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纪念“六四”31周年

2020-06-01 “六四”31周年就要到了。 31年了,“六四”似乎已经很遥远。在新冠疫情肆虐全球的今天,“六四”似乎已经很不相干。 “六四”确实已经很遥远,但是它绝不是和今天不相干。正相反,“六四”和今天很贴近。“六四”屠杀的恶果,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彰显。 “六四”是对和平的民主运动的血腥镇压,“六四”是对中国民主转型进程的拦腰中断。正是“六四”,世界上才出现了名叫“中国模式”的怪胎。在中...

刘晓波:天安门母亲的诉求与转型正义

在六四后长达十八年的时间里,尽管官权的压制和社会的冷漠从来没有离开过“天安门母亲”,但这个经常必须面对恐怖政治的六四难属群体,从未放弃过抗争,也从未软化过立场。(阅读全文)...

胡平:习近平不是习仲勋的儿子,而是毛泽东的孙子

六四25周年前夕,中共当局展开对异议人士、维权人士、维权律师以及自由派学者的严厉打压。 和以前二十多年来同期的打压相比,这一轮打压有两大特点: 1、打压面更广。正如国内一位法学院院长所说:抓捕徐友渔、郝建教授比抓捕许志永博士带给他的震惊还要大得多。 2、出手更狠。这里所说的出手更狠,不是说有更多的虐待或判更长的刑期;狠是对事由而言,私宅聚会都抓,餐馆聚餐都抓,是谓更狠。 以五君子被刑拘一事为例。...

胡平:八九六四的自由民主理念是中国人形成共识的一个基础...

六四天安门事件24周年纪念日临近,多个国家的地区的华人都组织举行纪念八九民主运动。在这一纪念日的前夕,本台连线采访旅美学者胡平先生,回忆纪念二十四年前在北京发生的这一震动全球、要求民主的群众运动。 回顾六四事件,胡平先生表示:纪念六四运动非常重要,通过活动唤起民众对二十四年前的回忆。众所周知,八九民运是中国历史上规模空前的一次和平、非暴力的民主运动。他个人认为:其规模之大,在人类历史上也是相当罕...

公民社:系列图书推介

《八九民运史》 1-10卷 The History of 1989 Democracy Movement Vol. 1-10 陈小雅著 《八九民运史》是一本长达130万字的巨著,是一本奇书,作者身处遍布礁石的危险境地,却几乎包罗万象地绘制了一幅上世纪八十年代政治、社会,尤其是一九八九年中国民间运动的全景图,有内容、有可读性、有史料价值,是中国政治、历史关注者不能逾越的一本书。限于政治封闭下的研究...

刘晓波:六四夜,天安门广场见

然而,民间对六四的记忆无法灭绝,自发的悼念仍然以各种方式进行。甚至也有勇敢者公开宣布在六四祭日前往天安门广场悼念亡灵。(阅读全文)

刘晓波:从文革到六四看中国民主化的困境

但谁也没有想到,大屠杀之后的十七年来,中共借助于暴力镇压、意识形态灌输和利益收买,成功地扭曲了和清洗了民族记忆,用鲜血积累起来的道义资源也被挥霍得所剩无几。(阅读全文)...

刘晓波:六四的赔偿正义

十七年了,六四冤魂还只能在黑暗中呻吟,我也只能在没有自由的黑暗中独自等待,等待着时针指向六四凌晨,等待着祭日降临。(阅读全文)

刘晓波:民间维权是六四的最大正面遗产

尽管,八九运动以惨烈的六四大屠杀结束,中共完全中止了政治改革,然而,六四亡灵的鲜血并没有白流,失败所留下的多方面遗产,也并非全然负面,特别是政治上正反两方面的遗产,对17年来的中国现实具有重大意义。(阅读全文)...

廖亦武:香港超限战

——以此纪念天安门大屠杀31年 中美贸易谈判在1月15日双方签字生效前,中方特意要求附加:”如因自然灾害或其它不可抗拒的元素,导致一方延误,无法及时履行本协议,双方应进行磋商解决。 “ 接着是1月23日武汉封城,中国几十个大城市也相继封闭,可所有海关却持续开放多日,任由几十万疫区旅客飞往世界各地……这说明中方在签字前,就已知浩劫将至。 特朗普输了。 在他签字那一刻,以为赢...

刘晓波:遗忘罪恶的民族没有前途

如果说,八九运动和六四大屠杀需要纪念馆,无辜亡灵们需要纪念碑,那么,在还不允许建立纪念馆和树立纪念碑的当下大陆,天安门母亲们的见证和寻找,就是在为纪念馆和纪念碑的最终落成奠基。(阅读全文)...

田牧:后疫情时代,中国将走向何方

——2020年各地联网举行“六四”31周年纪念活动 “六四”31周年,又一个纪念日即将到来,整个世界陷入新冠病毒的疫情中,走上街头举办纪念活动显然做不到,在各国各地朋友的共同推动下,6月3日举行全球联网“六四”31周年纪念会议, 主题是:后疫情时代,中国将走向何方? 参加纪念活动的有:八九民运的学生领袖王丹(美国)、国际笔会和平委员会副主席廖天琪(德国)、民运界著名理论家胡平(美国)、中国共和党...

刘晓波:倾听母亲和亡灵的声音

现在,以“天安门母亲”命名的难属群体,之所以赢得了世界性的声誉和人道援助,首先是靠她们自己的杰出作为,其次才是善良人们的同情心和正义感。(阅读全文)...

刘晓波:孩子的遗嘱由母亲完成

颠倒的时代,颠倒了是非善恶,也留下颠倒的遗嘱——不是寿终正寝的母亲留给孩子的遗嘱,而是突然早逝的孩子为母亲留下的遗嘱。(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