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建利:正视、反思当前美国党争的弊端

美国的防疫不利和警察过份警力致黑人嫌犯死亡引发全国暴乱,使人们不得不审视美国民主政治近年来的严重弊端,作为民主的信仰者和学生,我们必须正视、反思和总结经验教训。 民主政治的良好运作除了硬性的制度和规则外,还有很多其他重要因素在起作用,个人自由权利基础之上的政治妥协文化就是其中关键一项。 人们往往简单地把民主等同于多数决。没错,多数决是民主政治的核心组成部分,但它只有在两个前提下才有正当性:一是,...

杨建利、Aaron Rhodes:要有承认台湾的勇气

要有承认台湾的勇气 杨建利 Aaron Rhodes 中译稿:Anna Yunpeng Chen 【编者按: 这是一篇杨建利博士和美国政治学者Aaron Rhodes先生今天发表在美国重要刊物《国会山》(The Hill)上的文章 (原文链接 https://thehill.com/opinion/international/498463-have-the-courage-to-recogniz...

杨建利:民主和专制的变奏——疫情下的思考

武汉肺炎疫情肆虐全球是当前世界面临最大挑战。这场疫情从中国武汉开始,席卷整个世界,不仅造成大量的人员死亡和前所未有的经济损失,也极大地影响了人们的生活和交际方式,疫情及各国在防疫中暴露的问题,正在很大程度上影响政治现实以及人类的政治理念。无疑,这场灾难是影响人类历史的深远事件,我们需要及时跟进和思考。 目前,尚无一个国家彻底消除了疫情,控制和消除疫情仍是所有国家的当务之急。应该坦白地承认,在主要...

杨建利:世界卫生组织必须向全世界做出交代的关键问题...

杨建利博士与美国学者一起向世界卫生组织提出17个其必须向世界交代的问题,今天刊登在美国杂志《美国利益》,公民力量新闻组推出英文原稿和中译稿以飨读者。 世界卫生组织必须向全世界做出交代的关键问题 “如果世界卫生组织还想保持信誉,就必须对这些问题进行公开详细地问答” 杨建利 Aaron Rhodes (原文刊登在美國雜誌《美國利益》,中譯稿:Anna Yunpeng Chen) 鉴于围绕世界卫生组织...

杨建利、夏明:生者对逝者的责任——勿让罹难者的死亡被强权掩盖...

杨建利(公民力量创办人)夏明(劳改研究基金会理事会主席) 岁末年初,新冠病毒在官方信息垄断和信息屏蔽的掩护下,造成大规模的人群感染和死亡,让武汉陷入恐慌无助的状态。在这场灾难中,受伤害最大、伤痛最深的是罹难者及其家人,在这一特殊的时刻,无数的家庭成员处于被彼此隔离的状态,无法相见,无法相互关照;因医疗资源的短缺和调度失当,许多重症病人未能得到适当的治疗和照顾,成千上万的感染者孤独地挣扎、孤独地离...

杨建利:战胜恐惧

——在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肯尼迪论坛演讲稿 在中国经历了五年牢狱煎熬后回到美国,每个周日我去参加礼拜,我们的牧师莱斯丽•斯特灵(Leslie Sterling)都会说:“亲爱的兄弟姐妹们,让我们无所畏惧的活着!”这简单而有力的祷告每次都引起我心底强烈的共鸣。 我在中国5年的牢狱生活是一个不断克服恐惧的经历,它加深了我对恐惧如何让犯人屈服的了解,也让我明白一个专制政府,如同一个大监狱,如何利用恐惧来...

杨建利:裸露在病毒之前的忠诚、维稳和一尊

——习近平时代的转折点 源于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被世界卫生组织命名为2019-nCoV,这一名称中的2019隐含着极强的讽刺意义:在疫情的发生地中国,2020(不是2019)年1月10日之前,公众几乎对此一无所知,而任何关于这一疫情的言论对于谈论者来说都具有几乎和病毒一样的危险性。整整七年的习近平统治,中共政府对社会言论的打压早已超出了传统的“敏感”领域而无限蔓延,长期重压之下,当这场大规模疫情爆...

