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友渔:警惕恐怖主义:理性与力量同在

2002年,我在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做客座教授时,接到美国一个大学的邀请,去做一个“9·11恐怖主义袭击一周年祭”的讲演。我的听众以教师和研究生为主,他们对讲演的反应和话题广泛的讨论,使我对美国人的感受、立场、观点有了真切的体会。 那一段时间,防止恐怖主义分子再次袭击美国本土成了美国政府的当务之急,电视、广播中尽是提高警戒等级、采取种种安全措施的消息。手持冲锋枪的士兵、牵着大狼狗的警察巡逻于机场、...

徐友渔:悼念李慎之先生

自5天前得知李先生处于弥留状态,就一直揪心地不安。19日和20日上午听到他的症状稍有改善的消息,虽然明知这是一种不可逆转的大趋势中的小波动,但心中的祈望却挥之不去:世界上毕竟出现过奇迹,也许,我们会迎来李先生的康复。 段跃3月底给我来电话,说4月5日安排一个聚会,李先生和大家见见面。我因为4月4日要出差成都,所以决定聚会推迟到4月12日。紧接着李先生给我打电话,要我赴会时叫上王怡——通过网上的文...

徐友渔:关于修宪的几个问题

——在“保护私有财产与修改宪法”研讨会上的发言 一、修宪要禀承宪政精神 修宪的起因来自客观和主观两个方面。 客观原因是,一个国家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情况是不断发展变化的,当宪法条文不再适应客观情况时,应该考虑修改。当然也可以通过对宪法条文加以重新解释的办法来解决,不过我觉得如果条文与现实相距甚远,修改比重新解释好。 主观原因是,制定宪法时,制宪者的认识和水平因各种原因而有局限,后来人们发现宪...

徐友渔:警惕大学成为搞笑场所

某大学聘请香港搞笑明星周星驰当教授,与其说是一个值得争议的学术职务任命事件,不如说是一项精明的搞笑行为艺术。这件事引起了注意和争论,搞笑行为艺术的策划人的目的达到了。这年头,人们忌讳的是默默无闻作奉献,追求的是哗众取宠玩一把。 最令人痛心的是有关报道中的这段描述:在周星驰到这所大学做演讲的现场,当他接过聘书,主持人问他“聘期是多长”的时候,全场学生高呼“一万年”。这样的事情怎么会发生在大学?它只...

徐友渔:结束文革的那些日子

1967年秋,中国陷入毛泽东称之为“全面内战”的险境已有不少时日,正在为“捍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而浴血奋战,残酷厮杀的红卫兵突然听到这么一句“最高指示”:“现在是轮到小将们犯错误的时候了。” 不少人猛然醒悟,不少人心灰意懒,毅然或黯然地退出运动。 但执迷不悟者也大有人在,清华大学井冈山派和“四·一四”派的武斗从1968年4月下旬进行到7月下旬,使“文革”的发动者痛感昔日的革命先锋已经成了实施自己...

徐友渔:几个乡下人等于一个城里人?

最近,几起交通肇事死亡赔偿案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和讨论。因为死者是农民,其家属得到的赔偿金额仅为如果死者是城镇居民的几分之一。有报道说,肇事司机宣称“对农村人口,赔偿额不能太高”,而负责案件的警方、甚至受害者的辩护律师面对国家有关规定,也只能认可这种“农民的命不值钱”的可悲事实。由此,引发了对我国城乡二元结构导致农民地位低下的批评,对在丧失生命时能否坚持“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这一宪法条款的议论。...

徐友渔:“后主义”与启蒙

自五四新文化运动以来,中国进步的知识分子一直以启蒙为己任,(1)尽管由于内乱或外患,启蒙的进程屡屡被打断,但启蒙的话语一直不绝如缕,启蒙精神一直得到正面评价。各个时代的守旧势力或统治者,虽然竭力阻止或扼杀启蒙,但多半另寻借口,未敢正面理直气壮地否定,更无能力在思想理论上加以贬斥。但进入90年代之后,情况有了变化,从各种“后主义”(如后现代主义、东方主义、后殖民主义、后新时期文化批评等等)衍生出来...

