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乔:满城血泪 山河同悲——李文亮医生头七祭

Share on Google+

​图片来源:人民日报新媒体

李文亮医生离开我们七天了(官方消息称2月7日凌晨2:58,而据现场传出消息和医疗记录,李医生头天晚上9:30左右即停止心跳,此后皆为无效抢救)。

你走了!带着对妻儿亲人无限的眷恋,一个年轻的生命化蝶而去……

而被央视全国通报并反复播报的,武汉警方某年某月某一天对8个人的“训诫”,却变成蝴蝶的翅膀,持续引发一场正席卷全球的空前海啸。

据国家卫健委公布的消息,截至2月11日,全国确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逾44000人,病亡人数超1100人。

就在今天清晨,在微信群里,我看到一则令人心碎的短视频:某医院里,身着防护服的工作人员正在收尸——那是三个幼小的孩子!小小的身躯,被匆忙塞进“同一个”裹尸袋里,密封后拖走……(估计这个不到一分钟的短视频这里平台放不牢,我就不费力上传了)

我又记起在封城后决然奔赴武汉做现场报道的陈QS,在他被带走“隔离”前发布的一段视频中,医院的急诊大厅里,一位骨瘦如柴的老人,坐在轮椅上溘然长逝,一旁陪护的家人,不避感染地拥抱着逝者,正等待殡仪馆的车辆……

类似的事情,如今每天每刻,正发生在武汉这座昔日繁华的大都市,人们痛失身边的亲友,欲悲无泪!我想起日本著名导演北野武,在大地震时说过的一句话:“灾难并不是死了两万人这样一件事,而是死了一个人这件事,发生两万次。”

图片来源:网络

你走了!“我们愤怒于你的预警被当成窑盐,我们伤恸于你的离去竟不是窑盐”!如果当初,出于职业敏感而在网上示警的八位白衣天使,等待他们的不是深夜上门令人心惊的“执法”、“训诫”!而是各级“有关部门”的充分尊重和重视,上下各司其责戮力同心,这一切或许本不该发生,李医生也不必以生命为代价吹响哨音,万人欢聚的“百家宴”不会变成“催命符”……

可惜没有“如果”!居庙堂之高者认定说真话惊醒“太平盛世”的“吹哨人”,是那个试图“寻性姿势”的“造窑者”,是会引起恐慌的“煽动者”,他们以为,杀掉那只乌鸦,令其销声匿迹,天下便可太平。然而这回,病毒不买账了……

李医生化蝶而去一星期,“忘却的救主快要降临了罢”?我们看到,他的“热搜”很快被“看不见的手”从榜上抹去;我们看到,“正能量”的新闻表彰着某网警“一天只休息4小时,连续工作20小时”,只为了删贴、疯群;我们看到,另一位以一己之力在武汉奔波、报道真相的公民陈QS在李医生去世的同一天被带走,据说是依照“疫情”临时管制条例被“强制隔离”——“强制隔离”就“强制隔离”呗,我们理解也配合,但连他的手机也“强制隔离”啦?就令人费解,就连他的名字,在围脖、威信等,也被“强制隔离”……

现实如此残酷,没有人反思,没有人汲取教训。

图片来源:网络

春天已经来了,但李医生和许多人,却在这个春天里,被一纸“训诫书”埋葬。

“时间永是流逝,街市依旧太平,有限的几个生命,在中国是算不得什么的。”等到这一城的血泪流干,等到一切尘埃落定,希望劫后余生欢呼着的人们,不要那么快就忘记,拖着病痛之躯辗转于数个医院求一床位而不得的患者的绝望;不要那么快就忘记,急诊大厅冰冷的地面和家里病床上,还有那位为了不传染家人纵身跃入滔滔汉江,匆匆告别这个世界来不及确诊来不及进入统计数据的亡者的痛苦;不要那么快就忘记,他们亲人的眼泪和挚友的悲伤……作为逝者家属,或躲过一劫的幸运儿的你,如果继续加入“厉害了我的国”的合唱,高歌着“制度优势”、“大国效率”的神话,那么你就不配悼念李文亮医生,这国就难免于萨斯、新冠之后,下一次“掉进同一条沟里”的灾难。

李医生,感谢你曾来过这个世界!但愿你和无数无辜者的血泪,不会白白流逝。等到樱花开满江城时,请记得,有一位名叫李文亮的医生,他曾尝试拯救地球;请记得,太多提前凋零、埋葬在这个春天里的生命,他们属于或不属于某个数据;也请记得,那无穷的远方,无数陌生者的不幸,都和我有关。

 

2020年2月12日

来源:作者提供,首发公众号后三小时被删

阅读次数:3,48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