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建利:没有文明化就没有现代化

【摘要】这场战争是文明与野蛮之战,反映到制度上面,它终将是民主与专制之战。 ****** “九、一一”恐怖事件震惊了世界,严重创伤了人类对自我生命以及相互依存的自信心。人们回肠荡气,在平时无法触及的心灵深处与自己见面、对话。 我们惊魂未定、痛心未已,却又被另一个事实更深重地打击着。那个事实就是,我们文明古国的许许多多同胞又一次和当今世界上最野蛮的国家站在一边,幸灾乐祸甚至额首称庆。葛红兵教授在给...

杨建利:推介中华圆和宪政变革论

《议报》创刊号发出去不久,就收到山东“不结社”核心人物牟传珩先生的来函。牟先生除了给《议报》高度评价和期望外,还把他两年前完成的近三万字的大作“中华圆和宪政变革论”交给《议报》发表。这篇尚未公开发表的力作,对未来民主中国的宪政原则、政体与国体结构以及民主化的道路提出系统的构想,是作者和他周围的朋友近十年来在极端艰难的政治环境下,认真思考的思想结晶。虽然将圆工具和转动圆工具的发展归结为宪政民主发展...

杨建利:雕虫小技不能排除中共统治的合法性危机

【摘要】在具体政策上,中共目前做的每一件事都否定了其当年夺权的正当性。如果中共当年夺取政权的理由是正当的,那么,它今天的统治就是不正当的,理所应当被革命。反之亦然,如果它今天作为是正当的,那么它当年夺取政权就是不正当的,误国百年,自应下台谢罪。两种相反的坏事被一个党全做了,而且做的时候还都是“伟大、光荣、正确”,天下岂能有这样的道理?! ****** 许多评论家认为,“三个代表”和“吸收资本家入...

杨建利:我对中共四中全会的初步解读

刚刚细读了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公告,初步解读如下: 紧接着70年国庆大阅兵而召开的中共四中全会以及该全会的内容标志着习近平执政第一季的结束和第二季的开始; 习近平执政第一季主要目标是:巩固权力、确立定于一尊的地位,此目标基本完成; 第一季结束时,习是大权在握,危机四伏,党内党外、国内国外四面树敌; 执政第二季首先是要进行党内派系平衡以稳固权力基础,这延续了他在10.1国庆讲话以及国庆游行方队所表达...

杨建利:撤回《逃犯条例》不能保障香港人的安全和自由...

今年三月开始的香港“反送中”运动激起了香港市民广泛而积极的参与,在无统一领导和组织的情况下,香港市民以罕见的勇气与智慧创造了非暴力抗争的奇迹,丰富了全人类非暴力抗争的经验,自6月9日以来,香港市民以多次过百万人的大游行给港府和中共政权施加了巨大压力,9月4日,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发表电视讲话,首次提议撤回《逃犯条例》,这是香港市民持续抗争的结果,是伟大的香港人的胜利。 从公开信息—林郑月娥私下谈话录...

于浩成:我国当局应即允准杨建利返美与家人团聚

杨建利于今年4月27日服刑5年期满获释,至今已经过去3个月,但我国当局尚未准他这个绿卡持有人返美。他的妻子傅湘日前(7月26日)致信胡锦涛主席,恳请让杨早日返美与家人团聚。 问题的症结在于被剥夺政治权利的人能否出国?杨建利到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处申请护照时,该处人员的答复是:因为杨还有“剥夺政治权利”一年的惩罚,所以不能发给护照,让他出国。 经查:我国1979年制订以及1997年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

杨建利、Aaron Rhodes:香港会向习近平证明,打压自由没有胜算...

8月5日,香港在这一天爆发了史无前例的罢工和示威活动,以香港年轻人为主的数千名抗议者聚集在香港金钟车站附近的立法会大楼周围。这一事件构成了当天香港抗议者的主体,它与国际媒体报道中通常出现的暴力冲突画面,以及香港和北京的统治对游行示威的抹黑描述完全不同。 几乎所有包围立法会的抗议者都穿着黑色T恤衫,以此表达为了共同的目标而团结一致。他们坐在地上,静静地聊着、笑着,好像在远足度假。他们到这里来,并不...

杨建利、陈破空、吴强:高调肯定李鹏“永垂不朽”,习近平发出什么信号?...

2019年7月26日 22:58 宁馨 华盛顿 — 中国前总理李鹏本周病逝,中国官方不同寻常地迅速宣布消息,而且在公告中以超高规格评价李鹏为“杰出革命家”和”卓越领导人“,赞扬其历史地位“永垂不朽”。但是在中国民间,对于李鹏的评价却大有争议。李鹏的去世,是否标志着中国一个政治世代的结束?当局给予李鹏最高赞誉,用意何在?李鹏生前曾经对自己在六四和三峡工程上的责任有所推卸,他在党内是否承受了难以对外...

杨建利:我对“反送中”策略的一点想法

2019年6月14日 “反送中”与“雨伞运动”有两个重要的不同。 其一,雨伞运动是争取香港人应有但被北京+香港建制派垄断了的政治权利,也就是说雨伞运动是争取一个尚未有的东西,从这个意义上讲,它是“进攻性”的,而反送中则是防卫性的,它试图保卫香港早有但逐渐萎缩的司法独立和自由空间,港人觉得已经没有再多的空间可以退让,所以,反送中比雨伞运动更具发弹性,更难以弹压。 其二,雨伞运动是香港“无权”普通市...

