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我们要如何纪念六四30周年?

2018-09-10 1989年6月2日,北京,学生聚集在天安门前广场。(AFP) 众所周知,明年,2019年的6月4日,就是中国八九民运和“六四”镇压事件的三十周年。虽然我们可以有很多时光飞逝的感慨,但是更重要的是,在这个重要的纪念周年的时候,我们到底要如何纪念?前不久,我和一些当年参与过八九民运,现在流亡海外的朋友,已经开始进行相关讨论。 对我来说,开动脑筋,设想更多的有新意的纪念活动当然是...

王丹:中国政治的五个蛛丝马迹

2018-09-02 7月开始,报纸上对习近平的造神就有降温。7月31日之后,有19天没有在电视上看到习近平。对此,外界难免有不少传言。现在,习近平回来了。这代表他强势回归吗?我们不知道,但是,有五个蛛丝马迹还是相当耐人寻味: 1. 习近平上周在一个有关“一带一路”的座谈会上强调,“一带一路”是一个经济合作倡议,不是搞地缘政治联盟或军事同盟;是开放包容进程,不是要关起门来搞小圈子或者“中国俱乐部...

王丹:美国为中美军事冲突做准备了

2018-08-20 8月13日,美国总统川普在纽约州德拉姆堡军事基地签署了《2019年度国防授权法案》,这个法案的签署,在中美关系史上具有重大意义,因为在我看来,这代表着美国决定把美中对抗进行战略升级,川普政府已经超出经济层面,而进入政治、军事,甚至意识形态层面,而更重要的是,美国看来已经决定,要从军事上为中美之间可能发生的军事冲突开始进行准备了。这会不会有点危言耸听呢?且看法案的具体内容。 ...

王丹:应当要有新的马歇尔计划

2018-08-13 各位听众你们好,我是王丹。在中美贸易战打得如火如荼的时候,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同意,这不仅是一场贸易战。在贸易战的背后,是美国全球战略的调整。而这个调整的核心内容,就是对华政策的改变。问题是,几十年来执行的推动中国进入国际社会,成为负责任的大国的对华政策,现在要发生180度的大转弯,重新转向遏止和围堵,对很多中生代的美国对华政策研究者和制定者来说并非易事。值此之时,几十年前的那...

王丹:新外交还是旧外交?

2018-08-06 各位听众你们好,我是王丹。打开现在中国的官方媒体,铺天盖地的都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其实,没有什么比这个概念更可笑的了。因为在习近平的所谓“治国理政”的表现上,我们看不到什么“新”意,而扑面而来的,都是旧时代的气息,外交工作也不例外。中美贸易战开打之后,中国面临的外交处境日益困难。面对咄咄逼人的美国的攻势,习近平要采取怎样的新思维和新做法去解决问题呢?他去...

王丹:疫苗之乱是政治问题

2018-07-30 7月15日爆发的长春长生公司生产假疫苗之事,在中国的网路上掀起被称为“疫苗之乱”的舆论风潮。这次事件随着当事人被捕,案件进入司法程序,也许会逐渐风平浪静,但是借用一句中共常常引用的马克思主义的话来说,事情有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从假酒到毒奶粉,从毒胶囊到这次的毒疫苗,越来越多的国人想必会慢慢开始觉醒,认识到问题的本质:这表面看起来是食品安全问题,但是实际上是政治问题。...

陈奎德、王丹:赫尔辛基会谈与欧美俄中四方演义

2018-07-19 主持人:陈奎德 座谈人:王丹博士,1989年中国学运领袖,《对话中国》所长 7月16日,美国总统川普和俄罗斯总统普京在芬兰赫尔辛基举行了会晤,会谈内容涉及中共。川普事后称,他对这次会晤“非常非常”满意。 虽然双普会后川普在国内遭遇两党的批评,川普也纠正了他在记者招待会上的“口误”(即他是相信美国情报机构的一致判断,认为俄国曾干预了美国2016年大选的),但他仍然认为改善美俄...

王丹:中共内讧?让我们保持冷静

2018-07-17 各位听众你们好,我是王丹。最近,中国内部传来一系列令人震撼的政治传言,有人说一些党内元老联名上书,要求检讨习近平的错误;有人说北戴河会议将决定胡春华进入常委,成为正式的接班人,习近平将被架空;还有人言之凿凿地说听到北京城内发生枪战,显示中共内部有人试图发动政变,甚至国外媒体都据此报导说,习近平有可能已经失势。种种传言,听起来实在令人振奋,但是,我必须实话实说,我认为外界应当...

