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正明:这一枚邮票

——题第二十五届奥运会纪念邮票小全张 【图片说明】这枚邮票发行於1992年第25届奥运会召开之前。传闻,根据设计者纪念“6.4”3周年的意图,运动员的数位密码为:从右向左读去,“17”应读为“1+7=8”;於是得出“8964”的数码。据说密码破解後,设计者因遭到官方追究而逃亡西方国家获得政治庇护。 这一枚邮票 报纸上说它是“问题邮票”: 一个标着“64”数码的奴隶 和他的影像──无辜的亡灵 在历...

茉莉:纪念六四30周年

漫长的三十年过去了。三十年前的孩子已经长成大人。三十年前的小树也长成森林。 三十年前,一代中国青年以他们的血肉之躯,勇敢无畏地面对雪亮的刺刀、嘶啸的子弹、隆隆的坦克。他们以鲜血和生命做代价,要求自己的基本人权。给中国也给世界留下了历史的永恒篇章。 上万个中国人在那一天,被包括坦克机枪在内的各式武器夺走了宝贵的生命。他们的父母、配偶和儿女,从此陷入失去亲人的终身痛苦中,也陷入被歧视和被迫害的苦难之...

胡平:三论宽恕,惩罚与转型正义

先前我讲过,无论是宽恕还是惩罚,其前提都是我们拥有惩罚的能力。然而现在的问题恰恰是,我们还没有惩罚的能力。 象六四屠杀这样的罪行绝不仅仅是邓小平李鹏等个人之恶,它更是制度之恶。我们不能指望在一党专制依然如故的情况下,政府就能对六四事件作出公正的处理。因此在当前,我们必须致力于改变制度,结束暴政,实现民主。 这里有两个密切相关的问题,一是民主转型,一是转型正义。 所谓民主转型,是指一个原先是威权或...

廖天琪:不忘“六四镇压”促进宪政民主

——2019年柏林中国大使馆前的“六四”纪念与抗议活动 明鏡火拍 2019年6月6日发布 #六四三十周年 #中国民主 #欧华论坛 *** 2019年6月4日上午10-12点,在柏林中国大使馆前举行“六四”祭奠与抗议活动。参加抗议活动的组织有:独立中文笔会、民主中国阵线、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等组织。 独立中文笔会廖天琪会长介绍了这次活动,并手持高音喇叭宣读了致中国当局的公开信。 参加活动的...

三十年前的今天:六月八日

2019-06-07 1989年6月8日北京街头的戒严部队。(美联社) 北京市政府、戒严部队指挥部联合发出第9、10、11号《通告》 宣布北京高校学生自治联合会、北京工人自治联合会是非法组织 并发动群众揭发检举反革命分子的犯罪活动 李鹏和王震到人民大会堂看望戒严部队 李鹏认为“暴徒大势已去,反扑已不可能,北京已不会发生大的反复了。” 戒严部队在北京市官方的配合下清除路障 很多路线恢复交通 北京街...

六四30周年稳控情况汇编

原标题:六四30周年 中共非法稳控情况汇编 【民生观察2019年6月7日消息】本网获悉,2019年6月4日是中国“六四学运”30周年纪念日,为了掩盖当年“大屠杀”的罪恶历史,中共当局展开了强力维稳行动,并大力封锁信息,非法将众多的异见人士拘留、软禁、“上岗”围困、“被旅游”、被失踪,从5月中旬至6月6日以来,有据可查的被稳控异议人士就多达数十位之多。 1、 5月20日,自由亚洲电台报导,“六四事...

王炳章的大姐的六四感言

(编者按:年已71岁的中国海外民运的创始人王炳章博士已经被中共监禁了17年,身体状况令人担忧。在六四三十周年纪念期间,我们不能忘记王炳章。王炳章的大姐王金环在6月4日写了一段感言,议报在此发表,期待各界朋友增大对王炳章人道救援的力度。) 今天是六四屠杀30周年纪念日,我的心情非常沉重。 30年前的今天,大批优秀的青年学生,中华民族的精英为了中国民主,人权和自由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他们的英雄事迹可...

