佚名:为什么从来没见过美国总统召集50个州的州长开会?...

常识震惊你 2019-10-01 往往中国人看美国,因为制度、文化的不同,常产生一些误解。比如美国的50个州,是不是可以看作中国的省呢?美国的州长,是不是对应中国的省长呢? 其实并不是这样。举个例子,特朗普上任初期对边境非法移民和难民的“零容忍”政策引起了美国社会的强烈反响,特别是人们纷纷谴责把儿童与父母骨肉分离太有悖伦理。就连8个州的州长都怒了。 纽约州、北卡罗莱纳州、弗吉尼亚州、马里兰州和马...

保罗·克鲁格曼:美国式民主的终结

过去,随着坦克隆隆驶向总统府,民主国家会突然崩溃。然而在21世纪,这个过程往往变得更加微妙。 威权主义在世界很多地方大行其道,但它的推进往往相对平静,而且是渐进式的,因此很难指着某个确切的时刻说,这就是民主结束的日子。你只是在某天早上醒来时发现,它没有了。 政治学家史蒂文·列维茨基(Steven Levitsky)和丹尼尔·齐布拉特(Daniel Ziblatt)在2018年的著作《民主是如何终...

爱德华·卢斯:谁来拯救美国的民主制度?

成年人之所以被称为成年人,是因为他们知道分寸和底线。当吉姆•马蒂斯(Jim Mattis)去年12月辞去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国防部长一职时,他显然早已经受够了。如今,这位退役将军(特朗普政府中曾经的头号“成年人”)表示,他对自己不再服务的政府负有“保持沉默的责任”。有人将马蒂斯的缄默归因于军人的荣誉准则——尽管在特朗普提名他时,他从海军陆战队退役已有两年了。总之,他加入了...

佚名:20分钟读懂民主

民主是什么呢?很多人一定会说,这个问题很简单嘛,民主就是代表大多数人的意愿,比如有5 个人去旅游,4 个人想游泳,1 个人想打球,那么民主的决策一定是去游泳,如果最后的决策是去打球,那就变成专制了。 可别忙,当我们把上面的例子稍微改变一下,你就会惊愕地发现,这个“民主”竟然是只披着羊皮的大尾巴狼:比如5 个人中有4 人认为1 人该死,那么民主的决策就是“合法”地把那个可怜的家伙杀死! 你也许会说...

胡平:私有制与民主

空格说明了什么 如果我们把全世界的国家按经济分为两大类:1.公有制的计划经济和2.私有制的市场经济。同样,再把它们按政治分为两大类:1.民主政治的国家和2.集权政治的国家。我们可以得到如下的表格。 在这个二乘二的表格中,有一个格是空的,在所有的国家中,找不出一个国家既是计划经济,同时又有民主政治。这表明,民主政治与公有制计划经济是互不相容的。有些人便由此总结道:民主不能在公有制下存在,私有制是民...

龙应台:文明和民主都是你一句我一句骂出来的

1 文明和民主都是你一句我一句骂出来的。我一直深信人性,诸恶多半是社会的结构和机制出了问题,而不是哪个人要与善或好的人事物相互敌对,人类是可以沟通、理解、说服的对象。 2 和许许多多改革者、革命家一样,我曾经天真地以为专制政权被摧毁之后,自由就有了保障。十年回首,才知道那不过是个谦卑的开始。当人民自己掌握了权利而他对权力的相对责任了解不够时,他对自由的威胁和专制政权一样大。但是如果十年民主后的台...

杨天水:【狱中诗选】民主吟——兼悼孙中山先生

一、 你是 你是太阳 万民赖你欢欣 万物赖你茁壮 你是月亮 连着受苦人的心灵 连着劳动者的心房 牵引着万民的梦寐 牵引着万民的向往 你是飓风 妖魔见而破胆 鬼怪见你就逃遁 你能荡涤污泥浊水 你能扫除牛鬼蛇神 你是民主 秦皇恨你恨得要死 百姓真心将你拥护 汉武最怕听你芳名 万民却闻之起舞 你是龙王 不怕惊涛骇浪 不怕自然的灾荒 是现代人的图腾 万民将你仰望 你是凤凰 躯体与心灵均蕴藏吉祥 温柔的彩...

谢燕宜:和平民主100问

100 questions of peaceful democracy 目录 序言 1、为何提出和平民主? 2、选择暴力革命还是和平民主? 3、从专-制社会走向民主社会到底发生了什么? 4、维稳系统作为第二政府其成本不断攀升将吞噬掉整个专制政权吗? 5、和平民主意志与暴力专-制意志历史性对决的现状? 6、和平民主的根本任务? 7、和平民主的奋斗原则? 8、和平民主的救赎与历史使命? 9、和平民主...

刘淼:为什么民主在中国是小聪明在西方却是大智慧

我并没有真正出过国,但台湾和香港还是分别去过几次的,自然也就要出入海关。一般说来,在这个出入关口的柜台前面会有一个按键盘,上面写有四个按钮:非常满意,满意,一般和不满意。显然,这是供来往过关旅客对海关工作人员“点赞”或“差评”用的。我不知道真正的出国通道是否也有这样的按钮,但估计应该差不多。这是从中国过去台湾和香港。那么,从台湾和香港过来呢?我仔细观察了一下,并没有这样的设施。 于是,问题就来了...

胡平:自由民主与共产专制的基本分歧

第一部分 从自由出发 自由民主与共产专制的基本分歧 ——答华生先生“策略失误还是本体错误?” 共产专制是敌视知识、敌视知识分子的。但这只是问题的一个方面。共产专制本身乃是知识的产物、知识分子的产物。它是产生于人类知识的机体之内、又反过吞噬这个机体本身的毒瘤。它是一部分知识分子妄图消灭其余一切知识分子的罪恶企图。 ——文章摘录 华生先生的文章“策略失误还是本体错误?”值得认真研究。 一、两点一致之...

