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牧:自由主义与极权主义

王彬彬先生在《天涯》杂志发表了《关于自由主义》的读书札记。他引证了法兰克福学派马尔库的论点,并以胡适为实例,阐述了自由主义与极权主义之间有一种“必然的却又是微妙的关系。”因为自由主义的自由,必须在一个井然有序的法治社会才有可能实现,所以,它对以革命方式改造社会怀有深深的恐惧和反感;每当社会发生无序和动乱时,恰恰是自由主义者急切地呼唤一个强有力的人物,一个强有力的政府,重新赋予社会以秩序,使自由主...

滕彪:六四屠杀与中国的高科技极权主义

2020-06-02 三十一年前的六四屠杀震惊了世界,美国等西方国家开始对中共政权实施“天安门制裁”。但天安门的血迹还没有清理干净,美国总统老布什就向屠杀的最主要责任者邓小平伸出橄榄枝。“天安门制裁”中的绝大部分很快就取消了。1994年,克林顿宣布继续给予中国最惠国待遇,并将贸易与人权脱钩。2000年初,柯林顿建议给予中国“永久正常贸易关系”(PNTR)。为了确保国会通过这项法案,波音、微软及其...

刘历心:极权主义与瘟疫:谣言、谎言及民族主义分析...

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在这场战争之中病毒作为战争的载体,而真正的敌人其实是使病毒扩散并大规模传播的极权体制。正因为这样的土壤,病毒如鱼得水,而产生了空前绝后的九州闭户的场景。这是一场记忆和遗忘的斗争,是一场极权与人性的斗争,是邪恶与良心的斗争。记忆是改变战争结果的最好武器,这样一种武器正在被强大的邪恶所抹杀,我们要做的就是记录下来这个冬天发生的一切,在若干年之后,面对后人的时候讲出来,这就是最...

吴大志:从卢雪松事件看“新极权主义”的组织与思想控制...

吴大志 一、卢雪松被“停课”:校方闪烁的态度和“悄悄”的处罚 二、“卢雪松停课事件”:“组织上”与网民在互联网上的较量 “思想控制”和“组织控制”是极权主义的两大支柱,“以组织来控制思想”更是极权主义的特色。但在极权主义的不同阶段,这两种控制的表现方式不尽相同。徐贲先生以“新极权主义”来指称1989年之后“力图通过策略调整而继续存在下去的中国式后极权主义”,这个看法非常值得重视。从“以组织来控制...

胡平:如何定义当今中国

人总是戴着观念的眼镜看世界,也就是说,人总是要借助于一些观念去观察世界,理解世界。从错综复杂、混沌一团的社会现实中抽取出一套观念,制定一套理论,或者简单地说,下一个定义,安上一个名字,然后再用这套观念、理论、定义和名字去分析和解释社会现实,从而发现社会的可能变化趋势,并通过自己的行为去改变社会现实,等等。然而,今日中国最令人困惑的一点就是,人们不知道该给它安上一个什么名字,不知道应该如何给它下定...

金观涛:永不放弃的追问

——写在《极权主义的起源》成书60年 一.宏大的历史视野 《极权主义的起源》是政治哲学家阿伦特1949年成稿的名著,经过了一个甲子的时光,简体字中译本于在2008年由北京三联书店出版。这件事情本身具有某种象征性。从来,该书在某一国度出版,都意味着对极权主义的反思在该地区进入一新的高度。事实上,该书的问世,曾促使极权主义的研究成为政治哲学的热点。60年之后的今天,当我们检视有关极权主义的种种分析时...

乔治·奥威尔:文学和极权主义

文|乔治·奥威尔 译|董乐山 我们生活在独立自主的个人已经不再存在的时代,或者应该说个人已开始不再有独立自主的幻想。现在,在我们所有关于文学的谈论里,而且(尤其是)在我们所有关于批评的谈论里,我们都本能地把独立自主的个人视为理所当然的事。 整个现代欧洲文学——我指的是过去400年的文学——是建筑在思想诚实的概念上的,或者,如果你要那样说的话,是建筑在莎士比亚的“对你自己要诚实”这句名言之上的。 ...

