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3•14之后多、康行•香格里拉

6月4日,我们到了康地结塘,属于云南迪庆藏族自治州,乃州府。结塘是藏名,1950年代“解放”后换名中甸,前些年“开放”后换名香格里拉。迪庆州包括香格里拉、德钦、维西三县,有18万藏人,在传统西藏属于康地,据悉是3•14事件中唯一没起事的藏地。路上得知,虽未起事,但3•14事件对这片藏地同样影响很大,这指的是后果。后果即镇压。包括抓捕、警戒、威慑等等。据悉,迪庆州的十几个藏人乡都派有至少一个排的军...

唯色:在北京看见拉萨的恐惧(一)

“但是啊也许我们的权利 只是破碎的玻璃 捧在手里……” ——昂山素季 1、 这是4月的一天。遇到DZ时,他正站在赛特商场附近华灯初上的街边,呆呆地看着川流不息的车和人。之前听JM说有这样一个从拉萨来的藏人,很少出门,也不参与同族人的聚会,原因是他那十分典型的西藏相貌,在今天的北京引人注目。这不是夸张。连西藏最早的共产党人平措汪杰先生出门散步,都被几个年轻的北京人指指点点地惊呼:看他,不是藏独就是...

唯色:拉萨人说奥运火炬传拉萨

满大街都是军警和便衣,连公共厕所里也藏着他们。 3·14以来在拉萨警戒的军人们,开始换上第五套服装——藏装。之前陆续穿过解放军服装、武警武装、警察服装和游客服装。 20日下午6点以后,拉萨开始戒严,但不会公开承认戒严。大街小巷的关卡都有全副武装的军警警戒,设置的有各种障碍。 所有藏人,若无特殊证件,一概不准于明日上街,必须呆在家里。僧人们不准离开寺院。为什么中国其他城市传火炬,市民都可以出来看热...

唯色:地震为大,但也要为人权呼吁

(图为2008年6月13日,在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的地震灾区,乡政府高挂“反分裂”标语。拍摄者是我。) 一位朋友的儿子在拉萨的监狱里被关了40多天后获释。他没做过任何值得入狱的事情,只是3月15日在大昭寺附近行走时被警察抓走,像他这样毫无理由被抓走的人很多。我的朋友曾有多日不知儿子是死是活,全家人终日以泪洗面。等到遍体鳞伤的儿子出狱时,朋友年迈的母亲因突发脑溢血已撒手人寰。 鉴于安全,我和朋友联系...

唯色:我的博客惹恼了谁?

我从2005年起开设博客,至2006年底,三个在中国开的博客全被关闭。其中两个博客开的时间长,讨论的话题多,各自拥有很多读者,但在统战部的关照下,永远消失了;第三个博客才开一个月也突然消失了。去年1月,我在海外开设了第四个博客,仅仅一天就被中国的网络管理人员屏蔽,从此只能依靠代理服务器才能管理这个博客。感谢坚持与中国网络管制不懈较量的各种代理服务器,否则像我一样的声音将不得不喑哑,消散在无人知晓...

唯色:春天

春天到了 春天的拉萨啊 每天下午,荒芜的河谷 都会刮起沙暴 觉康的酥油灯啊 每天在我们的手中点燃 春天到了 春天的拉萨啊 每天几次,周围的兵营 都会吹响军号 我苍老的母亲啊 每天绕着孜布达拉转经 啊,拉萨的春天 拉萨的春天…… 就这样,一个个春天过去了 2004,藏历新年,拉萨 图为2007年10月17日的哲蚌寺,今天也如此…… 文章来源:绛红色的地图~唯色博客 2008, March 11 原...

唯色:两首歌词:誓言·回家

2000年3月10日,一个特殊的日子,我早早地赶到大昭寺广场,广场似乎如常,转经的转经,煨桑的煨桑,只有高高挂在某一处的喇叭异常响亮,旋律激越,犹如文革时期。 大昭寺门前依然是磕长头的老百姓,此起彼伏;但大门紧闭着。后门也紧闭着。 只好转帕廓。转了三圈。第二圈时才感觉气氛的隐隐异样。似乎有一半的便衣。一半的信徒。但什么都没有发生。什么不寻常的事件都没有看见。 晚上收听广播,听到了达赖喇嘛的声音,...