徐友渔:哈贝马斯在中国

哈贝马斯这次来华访问,被有些人称为可以与80年前罗素、杜威来华访问讲学相媲美的学界盛事。此喻当然不确,因为时代条件大不相同了。80年前中国知识界、文化界把西方大哲奉若神明,而这次不少人对力倡人权的哈贝马斯是敢于顶撞的。有一相同之处,哈氏几次讲演下来,人们不难得出结论:参加听讲者人数众多,热情有余,但知识准备显然不足,这和80年前情况差不多。 我于4月17日听了哈贝马斯在中国社会科学院作的首场讲演...

徐友渔:国学应该怎样热起来

2004年被称为“文化保守主义年”,我看2005年可以称为“国学年”,因为发生了好多事情,都是围绕国学展开讨论和争论,比如中国人民大学成立国学院,又如关于废除科举100年纪念和祭孔的争论。最近还有北京大学哲学系办国学 “老板班”和中国国学俱乐部正式开张的消息,看来国学正在热起来。 国学如果真能热起来,应该是好事,但重要的是它怎么个热法。我担心的是,看目前的一些苗头,它热得有点邪乎。这就有两种可能...

徐友渔:关注平等与公正

中国的现实问题是非常简单的、是非非常分明的。如果非用西方学术来套,就相当于用显微镜看大街上的人打架,那是很荒唐的——明明是肉眼就看得清楚的。而中国的问题是一些人明火执仗地抢与偷的问题,我们需要的是基本常识,基本的道德感。 徐友渔: 1947年生于成都。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研究员。主要著作有《“哥白尼式”的革命》、《形形色色的造反》、《告别20世纪》、《不懈的精神追求》等著作10余部。 ■本刊记者...

徐友渔:2005年文化再盘点

2005年的文化现象在年终时受到各式各样的总结、点评,这不是因为这一年文化方面可圈可点之处甚多,而是因为只有几只猴子在如来佛的手心翻筋斗,容易吸引和集中人们的目光。尽管2005年的文化现象多半是乏善可陈,但有关的评论更是乏善可陈,所以值得重新议一议。 国学热。2004年的“少儿读经”、“文化保守主义年”之说已经使国学成为热门话题,2005年国学派趁热打铁,急剧加温。这样的加热升温,2006年怎么...

徐友渔:当代中国作为社会良心的自由知识分子

从20世纪90年代起,中国自由知识分子面临与以前不同的社会条件和思想文化环境,他们在坚持自己的历史使命时,也适时地调整、转换了自己的问题意识、知识结构和行为方式。 继80年代末的巨大风波和强烈震撼而来的,是90年代初的商品潮和淘金热。知识分子的理想、抱负,人民群众的热情和意愿在现实的权威压制力量的打击下,显得既脆弱、又渺茫;而发财的机会,金钱的诱惑力,却大得难以抗拒。这时知识分子队伍中犬儒主义和...

徐友渔:进入21世纪的自由主义和新左派

徐友渔 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 一、“自由主义”和“新左派”:是帽子还是事实? 二、从理念到实践:对维权活动的不同态度 三、认识改革:令人尴尬的两难局面 四、自由主义、新左派与传统和文化保守主义 五、对民族主义的态度 结论和展望 【注释】 在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自由主义和新左派几乎同时出现于中国社会思想舞台,它们之间的争论构成了这一时期思想派别之争的主要内容,引起海内外极大关注。进入新...

徐友渔:当代中国社会思想——对转型社会的两种解读...

