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治平:寻找中国法治过去与未来的转折点

有史家把中国历史的发展分为这样三个时期:中国在中国;中国在亚洲;中国在世界。第一个时期,由商代勃兴至汉代衰落,历时两千年,为中国文化草创时期,在此期间,中国人在其固有疆域之内发展出一种独特的文化。中国历史的第二个时期,自汉衰而延至明末,约一千五百年,其间,中国与其他亚洲国家有广泛的交往,且一面受外部世界的影响,一面影响外部世界。第三个时期由明末至今,中国一直受着更大的外来压力。这种压力主要来自西...

梁治平:让“名义法治”名实相副

过去两年曾在中国社会、尤其是法律人中间激起轩然大波的李庄案,再次引发世人关注。而这一次,聚光灯下的主角不只是李庄本人,还有一手铸成李庄案的重庆“打黑”英雄,曾经总揽重庆市公安事务的王立军。因为这一改变,李庄的个人命运不再是公众关注的焦点,一度以轰轰烈烈的“唱红打黑”名世的重庆故事再次凸现,成为人们省思的中心。 实际上,历时两年、一波三折的李庄案,其深刻的时代意义也只有放在重庆故事乃至转型期中国社...

梁治平:“中国特色”的法治如何可能?

2011年3月10日上午,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在十一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第二次全体会议上宣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已经形成。至此,这一根据规划在九届全国人大期内“初步形成”、十届全国人大期内“基本形成”的法律(体系)大工程,终于大功告成。 何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这种说法只是一种政治说辞,还是一种具有规范性含义的政治和法律表述?其真实含义是什么?为什么强调中国特色?这样做的意义何在...

梁治平:超越阶级范畴的人民

现代宪法中的人 关于现代宪法的兴起有三点可以注意。 第一是宪政的理念。实行宪政意味着以立宪方式规范政治结构,使国家权力有所约束,人民权利有所保障。在这种制度设计中,宪法居其中,它一方面设定国家权力的结构,规定其运作方式和程序,另一方面申明人民之基本权利,并为实现这些权利提供终极的法律保障。 第二点可注意者,是出于统一的民族国家的实证法律体系。民族国家的形成划定了现代世界的政治疆域,其效力及于特定...

梁治平:拾金不昧的美德与法律

“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把它交到警察叔叔手里边”,这两句现代儿歌的歌词曾经脍炙人口,它所颂扬的那种拾金不昧的美德人们也十分熟悉。如今,物权法草案规定,权利人领受遗失物时,应当向拾得人支付遗失物的保管费。这让一些人感到难以接受,他们认为,拾金不昧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物权法草案的规定则与之相悖,因此应当重新考虑。 对法律的这一道德质疑听上去很正当,其理据是否也同样地充分?回答这问题需要厘清下面几个...

梁治平:大学为什么竞相更名

如今,全国的大学恐怕有一半已经改名换姓,剩下的那些要么在改名的过程中,要么正创造机会以便能早一天改换校名。自然,也有一小部分学校已经改无再改,不会为自己再谋新名,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能够不为所动,置身于潮流之外。这类学校至少有一件事可做,那就是扩张。对内,可以广设院系、变“系”为“院”,对外,可以招揽兼并,化人为己。 大学更名花样翻新,但有几条规律可循。大体说来,“学校”变则成“学院”,“学院”改...

梁治平:中国人为什么那么看重关系和人情

清明时节回乡下扫墓。出了火车站,接站的亲戚领我穿过站前广场,直奔一条僻静的小街。“我们不能在那边叫车吗?”我指着那些在广场上待客的出租车问。“哦,我们的出租车在那边。”亲戚向小街的方向一指。我有点不解。“他们找的是熟人。”早到一天的哥哥插进来解释了一句。熟人?我更加不解了。“为什么要找熟人呢?”“咳,反正要用车,把活给熟人不比给外人强吗?”亲戚的回答马上让我想到“关系”这个词。 研究中国社会的学...