唯色:凌迟——有感于陈界仁的《恍惚相》

凌迟这种酷刑,是谁的发明? 在闹市街头,光天化日之下 行刑者把受刑者切成碎片 却又不准他过快死掉 给他喂食鸦片 让他恍恍惚惚 再一刀一刀剜割他的肉体 甚至要割一千刀 受刑的人,什么样的罪过 既不准他活,也求死不得? 因为吞食了鸦片 莫大的痛苦也变得麻木 可能还有点飘飘然 闻讯奔来的人们拥挤着 争相观看这奇观 击掌叫好,陶醉其中 或者吓得睁只眼闭只眼 惟有执刀的行刑者一丝不苟 沉浸在刽子手的快感中...

唯色:一张纸居然也会变成一把刀……

一张纸居然也会变成一把刀 而且比较锋利 我只是想翻开下一页 右手无名指的关节却被划伤了 虽然伤口很小 却也渗出丝丝的血 微微的痛 让我暗暗惊讶这一蜕变 突然之间,连纸也能变成刀 这需要怎样的失误 抑或怎样的契机,才会发生? 我不禁对这平凡的纸肃然起敬 2007-10-16 图为西藏画家嘎德的作品。 文章来源:绛红色的地图~唯色博客 2007, October 22 原文链接...

唯色:下场!

明知刀刃林立, 却见刀刃的顶端沾着甜甜的蜜。 忍不住伸舌去舔—— 啊哈,多么甜蜜! 再舔一口,再舔一口,再舔一口…… 哦,舌头呢?我们的舌头呢? 怎么被割了? 2007-10-3 图为西藏画家次仁念扎的画《Cigarett share》 文章来源:绛红色的地图~唯色博客 2007, October 4 原文链接...

唯色:生日

我可以代替你 亲近这匹变得稀罕的马吗? 这蹄子尚未磨砺的马 这终究长得出一对翅膀的马 这时紧紧地跟着 毛色越来越黑 何时腾空而飞,一定会惊世骇俗 而那个本命年 那一条通往外省的路上 谁的一击,使这匹马轰然倒下 使你落尽乌发 挑选一座寺院,等待复活的奇迹 我可以代替你 亲近这匹变得稀罕的马吗? 风云变幻,难以测算 你哪一邦失散的女子 只顾饮泣而走,虽然留住口音 却留不住一件额外的、增色的首饰 是否...

唯色:西藏之病

在我眼中,漫山遍野的植物 不外乎三种:细弱的是草 绚丽的是花,高拔的是树 但在依傍着群山和原野的喇嘛眼中 每一根草,都是八万四千根的一根 每一朵花,都是八万四千朵的一朵 每一棵树,都是八万四千棵的一棵 犹如佛法,八万四千法门 每一个法都可以治疗一种疾病 西藏之病,何时才会痊愈? 2007-7-24,藏东之康,拜访一位104岁的阿尼 文章来源:绛红色的地图~唯色博客 2007, August 10...

唯色:记那尊被砸得疼痛四散的佛像

离开拉萨二十天了。 常常想起那尊脸被砸扁的佛像。 是在冲赛康居委会门前的一个小摊上, 远远地,我就看见了它。 我本是去冲赛康市场买些蕨麻, 可是看见它,就被突如其来的忧伤击中了。 我不由自主地走向被砸成那样的它, 感觉它有生命,正疼痛地依靠着货架, 脸被砸扁,胳膊被砍断,而且拦腰被斩。 它就那么疼痛地靠在货架上。 它的周围是酱油、豆瓣、色拉油和一卷卷卫生纸, 全都来自早已进入我们生活的中国内地。...

