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仁华:六四:第12集团军紧急空运进京

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凌晨,中央军委向南京军区下达紧急调兵命令:第十二集团军火速空运进京执行戒严任务。南京军区紧急调集所有的军用运输机,并大量征用中国民航的大型客机,将第十二集团军部队官兵及其武器装备空运进京。 第十二集团军下辖步兵第三十四师、步兵第三十六师、步兵第一七九师、坦克第二师、炮兵旅、高射炮兵旅、工兵团、通信团、侦察营等部队,军部驻地在江苏省徐州市。而该集团军进京部队包括步兵第三十六师、步...

苒苒:天安门大屠杀记录者——吴仁华

苒苒 BBC中文记者 2019年5月24日 吴仁华看见了五具遗体。在中国政法大学教学楼前的课桌上,这五具遗体一字摆开,鲜血淋漓,课桌上是血,地上也是血,一汪一汪的血。其中一具遗体连着一辆自行车,车把从死者后背刺入,从前胸透出;还有一具遗体头上还扎着红布条,半边身体已经不成形状。 那是1989年6月4日清晨,中国政法大学青年教师吴仁华亲眼目睹“六四屠杀”后,从天安门广场返回学校。他一进校门,就看见...

吴仁华:六四镇压时消极抗命的28集团军

一九八九年北京戒严时,第二十八集团军隶属北京军区,军部驻地在山西省大同市,部队代号是五一三六一。何燕然少将任军长,张明春少将任军政委,杜东海少将任副军长,杨惠川大校任军副政委,邱金凯大校任军参谋长,苏云大校任军政治部主任。 第二十八集团军是首批奉命进京执行戒严任务的部队,但在中国官方有关“平息反革命暴乱”的宣传资料中,该集团军不见踪影,被中共当局和邓小平、杨尚昆等人视为表现最差的一支部队。该集团...

吴仁华:英年早逝的“六四”抗命将领张明春少将

“六四”事件后,不愿执行镇压命令的陆军第二十八集团军政委张明春少将在历经半年审查之后,遭降职处分,调离野战军,任吉林军区副政委,一年后鬱鬱而终,英年早逝,终年五十三岁。 张明春少将“六四”抗命的事迹长期不为外界所知。前国家主席李先念的女婿、现任国防大学政委的刘亚洲中将,在担任武汉军区空军政委期间给云南某空军基地营级以上军官作题为“信念与道德”的内部演讲中,透露了陆军第二十八集团军消极抗命内幕,但...

吴仁华:李鹏《六四日记》是否属于伪书?

大概读了一遍李鹏《六四日记》,觉得伪书的可能性尚无法排除,计划抽出一定时间在该书的一些关键点做些比较、考证。我对八九年北京戒严、戒严部队、六四屠杀部分的资料算是比较熟悉的,会从这方面入手。多年来,我一直在收集、研究六四屠杀资料,对戒严部队的情况是比较熟悉的,在这方面应该说是有一定的独到的见解和发现。 从我的古典文献专业中的考据学而言,确定伪书,主要是通过文字比对(文字风格、文字出现时间的先后等)...

吴仁华:六部口坦克追轧学生撤退队伍事件

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清晨六点多钟,撤离天安门广场的学生队伍开始从六部口东边的新华北街拐上西长安街。新华北街路边的居民住宅都是些老式四合院,居民人口比较密集,一见到学生队伍过来,大家扶老携幼出来观看。 人群中有一位中年男子穿着短裤背心,抱着小孩站在家门口,只见他突然把怀中的孩子交给身旁的女人,走上前来,把自己脚上的拖鞋递给了一位用布包脚的学生。一位年纪稍大些的男子见状,也随即跑回自家院子拿来一双鞋子...