胡平:二论宽恕,惩罚与转型正义

通常我们说的宽恕,都是有条件的宽恕。无条件的宽恕似乎是说不通的。 无条件宽恕,对方没认错就宽恕,有放任之嫌;在无能报复的情况下声称放弃报复不愿报复,好像是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有自欺之嫌。 基督教大力主张宽恕。尼采对此很不以为然。 尼采把基督教道德称作奴隶道德,它产生于怨恨精神。受压迫者由于没有能力反抗,故而心生怨恨,然而借助于一种迂回的,狡诈的方式,他们由怨恨创造出一种新的价值,发明了一种新的意...

王丹:我从领导天安门抗议中学到了什么

我是在长江上一艘拥挤、破旧的汽船上理发时得知我是全国头号通缉犯的。广播突然发出刺耳的响声,称北京市公安局下令逮捕21名被控煽动天安门广场“反革命暴乱”的学生。我的名字名列榜首。 那是1989年6月,9天前,政府的军队和装甲车隆隆驶入北京市中心,残酷镇压了学生领导的一场长达七周的民主抗议活动。 船上的公告让我感到惊恐。作为抗议活动的首要组织者之一,我那时正在逃离首都当局。我从未料想过北京的恐怖会远...

纪思道:六四那晚,一名人力车夫请求我:告诉全世界!...

1989年6月,在天安门广场的军事镇压中,人们运送一名受伤的女性。 DAVID TURNLEY/CORBIS — VCG, VIA GETTY IMAGES 30年前的1989年春,在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悬荡于自由的边缘之际,我于深夜在北京的寓所里接到了一通电话:中国军队正在入侵自己的首都。 学生和工人们此前曾设下路障,让道路无法通行,以此阻挡军队,我于是跳上自行车,奋力循着枪声骑去...

张彦:“六四”在中国是个禁忌,但总有人会记得

2019年3月,天安门大屠杀的受害者亲属聚集在一起。 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北京——在中国,天安门大屠杀不会在任何教科书中出现,不会在任何电视频道播放,也不会有任何纪念碑。但30年过去了,那个事件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潜意识里依然栩栩如生。这是为什么呢? 1994年该事件的五周年纪念日刚刚过去不久,我以记者的身份来到中国。此后这个问题就一直萦绕在我的...

赫海威:寻找“坦克人”:自由与反抗的神秘象征

1989年6月5日,一名男子独自一人在天安门广场边的长安街上拦阻一列向东行进的坦克。 JEFF WIDENER/ASSOCIATED PRESS 北京——他已在全球范围内成为自由和反抗的象征,在照片、电视节目、海报和T恤中成为永恒。 但在中国军队镇压了以天安门广场为中心的抗议活动30年后,“坦克人”——那个与一列沿着北京一条大街行进的坦克勇敢对抗的人——至今仍是一个谜。 在这个网络搜查和高强度媒...

储百亮:周舵眼中的“六四”与中国民主的未来

1989年,天安门广场上的抗议者。 DAVID TURNLEY/CORBIS, VIA GETTY IMAGES 北京——1989年6月4日天将破晓时,周舵向一排排拿着枪的士兵走去。在他身后,成千上万名抗议者挤满天安门广场,生怕渐渐围过来的部队会在中国最神圣的政治场地屠杀他们。 接到早晨之前清理广场的命令而在当晚涌入北京的士兵,已向愤怒的人群肆意地开过枪,周舵盼着能给示威者谈出一条出路,他们很多...

胡平:一论宽恕,惩罚与转型正义

在六四23周年之际,柴玲发表声明,原谅六四元凶邓小平李鹏。 这一声明招致广泛的批评。很多批评者指出,只有天安门母亲才有资格说宽恕和原谅。因为他们是受害者,别人无权替受害者宽恕凶手。 这一批评无疑是正确的。好比你欠我一笔债,我可以说不用还了;你不可以说不用还了,你这么说就是赖账了。旁人也不可以说不用还了,旁人这么说是慷他人之慨,也不算数的。简言之,宽恕乃是受害者的特权。 通常我们说宽恕,是有条件的...