时间:2005年12月4日19:00—21:00 地点:北京大学三教107 主办单位:北大校研会学术部,政府管理学院研究生会实践部 主讲人:徐友渔 同学们、朋友们: 很高兴有机会来到北京大学,和大家一道交流,探讨中国当代社会思想方面的问题。 我们知道,中国正处于社会形态急剧变化的转型期,虽然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发展,经济有了很大的发展,但是矛盾的积累也越来越深,越来越尖锐,而不同的人对问题的诊断和...

徐友渔:大学招收运动员不能破坏社会公正

刘翔不经考试就硕博连读,教育部近日又规定一级运动员进大学可以免试,这引起了公众的极大关注和媒体的热烈讨论,这是好事。11月29日《新京报》发表现居美国的学者薛涌的评论《大学更应培养而非招揽运动员》,认为之所以引起批评,是因为我们这个国家有科举传统,把运动员视为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看到运动员进大学就大怒:你也配?我认为这个评论很不正确,作者津津乐道的美国经验,与中国的现实条件相距甚远,与目前的讨论...

徐友渔:从“主义”到“问题”

——中国学术思想近10年走势纵观 “话说天下大势”总有几分冒险,任何时候都不能忘记学界中“沉默的大多数”在书斋中默默耕耘,并不追风逐浪,但10来年间学术文化的研究与讨论确有若干热点和中心话题,而且其变化转换的轨迹亦隐然可见。对这种发展演进的知识社会学因素加以梳理,探究其内在理路,想来是有意义的。听说上海和广州也有学人准备在(现代与传统)上提起类似话题,可见问题具有一定的普遍性。 一、启蒙与新知 ...

徐友渔、杨玉圣:从黄禹锡事件看学术不端治理之道

2005年,黄禹锡——曾经的韩国“首佳科学家”、“干细胞之父”,从被公开指责造假,到有关部门迅速着手调查,以及其最终被剥夺“首佳科学家”称号并向全体国民谢罪,仅仅几个月时间。这段时间里,人们不仅吃惊于黄禹锡本人的造假行为,同时,韩国方方面面对此事的迅速反应,也颇引人瞩目。回头再看整个事件的过程,也许我们会有一些启发。 如何看待学术造假 背景:1月10日,韩国首尔大学公布对黄禹锡涉嫌学术造假事件的...

徐友渔:处理“恶搞”,应合法合宪

互联网上的“恶搞”呈泛滥之势,有关人士大声疾呼:现在到了加强管理、加以规范的时候了。有媒体报道,广电总局正准备出台有关互联网视频新管理条例,个人要传播视频内容,需要领许可证。 确实,规范很有必要,这既是为了纠正某些不健康的做法,也是为了保障多数人合理、合法地利用网络创作、传播、接收有影视剧情节的作品。问题是如何规范,即我们要准确地界定取缔什么、限制什么、支持和保护什么,我们的规范要有充分的理由和...

徐友渔:存在的意义和道德的政治

——理解哈维尔 哈姆莱特是莎士比亚最著名的剧作中的最著名的角色,瓦茨拉夫·哈维尔是当代捷克剧作家、思想家。我在阅读哈维尔的作品时,常常由他想到了哈姆莱特。一个是经典剧作中的虚构人物,一个是现代荒诞派剧作家;一个是为报杀父霸母之仇的王子,一个是在世纪性巨变浪潮中成为国家领导人的公众人物,二者有何关系?我看到的共通之处是:对存在的意义的不断追索,对人间苦难悲天悯人的情怀,对流俗之见的质疑和挑战,对当...

徐友渔:重提自由主义

临近世纪之交,中国大陆以其经济持续高速发展而瞩目於世界。由於政治体制改革并未与经济体制改革同步进行,而朝野上下透露的民族主义倾向与气氛愈益强烈,中国发展的方向,对周边国家和世界将带来甚么样后果的问题,也使人倍加关注。如果说民族主义是喧嚣的主流,那么最近若干年思想界、学术界、文化界反覆出现的另一个话题——自由主义,同样值得关注。 在本世纪后半叶的中国大陆,人们对於自由主义长期感到隔膜和陌生,在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