杨子立:台独、民主和美国——兼驳“哈佛中国人”

看了“哈佛中国人”(以下简称哈兄)的《就地反独》,使我想起道光皇帝来。面对英国的舰炮,道光首先可以给予外国人领事裁判权,其次可以割地赔银,但对于开放通商口岸却放在最后的底线以内。盛洪说,直到今天,许多人对于中国落后的原因还没有超出晚清士大夫的眼界。看来,出国镀层金回来,某些人的眼界也未必开阔的了。 影响中国的长远发展和进步,有许多因素:自然资源、人口素质、民主政治、公平而自由竞争的经济、多元的文...

马丁•沃尔夫:2016:民主的危机与煽动家的逆袭

沃尔夫:民主政体的本质,是一种受谅解和制度制约的争斗,它不会保护民主本身。煽动家越是野心勃勃,民主体制就越有可能沦为专制统治。 2016年的政治动荡——英国退欧和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当选美国总统——是民主的胜利还是对民主的威胁?民主政体必须对合法的抱怨做出回应。实际上,有能力和平回应是它们的长处之一。但煽动家利用此类抱怨的做法威胁到了民主。其他地方已经出现了这种情况。认为西...

赵亚飞:“民主”殖民地

这个世界上有两座墙被认为是最难以跨越的——一座是曾经的柏林墙,它在相当长的时间内阻隔了同一个民族血浓於水的亲情和团聚愿望,幸运的是,它终於被推到了;而另一个,则是中国投入巨大成本苦心经营的防火墙,它捂住了我们观察世界重要的一只眼睛,甚至根据中国的法律,利用相关科技手段翻越“防火墙”,是可以被判处拘役的。不过很遗憾,它到今天依然还在。 在我看来,防火墙无非管制的是互联网这一个领域,而事实上,这个世...

云齐天:如何看待2016年的总统选举?

今年的总统选举出现了美国政坛上少见的现象。共和党内异军突起的黑马川普以公开的政治不正确姿态出现且在竞选活动中我行我素、大话和粗话连篇。但他的节节胜利,让许多政治评论家们跌破眼镜。而民主党内初选时的老愤青桑德斯险些把在政治圈摸爬滚打三十年的克林顿比下去。最终成为两党候选人的川普是丑闻频发,克林顿则是诟病不少。总统辩论中人身攻击更是被评为把辩论水平降到了新低。外国势力的或明或暗地企图影响选举也成了一...

陈破空:毛泽东孙子谈民主,颠覆印象

日前,一段谈民主的视频在中国网路上走红。之所以走红,并非因为谈话内容有多少新意和耸动,而在于谈话的主角,那是毛新宇,毛泽东的孙子。引发的效果,自然就不同一般。视频中,毛新宇带着愤懑的口气说: “中国的百姓有一个最强烈的心声,基层广大老百姓觉得很多本该属于人民群众的民主权利,不被党政干部尊重,甚至严重情况……很坏的党政干部藐视法制,任意践踏人民民主权利,不仅不尊重,甚至鞭挞法律赋予人民的民主权利,...

Ariel Li:关于在中国建立民主制度的构想

第一章 论地方自治在中国的可行性 人民主权原则是西方民主革命的重大指导原则及对人类文明的伟大贡献,民主的普世价值“自由平等博爱”的思想通过人民主权的原则得以体现。人民主权的理论是在17、18世纪欧洲启蒙运动时期,随着新兴的资产阶级对主权的要求,由英国的霍布斯和洛克,法国的卢梭等人提出并完善的。洛克在《政府论》中用自然状态说、天赋人权论和社会契约论来论证政府的权力来自人民并最终为人民所有。 实际的...

阿尔弗雷德•斯泰潘:联邦制与民主:超越美国模式

网络图片 作者:阿尔弗雷德•斯泰潘;翻译:张小山;审校:王天成 对于我们这些有志于传播和巩固民主的人,无论是作为政策制定者、人权活动家、政治分析家,或民主理论家,比以往任何时候,更需要重新考虑联邦制的潜在风险和收益。最大的风险是,联邦制安排可以为种族民族主义者动员他们的资源提供机会。在未举行全国性民主选举的前非民主联邦政治体的亚单元(subunits),以及在缺乏全国性民主政党的情况下引进选举,...

李昌玉:宪法悲歌之一:胡风大冤案

——三评《中国的民主政治建设》白皮书 (一)反证——白皮书的谬论 《中国的民主政治建设》白皮书说:“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建立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颁布施行,使中国人民行使当家作主的权利有了可靠的制度保障和宪法依据。”实在是大谬特谬。非常遗憾的是历史提供了无数的反证。下面仅以胡风、束星北、刘少奇三个人的遭遇和命运证明。 他们代表了毛泽东亲自领导与发动的反胡风、反右、文革三个震动了全中国的政治运动...

徐琳:民主后怎么处置国保?

这些天网上又有很多人在转发这样一个帖子:二战时为什么对德国党卫队可以一律就地处决、不用上报?理由是党卫队不是军人,没有战俘待遇。战争结束后,曾有人提出党卫队等同军人的疑问。时任纽伦堡军事法庭首席审判长的那瓦伦斯说:”军人不会对内开枪,不会屠杀国民,不会忠于某个政党或个人。所以他们是匪徒,而不是军人。” 这个帖子几年前我就看到过,记不得我当时是否转发了,那时候我是不觉得它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