慕容天明:极权主义的死亡哲学

全能政府掌控了社会的绝大部分资源和财富,在这台全能型机器逐渐腐锈失灵解体的过程中,在它故障频发时常停摆的环节里,已经觉悟的人会有一种惶恐、无奈和无力的感觉,他们很清楚社会出现了问题 ,但是除了忧虑和惶恐,并没有更多的办法,即使他们渴望有所作为,也会发现自身力量过于弱小而对手过于强大,难免气馁妥协,自暴自弃。仿佛看见一个溺水的孩子即将沉入水底却无法施救,眼睁睁看 着他越陷越深,渴望却又无助的眼神,...

冯崇义:破解当下中国的极权主义回潮

此书是以当代中国政治转型为主题的一次学术会议的集体成果。这一会议由悉尼科技大学中国研究中心和社会转型(中国) 研究院联合主办,于2013年6月在风景宜人的澳大利亚悉尼市举行。收集在此书中的论文,可以分为三个类别:其一是对社会思潮的分析,其二是对转型路径的研究,其三是对重要人物的探讨。论文作者来自中国自由主义阵营,既有探求真知的学术真诚,也有抗暴济世的道义承担和扶危救弱的社会关怀。 当代中国的自由...

哈维尔:故事与极权主义

哈维尔著 崔卫平译 我有一个患严重气喘病的朋友因为政治上的原因被判刑,在监狱里过了好几年。在那里,他受害弥深。因为他的狱友吸烟而他几乎不能呼吸。他换一个无吸烟者牢房的要求都没有人理睬。他的健康,甚而他的生命,受到很大威胁。一个美国妇女知道了这件事并想帮助他。她打电话给一个熟人,一家重要的美国日报的编辑,问他是否可以写点什么。“那人死时给我打个电话”,那位编辑回答。 这是一件令人震惊的事情,但在某...

茆家升:马克思主义为什么会被极权主义者奉为至宝?...

人对自己的身体有排他性的所有权。人的身体所从事的劳动和双手进行的工作,可以说是正当地属于他自己。所以,一个人只要使任何东西脱离其自然存在的状态,这个东西里就已经掺进了他的劳动,即掺进了他自己所有的东西,因而,这个东西就成了他的财产,他就对这一自然之物享有排他性的所有权。—— 约翰 洛克《政府论》 民之为道也,有恒产者有恒心,无恒产者无恒心。……是故贤君必恭俭、礼下,取于民有制。——孟子《滕文公上...

张汝伦:极权主义的病理诊断书

——评阿伦特《极权主义的起源》 《极权主义的起源》(The Origins of Totalitarianism)是汉娜·阿伦特(Hannah Arendt,1906-1975)的成名作,正是这部巨著奠定了她作为我们时代最重要的政治哲学家的地位。然而,在冷战后出版的有关阿伦特研究的论文集中,有关这部著作的文章可说是凤毛麟角,寥若晨星。 阿伦特研究的热门话题集中在政治行动和判断,或者伦理学与恶的问...

刘荻:“整全的世界观”是极权主义的基础

2018-02-27 我在推特上发了这么一段话:“不冒犯别人的信仰,说起来容易,问题是按照王怡长老的说法,基督教是一种整全性的世界观,也就是说它对一切问题都用自己的一整套意识形态来解决。不仅你说它的神不好是冒犯他们的信仰,你说别的神好也是冒犯他们的信仰,甚至你在哲学、科学、伦理、生活等问题上跟它看法不一样也是冒犯他们的信仰。” “整全性的世界观”这个提法来自王怡的一篇文章《人类史上只有两种整全的...

