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国安法威胁下的“六四”纪念更具历史意义

2020-06-05 昨天(6月4日)是中国军队在北京天安门屠杀示威民众31周年,虽然有新冠病毒疫情的阴霾笼罩,更有新的国家安全立法的政治威胁,但是成千上万的香港市民仍然义无反顾地在多个公众场合亮起了悼念英烈的蜡烛,高呼反对独裁的口号。今年的六四纪念没有得到警方的批准,但是市民们仍然一如既往士气高昂。集会在和平理性的气氛中举行,无处不在的警察和他们手中的相机显然是在提醒市民,参与示威活动的人都有...

六四31周年 许志永“天安门母亲”分别获颁美国人权大奖...

2020-06-05 “六四31周年”当日美国笔会宣布将笔会“芭比自由写作奖”(2020 PEN/Barbey Freedom to Write Award)授予被拘禁的中国律师和异见作家许志永。(许志永脸书图片/ 拍摄日期不详) “六四屠杀”31周年之际,美国两项人权奖项花落中国人士。美国笔会将“自由写作奖”颁给中国新公民运动发起人许志永,并宣布将开始为期一年的“争取许志永自由”全球行动。“天...

欧阳青云:“六四”三十一周年,中共当局依然如临大敌,民间以巧妙方式纪念...

时光荏苒,弹指一挥,震惊中外的“六四”大屠杀便已经过去了三十一周年。对于中共当局和部分中国民间人士而言,这一重大历史事件都是难以忘怀的记忆,每到这个时间节点,当局就会加大管控力度,对各类敏感人士加以限制,对相关言论进行严厉封杀。 因为强力管控,在中国大陆的各种平台上,直面“六四”的内容很难出现,一旦有人越雷池半步,将面临封号甚至被抓捕的危险。今年的“六四”纪念日,中国的网络上异常宁静,虽然看不到...

郭于华:六四纪念文

我作为北京师范大学在读博士研究生经历了8964的几乎完整的过程。当时我并不赞同绝食,还专门劝阻参加绝食的同学,并在广场民主课堂进行有关如何理性推进中国民主化进程的讨论,即在争取民主法治的过程中学习民主,毕竟谁也不是天生就懂得民主如何运行,谁也不是天生的公民。 31年后的今天回顾六四民主运动,我认为那是中国人最像人的时候,是中国青年人最年轻的时候,是虽然稚嫩却挺胸站立的时候。30多年后,血迹未干,...

田牧:“六四”民主中国难以逾越的门槛(下)

——2020年纪念六四31周年全球网络会议侧记 多力坤·艾沙、迪力夏提:拒绝忘却,共同抵抗中国极权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发言人迪力夏提是代表世维会主席多力坤·艾沙发言,他说道:6月4日,是“天安门屠城”三十一周年,这一天不仅是中国人民的哀悼日,也是人类和整个世界的哀悼日。也是6月4日那一天,维吾尔族学生与北京学生遥相呼应,走上东突厥斯坦的街头,以表达对1989年北京学生运动的支持与声援! 31年以...

田牧:“六四”民主中国难以逾越的门槛(上)

——2020年纪念六四31周年全球网络会议侧记 “六四”,摆在每一个中国人面前,是伤痕?是苦痛?是符号?是沧桑?是历史?每个人的解读与认知是不相同的,但有一点是共同,是难以淡忘的灾难,是难以抚平的创伤,渗透著民族的血腥和冤魂,是永远的记忆!是永远的丰碑! 又是一个“六四”。主持人是廖天琪和李恒青,开场白时他们说道:受到疫情影响,这次“六四”的纪念会议在网上举行,邀请五湖四海的朋友们参加。31年前...

胡平:纪念“六四”十三周年

“六四”过去十三年了。每年的这一天,我们海外的朋友们都要在一起聚会,表达对中共暴政的抗议,表达对“六四”死难者的哀思,表达对自由民主的信念。因为直到今天,在中国大陆还不能公开地举行这样的纪念活动,因此,我们在海外的纪念活动,就不仅仅是为我们自己,同时也是替国内千千万万的民众,表达我们共同的哀思,共同的抗议,共同的信念。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纳粹集中营幸存者埃利。威塞尔(Elie Wiesel)说:“...

民生观察:“天安门母亲”的呼声不容漠视

2020年六四前夕,天安门母亲群体对外公开发出《说出真相,拒绝遗忘!墨写的谎言掩盖不了血写的事实!——“六四”惨案三十一周年祭》一文,重申三项诉求:“真相、赔偿、问责”。这是被中共当局31年来严酷打压与刻意漠视的正义的声音,但是全世界一切有人性、良知的团体、个人与国家都应该听到并严重关切的声音! 天安门母亲群体在文中控诉:“2020年是1989年发生在中国首都北京的‘六四’惨案31周年。我们不会...

陈云飞:网上纪念“六四”发言稿

大家好,很荣幸应邀来出席这次六四网络纪念活动。感谢召集人主持人搭建的这个平台以及为此付出的劳动。 每年的六四纪念,我首先想到的是,向以丁之霖、张先玲老师为代表的天安门母亲们致敬!因为在64血案后,首先是她们用她们伟大的母爱,不分严寒酷暑,骑着单车,穿梭在北京的大街小巷寻找真相,向人们传播真相。31年前她们的孩子亲人为了正义,见证历史,献出了鲜血和生命。31年来母亲们和她们的亲人为寻求真相,又继续...

