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蒂·拉佩尼亚:重访的天安门广场(张裕译)

我不在天安门广场 一九八九年不在那地方 我记得 一个巨大广场 和巨大广场建筑 和一条长长红墙 有毛的肖像 我记得一根石柱 一个纪念碑 (或许它在别的地方?) 我记得卫兵们的潇洒着装 在纪念碑周围 而我们爬上去照像 他们无法制止我们 因为我们是游客 不知如何更棒 我记得有个热狗般站架 和人们身穿蓝、白、棕、黑、灰衣裳 在闲逛 向我们张望 因我们穿着紧身牛仔裤 和短裇衫 配高跟鞋 他们则身穿宽松衣裳...

我们要求联合国调查中国政府天安门屠杀期间及续后30年对参与者和问责者的人权侵犯...

(2009年6月17日)借此纪念天安门民主运动和”六四”屠杀30周年的时刻,1989年学生领袖王丹与其他六四屠杀幸存者、目击者、89运动参与者,在非政府机构”人权维护者联网”协助下,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递交了一份申诉函,指控中国政府严重、系统、持续侵犯人权。 在这份递交人权理事会”申诉程序”的指控函里,我们要求人权理事会调查中...

露易丝·莱热:坦克人(张裕译)

学生们站在天安门广场 那是他们争公益的地方 政府说他们都必须离开 人们坚守于是被杀遭殃 公众失败令人无比震惊 他们不相信发生的事情 他们以为立场只得退让 群众抗议继续无人会听 但是有一人挺身说没完 拦坦克使人想他要殉难 坦克试绕弯他仍不让过 他为所有沉默声音呼喊 因他而不至于过去枉然 传遍世界一人造成改观 2014年2月 (张裕译) 露易丝·莱热(Louise Leger)是加拿大诗人、作家。 ...

高文谦:六四亲历的两个杀人场面

2019年05月22日 六四血腥镇压已经过去30年,许多往事已经淡忘了,但6月4日当天亲历的两个杀人场面却一直刻骨铭心,挥之不去。现在把它写出来,以纪念六四国殇日——中国现代史上那个令人心悸的日子。。 1989年6月3日晚饭后,我和妻子来到天安门广场。当时风声已经很紧,广播里反复播出北京市政府的紧急通告,显然当局要动手了,晚上要出大事,空气里都可以闻出血腥的味道。作为一个历史研究者,本来我想留下...

Lise King:自由雕塑公园主题发言

你好!欢迎!欢迎光临自由雕塑公园。在为期百日的天安门大屠杀30周年纪念活动的最后一天,各位能到这里支持我们,非常感谢。我是耶莫镇(Yermo)的本地居民,常常有人就自由雕塑公园问我:它到底是什么?有什么含义?为何在这里出现?代表了什么?这些人是不是共产党? 可见人们对这个地方有些困惑。我告诉他们,一些中国异议人士不得已流亡到美国。在这片自由的土地上,他们能够告诉世人在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发生了什么事...

颉尔宗·德丹:在华盛顿“六四”30周年纪念集会上的演讲...

尊敬的各位嘉宾,女士们!先生们! 三十年前的今天,在中国首都北京发生了震惊世界的“89六四”大屠杀事件,那是中国当代史上堪称最为沉痛的一次血腥事件。中国人民心目中最神圣的天安门广场成了屠杀无辜学生的杀人屠城,中共当局悍然动用坦克、机枪对和平请愿,要求自由、民主,反对腐败的学生与市民进行暴力镇压,一手制造了惨绝人寰的“89六四惨案”。全世界每一个尊重生命,维护正义,珍爱自由的人都永远不会忘记这一天...

伊丽莎白·斯宾塞·斯普拉金斯:天安门广场(张裕译)...

