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海:老包-包遵信,李海在这里向你告别了!

咫尺之隔,没有能够见到最后的包遵信,心里存留下了非常的遗憾。 恰好当我们来到殡仪馆的正门时,我的小灵通响了。我接到胡佳的来电,他开始告诉我要代他向包遵信老人致以最后的敬意。 但是他的话我并没有能够听完。因为这时我的视界里忽然出现了几个警察的身影,当他们扑过来的时刻,我的专注于电话的意识恍惚发现有熟悉的面孔,那是在多次非法软禁中我时常看到的两位国保。其中一双眼睛里仿佛流露出“终于抓住你了”的那种得...

杨宽兴:怀念与愧疚——悼包遵信先生

10月23日,从刘晓波老师处得知包遵信先生重病的消息,已有不祥预感,只希望先生能挺过这关,留给我一个探视的机会。那天,压抑的心情之下,写了一首小诗,最后是这样的语句:“所以你要替我顶住:风雨未停,而我没有手表;黑夜没有尽头,而那温暖只是你的微光”,可包先生终于没能顶住死神的压力,10月28日晚间,从网上获知他已去世的消息。 朋友说,写篇悼念包先生的文章吧。我答应着,却不敢写。任何回忆性的文字都会...

郭罗基、包遵信和余世存获2005年受迫害作家奖

2005-05-18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的三位成员郭罗基、包遵信和余世存获得2005年“赫尔曼-哈米特”受迫害作家奖。这个奖是由总部设在美国的人权组织“人权观察”评选和颁发的,旨在奖励那些因为坚持言论自由而受到政府政治迫害的作家。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申华的采访报道。 赫尔曼-哈米特奖是以美国著名剧作家赫尔曼和其长期伴侣小说家哈米特的名字命名的奖项,其奖金来自赫尔曼的遗产。赫尔曼和哈米特因为他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