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谁剥夺了江棋生的退休金

九月下旬江棋生回常熟,晚上聚餐时,感觉他人形消瘦,颧骨突出,精神状态远不如以前,起先以为他旅途劳累的缘故,再加上锦衣卫如影随形的跟随,精神上或多或少有些压力,因此没有关切地询问:人怎么啦? 昨天有空约他夫妇俩去兴福寺吃茶,才发现他脸容憔悴,下巴尖削,的确比以前消瘦了许多。看到他这副模样,不由得想起牢里的恩师──刘晓波博士来了。我端详了棋生兄好久,他婆娘不明原因,也跟着我端详丈夫好久,后来我问他是...

陆文:锦衣卫如此保护江棋生

这次清明,江棋生俩口子从京都回常熟老家扫墓兼探亲访友,虽称不上衣锦还乡,却算得上荣归故里,因为他俩受到了苏南地区锦衣卫的隆重保护。从无锡下车,锦衣卫虽没有放礼炮、拉横幅、吹洋号、敲洋铜鼓,可仍在火车站出口处恭候他们的大驾。其警惕状态,犹如随时准备以胸膛迎接刺客的子弹。大概担心打草惊蛇,引起刺客警觉,他们为此穿了便衣。常熟朋友担心江棋生给衙役扣押了银行卡,没钱而步行回家,驾车前往迎接,结果引起锦衣...

江棋生:还能有谁,比邱毅更像蔡莉?

2020-04-24 前立委邱毅在节目畅谈“一国两制”。(网络视频截图自网路) 今天上午,我在读完《方方日记接力29》之文章、并动笔写下留言时,邱毅在我的脑子里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呢?一个台湾文人,在央视四台中常常露一小脸,对海峡此岸的权贵颇尽谄媚之能事。所以,我把他称为金庸笔下的“星宿派”现代传人。 然而,当我看了“今日头条”上,“邱毅说方方日记”的视频后才知道,他的坏,深不可测。邱毅之坏,超出了...

江棋生:方方日记接龙之11:方方说的真话,他们不爱听...

二湘的十一维空间 2020-04-04 题图:作者 对真话的肯定,都有一个隐含的前提,一个不可或缺的硬核前提,那就是,自己怎么想就怎么说,但是,说的必须是人话。 我也来写一篇留言 文/江棋生 具体内容见链接 【作者简介】江棋生:方方日记读者。一个方方的同辈人,一个多年顾不上读文学作品,但却每天不能不读方方日记的人,一个只想说真话的人。...

江棋生:我也来写一篇留言

2020-03-30 我没有读过方方的任何文学作品。但是,我读完了方方的60篇封城日记;读完了每篇日记后的网友留言。现在,我也来写一篇方方日记读后留言。 为什么方方日记那么受欢迎?华中师范大学国学院院长唐翼明先生说:“一句话,讲真话。” 什么叫讲真话或说真话?巴金先生说:“我所谓真话不是指真理,也不是指正确的话。自己想什么就讲什么,自己怎么想就怎么说,这就是说真话。” 真话的分量有多重?索尔仁尼...

江棋生:不鄙视这样的肉食者,我还真做不到

2020-02-28 武汉市长周先旺。(Public Domain) 一个来月前,我在写作“只要还捂得住,疫情就不是命令”一文时,还不知道那位被训诫的良心医生叫李文亮,也不知道他就是那八位“散播谣言者”之一,更不知道那八位“散播谣言者”其实都是货真价实的武汉医护人员! 说实话,中国的肉食者们搞言论钳制和言论管控,打压和封杀他们不喜欢听的真话,包括用“打击造谣传谣”的旗号查处和惩治敢说真话的人,足...

江棋生:只要还捂得住,疫情就不是命令

2020-01-29 1月23日己亥猪年小除夕那天,武汉由封口导致封城。消息传来,我就再无心思过年了。在庚子鼠年春节门可罗雀、院可罗雀、巷可罗雀乃至路可罗雀的日子里,我只做两件事,一是尽量宅在家里,力求不被感染;二是揪心地关注愈演愈烈的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对亲朋好友发来的拜年问候不想回复,也一概未作回复。 2019年12月1日,第一例原因不明的病毒性肺炎在武汉被发现。而最晚于2019年12月23日...

江棋生:从复旦大学修改章程说开去

12月17日,教育部在官网上发布了关于同意复旦大学章程部分条款修改的批复。从内容公示中可以看出,复旦大学的这次章程修改,决不是虚以委蛇,而是动了真格、确有干货的。在这次修改中,复旦校方破字当头,立在其中:破——将原版章程中的“思想自由”、“师生治学、民主管理”、“学校是以学术为核心的共同体”和绝大部分“独立”字样删除了;立——增加了“学校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为中国共产党治国理政服务”、“坚...

丁子霖等人:社会公正与公民权利宣言

签署者(中国公民): 丁子霖 林牧 江棋生(发言人) 蒋培坤(起草人) 魏晓涛 在20世纪即将终结,新的世纪即将来临之际,我们作为中国公民,深切忧虑国家在社会公正方面存在问题之严重,以及由此所导致的政情、社情、民情之严重失序和失衡。 为此,我们在发表和公布“自由与公民权利宣言”的同时,特发布本宣言。 考虑到公平、正义乃人类世代寻求的理想和目标; 考虑到公平、正义乃保障基本人权及自由之必要前提; ...