梁治平:身份社会与伦理法律

中国法律与中国社会,这个题目实在是够大的。 手头这本瞿同祖的《中国法律与中国社会》,言及自汉至清两千年间法律的演变,是一部道地的法律史论著。但与同类著作相比,其写法却别具一格。全书共六章,头两章写家族,接下来两章写阶级,最后,一章写宗教与巫术,一章写中国历史上的礼法之争。表面上看,这种体例只是几个专题的集合,实际却是作者一番苦心安排,为的是要得出一个合乎逻辑的结论。“结论”就写在书后,读者可以自...

梁治平:这一千年的法

据史家记载,公元1000年前夕,欧洲人以为世界末日将至,甚至帝国公牍亦以“兹以世界末日行将来临”等语开端,以至人心惶惶,不可终日,生产情绪低落,赴罗马朝圣者络绎于途。当时人们以为,这不是一个适于讨论法律问题的年代,既然尘世就要终结,人类法律与秩序的问题也就变得微不足道了。 然而,预告中的世界末日并未降临,无论人们喜欢与否,尘世依旧,而在这个注定是不完美的世界里,法律与秩序永远是人们感到困惑但又必...

梁治平:宪政是一种文化

宪政是一种文化,因此,仅有宪法不足以成就宪政。在今天的世界上,不立宪法的国家已经少而又少,真正实行宪政的国家却仍为少数。这是因为,宪法与宪政并非一事。宪法其表,宪政其里;宪法其形,宪政其神。只有表里合一、形神兼备,才有所谓宪政。而我们视之为 ” 里 ” 、名之为 ” 神 ” 的,正可以说是一种文化。 宪法是法,但非普通之法,而是法中之法。宪法的这种...

梁治平:传统文化的更新与再生

自然的历史依着时间顺序由过去往今天发展起来,人们对于历史的思考却往往是由当下开始而回溯上去的。在我对于历史的好奇发展成为一种系统的关切之前,我关注的只是当代史。据我对历史的观察,这是一个较一般教科书所界定的时期长得多的历史阶段。这个时期以受到外部世界的猛烈冲击而始,至今已有一百多年了。如果说,我们可以“中国在世界”这几个字来说明这一时期里面中国在世界上的位置的话,那么,我们又可以另外几个字来说明...

梁治平:外国人无法理解的中国“面子”经

一般所谓“面子”似乎是一种普遍的社会心理现象,但是西方著作家在与中国人发生接触之后,他们见到的“面子”及其对中国人的意义,在他们几乎是全然陌生的事物。19世纪的美国传教士明恩傅(Arthur Henderson Smith,又译斯密斯)写道: 在西洋人看来,中国人的脸皮便好比南太平洋里海岛上的土人的种种禁忌,怪可怕、怪有劲,但是不可捉摸,没有规矩,……在中国乡间,邻舍是时常要吵架的,吵架不能没有...

梁治平:“中人”与国人的面子

编者按:中国人的面子问题向来是一个奇妙的命题(或曰“有趣的黑点”)。既然这是一个文化习俗方面的老梗了,今天就找来梁治平《清代习惯法》一书中关于此梗的论述。而按照我号一以贯之的恶习,此文依旧秉持着“一本正经地开玩笑”的老主题,并欢迎指正。 一般所谓“面子”似乎是一种普遍的社会心理现象,但是西方著作家在与中国人发生接触之后,他们见到的“面子”及其对中国人的意义,在他们几乎是全然陌生的事物。19世纪的...

梁治平:法家把公私对立推到极致

公私观念为中国思想史上最重要的范畴之一,而论及这一观念者,几无例外,都要从东汉人许慎所著《说文解字》中的著名定义入手。 《说文·八部》释“公”:“公,平分也,从八从厶。八,犹背也。韩非曰:背厶为公。”“厶”即“私”之古字。《说文·厶部》:“厶,姦邪也。韩非曰:仓颉作字,自营为私。”把“公”定义为“平分”,固然值得注意,以“背私”为“公”,强调“公”乃“私”之背反,更见其不同寻常。尤其是,私(厶)...