杨建利:开展全民说真话运动

说真话的林昭、张志新 1. 引言 最近一个时期,一个接着一个传统意义上的体制内的官员、民主人士、学者和商人,凭着自己的道义良心和社会责任感勇敢地站出来,发表给中国最高当局的公开信,真实述说自己对当前中国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宗教和环境等现状的分析和担忧,大胆指出一党专政的祸弊,并恳切要求中国当局开启旨在建立民主、合理、和谐社会的政治改革。我们高兴地看到,在中国,民主力量的体制内外的界限正渐渐地...

杨建利:坚强的善良

——在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第21届杰出民主人士颁奖典礼上的主题演讲 蒋亨兰会长、各位朋友: 第二十一届中国杰出民主人士奖颁给了中国的两位伟大女性高耀洁和章诒和,我们的蒋会长和两位代领奖人延平和吴倩也都是伟大的女性,我忘记是谁有过这样的诗句:如果没有了女性,这个世界就会失去百分之五十的人,百分之七十五的善良,和百分之百的美。 今天晚上我想谈谈善良。两位获奖人都充满了坚强的善良。高耀洁女士,以她坚强的...

杨建利:有条件抵制奥运和取消出入境黑名单

五年半前,在被中国政府列入不允许回国的黑名单长达13年后,我闯关回到中国支持失业工人的维权抗议活动。我这次闯关回国还有另外一个目的,那就是要向中国政府和世人宣示我——作为中国人——有回到我自己祖国的权利。事实上,不管发生什么我这个目的是一定可以达到的,因为无论闯关成功还是被拦堵在国门之外,无论是被捕还是顺利返回,我以及我在海外的从事人权民主工作的同事长期被拒绝入境的事实都会引起世人的关注的。 我...

杨建利:在国际特赦2007年会上的致词

(翻译稿) 亲爱的朋友们: 我带着感激的心情站在这里,站在世界最有爱心的人们的面前。你们情愿奉献自己的时间、精力、资源、聪明才智和上帝赋予你们的一切去关爱其他的生命,在世界范围内,援救那些无辜的生命免遭或脱离非人道和不公正的待遇。 我出狱后,我妻子就告诉我,在我被监禁的五年期间,国际特赦组织三次紧急动员,为我的自由和得到公正待遇向中国政府的驻外使馆或中国领导人发寄成千上万封请愿信。我在转监的时候...

杨建利:维权运动——开发集体行动合法性资源

不可否认中国民众比以前拥有更多的个人自由空间,比如在居住,择业,财产权及其处置等方面都较前具有更大的自主权。但是人们总是提心吊胆,怕目前有限的个人自由空间会被压缩。这个担心是很有道理的,因为有限的个人自由空间尚没有被制度化固定下来,尤其没有被民主化的过程固定下来,专制政体的执法随意性,非民意性,残酷性等本质总是让人不放心。而事实上,以往中国的政治权利空间几乎被专制政权上上下下压缩为零,人们无法行...

杨建利:关于李和平事件的声明

9月30日当我在网上得知中国维权律师李和平先生被一帮不明身份的人绑架殴打的事情后,我感到异常的愤慨和忧心。愤慨的是在大唱和谐高调的中国带有政府影子的恶性暴力事件不断发生,忧心得是李和平律师的身体状况和所有维权律师的安全。两天来我一直打听李和平先生的下落,终于在今天晚上与他通上了话。 李和平先生和高智晟先生一样是一个有道德勇气的律师,近年来参与了多起为民众维权的案件的辩护。他的名字上了国保的黑名单...

