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棋生:做个明白人

2019-09-30 作为一个被置身于网络柏林墙内的中国网民,我有一条做法是与《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完全相同的,那就是:几乎天天设法翻墙出去,领略一番多元并存的域外网络风光。而我与胡锡进完全不同的是:我之翻墙,是为了践行《世界人权宣言》第十九条所说的“通过任何媒介和不论国界寻求、接受和传递消息和思想的自由”,以便能在第一时间了解事情真相,兼听不同声音,从而免于被官方一家之言所愚弄和忽悠,做个明白...

江棋生:读“巫宁坤与李政道”有感

2019-08-28 旅美作家、翻译家巫宁坤先生(图源:巫宁坤告别暨追思会) 8月10日凌晨,巫宁坤先生平静地仙逝于他的美国寓所。很快,我就见到了一些情挚意切的悼念文字,并随之重读了余英时先生为巫先生的自传——《一滴泪》所写的长篇序言。8月22日下午,巫先生的葬礼结束后,我又下载了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申铧对巫一毛的采访录。接着,我就读到了来自《经济观察报》书评的“巫宁坤与李政道”这篇短文。 短文开篇...

江棋生:六四30周年感言

2019-05-29 六四事件30周年了。 30年后的今天,一个关于六四的重要史实值得我再次对其聚焦、将其剖析。这一事实是:把六四事件定性为“平息反革命暴乱”的中国政府,一直怕六四、躲六四;除了在极个别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决不去触碰六四,提及六四。我在《重要的是奠定民主社会的基石——六四5周年感言》中曾写道:我揣摩当局的心态,是巴不得每年的日历从出厂时就没有6月4日这一页。30年来的史实表明,他们...

江棋生:新闻自由,太值得拥有

2019-03-27 3月21日下午,江苏盐城响水陈家港化工园区内发生特大爆炸事件,瞬间烈焰腾飞,火光冲天,大地震颤,哀魂悲号!据最新披露的数据,这起由人祸造成的灾难已至少夺去了78人的生命,另有600多人受伤和28人失联。 响水大爆炸的震撼力和冲击波,在我心中激起了无法平复的思绪。数天来,我都在思考一件事:这本是一起完全应该、也可以避免的惨剧;它之所以似乎注定会发生,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中国...

蒋培坤等人:自由与公民权利宣言

在即将过去的一个世纪里,人类战胜了反人类的法西斯主义,战胜了各种形式的专制与奴役,世界自由事业获得了空前的发展。80年代和90年代之交,东欧及苏联极权制度解体,东西方冷战结束,使得世界上更多的人获得了自由。然而,世纪末的中国,就其根本方面来说,然是一个不自由的国家,而且是当今世界上最大的不自由国家。这给我们每一个中国人留下了深深的遗憾。 在一个新的世纪即将来临之际,我们谨以中国普通公民的名义,向...

江棋生:遥送李锐老

2019-02-26 对我来说,这个己亥新年过得相当不寻常。 2月6日大年初二下午4点20分,我的正直、达观和坚强的老母亲在常熟仙逝,享年103岁。我和章虹于7日傍晚赶到家乡,与弟妹、侄子女们一起为她办理后事。7日子夜至8日凌晨,常熟漫天飞雪,城廓山野皆白。 10天之后的2月16日上午,我在赶往苏州北高铁站准备回京的路上,得悉“保持了独立的头脑,宣讲常识的、有着真性情的”李锐老驾鹤西去,享年10...

江棋生:小议中国经济自由度

对于经济问题,我一向关注,但基本上只看不说。为什么?因为我是外行。在学理知识上,我既没受过正规的科班训练,也没下苦工夫去恶补过。此外,我也几乎没在经济领域中摸爬滚打过。1990年秋我在秦城监狱坐牢时,倒曾如饥似渴地读完了萨缪尔森的三卷本《经济学》,还数度发出过“朝问道,夕死可矣!”的长叹;但光凭这点底子,不足以使我具有置喙的自信。 1989年春夏至今30余年来,我写了300多篇文章,其中唯有19...

江棋生:写于2018年岁末

2018-12-31 今天是2018年12月29日,是2019年元旦前的倒数第3天。 值此2018年岁末之际,我首先想做的是:警策自己。 在已经过去的362天中,虽然我并没有随意放过哪一天,但自我约定要完成的一件堪称“重中之重”的事,即要在年内写出一篇关于倒计时的物理学论文,却肯定无望如愿以偿了。在我们这个星球上,知道“倒计时”的人,数以亿计。然而,人们却从未对其进行过认真的探究。而我发现,在看...

江棋生:再次检视台海两岸关系

2018-12-01 台海两岸关系,是20世纪40年代的中国内战遗留下来的重要政治关系,也一直是中美关系中的核心议题之一。 面对台海两岸已长达69年的分裂分治状况,两岸三党现在各自践行什么样的政治主张呢? 先说台湾民进党。 民进党践行的政治主张是拒统不独。民进党的“拒统”,是拒绝两岸统一:既拒绝“一国两制”的专政统一,也不把民主统一作为自己的选项。民进党的“不独”,不是不想独,而是想独不敢独。根...