江棋生:做个明白人

2019-09-30 作为一个被置身于网络柏林墙内的中国网民,我有一条做法是与《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完全相同的,那就是:几乎天天设法翻墙出去,领略一番多元并存的域外网络风光。而我与胡锡进完全不同的是:我之翻墙,是为了践行《世界人权宣言》第十九条所说的“通过任何媒介和不论国界寻求、接受和传递消息和思想的自由”,以便能在第一时间了解事情真相,兼听不同声音,从而免于被官方一家之言所愚弄和忽悠,做个明白...

江棋生:读“巫宁坤与李政道”有感

2019-08-28 旅美作家、翻译家巫宁坤先生(图源:巫宁坤告别暨追思会) 8月10日凌晨,巫宁坤先生平静地仙逝于他的美国寓所。很快,我就见到了一些情挚意切的悼念文字,并随之重读了余英时先生为巫先生的自传——《一滴泪》所写的长篇序言。8月22日下午,巫先生的葬礼结束后,我又下载了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申铧对巫一毛的采访录。接着,我就读到了来自《经济观察报》书评的“巫宁坤与李政道”这篇短文。 短文开篇...

江棋生:六四30周年感言

2019-05-29 六四事件30周年了。 30年后的今天,一个关于六四的重要史实值得我再次对其聚焦、将其剖析。这一事实是:把六四事件定性为“平息反革命暴乱”的中国政府,一直怕六四、躲六四;除了在极个别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决不去触碰六四,提及六四。我在《重要的是奠定民主社会的基石——六四5周年感言》中曾写道:我揣摩当局的心态,是巴不得每年的日历从出厂时就没有6月4日这一页。30年来的史实表明,他们...

江棋生:新闻自由,太值得拥有

2019-03-27 3月21日下午,江苏盐城响水陈家港化工园区内发生特大爆炸事件,瞬间烈焰腾飞,火光冲天,大地震颤,哀魂悲号!据最新披露的数据,这起由人祸造成的灾难已至少夺去了78人的生命,另有600多人受伤和28人失联。 响水大爆炸的震撼力和冲击波,在我心中激起了无法平复的思绪。数天来,我都在思考一件事:这本是一起完全应该、也可以避免的惨剧;它之所以似乎注定会发生,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中国...

丁子霖等人:自由与公民权利宣言

在即将过去的一个世纪里,人类战胜了反人类的法西斯主义,战胜了各种形式的专制与奴役,世界自由事业获得了空前的发展。80年代和90年代之交,东欧及苏联极权制度解体,东西方冷战结束,使得世界上更多的人获得了自由。然而,世纪末的中国,就其根本方面来说,然是一个不自由的国家,而且是当今世界上最大的不自由国家。这给我们每一个中国人留下了深深的遗憾。 在一个新的世纪即将来临之际,我们谨以中国普通公民的名义,向...

江棋生:遥送李锐老

2019-02-26 对我来说,这个己亥新年过得相当不寻常。 2月6日大年初二下午4点20分,我的正直、达观和坚强的老母亲在常熟仙逝,享年103岁。我和章虹于7日傍晚赶到家乡,与弟妹、侄子女们一起为她办理后事。7日子夜至8日凌晨,常熟漫天飞雪,城廓山野皆白。 10天之后的2月16日上午,我在赶往苏州北高铁站准备回京的路上,得悉“保持了独立的头脑,宣讲常识的、有着真性情的”李锐老驾鹤西去,享年10...

江棋生:小议中国经济自由度

对于经济问题,我一向关注,但基本上只看不说。为什么?因为我是外行。在学理知识上,我既没受过正规的科班训练,也没下苦工夫去恶补过。此外,我也几乎没在经济领域中摸爬滚打过。1990年秋我在秦城监狱坐牢时,倒曾如饥似渴地读完了萨缪尔森的三卷本《经济学》,还数度发出过“朝问道,夕死可矣!”的长叹;但光凭这点底子,不足以使我具有置喙的自信。 1989年春夏至今30余年来,我写了300多篇文章,其中唯有19...

江棋生:写于2018年岁末

2018-12-31 今天是2018年12月29日,是2019年元旦前的倒数第3天。 值此2018年岁末之际,我首先想做的是:警策自己。 在已经过去的362天中,虽然我并没有随意放过哪一天,但自我约定要完成的一件堪称“重中之重”的事,即要在年内写出一篇关于倒计时的物理学论文,却肯定无望如愿以偿了。在我们这个星球上,知道“倒计时”的人,数以亿计。然而,人们却从未对其进行过认真的探究。而我发现,在看...

江棋生:再次检视台海两岸关系

2018-12-01 台海两岸关系,是20世纪40年代的中国内战遗留下来的重要政治关系,也一直是中美关系中的核心议题之一。 面对台海两岸已长达69年的分裂分治状况,两岸三党现在各自践行什么样的政治主张呢? 先说台湾民进党。 民进党践行的政治主张是拒统不独。民进党的“拒统”,是拒绝两岸统一:既拒绝“一国两制”的专政统一,也不把民主统一作为自己的选项。民进党的“不独”,不是不想独,而是想独不敢独。根...

江棋生:蝴蝶效应的本质特征

2018-10-27 2017年9月底,就人们对蝴蝶效应的一些普遍误识,我写了一篇文章:说说蝴蝶效应。当时我觉得,自己把该说的都说了。前不久,读到一篇在微信群中广泛传播的热点文章,题目是:直面这场难看的军队反腐战。在该文接近结尾处,作者“木偶”写道:“顶端郭(伯雄)徐(才厚)两名副主席一贪婪,便层层传递贪欲瘟疫,放肆放大成蝴蝶效应,最少可能把3.6万人拉下水。”读罢作者此言,我能有把握地断定,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