梁治平:晚清遗产谁人继承?

宣统三年,清帝逊位,共和取代帝制,喧嚣一时的礼法之争也戛然而止。然而,生活仍在继续,且不乏连续性。晚清开创的法律移植事业,经由北洋政府、国民政府而延续至今,清末种种思潮、观念、话语、论争及其背后的问题,也以这样那样的方式,不断呈现于此后一百年的历史之中。只不过,这些延续与呈现并不只是以平和的方式展现于立法机构和大学讲堂,而是在各种不同政治和社会力量的角力中,在一轮又一轮的革命、改造、战争和运动中...

梁治平:弱者的武器——苏报案中的“法治”

苏报案实际上并非依法判决。决定苏报案之过程及最终结果的,不是法律,而是“交涉”。可以说,苏报案不止是一桩政治案件,也是一个外交案件。 那年在香港中文大学讲授“中国法制史导读”,班上的一个“老学生”给我印象最深。本来,这门课是所谓“公众历史”(Public History)课程,面向社会,有教无类。班上同学,大约一半来自本校,有本科生,也有研究生,另一半来自社会,系在职修读硕士学位的成人,年龄参差...

梁治平:道德与法律之争:清末社会崩溃的征兆

当道德被逐出法律、礼俗与国法全面背离之际,包括性道德在内的所谓“礼防”的松弛不啻是社会崩解的征兆。事实上,清末的社会确实是在一系列历史震荡之中分崩离析,不复存在。而且,在此震荡中瓦解的不只是政治的社会,也是社会共同体和文化共同体。 在领事裁判权之外,法理派与礼教派激辩的另一论题是法律与道德之关系。劳乃宣云:“收回领事裁判权之说,道德法律不当浑而为一之说,乃说者恃以抵制纲常名教之说之坚垒也。”此说...

梁治平:2014版法治地图探径

党治和法治是两件事,法治有独立的渊源,党治不以法治为条件,逻辑上如此,事实上也是如此,至少过去是这样。 新民说文化沙龙︱法治的突破 深圳福田 第4讲 2014版法治地图探径 时间:2014年11月17日(周一)14:30 地点:福田会堂 梁治平,著名法学家,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文化研究所研究员,“法律文化论”开创者。 梁治平:大家都知道,刚刚结束的中共十八大四中全会,是以“法治”作为它的主题的。这...

梁治平:罗马名人祠

“培莱奥,我们还不知道事情将要怎样发展。如果那些傲慢的求婚子弟在堂上把我暗杀了并且分掉我的全部祖产,我宁愿那些礼物归你所有,而不属于别人;可是如果我能为他们播下灭亡命运,我就希望你自愿把我的财物送到我家里,我将高兴接受它们。” ——《奥德修记》卷十七(译文据杨宪益) 这一段荷马的诗句或许并不著名,但是放在优士丁尼安的《法学阶梯》里面,用来说明“死因赠与”的性质,却别有一种情致。这部公元六世纪的罗...

梁治平:故纸中的法律与社会

拙著《清代习惯法:社会与国家》(1996)出版之前,为了让读者对书中讨论的清代社会风貌有一点感性的认识,我特地向藏书家田涛先生借了几张清代契纸作制版之用。田涛先生收集民间契约文书有年,曾经千里跋涉,深入乡间,寻访民间故纸,其中的艰辛与甘苦,不是外人可以轻易了解。如此得来的珍贵文书,我想,即使不是珍爱有加,总会妥善收藏吧。因此,看到他从阳台堆放的纸箱里翻出一堆堆纸卷摊在地上挑选,我着实吃了一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