江棋生:蝴蝶效应的本质特征

2018-10-27 2017年9月底,就人们对蝴蝶效应的一些普遍误识,我写了一篇文章:说说蝴蝶效应。当时我觉得,自己把该说的都说了。前不久,读到一篇在微信群中广泛传播的热点文章,题目是:直面这场难看的军队反腐战。在该文接近结尾处,作者“木偶”写道:“顶端郭(伯雄)徐(才厚)两名副主席一贪婪,便层层传递贪欲瘟疫,放肆放大成蝴蝶效应,最少可能把3.6万人拉下水。”读罢作者此言,我能有把握地断定,他...

江棋生:专政才是核心价值观

2018-08-21 8月19日,“深圳7.27维权工人被捕事件”全国高校声援团代表、北京大学2018届本科毕业生岳昕发出了致中共中央和习近平的公开信。岳昕在信中郑重宣示:“我与声援团的全体成员将坚定政治意识,坚定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信仰,坚定站在伟大的工人阶级的立场上,坚决维护我国社会主义和人民民主专政制度。”岳昕同学大概压根儿不会想到,当我在8月20日上午品读她的公开信时,她上述政治...

江棋生:从疫苗事件看共同底线

2018-07-26 长生生物疫苗造假事件的曝光,使我看到了两幅耐人寻味的罕见图景:一是五毛们的整体消停和趴窝;二是各类微信群的明显同质化。五毛趴窝,或表明他们的利益受到了直接伤害,或表明他们尚存未泯之良知——如果为疫苗造假行为还去进行粉饰和洗刷,那就真不是人了。在各类微信群中,则均未出现以往司空见惯的撕逼翻脸之事;历来的“光明面”和“正能量”拥趸都不再老调重弹,而是同样发出谴责和讨伐之声。 这...

江棋生:刘亚东主题演讲之我见

2018-07-02 6月21日下午,由《科技日报》社主办的科学传播沙龙在中国科技会堂召开。《科技日报》总编辑刘亚东先生在他的主题演讲中,宣示了《科技日报》最迟于今年3月就已持有的主张:公众有必要了解更多的东西,尤其应该知道,“我的国”也有“不厉害”的地方,甚至还受制于人!刘亚东认为,“中兴事件无论最终结果如何,都是一件大好事。好就好在它让更多的国人正视了中美科技实力的巨大差距,惊醒梦中人!”刘...

江棋生:厉害了,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

2018-05-29 自2016年美国大选以来,特朗普就一直备受争议,一直处在国际和国内舆论场的风口浪尖上。总的来说,能为大多数人接受的、相对中性的评价是:牛人特朗普。 特朗普的牛,还真不是吹的。他最牛的地方是什么呢?是他居然一一兑现了自己在竞选时所作出的承诺:退出TPP,退出巴黎气候协定,退出伊核协议,修建美国和墨西哥之间的边境墙,成功推出和实施大减税方案,对朝鲜进行动真格的极限施压……然而,...

江棋生:后极权概念的份量与价值

2018-03-27 江棋生先生资料照(江棋生提供) 今年2月20日,吴思先生抵达美国哈佛大学,任费正清东亚研究中心访问学者。不久,受民间性双周学术文化沙龙——哈佛沙龙之邀,他在沙龙第50期作了主题演讲,题目是:关于当代中国社会性质的争论。无疑,这是一个我非常感兴趣的课题。数天前,当我拿到吴思的《哈佛讲座修订稿》电子版后,就一口气读了一遍。然后是一而再、再而三,一连读了三遍。 春分时节,刚看完贺...

江棋生:也说正能量

2018-02-28 几年前,针对当时正在网上网下走红的热词“正能量”,中国科技大学超导物理学家阮耀钟教授写过一篇文章,题目是:请慎用“正能量”。[1]说实话,我那时虽然对“正能量”亦颇有微词,但因心有旁骛,遗憾地未能查读他的文章。好在几天前的高中同班同学微信群中,又有人晒出了阮先生上述文章的非删节版。在认真细读之后,我觉得有必要说说自己的读后感,说说已然家喻户晓的所谓“正能量”。 作为一位物理...

胡平:读江棋生《看守所杂记》

当今中国,有着世界上最多的政治犯思想犯,也有着世界上最多的监狱文学。 不少人以为监狱生活大同小异,监狱文学也就难免彼此雷同。其实不然。不说外国,不说早先,单单是“六四”后的中国,监狱生活也是有很大差别的。譬如说,劳教和劳改就不一样,看守所和监狱也不一样;同样是看守所或监狱,这个地方的和那个地方的未必一样,这几年和那几年未必一样。廖亦武在《证词》一书里描写到的看守所生活,读来令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江棋生:我看知青生涯

2018-01-29 对老三届知青来说,公元2018年的到来自有特别的意义。近半个世纪前的1968年秋冬,他们别无选择地从城市走向农村。他们中的绝大多数,迟至1979年才得以回城就业;其中云南等地的农场知青,更是愤而通过悲壮的大规模抗争,才获得离乡返城通行证的。从1968年到1979年这个时间跨度中,老三届知青在乡村、农场度过的长短不一的青春岁月,就是他们的知青生涯。 作为老三届知青中的一员,我...

江棋生:男儿吴淦视囚如归

2017-12-29 2017年12月26日,709政治迫害案当事人吴淦先生被当局以“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重判有期徒刑八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吴淦的辩护律师葛永喜在第一时间向世人通报——站在天津市第二中级法院被告席上的吴淦当庭表示:感谢贵党授予我这个崇高的荣誉,我将不忘初心,撸起袖子加油干! 吴淦的上述“致谢”,迅即遍传天下。我要说,吴淦先生直面迫害者时的幽默脱俗,比我自己当年在法庭上的俗然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