热血青年引发骚乱 力竭抗议燃成火熖。 群集到广场 谴责那主管 向西方 盯着看。 非武非战勇往直前 显示热望向往春天。 和平大游行 设想争辩劝 但北京 抽刀剑 红潮吞噬死者伤残, 淹没声音抹去名单。 命运无所感, 国家冷眼观 等着看, 无忌惮。 (张裕译) 伊丽莎白·斯宾塞·斯普拉金斯(Elizabeth Spencer Spragins, 1958-)是美国诗人、作家、编辑。《天安门广场》(Ti...

舍默斯·加拉赫:致天安门广场群花(张裕译)

死亡寒意到来迅 青涩花摧那早晨 但有种实将永续 屠杀之处希望生。 举世齐观恐惧惊 那天流血是他们 精神勇气已牢记 不会消失将永存。 士兵坦克弹头真 无法阻拦其效能 虽可灼烧学生肉 不能摧毁其灵魂。 他们呼喚现消沉 墓地但将响回声 嘲讽疯狂自大病 相关权力嗜求人。 悲伤落泪且郁闷 痛苦如今我等分 但请大家都谨记: “莫教徒死无功成”。 舍默斯·加拉赫 香港 1989年6月 (张裕译) 舍默斯·加拉...

未普:赵紫阳在六四期间有机会和邓小平摊牌吗?(下)...

2019-06-12 上两篇谈到,赵紫阳在六四期间既没有意愿也没有实力与邓小平摊牌,本篇讨论到底是谁断送了中国走向民主的最佳机会? 在回答这个问题前,首先需要回答的是,当时的中国是否存在走向民主的机会?毫无疑问,三十年前的春夏之交,在北京天安门广场的确存在著中国向民主转型的机会。这首先表现在,学生的以悼念胡耀邦为胡讨公道而开始的学运,迅速转化为一场要民主反腐败并受到各界民众支持的大规模民主运动。...

厄尼·罗威:现在自由飞翔(张裕译)

下,下,       下毒橡坡地          下到一森林谷底,       下去回忆整个画面     在一片蕨丛的红杉林里,        最终栖于一圈树丛     曾有个巨人站在那里。   就像昨夜的中国留学生     我双眼干涩,         显示干枯的溪床。 我去了一个"支持北京学生表演会"。        一排大堂电视机反复播放            那天早晨大屠杀的...

杰克·麦卡锡:一颗人心(张裕译)

——为天安门广场烈士们而作 最初将军们受命 清理广场 但抗命说: “人民军队 不应用来 反对人民。” 喔,老烟枪们 另有些牌可打 它结束的方式看来 那些事总会发生 当男女们梦想得 太早太好之时一一 响起警棍,闻到血腥, 牢房角落的马桶; 从马萨达围城和斯巴达克斯战争, 到波士顿屠杀,哈珀斯费里开枪, 华沙犹太区, 匈牙利,布拉格, 肯特州,索韦托。 有些人会加上耶稣受难地。 这一次他们让它拖得太...

廖亦武:《子弹鸦片》:“六四暴徒”狱中记

廖亦武(前排头包围巾者)及其四川獄友们。 COURTESY OF LIAO YIWU 草根历史学家廖亦武最近出版了访谈集《子弹鸦片——天安门大屠杀的生与死》(Bullets and Opium: Real-Life Stories of China After the Tiananmen Square Massacre)的英文版,该书记录了八九年的民运与“六四”镇压当中,一些工人与老百姓的遭遇。...

周锋锁:自由雕塑公园主题发言

你好!欢迎!欢迎光临自由雕塑公园。在为期百日的天安门大屠杀30周年纪念活动的最后一天,各位能到这里支持我们,非常感谢。我是耶莫镇(Yermo)的本地居民,常常有人就自由雕塑公园问我:它到底是什么?有什么含义?为何在这里出现?代表了什么?这些人是不是共产党? 可见人们对这个地方有些困惑。我告诉他们,一些中国异议人士不得已流亡到美国。在这片自由的土地上,他们能够告诉世人在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发生了什么事...