胡平:杨建利事件与中国的法治

海外异议人士杨建利博士回国考察被中共当局非法扣押,到今天已经一个多月了。这一事件再一次突显出中共当局无法无天的专制本质。 近些年来,我们不断地听到有人说,中国已经走上法治的轨道,江泽民明确提出以法治国的口号,然而在实际上,在中国,法律仍然只是一纸空文,权力践踏法律的现象仍然层出不穷,屡见不鲜。有人为中共辩护,说,转型时期么,不可能一下子就尽善尽美。这就使人想起一则笑话。有个人怕老婆,别人问他,你...

杨建利:每一天,我们都必须守望

——纪念“天安门屠杀”30周年烛光守夜活动上的讲话 杨建利 (中文译稿:Yunpeng Anna Chen) 美国 华盛顿 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公园 2019年6月3日 今晚,我们再次相聚,缅怀那些在天安门广场逝去的兄弟姐妹们,赞美他们的勇气,他们向世界表明,中国人民对自由和正义的渴望超越了一切世俗的利益。我们在此重申,无论过去了多少天或几十年,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他们的牺牲。我们永远无法偿还我们欠这...

杨建利: 再回头审视,再举目展望——纪念“六四”三十周年...

——2019年5月科隆中国民运大会资料之十 在过去的三十年中,“六四”是中国的禁忌话题,年轻一代甚至因无法接触信息而对此感到陌生,除了香港维园奇迹般始终如一的六四烛火,即使在海外,如今的纪念活动也完全无法匹配八九民运的规模和六四屠杀的惨烈与震撼。天安门母亲在等待中一天天老去,很多受害者的家人甚至已经去世。似乎这已成为一个死结:孤独者的呐喊在中共的六四定性面前,仿佛一头撞向没有回声的坚硬石墙。三十...

杨建利:那一夜,这一生——读曹旭云《爱尔镇书生》(又名《致命自由》)...

曹旭云先生似乎对其自传体小说的命名颇有些踌躇,从《致命自由》到《爱尔镇书生》,其间自有内心的思量,而在我看来,两个书名分别抓住了他生活的两个关键词:“自由”、“书生”。 这两个词融汇在他年轻时创办的野苇读书社的书社箴言中:“阅读为了自由。”小说的第一章就从创办野苇读书社的故事讲起。阅读是知识分子的生活方式,而对自由的自由却不仅仅是人的本能,在这个故事里,它甚至是对现实的一种躲避。 年轻的中学教师...

杨建利:接续缺失的历史链条——读陈小雅《八九民运史》(2019年修订版)...

这是一本堪称奇迹的巨著,也是一本带有遗憾的史书,这主要并不是说我不认同书中的某些分析和观点,而是说让一个人独自对1989年那场规模宏大的运动进行全景式记录本身就足以让中国和世界感到惭愧。遗憾的是,那场攸关中国未来的运动戛然而止后,对八九民运和六四屠杀的谈论在中国迅速成为一件危险的事,而少数流亡者不仅丧失了原有的政治施展空间,也让他们对历史的回顾与调查变得困难。相对于那样一场规模宏大的运动,一个人...

胡平:从杨建利归来谈争取归国权

民运人士杨建利坐满五年监狱回到美国,受到朋友们的热烈欢迎。 我们知道,当初中共当局给杨建利定罪,罪名有两条,一是间谍罪,一是非法入境罪。间谍罪一望而知是栽赃,是莫须有。杨建利怎么可能是间谍呢?俗话说“明人不做暗事”。我在这句话里加了个“能”字,我说“明人不能做暗事”。暗事是要暗人去做的。做暗事需要有保护色。杨建利是公开的海外民运头面人物,既不在中共体制内工作,更不在机要部门,本人连国都不准回,和...

立云:流亡藏人的政治社区:聚如一团火,散若满天星...

——达兰萨拉访问侧记 今年是达赖喇嘛尊者出走拉萨第六十年,3月10号是西藏自由抗暴纪念日。 公民力量团队的几位成员在这个特殊的日子从世界各地飞到印度,一起来到了达兰萨拉,参加了西藏自由抗暴六十周年纪念会。 在萨兰达拉机场,看到的是连绵的雪山风景。 一下飞机,欢迎我们的是两位美丽的藏族姑娘。 到达的第一晚看了达兰萨拉藏族艺术团的表演。演出之前,藏族朋友说这里的歌舞比较朴素。看了之后,觉得很有民族气...

杨建利:在纪念西藏民族起义60周年纪念大会上的演讲...

中文译稿:Anna Chen 2019年3月10日 印度 达兰萨拉 达赖喇嘛尊者,洛桑.森格司政阁下,亲爱的兄弟姐妹们: 扎西德勒! 在这个特别的日子,能和大家在一起,我感到非常荣幸。 六十年前的今天,西藏人民在他们的文化、宗教、财产,甚至他们的基本生存受到中共统治严重危害的时候,奋起反抗。起义被残酷镇压,达赖喇嘛尊者被迫流亡国外。中共把西藏变成了“人间地狱”,西藏人民60年来所遭受的苦难,几乎...

杨建利:我想在元旦《美国之音》“时事大家谈”节目上表达的观点...

我很荣幸应主持人郑裕文女士之邀通过Skype参加新年第一天的《美国之音》“时事大家谈”节目,题目是 “改革已死,宪政当立,中国百余公知为何冒险发声?”,其中有些问题也涉及到了公民力量议报受委托在去年年终发表的作者为“一批共产党员”的公开信“我们的担忧”。 第一轮回答问题刚刚开始,我的Skype掉线,双方都试图连接,但是每次连接上我都只听到杂音,甚至有一次还有刺耳的口哨声。估计遭到网络攻击。最后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