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乔:人生何处不相逢

周末跟朋友去太仓浏河镇短途旅游两天,这是春节后“疫情”以来我的第一次出游,只是找个地方放松一下吧。浏河镇,古称刘家港,据说当年郑和七下西洋,就是从这儿扬帆起锚的。可能是疫情的缘故,小镇游人不多,很清静,老街上空空荡荡,店铺人气稀落,标志性的景点“天妃宫”——郑和每次出洋前率众祭拜的地方,也没有对公众开放。 在老街和湿地公园散散步,一边和朋友探讨着“郑和下西洋”,传闻明成祖朱棣是为寻找“靖难之役”...

小乔:寻找陈秋实

不知不觉,陈秋实从大众视野里消失已经100天了。 我看着视频中,或轻松幽默、或激情洋溢侃侃而谈的你,心里充满敬意、担忧和牵挂。 我们素未谋面,我只是从以往你的电视和网络节目录影里、从你发布在网上的一个个短视频里,去了解你、感受你,但我觉得,你象是一位陌生而熟悉的朋友,仿佛我们相识已久,我欣赏你的风趣、幽默、乐观和自信,我亦了解你内心深处的忧郁和孤独。 1月30日,你在youtube频道上传的一个...

小乔:艳丽无匹——世界容不下你的美丽

刘艳丽照片 我在这个疫情肆虐全球的“假期”里得到你的坏消息,那些已经囚禁你两年多的“政治病毒”们,比我所能想象的更加疯狂!仅仅因为你在网上说了一些真话,心里话,他们竟判了你四年!这意味着,还有漫长的两年时间,你无法与亲人、朋友们相聚了,因为犯“真话罪”,你要在那个暗无天日的地方,待上总共1460余日!这让我在这个渐趋炎热的初夏之日里,感到彻骨得悲凉! 我与你素昧平生,之前隐约听到过你的芳名,知道...

小乔:满城血泪 山河同悲——李文亮医生头七祭

​图片来源:人民日报新媒体 李文亮医生离开我们七天了(官方消息称2月7日凌晨2:58,而据现场传出消息和医疗记录,李医生头天晚上9:30左右即停止心跳,此后皆为无效抢救)。 你走了!带着对妻儿亲人无限的眷恋,一个年轻的生命化蝶而去…… 而被央视全国通报并反复播报的,武汉警方某年某月某一天对8个人的“训诫”,却变成蝴蝶的翅膀,持续引发一场正席卷全球的空前海啸。 据国家卫健委公布的消息,截至2月11...

小乔:秋实你好

知道秋实,是在去年8月间,据说广东以南的村子发生了“抱乱”,国内互联网上一面严厉屏蔽外媒消息,一面网民们一边倒地“喊打喊杀”。秋实以“旅游者”身份去了那里实地探访,他原本打算待上一星期,后被“有关部门”和任职的律师所电话召回,只待了三天。短短三天,他做了很多视频,将自己实地所见所闻所思所想介绍给大家。在内地媒体只能统一转载心花社和ccav消息的新闻管控下,秋实几乎成为成功赴港采访的唯一大陆人,在...

上海独立作家李剑虹(小乔)再次被剥夺工作

12/16/2019 (中国上海—2019年12月15日)本网获悉,上海独立作家李剑虹(笔名“小乔”)女士近日应聘到上海静安区的一家外企公司工作,担任公司高管,但仅上班一周,就遭当地国保前往公司调查了解情况,为免公司老板受到骚扰与压力而被迫离职。这在小乔的工作经历中,已记不清是第几次被国保干预而失去工作了。 小乔原本在上海所居区中一家得到国保应允的养老院中工作,每月3000多元,仅供维持基本生计...

小乔:凛冬将尽,春日可期——期盼唐荆陵律师归来

新年以来,雨雪淅淅沥沥接连下了一个多月,太阳难得露脸一回,这个春节,也在雾蔼沉沉中度过,令人郁闷、感伤。看着日历,我在心里盘算,再过三个月,唐荆陵律师该回来了。 我和唐荆陵律师相识已有十几年。最早的一次见面,记忆中是2005年夏季,当时我在上海因得罪有司而失业,不得已在自己的祖国四处流浪,寻求工作机会。那年夏季的一个周末,我在广东为落实工作奔波之余,约唐荆陵律师在他的律师所办公室见面。当时他正代...