莱丝莉·邓肯:中国佬(张裕译)

我看到他是临近乔治广场,而非天安门, 一个中国学生,高于常人, 衬衣敞开,像五十年代的社会党人, 甩摆一个玛莎百货的塑料袋, 口香糖在嘴唇。 当公交巴士驶过喷出黄烟, 他显然想起那些燃烧的版面, 在北京的街道穿越回旋 缠头带的同志们要求 不可能的绝对一一民主一一 不知道西方现实的乏味妥协求全。 然而,我为他纳闷,天真 就是足以屠杀的罪行? 或者它只是简单报复 老人们丢了脸, 青年们也丢了自身 他...

安德丽娅·布德库尔:中国6月4日——30年前的天安门广场(张裕译)...

今天,6月4日,中国政府残酷镇压北京天安门广场的民主义举已经30年了。抗议活动始于一些大学生要求结束腐败,并要求进行政治和经济改革。他们的要求得到了公众的广泛支持,并在北京及全国各地举行了和平示威。 但中国领导人并没有温和地看待这点,而是命令全副武装的士兵和数百辆装甲车在6月3日晚上进入北京“清理”广场。任何看到当时场景者不可能忘记那位孤身一人的形象,他手中提着一个小包,试图阻止坦克车队。 当时...

钱跃君:六四在德国社会的集体记忆

八九学运已经过去了三十年,那一代人中的许多人已经淡忘了当年的悲愤,新一代人中许多人还不了解、或只是肤浅地了解当年的事件,这就是中国政府想刻意达到的目的:用掩盖历史、篡改历史的手段,将当年的这一罪恶从人们的记忆中、从历史上抹去。但因为这一事件发生得过于惨烈,过于惊心动魄,它不仅成为中华民族的集体记忆,也成为世界历史的集体记忆。其对整个世界的冲击,可能不亚于二战中日本偷袭珍珠港。 ··· 六四时德国...

胡平:春江水暖鸭先知

——中共是要平反六四了吗 在当前的形势下,指望上层会平反六四,即便不是不可能,至少是个小概率。民间人士仍然应该立足自身力量的加强,稳扎稳打地推进。与其去雾里看花,探听和分析上层,不如脚踏实地,认真倾听和观察下层。 最近,听到不少有关中共高层要平反六四的传言。 先是英国《金融时报》3月20日报导,温家宝总理近年3次在中共高层秘密会议上提出平反六四,并提到让流亡者回国,但是每次都遭到其他高层领导人的...

三十年前的今天:六月九日

2019-06-08 1989年6月9日,邓小平接见戒严部队军官。(六四档案图) 1989年6月9日,戒严部队清扫北京人行道。(美联社) 1989年6月9日,戒严部队搜捕“暴徒”。(六四档案图) 1989年6月9日,戒严中的天安门。(法新社) 1989年6月9日,戒严中的天安门。(法新社) 1989年6月9日,戒严中的天安门。(法新社) 1989年6月9日的北京街头。(美联社) 1989年6月9...

傅正明:这一枚邮票

——题第二十五届奥运会纪念邮票小全张 【图片说明】这枚邮票发行於1992年第25届奥运会召开之前。传闻,根据设计者纪念“6.4”3周年的意图,运动员的数位密码为:从右向左读去,“17”应读为“1+7=8”;於是得出“8964”的数码。据说密码破解後,设计者因遭到官方追究而逃亡西方国家获得政治庇护。 这一枚邮票 报纸上说它是“问题邮票”: 一个标着“64”数码的奴隶 和他的影像──无辜的亡灵 在历...

茉莉:纪念六四30周年

漫长的三十年过去了。三十年前的孩子已经长成大人。三十年前的小树也长成森林。 三十年前,一代中国青年以他们的血肉之躯,勇敢无畏地面对雪亮的刺刀、嘶啸的子弹、隆隆的坦克。他们以鲜血和生命做代价,要求自己的基本人权。给中国也给世界留下了历史的永恒篇章。 上万个中国人在那一天,被包括坦克机枪在内的各式武器夺走了宝贵的生命。他们的父母、配偶和儿女,从此陷入失去亲人的终身痛苦中,也陷入被歧视和被迫害的苦难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