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25):黄钟毁弃,瓦釜雷鸣...

第八次“延长审限通知书” 这个月初,收到律师发来的北京市第三中级法院五月三十一日签发的第八次“延长审限通知书”。虽然在意料之中,但当真看到这张盖着“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鲜红大印的又一纸“通知”时,仍不免十二分地感歎:他们真做得出来!! 去年九月十五日,我案合议庭长贾志刚在三中院同我和律师会面时曾告知:“我们会尽快按照法律程序进入下一个阶段”,这话由书记员张怡白纸黑字地落于“行政一审谈话笔录”...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23):精卫填海

我上一篇《跟进》文的结尾原来是这样写的:“我请律师联系到合议庭庭长贾志刚和书记员张怡,告知我四月份会回国给父亲祝期颐大寿,希望能与他们再次会面。我自己也从美国给贾庭长三次电话留言,告知了我在北京逗留的日期。截至本文住笔,我还没有得到律师的信息。宁静致远,我不着急,这次见不着,还有下次。”律师建议:“篇尾可以更新一下,因现在他们已答应见面。”我照办了,但是心里觉得他乐观了。贾志刚虽然在电话中答应将...

盛禹九:且携龙胆贺期颐──贺李锐百年华诞

李锐老寿届期颐,这对于喜欢、尊敬和景仰这位老人的人们,是一件值得欢欣鼓舞的大喜事。 当今社会,年丰人寿,百岁高龄已不稀罕。但如李锐这样历尽沧桑风雨:从“一二?九”运动到延安整风;从办报从文到三峡论战;从庐山雷暴到秦城监狱;从建设水电到建设党的“第三梯队”;从追求真理到追求民主宪政……这么丰富、奇特的人生阅历,而又能攀越生命之巅峰,如此精明,如此清醒,如此硬朗,如此睿智;寿臻期颐依然放眼世界,萦怀...

高新:李锐先生一席谈(一)

昨天,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三日是笔者十分敬重的李锐先生百岁寿辰,海外华文媒体刊登一篇《毛泽东秘书百岁寿辰再揭关键秘闻》,文中说:曾任毛泽东兼职秘书、中组部常务副部长的李锐,4月13日迎来百年寿诞,但不会有公开庆祝活动,百岁寿宴只有家人和少数旧部参加,参加者多由外国、外地赶到北京,设宴家中,十分低调。李锐2013年接受白内障手术,现时除听觉退化外,身体很好,且思维清晰,对往来人物记得尤其清楚。 他在最...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22):把法律当真

三月一日,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给我发出第七次延长审理期限的通知书,三中院和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确实是将我这个原告玩弄于鼓掌之中。但是这种乐此不疲的玩法,让所有知道这个案件的人从不相信中、高两院,到鄙视两院。我还是耐心地走着瞧,他们实质上玩弄的不是我而是法律,这种玩法太危险,我替合议庭庭长捏把汗。 现在的国内会时不时生出些好事情,让我感到自己的案子在现时段不过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最近的第一件好事...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21):法官还在“研究”...

1月30日,按惯例请我的律师将2016年2月号香港《争鸣》所载“‘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二十”快递给北京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我案合议庭庭长贾志刚的同时,请他附上我致贾法官的一封短笺: 贾志刚法官:您好! 猴年即将来临,预祝您和家人春节快乐! 我的案子真是被您拖进了“猴年马月”,是否会成为“八年抗战”也未可知。若真到那时,您应该是“知天命”的年龄了。 父亲李锐猴年将进百岁。他一生历经磨难,百年苍桑...

李锐:我曾经是一个红卫兵

我一直在想:我到底应当怎样才能向女儿讲清楚这件事?我到底应当承担怎样的责任?当一个十六岁的男孩儿变成一只狼的时候,我们这个社会为什么竟然没有制止的机制?当一场浩劫持续了十年之久的时候,它为什么不能被提前制止?它为什么只能随着一个人的去世才能结束 本文摘自《我们经验里的时代》,孔见 王雁翎 编 几年前,费了一点儿周折才终于买到了杨绛先生的散文集《将饮茶》。 此前,杨先生的这本书早已在读书人的圈子里...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十八):我的“行为艺术”...

为先生的父亲九十大寿回国,在国内待了半个月。最后几天,北京出现重度雾霾。十一月十四日正午时分,在首都机场登上返回美国的飞机,我的座位在机翼上方,从舷窗向外看去,一片恍若即将入夜的昏暗。闭上双眼,感受着飞机在跑道上滑行、腾入天空,豁然,耀眼的光亮刺入眼帘,微微睁开双眼,只见银白的机翼被蔚蓝色拥抱着,欢快地挑逗着气流的涟漪,好美的一幅图画!探身俯望,机翼下是浓厚的云海,灰色的,没有边际,静静地,密实...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十六) ——初会法官...

