人口。这一法西斯行为招致了一大批有良心的知识界人士的抗议,随后也遭到了香港和世界各国媒体的抨击。 有些国际媒体直接把这个事件和希特勒的纳粹党的行为作了个比较,结果发现性质基本相同,规模则比纳粹灭绝犹太人的规模大得多。唯一不同的是纳粹歧视的是外族人,中共歧视的是本民族的人。从理论上讲是更纯粹的种族歧视,或者称为阶级歧视更精确一些。 怎...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各方继续关注北京清理“低端人口”引发的人权灾难...

北京大兴区11月18日一场大火夺去了19人(含8名儿童)的生命。中共北京市委书记蔡奇领导下的地方当局以安全整治为由展开了一场为期40天的大排查行动,强拆一批违章建筑,用暴力打砸、断水断电等手段,强行清退出租公寓、廉价出租房屋,造成大量外来人口一时无家可归。这种运动式执法被认为人为造成的二次灾害。中国政府和地方当局否认清理整顿针对所谓“低端人口”,至今未承认错误,无人为此承担责任。但人们看到,辛勤...

林傲霜:北京,你真的太残忍!

——评北京驱赶所谓“低端人口” 在前不久的中共十九大闭幕式上,演出的最后一个节目是全体起立高唱《国际歌》。笔者对这些作秀过场的玩艺(儿)本来从无兴趣,那天有几位老朋友来, 大家喝茶聊天, 忘了调換频道,于是偶然撞见。当听到电视中唱道:“起来, 饥寒交迫的奴隶, 起来, 全世界受苦的人”;“我们是世界的创造者, 劳动的工农群众, 一切归生产者所有,哪能容得寄生虫?!”我身旁的一位朋友, 突然骂道:...

程映虹:“低端人口”——社会达尔文主义政治的不祥之兆...

社会达尔文主义的最大问题,在于用结果肯定过程,抹杀基于权利和资源分配的不平等和维护这个不平等的暴力、欺诈和压榨。一个社会达尔文主义盛行的国度,一定是对“人生来自由平等”的观念不但陌生、且怀疑和嘲弄的社会。 2017年7月26日,中国北京昌平区,很多居民住房上写着大大的“拆”字, 有很多地方也已经被拆迁完毕,一些打工家庭面临搬迁的困境。摄:Imagine China 特朗普总统来早了几天。不然,北...

曾伯炎:对“低端人口”与“高端人口”的解读

中国媒体,传递官方一个新辞:低端人口,并借北京一次火灾,烧死10多个贫民,便掀起一个雷厉风行驱撵低端人口的运动。出动警察n万人,仅3、4天便从北京6环的区县,以暴力推房毁屋,打砸家具,将327万低端人口驱逐于接近零度的旷野露宿荒街。制造贫民成流民与冻民。惨不忍睹。所谓举国体制的威力,专制武断的魄力,真令你那些民主制国家瞠目结舌:确实做不到北京如此高效率! 当那些拖儿带女从房毁巢倾的厦墟逃出,住餐...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无产阶级政党”唾弃无产者,北京借故清理“低端人口”...

大兴公寓于11月18日发生火灾事故后,北京开始地毯式清理出租公寓。据中国媒体报道,北京市从11月20日开始至12月底,开展为期40天的安全隐患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专项行动。凡是有安全隐患的建筑、厂房,尤其是工业大院,一律关停整顿。城乡结合部的出租公寓和出租大院都是清理整治的重点区域。流传于社交媒体上的视频资料显示,大批拖着行李的民众被驱逐离开居住地,据称他们租住的房屋属于违章建筑。一段视频显示...

数百知识份子联署 吁当局勿扼杀公民居住权

2017-11-27 北京部份义工组织及民间团体近日被叫停协助被驱赶人口,但仍有以个人身份的义工在网上呼吁协助。(云顶寨郭大小姐推特,拍摄日期不详) 北京大兴区当局借火灾为名,驱赶区内逾十万名外来劳工,引发公众愤怒,数百名知识份子及劳工界人士联署,呼吁当局停止行动,但网上联署随即被封杀。此外,部份民间团体被阻止声援被驱赶人士。(海蓝报道) 北京当局以“安全隠患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专项行动”为理...

许波:北京驱赶“低端人口”,中国距现代社会有多远?...

北京一场重大火灾导致当局采取大规模安全治理专项行动,网上盛传当局借火灾之名“清理低端人口”。对此官方予以否认,称正在开展的“安全隐患排查整治专项行动”、“从未针对特定人群”。但这种解释在事实面前显得苍白无力,过去一周,北京各地传出驱赶房客、断水断电、外地务工人员寒冬之夜露宿街头的消息,引发网上和外媒各种质疑。贫民窟等大城市病全球各地都有,为什么只有中国等少数国家敢采取这种漠视人权的野蛮行政手段?...

陈维健:清理低端人口北京成为权贵阶级的城邦

最近几天,中国的首善之地北京,开始清理低端人口的行动。低端人口这个称谓也不知是那个王八蛋叫出来的。数以万计的“低端人口”被军警野蛮赶出家门,财产被捣毁,人身被殴打,他们只匆匆不及地带出少数日常用品,离开了生活的家。正值北京天寒地冻,他们卷宿在街头如同流浪者。人们评论,这是北京的“水晶之夜”,做法如同希特勒的党卫军,又的说如同日本鬼子扫荡。 希特勒的党卫军所制造的“水晶之夜”是针对犹太民族的,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