唯色:西藏的秘密

——献给狱中的丹增德勒仁波切、邦日仁波切和洛桑丹增。 1、 细细想一想,他们与我有何关系? 班旦加措[1],整整被关押了三十三年; 阿旺桑珍[2],从十二岁开始坐牢; 还有刚刚释放的平措尼珍[3]; 还有仍旧囚禁在某个监狱的洛桑丹增[4]。 我并不认得,真的,我连他们的照片也未见过。 只在网上看到一个老喇嘛的跟前, 手铐,脚镣和匕首,几种性能不同的电棒。 他那凹陷的脸,沟壑似的皱纹, 却还依稀可...

唯色:十二月

1. 听哪,大谎就要弥天 林中的小鸟就要落下两只 他说:西藏,西藏,正在幸福 愤怒的女孩不节食 遍地的袈裟也在变色 他们说:为了保住这条命 但那一个,呵! 滚烫的血液,滚烫的血液 谁在来世放声恸哭? 2. 乌云!崩溃! 这是我此刻的幻象 我也知道,此刻沉默 就永远沉默 千万张拉长的脸啊 请敞开心扉 那颜色尤为绛红的人 牺牲一次 因为生命之树常青 灵魂,就是灵魂 3. 更大的挫折! 万木从未有过的...

唯色:班禅喇嘛

如果时间可以抹煞谎言, 十年是否足够? 一个儿童长成聪颖少年, 却像一只鹦鹉,喃喃学舌, 那是乞求主子欢心的说辞! 另一个儿童,他在哪里? 他手腕上与生俱来的伤痕, 是他的前世,在更早的十年 在北京某个暗无天日的牢房, 被一付手铐,紧紧地捆缚。 而今,渺无音讯的儿童, 是否已经遍体鳞伤?! 如果黑暗有九重, 他和他,身陷的是第几重? 如果光明有九重, 他和他,神往的是第几重? 也许就在黑暗与光明...

唯色:2007洛萨扎西德勒!

我的雪域吉祥, 人间大地吉祥; 身口心意吉祥, 行住坐卧吉祥; 春夏秋冬吉祥, 二六时中吉祥; 前世今生吉祥, 凡尘净土吉祥; 西藏之心——嘉瓦仁波切古次赤洛丹巴秀! 唯色恭贺 文章来源:绛红色的地图~唯色博客 2007, February 17 原文链接...

唯色:啊飞

如果我是那只飞翔的鸟儿 我需要的不是一个翅膀 我听见你说,只有 两个翅膀,才能飞得起来 两个翅膀啊,一个叫做智慧 一个叫做勇气 我不愿是那过于明智的鸟儿 也不愿是那过于蛮勇的鸟儿 张开美丽的翅膀 在越来越小的空中飞翔 乌云滚滚而来 投下大片阴影 它会变成一把封喉的刀吗? 它会变成一张罩住全身的网吗? 我听见你说,只有 智勇双全,才能飞出三界 2006-4-15,北京 图为旅居美国的藏人画家Los...

唯色:一样的地震,一样的灾难

5月12日发生大地震时,我刚走出熙熙攘攘的地铁。后来虽知北京也有震动,但毕竟轻微,所以浑然不觉。还知震源在阿坝州的汶川县。我曾多次路过汶川,那里山清水秀,汉、羌、藏、回等族杂居,距离汉地更近,而往西北,则是嘉绒和安多藏人聚居之地。 震级高达8级的地震使得废墟遍布,家破人亡。连日来,关于灾区的各种影像惨不忍睹,幸存者的恸哭令人揪心。汶川东边的都江堰市也是重灾区,阿坝州有不少退休干部移居到这个城市度...

唯色:“接触磋商”为的是什么?

4月25日,新华社发布中共将与达赖喇嘛的代表“接触磋商”的消息,尽管态度倨傲,但还是在藏地、在中国、在世界激起波澜。就藏人来说,虽然不在藏地的藏人认为这是双赢之策,或有希望扭转全藏地恶劣的局势;然而身在藏地的藏人大多不抱希望,认为这更可能是当局为了奥运而施放的烟雾弹,甚至可能是西方国家与中国免于损失各自利益而达成的地下交易。 不是藏人多疑,如果中共真有诚意,那么充满敌意的形势应该有所改观,但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