余东海:极权主义和民粹主义

中国大转型障碍有三:一是利益集团障碍,即上上下下成群结队的大小老虎;二是反儒群体障碍。它们或信奉马列主义,或信奉民主主义民粹主义,反对和否定中华文化。有的是公开反对,有的是表面尊实际反对,抽象肯定实质否定。 中国大转型障碍最大最根本的障碍是意识形态障碍,即至今仍然窃据宪位的马学毛思。 极权主义和民粹主义结合,通过民粹实现和维系极权,是现代极权主义的共性。马学毛思将两者结合得特别紧密而圆满,其理论...

李对龙:平庸的恶可以毁掉整个世界

奥运前夕的西藏事件颇戏剧性地引发了中国年轻人仇视西方的狂潮,这一点恐怕连大打民族与国家旗帜的中共也始料未及。局面越来越火爆,“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的“和谐”口号岌岌可危,那块飘忽忽地悬在半空的爱国顽石,随时都可能扑通一声掉下来砸到自己的脚上。奥运时老外们不捧场,或者被煽动起来的“爱国”愤青们到时搅乱大局,这都是中共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有关部门已开始对愤青们的“爱国”活动进行压制,许多高校游行...

徐贲:中国的“新极权主义”及其末世景象

一、从极权主义、后极权主义到“新极权主义” 二、“新极权主义”下“奴性人格”的延续和民众自我意识的觉醒 三、“新极权主义”的“组织”控制与“宣传”运作 四、“新极权主义”的形成及其政治特征 五、透明的谎言、“扮傻游戏”和“不肇事”反抗 结语 【注释】 许多学者把中国目前的政治特征视为后极权主义政治体制,但笔者认为,目前中国的政治体制特征或许应该定义为“新极权主义”体制。本文首先说明,为什么要提出...

郭于华:关于极权主义的思考——哈耶克的意义

2017-09-26 杂家LTHY 今天我们就极权主义与中国社会转型的困境以及哈耶克对中国的意义做一次交流。任何理论的产生都有其时代背景、社会土壤和思想脉络,对此前面几位老师都有所介绍。因而,当我们借鉴一种理论用于中国现实的时候,不能简单地套用,而需理解性地解释现实。自由主义的思想、宪政民主的主张不能悬浮于空中,一定要落地,要观照中国社会现实,尤其要面对普通民众的日常生活,特别要关注普通民众的切...

孙立平:极权主义的诱惑与免予恐惧的自由

2015-07-09 大案 文丨孙立平 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教授 来源丨共识网(IGONGSHI) 原标题丨孙立平:极权主义杂谈 本文由共识网授权@大案(mycase)发布 人物 孙立平,男,辽宁省人,1955年5月7日出生。1978年入北京大学中文系新闻专业学习,1981年入南开大学社会学专业班学习。1982年留北京大学社会学系任教,历任助教、讲师、副教授。2000年1月调入清华大学社会学系任教授...

崔卫平:后极权主义及其反抗

●全面恐怖的极权主义之所以能够大行其道,它所针对的是切断了与他人联系的原子化的个人,“恐怖只有对那些互相隔离的人才能实施绝对统治。”这种“孤独”带来一系列的后果:不能与他人分享自己的感受和经验,从而丧失判断事物的基本常识,将反常视为正常;不能感到和他人呼吸在同一个天地之中,于是造成对于他人莫名其妙的仇恨,感到这个世界正在联合起来反对自己,同时也把自己放到反对一切人的位置上。 按萨托利在《民主新论...

孙立平:极权主义的能量来源于对社会情绪的乌托邦式系统整理...

极权主义最令人惊异之处,是它的巨大诱惑力和能量。正因为如此,许多讨论极权主义的文献都使用了“极权主义的诱惑”这样的字眼。而在现实中,人们更能感受到极权主义的巨大能量。 而这种诱惑和能量,最突出地体现在它能使被统治者成为营造统治关系的积极参与者,甚至使极权体制中受害最深的人成为它最忠实的拥护者和捍卫者。 这样的诱惑或能量来自哪里? 对任何一个民族来说,最大的诱惑都一定是在苦难和无望中升起的灯塔。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