小乔:捍卫灵魂自由的代价——从林昭到卢雪松

倍受中国网民关注的吉林艺术学院青年教师卢雪松停课事件在这个酷暑季节,终于传来令人不寒而栗的最新进展:笔者今日在网上意外看到网友转载海外网站讯息称:“据知情人士透露的可靠消息,卢雪松目前被以取保候审限制自由,生活陷入困境……” 而在该主题一度成为社区讨论热点的“燕南”网,站方发出如下置顶声明: 标题:“卢雪松停课事件”讨论到此为止 相关贴文全部关闭主题。本站从现在开始禁止发布相关主题新帖。多谢合作...

小乔:追寻一个圣洁的灵魂——感悟林昭

3月13日,一个乍暖还寒的季节,天气清朗,我们一行30余人自上海出发前往苏州木渎镇灵岩山。此行的目的是祭拜位于灵岩山麓的林昭烈士墓,追怀这位中国思想史上的殉道圣女,自由战士的先驱者。 由于听说林昭墓地较难寻,为保证此次活动顺利,两位牵头主持活动的网友曾特意于两周之前到此地寻访探路,在他们的指引下,旅行巴士经过约三个小时的路途颠簸塞车,终于到达此行的目的地灵岩山南麓。汇合在此等候多时的几位南京、杭...

小乔:零八宪章:言论表达权利与中国公民运动

2008年12月10日世界人权宣言发表纪念日前夕,300多位中国公民共同签署并发表了一份《08宪章》,宪章的构思源于1977年1月部分捷克斯洛伐克知识分子联名发表的呼吁国家保障基本的公民权利的《77宪章》。北京宪政学者、《08宪章》联署人之一张祖桦先生介绍说:“《08宪章》前面一部分是我们的基本理念,主要论述了知识分子和中国人民对自由、民主、人权、法制、宪政的渴望和追求的历程;后面提出了19项具...

小乔:向死而生——怀念晓波

照片为7月9日作者前往中医大附属一院探望刘晓波所拍(作者提供) 刘晓波先生离开我们转眼已经百日。数月来,我沉浸在难以言诉的伤痛之中,却不知能以怎样的方式,去表达对先生的哀思。先生“没有敌人”,视您为“敌”者却将您囚禁至生命的最后一息!您在禁锢之中离开这个冰冷的世界,陪伴您最后时刻的只有您挚爱的伴侣霞姐和寥寥几位亲人。日夜牵挂着您、与您被迫分离已九年的朋友们无法与您最后道别,无法送您一程。剥夺您自...

小乔:致陈光诚先生的一封信

尊敬的光诚兄弟: 您好!我是李剑虹,网上的名字叫“小乔”,我是你的“滕彪兄弟”神交于网络未曾谋面的朋友。正是透过滕彪兄那篇倾注着勇气和心血、饱含着当事人血泪控诉的《临沂计划生育调查手记》,我第一次认识了你——一位“目盲心亮”(刘晓波语)的维权义士。也因此,虽与你素昧平生,不曾有缘结识,但在我心里,早已经将你视作自己的“兄弟”。 在那篇读后让人心情沉重的《调查手记》里,滕彪兄赞誉你“在某种程度上遏...

小乔:抗议武汉公安拘捕文炎!请还公民“合法结社权”...

惊悉网友孙不二(真名文炎)先生于2005年8月11日夜被武汉市公安局以“非法结社”罪名“拘留”十五天,对此,我感到震惊和愤怒。我在此强烈抗议武汉市公安局这一侵害公民人权的违法行径! 因为武汉警方“拘留”文炎先生,粗暴剥夺公民人身自由的行为,无论在程序上或是执法依据上,都严重违法。 首先就程序而言,武汉市公安局在2005年8月11日晚先是以“问话”为名将当事人口头传唤至警署,随后却未经任何手续就扣...

小乔:阳光下的罪恶——最强烈抗议对师涛、张林的中世纪野蛮审判!...