吴仁华:一份论功行赏的六四军人升官名单(新版)

——《1989天安门事件二十周年祭》系列之十四 积极执行北京戒严任务的各级解放军戒严部队指挥官,在事后“论功行赏”时都得到了犒赏,用民众的鲜血染红了头上的官帽子。特将多年收集到的相关资料做成一份论功行赏、升官晋级的名单予以公布,留作历史的记录。当然,每个指挥官的情况不尽相同,在拙作《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的相关章节中有所说明。 济南军区副司令员固辉中将(辽宁省盖县人),升任南京军区司令员、中共第...

黄春梅:五具遗体摆课桌: 吴仁华书写六四的动力

2019-05-27 原中国政法大学教师、现在是八九民运研究权威之一的吴仁华,27日在台北中正纪念堂六四摄影展场的自由论坛上发表演讲,回顾了他亲身经历的北京六部口坦克追轧学生事件。他说,五具遗体被放在政法大学课桌上,让他永生难忘。 吴仁华:“那个场面我想我不会忘记,我当天上午十点钟回到政法大学的时候,一进校门就看到五具六部口坦克事件死难学生遗体,已经被北京的运输个体户,运到学校摆在教学大楼前的课...

吴仁华:戒严部队军人事后的疯狂报复

——《1989天安门事件二十周年祭》系列之十一 解放军戒严部队在执行天安门广场清场过程中开枪杀人,动用坦克、装甲车碾轧的暴行,大都已经为外界所知,但是,解放军戒严部队在完成天安门广场清场任务以后的暴行,还不太为外界所知,也很少有研究者注意到这一问题。 在天安门广场清场行动结束之后,各解放军戒严部队分头进驻北京市公安局各公安分局、公安派出所,主导抓捕“暴徒”、“动乱分子”和“非法组织成员”的工作。...

吴仁华:戒严部队军人凶狠杀人原因

——《1989天安门事件二十周年祭》系列之十 关于解放军戒严部队军人在六四血腥镇压事件中凶狠杀人的原因,当年在北京的学生和市民中流传着两种主要说法,一是说中共当局事先让解放军戒严部队军人服用了兴奋剂,二是说许多解放军戒严部队军人经历了云南省中越边境老山战区的轮战,早在对越作战中杀红了眼。 第一种说法有很浓的传说性质,笔者早在1990年5月撰写《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一书的初稿时,就明确表示怀疑。这...

吴仁华:戒严部队军警的死亡情况

——《1989天安门事件二十周年祭》系列之九 【说明】一、中共当局当年在宣传戒严部队军人英雄模范事迹时,出于保守军事机密的考虑,没有透露部队的具体番号,因此,笔者在破解戒严部队的具体番号方面花费了无数的时间,一直到《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一书出版之时,尚不知15名死亡军警中的马国选、王锦伟、臧立杰、王景生的具体所在部队(只知道所在的军、师或团),后来有一位匿名人士提供了一份解放军内部资料,才得知...

吴仁华:六四:一场没有武装对手的战争

——《1989天安门事件二十周年祭》系列之八 中共当局为了镇压1989年学生运动,军队调动和投入的规模,远远超过了1962年的中印边境战争,也超过了1979年的中越边境战争,堪与1950年代的抗美援朝战争(西方称“韩战”)媲美。就军队调动和投入的规模而言,这几乎是一场大规模的战争,只是这场战争没有武装的对手,所谓的对手只是和平请愿的学生和民众,他们绝大多数人手无寸铁,少数人手中的所谓“武器”,也...

吴仁华:关于六四天安门广场清场

——《1989天安门事件二十周年祭》系列之八 六四血腥镇压事件引起世界震惊,中共当局为了逃脱谴责,一直采用模糊焦点的方式,再三强调在天安门广场清场过程中没有死人,也就是说在天安门广场的范围内没有死人,刻意将地点限定在天安门广场,将时间限定在1989年6月4日凌晨4点30分至5点30分。中共当局的这种欺骗手法,取得了不少人的相信。 事实上,经过一些有心人的多年努力,包括六四遇难者家属丁子霖女士等人...