贾志刚法官终於约见 九月十四日晚,接到律师电话,说案件的合议庭书记员张怡给他打了电话,确认明天上午九点半贾志刚法官约见。终于呵! 在我的记忆中,三中院所在的北苑是荒郊野外之地,查了”搜狗地图”,从我的住处到那里需时一个半小时。九月十五日早早出门,地铁一路顺畅,出了北苑路北站台,面对的竟是都市的喧闹。在马路边鳞次栉比的无照早点小摊和排队的熙攘人群中穿梭前行,被油烟熏烤着,我...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十五):路漫漫其修远...

七月十四日接到律师的电邮,告诉我他日前接到贾志刚法官的电话,通话内容主要有三点:一、解释六月初我回国多次电话他不接,是开庭确实忙,不是有意回避;二、如果下次回国还想见,尽早通过案件书记员张怡和他预约,他好安排接待;三、律师告诉贾法官我们没有别的要求,只是希望尽快开庭。贾法官答复,案件疑难复杂,需要慎重处理,希望我们理解。关于什么时候开庭,仍然无法答复。 我立即给律师回电,请他转达对贾法官善意解释...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十二):坚持,就有希望...

写这篇“跟进”的日子,距2013年12月25日我委托律师向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对首都机场海关提起行政诉讼,已经过去一年又近五个月了,虽然感到十分的迷茫,但是心中那忽忽悠悠、时暗时明,顽强燃着的烛光的蜡芯被四月底发生的事情拨得亮了起来。 4月25日清晨4点零5分,手机信号将我从睡梦中唤醒,是斯坦佛大学胡佛研究所图书档案馆主任瓦肯先生发来《纽约时报》电子版报道“Lawsuit over Banne...

“白寿”老人李锐谈养生:不要停止思考

我在秦城关了一年后,从墙上高窗户看到,外面的“大老吊”还在盖房子,预感到自己坐牢要作长期打算了。从王若飞和自己在秦城的见闻中得到启示:除了锻炼身体外,还要注意保护好脑子。怎么保护好自己的脑子?那就是:不停止思考,让脑子动起来,经常想问题。 今年4月13日,是李锐同志九九寿辰。不久前,笔者向他请教健康长寿之道。这位老人神采奕奕,侃侃而谈,不知疲倦,其谈话内容丰富,别具一格,已远远超出一般“养生”的...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十):法官陷入的两难困境...

“新修改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以下简称行政诉讼法)于11月1日表决通过,并将于2015年5月1日起实施。行政诉讼法作为一部‘民告官’的法律,实施24年来第一次修改。而此次修改的内容,被学者誉为‘依法治国的抓手和试金石’,堪称一部可以有效地把‘行政权力关进笼子’的法律。” 这段叙述见诸2014年11月1日国内众多官方媒体网站,是对那天全国人大通过“行政诉讼法修正案草案”报道的开篇之言,我...

李锐:不当奴隶,更不当奴才——纪念胡耀邦

  不正常的党内生活   要谈胡耀邦,不得不先谈中国共产党。自建党以来,任何党员都是党的驯服工具,这个观念深入人心,也作为组织原则贯彻下去。作为一个实质上的农民党,毛泽东是中国共产党最重要的缔造者。毛泽东这个人很复杂,毛的周围有一帮人。   毛泽东最喜欢的人是高岗、林彪和邓小平,曾打算让高岗当接班人。高岗有他的本事,属于“绿林豪杰”,毛很欣赏。我当过高岗的政治秘书,他喜欢下围棋,晚上同我下棋是从...

李南央:1978,找回父亲

父亲所讲的一切,犹如把我引入了另一个世界,一个完全没有神的世界。毛泽东在他的故事里是跟我们一样的人。爸爸的故事里没有谁是革命的,谁是反革命的,只有彭德怀、朱德、周恩来、林彪、刘少奇……这些有名有姓,有血有肉的人。 1978年7月28日,是我人生中应该记下来的一天。在那一天,我和大姑姑、大姑爹一起,从长沙动身去看望软禁在安徽大别山中的父亲———李锐。我知道那一步一旦迈出就再也不能回头了。从那一天开...

李南央致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的一封公开信

(附“李南央状告海关案”是块试金石) 李锐与李南央 我的致中国海关的第二封公开信是在2013年10月30日上网的,距离今天已经整整半年了。朋友们都关心着这件事的进展,我也期待着这桩扣书案有公开审理的那一天。我希望这件事无论结果如何,能够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框架下,在现行行政诉讼法的规定下,走完法律程序。但是迄今为止的进展令人无望,我不得不再以公开信的形式表达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依法诉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