当师涛上诉案最终“维持原判”的“终审裁定”在这个不祥的六月底传来(六月以来接连发生了沙兰镇等地洪灾、定州血案、池州骚乱、安徽泗县甲肝疫苗事件以及九江学院学生暴动等),我已几乎没有了愤怒和悲哀!我感到麻木,其次是荒唐可笑!尤其令人费解、让人哭笑不得的是:《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2005)湘高法刑一终字第177号》落款日期为“二00五年六月二日”,而师涛上诉案辩护人莫少平、丁锡奎两位律师提交...

小乔:孩子之死——悼沙兰惨祸中罹难小学生

沙兰惨祸发生迄今已有十日。十天来漂泊异乡、客居朋友处的我不止一次坐到电脑前,想为那些逝去的小小亡魂写点什么,每一次却总是语不成行,难以成文。上百孩子无辜的血令我艰于呼吸!我想大声地质问:是谁剥夺了这些无辜幼弱的孩子的“生存权”?是谁让生命在刚刚绽放之初即惨遭摧折匆匆凋零?我们这个社会究竟怎么了?却觉得自己的声音空洞无力! 6月14日,黑龙江省宁安市沙兰镇洪水救灾工作进入第四天,15时30分救灾当...

小乔:没有“压力”就不可能有“妥协”——兼答刘路、归宇斌先生...

近日,因被迫出走海外的原上海著名维权律师郭国汀先生在海外以发表声明“公开退党(社)、退团、退队”的决绝姿态与中共彻底决裂,走上一条“不归路”(中共极有可能因此而断绝郭国汀先生的归国之路),从而引发了刘路与归宇斌先生之间的一系列争论。争论的双方,我与刘路先生曾有一面之缘,且一直有通信往还,算得上是“朋友”;而另一方归宇斌先生则完全陌生,只在网上有所耳闻。但对二人争论的主要问题,笔者较倾向于归宇斌先...

小乔:打开历史心结 共建和谐社会——致中共中央和全国人大的公民意见书...

烦请上海市公安局转呈 尊敬的中共中央领导 全国人大各常委委员、各人民代表: 你们好!我是李剑虹,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上海市浦东新区居民。现本着关心国家、民族命运和前途的社会责任感与公民意识,以一个公民的身份向你们反应一些问题,切盼能得到各位领导和各位人民代表及时的信息反馈和释疑。 自2003 年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以来,中国新一代领导人提出“以人为本,全面、协调、可持续的科学发展观”,去年秋中共十...

小乔【译】:美国参议员马可·鲁比奥致刘霞公开信

2017年7月25日 作者为代表佛罗里达州的美国参议员。 亲爱的刘霞女士: 虽然我们素未谋面,我和全球数百万人一起,为您的丈夫刘晓波先生的辞世致以最深切的哀悼!他数十年来长期坚持的为争取人权和结束中国的一党专制的和平抗争,不仅赢得了诺贝尔和平奖形式的国际荣誉,也赢得了包括我在内的无数仰慕者继续追随他的理想。 华盛顿特区的决策者们仍在讨论如何更好地弘扬刘晓波的人生和他的遗产,与此同时人们越来越迫切...

小乔:打破坚冰,共建宪政民主中华——我看连胡会谈...

继3月27日江丙坤先生访问大陆后,台湾中国国民党主席连战先生于4月26日率庞大国民党大陆访问团“登陆”,并于4月29日下午与中国共产党总书记胡锦涛先生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会谈,这是自1949年国共内战结束、两岸对峙半个多世纪以来国共两党最高领导人的首次会晤。在接下来的几天行程中连战先生还将访问故里西安和大陆经济重镇上海。紧接着亲民党宋楚瑜先生也将跟进。两岸关系因此沸沸扬扬,一时间各种态度跃然台面...

小乔:3月4日参加听证会“惊魂”记

公元2005年3月4日,天气很好,阳光灿烂。 按照原定计划,一大早我从朋友家里出发,赶上上班高峰时段拥挤的地铁,奔徐汇区市司法局。出地铁,看了一下时间,9点还差几分。应该再有5、6分钟就到达目的地了。 我拨打郭律师的手机号,想问问他到了没有,告诉他有朋友来支援他。 “您所拨打的手机正在通话中……” 我又拨了约好9点钟在司法局门口碰头的一位记者朋友手机,信息提示说“暂时无法接通”。 挂了电话,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