吴仁华:六四开枪命令的下达情况

——《1989天安门事件二十周年祭》之六 在六四血腥镇压事件中,开枪命令是否存在?是如何下达的?是什么时间下达的?是哪个层级,具体是谁下达的?这是厘清六四血腥镇压事件责任的非常重要,也是非常关键的问题。也正因为如此,中共当局对此讳莫如深,遂成为六四血腥镇压事件中一个最大的秘密。 时至今日,中共当局仍然不敢面对这个问题,更没有人出面承担下达开枪命令的责任。包括被视为六四血腥镇压事件三个最主要的当事...

吴仁华:戒严部队的挺进目标和路线

——《1989天安门事件二十周年祭》系列之十三 1989年6月3日,解放军戒严部队奉命向天安门广场及其他戒严执勤目标挺进,对天安门广场实施清场行动。各解放军戒严部队的挺进目标和路线如下: 空降兵第15军:由北向南。该军属下的空降兵第43旅(旅长李家洪、旅政治委员赵金奎、旅参谋长樊光银、旅政治部主任赵宗庆)、空降兵第44旅(旅长武运平、旅政治部主任樊友义),在副军长左印生大校、军副政治委员田瑞昌大...

吴仁华:天安门广场清场命令的下达

——《1989天安门事件二十周年祭》之五 1989年6月2日,中共最高决策者邓小平、杨尚昆等人做出了对天安门广场实施武力清场的最后决定。解放军戒严部队指挥部当天就将天安门广场清场命令下达到了各解放军戒严部队。也就是说,从1989年6月2日开始,解放军戒严部队正式启动了天安门广场清场的军事行动。 1989年6月1日,解放军戒严部队指挥部向中共中央政治局、中央军委提供了一份报告,其中提到:解放军戒严...

吴仁华:进京的戒严部队和进京路线

——《1989天安门事件二十周年祭》系列之十二 奉命进京的解放军戒严部队采用空运、军用火车专列输送和摩托化开进三种方式,向北京开进。进京的解放军戒严部队的具体番号和向北京开进的路线如下: 军部驻地在江苏省徐州市的陆军第12集团军,该集团军属下的步兵第36师、步兵第34师的步兵第110团、集团军直属炮兵旅、集团军直属高射炮兵旅,以及部分集团军保障分队,从江苏省的徐州市、南京市空运进京。 军部驻地在...

吴仁华:防止党内“政变”和军队“兵变”

——《1989天安门事件二十周年祭》之四 邓小平、杨尚昆动用如此庞大的兵力,进行如此周密的部署,显然不仅仅是为了对付和平请愿的学生和声援学生的北京民众,同时也是为了防止中共党內的“政变”和军队的“兵变”。如果仅仅是为了对付学生和北京民众,动用北京卫戍区的两个警卫师和武装警察部队北京市总队就足矣,根本不需要调动这么庞大的野战军部队进京。邓小平、杨尚昆等人当时的最大忧虑就是中共党內的“政变”和军队的...

吴仁华:六四北京戒严部队的数量和番号

——《1989天安门事件二十周年祭》之三 为了镇压1989年天安门民主运动,中共当局和邓小平、杨尚昆到底调动了多少军队?一直属于高度机密,至今见不到任何中国官方有关的资料。研究者只能抓住一些“蛛丝马迹”进行研究分析。 1989年5月18日,针对邓小平“戒严以后北京市区有多少解放军?”的询问,杨尚昆回答说:“解放军和武装警察的全部兵力为18万人。” 中央军委的调兵命令中提到,执行北京戒严任务的部队...

吴仁华:北京戒严的缘起和决策过程

——《1989天安门事件二十周年祭》系列之一 1989年4月15日,前中共中央总书记、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的胡耀邦因心脏病发作而逝世。北京各高校学生发起悼念活动,从校园到天安门广场,很快转化为一场反官倒、反腐败、要求政治体制改革的学生运动。由于邓小平等中共领导人将学生运动定性为“动乱”,并由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于1989年4日26日发表了题为“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的社论。1989年5月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