傅正明:六四纪念

——以“六四纪念”四个沉痛大字的笔划和构字为意象 点点溅落揩不干的饱满 血 滴 起 伏 不平 横亘于历史的海平线上 来龙去脉紧连一撇一捺的 旧瘀新伤 ① 认领阴阳两界的悲剧 八字 横竖都是鱼群躲避的 网眼刀俎 撒遍神州刺透封口的 囚室 把成人拖出来拷打 把儿童塞进去软禁 ② 一个成双结对的吉祥数字 变成一个可怕的字眼 内有中华儿女不要紧的砍头之后 遗孤的瘦骨 ③ 一丝不挂的赤子 向窗外窥探 亭亭...

刘晓波:那个春天的亡灵

在春天,感受大雪;被监控的目光,感受今夜的亡灵;雪花是否飘进坟墓?是否把我的雪中之梦带去。(阅读全文)

胡平:不仅仅是遗忘,也不仅仅是记忆

——纪念六四25周年 在纪念六四25周年的日子里,人们频频引用米兰?昆德拉的那句名言:“人类反抗强权的斗争,就是记忆反抗遗忘的斗争。” 但其实,事情要复杂得多,严重得多,绝不仅仅是遗忘的问题,也绝不仅仅是记忆的问题。 先说遗忘。其实,遗忘常常不是遗忘,甚至也不是选择性遗忘。 因为如果真的是遗忘,那么,一经提醒,就会想起。可见不是遗忘而是回避,是有意识的回避。 包括那些不知道六四的年轻人,他们的不...

滕彪:六四屠杀与中国的高科技极权主义

2020-06-02 三十一年前的六四屠杀震惊了世界,美国等西方国家开始对中共政权实施“天安门制裁”。但天安门的血迹还没有清理干净,美国总统老布什就向屠杀的最主要责任者邓小平伸出橄榄枝。“天安门制裁”中的绝大部分很快就取消了。1994年,克林顿宣布继续给予中国最惠国待遇,并将贸易与人权脱钩。2000年初,柯林顿建议给予中国“永久正常贸易关系”(PNTR)。为了确保国会通过这项法案,波音、微软及其...

唯色:1989年的今天我在哪里?

2019-06-04 2009年6月4日下午拍摄于天安门广场。(唯色提供) 1989年的今天我在哪里? 在达折多[1],是任职甘孜报社十个月的 记者,当晚从一位成都诗人的电话, 惊闻他和无数静坐者被催泪弹驱散。 1999年的今天我在哪里? 在拉萨,是任职西藏文学九年的 编辑,为写一本寻找信仰的书, 正准备游历东部康地的寺院和乡村。 2009年的今天我在哪里? 在天安门广场,我和也是藏人的朋友 穿...

老蛰:广场迷思

一 “六四”过去已近20年。时间站在胜利者一边,遮蔽和拖延的策略成功了。遗忘证明不义已经淡化乃至消失,而辩护却证明不义已转化为正义:罪错在受害者一方,加害者则受到了委曲和不公正的对待。或者双方各打五大板。最流行的说法是,这毕竟造成了20年的稳定和发展,因而是必要的。或者最温和的说法:功过相抵了。就好像冥冥之中有一家兑换银行,在那里功过可以互相冲账……这些貌似公允的论调不但出自第三方,甚至出自曾经...

六四前夕陈云飞网上发言后遭扣查 异议人士纷遭监控...

2020-06-03 周四是六四天安门事件31周年纪念。多名被视为重点监控对象的异议人士,在六四前夕受到严密监控,甚至被强制旅游。其中,曾因参与“六四”活动被判刑的四川维权人士陈云飞,怀疑因为以高姿态在网上发言,就港区国安法等议题发表评论,被公安带走失联。 六四纪念踏入31周年。上周日(31日)民运人士首次举办全球网上纪念活动,200多名来自中国大陆及海外的人士全程参与线上互动讨论,当中包括四川...

廖天琪谈全球联网“六四”31周年纪念论坛

后疫情时代,中国走向何方? 02/06/2020 八九-六四天安门事件今年迎来31周年。与往年有所不同的是,今年中国国内及国际形势均发生了较大变化:新冠疫情改变了世界格局,国际社会各种质疑中国之声此起彼伏、中美紧张关系局势不断升级、蔡英文连选连任总统,台湾地位似有所加强、北京收紧对国内及香港的管控……在这样的背景下,纪念六四似乎面临着新的难度和挑战。 考虑到全球尚未彻底摆脱新冠疫情的困扰,活跃在...

胡平:要抗争不要等待

——纪念六四25周年 今年6月4日,是六四25周年。 25年前,在中国,爆发了一场规模空前的和平的民主运动。这场运动有力地证明了,在中国,民主绝不只是极少数异议人士的追求,而是千千万万民众的共同愿望。以邓小平为首的中共强硬派用超乎世人想象的残暴手段镇压民运,导致了中共统治集团空前的大分裂,激起了国际社会的一致谴责。就在这一年,苏联东欧发生巨变,国际共产阵营土崩瓦解。美国成为世界唯一超强。民主的力...

王德邦:八九守灵人——“六四屠杀”31周年杂感

镇压八九爱国民主运动的“六四屠杀”至今已31周年。31年对个体人生可谓漫长,而对八九一代更是煎熬,以致有许多人在此期间已经倒下——结束了自然生命,即肉体死亡;或结束了精神生命,即完全放弃了当年理想。然而,有一批人却始终怀揣八九信念,31年来痴痴以求,竟致大部分时间陷身牢狱。这批人是八九精神的守望者,是八九民主运动传承在这片土地的灵魂,也是六四英烈忠实的守墓人,他们是当之无愧的八九守灵人。 当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