杨建利:天安门的回响

1989年6月3日的深夜和4日的凌晨,我在西长安街上,目睹了解放军戒严部队向手无寸铁的和平示威者开枪。我幸免于难。恐怖的记忆如昨天发生的事一样清晰。 最近几天,当我看到缅甸民众的示威游行和随后军政府的血腥镇压,我对天安门屠杀的记忆不断闪现。自1988年缅甸人民又经历了近二十年的军事专制统治,他们今天又站起来了公开向独裁者们抗争了。 我们中国的民主人权人士坚决地和缅甸人民站在一起,支持他们争自由民...

杨建利:打破暴力恶性循环

——第二届族群青年领袖研习营开幕词 先生们、女士们: 大家好。 去年我们成功地举办了“大陆、台湾、香港、澳门及各族青年领袖研习营”。那次的聚会是历史性的,因为,从不同的地区、代表不同的族群的青年领袖们,不是由于强制的高压,而是为了正义、和平和爱聚集在一起,在历史上那还是第一次。当我们那样聚集一堂的时刻,毫不夸张地说,我们所追求的事业就已经成功了一半。在上一次的聚会上我们都认识到,民族的压迫和纷争...

杨建利:推介中华联邦共和国宪法(建议性草案)

推介中华联邦共和国宪法(建议性草案)《中华联邦共和国宪法(建议性草案)》是在“二十一世纪中国基金会”主持的一系列“未来中国宪政结构”学术讨论会的基础上起草的,它提出了一种未来中国具有邦联特征的联邦制的宪政民主的构想。这部宪草是在严家祺教授的主持下,数十位来自大陆、台湾、香港和海外各民族的学者参与讨论和起草完成的。 自发表以来,该宪草受到了各界的关注。1996年,在本基金会举办的第二次“汉族学者和...

杨建利:香港,时间在谁的一边?

香港大规模抗议由反对“逃犯条例”的修订开始已持续半年时间,发展成为一场广泛参与的民主运动。这场民主运动因其社会动员之广泛、抗议意志之坚定、抗议策略之灵活,成为民主运动史上的奇迹和经典案例,有许多值得我们认真思考和学习的经验。但迄今为止,有两点并未超出观察者一开始的判断:其一、中共和港府不会对主要的民主诉求作出积极回应,抗议者将遭遇越来越残酷的打压;其二、中共和港府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消除香港民众的抗...

杨建利:没有文明化就没有现代化

【摘要】这场战争是文明与野蛮之战,反映到制度上面,它终将是民主与专制之战。 ****** “九、一一”恐怖事件震惊了世界,严重创伤了人类对自我生命以及相互依存的自信心。人们回肠荡气,在平时无法触及的心灵深处与自己见面、对话。 我们惊魂未定、痛心未已,却又被另一个事实更深重地打击着。那个事实就是,我们文明古国的许许多多同胞又一次和当今世界上最野蛮的国家站在一边,幸灾乐祸甚至额首称庆。葛红兵教授在给...

杨建利:推介中华圆和宪政变革论

《议报》创刊号发出去不久,就收到山东“不结社”核心人物牟传珩先生的来函。牟先生除了给《议报》高度评价和期望外,还把他两年前完成的近三万字的大作“中华圆和宪政变革论”交给《议报》发表。这篇尚未公开发表的力作,对未来民主中国的宪政原则、政体与国体结构以及民主化的道路提出系统的构想,是作者和他周围的朋友近十年来在极端艰难的政治环境下,认真思考的思想结晶。虽然将圆工具和转动圆工具的发展归结为宪政民主发展...

杨建利:雕虫小技不能排除中共统治的合法性危机

【摘要】在具体政策上,中共目前做的每一件事都否定了其当年夺权的正当性。如果中共当年夺取政权的理由是正当的,那么,它今天的统治就是不正当的,理所应当被革命。反之亦然,如果它今天作为是正当的,那么它当年夺取政权就是不正当的,误国百年,自应下台谢罪。两种相反的坏事被一个党全做了,而且做的时候还都是“伟大、光荣、正确”,天下岂能有这样的道理?! ****** 许多评论家认为,“三个代表”和“吸收资本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