装甲车前勿忘六四——瑞典人权界纪念六四30周年活动...

(独立中文笔会2019年6月4日斯德哥尔摩讯)6月3日晚到5日上午,瑞典支持六四运动联合会在斯德哥尔摩市中心北向的主道——斯维亚大街(Sveavägen)45号门口空地上展示了一辆旧装甲车,车身四周张贴了“勿忘六四”为主题的中瑞英等十种文字和著名的“坦克人”照片。 6月4日晚上六点,演讲和朗诵活动开始,由瑞典支持六四运动联合会监事、独立中文笔会狱中作家和自由写作委员会协调人张裕主持,瑞典笔会新任...

滕彪:天安门屠杀与集中营

——在台北自由广场纪念六四三十周年的演讲 2019.6.4 1989年六四屠杀之后,刽子手们立即开始清除血迹,毁灭罪证,并且消除记忆。那是对抗争者和死难者的第二次屠杀。 暴行没有在1989年结束,中国政府对良心犯、人权律师、藏人、维吾尔人、法轮功学员、家庭教会、记者作家的迫害从未停止,并且变本加厉。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任何一个暴政,可以让150多名藏人以焚烧自己身体的方式去表达意见,但这发生在21...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香港及世界各地举行纪念“六四”三十周年活动,美英和欧盟发表声明...

大批香港民众6月4日晚上参加支联会举办的六四30周年晚会,传承“六四精神”,并以行动表明“不会忘记六四”。依香港警方估计,今年参加六四晚会的人数达3.7万人,超过去年的2倍。组织者估计应有18万人参加纪念六四晚会。 英国媒体BBC报导,今年香港维园的烛光晚会按照往年惯例,有献花、默哀、致悼词、诵读大会宣言、全场演唱民主歌曲、播放“天安门母亲”成员录像讲话等环节。BBC、香港苹果日报报导,多位来自...

法广:王丹谈“六四”三十周年:重新记忆、再次出发...

作者 法广 播放日期 04-06-2019 2019年6月4日,八九天安门学运迎来三十周年。三十年前的这一天,大批中国学生与民众走上街头,发出反对腐败、要求民主的疾呼。这一大规模的民主运动最后以血腥镇压而告终。三十年来,为“六四”平反的呼声始终未断、期盼却年年落空;当年冲在运动最前列的年轻的学运领袖如今也已进入知天命之年。他们中的许多人至今仍流落他乡,有家不能回。“六四”三十周年之际,当年的学运...

金钟:八九六四:蛮族战胜文明

1989年的六四事件,转眼间过去了三十年。王丹今年开了50岁生日会,昔日美少年,今为半百人。当年北京屠杀,恍如昨日。都在问:历史的钟是不是停摆了?何时可以讨回公道?最近会见一位资深美国记者,他摇摇头说,当年他估计需要五年。现在再不敢算命。另一位九零后女作家则认为,现在年轻人是窒息的一代。什么都不让做,只能等待。如果还要过20年,这样的人生还值得过吗? 一个杀人的政权就这样傲慢的不做任何交代的高视...

余英时:“六四”30周年感言

——致中国8964三十周年华盛顿纪念会 九十高龄的余英时教授手迹 六四民主运动三十年后的今天,中国大陆已经沦为有史以来最严酷的极权国家,并运用种种最新科技来摧毁人民的言论与行动的自由。对于源远流长的文明中国和中国人而言,这是一个不能容忍的奇耻大辱。我们今天纪念六四,便是为了彻底消灭这一耻辱,因此必须同时向两大目的奋进: 第一,我们要运用一切可能的方式,如撰述、回忆、会议等等,将六四的真实历史揭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