王丹:与一位留学生的对话

2018-07-06 中国的90后是一个与前几个时代完全不同的群体,他们不是没有内心的是非标准,但是他们也缺乏理想主义所需要的勇气;他们向往自由,但是对民主充满怀疑;他们不相信共产党,但是也不相信别的政治力量。这个世代注定要改变中国,但是会把中国改变成什么样子,我们不得而知。但是,我们至少要尝试去了解,去沟通,去知道他们在思考什么,在困惑什么,在质疑什么,这,就是“对话”的意义。以下,就是我跟一...

王丹:柬埔寨:中国模式的一个样板

2018-07-02 各位听众你们好,我是王丹。在传统的关于“中国模式”的讨论中,对于“中国模式”的定义,我们基本上是限于中国国内经济领域,特指中国经济发展的路径选择,经济增长的特点以及国家和党的领导在经济发展中的作用等等。但是,这样的定义,恐怕已经到了要更新的时候了。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的增强,随着中共开始自我重新定位为世界大国,随着“厉害了,我的国”产生的民族主义热情的发展,“中国模式”的定义也...

王丹:睡在我心中的兄弟

在我所有经历过二十九年前那场运动,现在还依然走在这条艰难的路上的兄弟中,刘贤斌被公认为是最为淳朴的一个。他不是那种善于言谈表达自己的人,也不是可以用热情感染周围的世界的人。出身农家的他其实相当内向腼腆,并不善于交际。接触过他的人,都记得他的憨厚的笑,和羞涩的问候。你很难想象,这样的一个人,在共产党的眼里,居然,也是国家的敌人。 80年代末期,他以优异的成绩考进北京,进入中国人民大学。这一步迈得如...

王丹:亡羊补牢,“已经晚矣”

2018-06-25 中国各地退伍军人在江苏镇江声援战友(受访者独家提供) 自本月19日开始,中国各地退役老兵持续数天在镇江市政府前广场维权,声援早些时候被疑似地方官员唆使的黑社会成员打伤的维权退伍军人。到目前为止,当局还没有采取大规模武力镇压行动,但是局部的暴力冲突已经出现。退役老兵和当局的警力都在增加之中,因此局势发展令外界非常关注。这次事件,有两个值得观察的重点。 首先,中国退伍军人集体上...

王丹:肯南的远见今天仍有参考价值

2018-06-18 肯南早在1940年代末期,就预见到了世纪末苏联帝国的崩溃并指出了根本原因。(Public Domain) 在“第二次冷战”,“新冷战”等名词开始频繁出现在对今天的中美关系的讨论中的时刻,我觉得有必要回顾一下上一次冷战,也就是美苏对峙的那次冷战的一些内容,或许对于今天的中美关系的发展能够提供一点历史的启示。 几乎是在1945年“二战”结束不久,西方国家与前苏联为首的共产阵营之...

王丹:中国反对派第一个智库:“对话中国”

2018-06-11 2018年6月4日,六四事件29周年当天,“对话中国”智库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举行成立典礼。图为“对话中国”智库的所长王丹博士。(王小泉摄影) 各位听众大家好: 6月4日,我和一批朋友在美国首都华盛顿,正式宣布成立中国反对派第一个智库,取名“对话中国”。这个消息被广泛报导之后,我在不同的社群媒体上都收到一些朋友的提问。以下,我就几个主要的问题做一个说明和回答。 首先,有人问,你...

王丹、陈奎德:廿九年后,六四人“对话中国”

2018-06-07 主持人:陈奎德 座谈人:王丹博士,1989年中国学运领袖,《对话中国》所长 一、 六四29年纪念日,《对话中国》成立 1、 作为智库的《对话中国》成立的背景: 对内中共的统治从威权倒退到极权,对外中国开始向全球进行政治经济和意识形态的扩张。 2、《对话中国》的宗旨: 我们希望在不同的政治力量之间展开对话,就中国未来的问题取得共识,也包括台湾西藏新疆香港未来与中国关系的问题。...

胡平:抗击新一轮镇压狂潮

中共当局冒天下之大不违悍然判处王丹十一年徒刑,激起世界舆论的一片抗议之声。 中共当局辩称这次审判完全是依法行事。这是弥天大谎。且不说在内容上,它所列举的王丹的“犯罪事实”全部属于言论,因而属于言论自由的保护之列;且不说在程序上,它将王丹非法拘留十七个月,远远超出法律规定的时限;且不说在审判时,警察严密封锁法院,其后又拒绝将审判结果向国内民众公开,因此纯属秘密审判;这里,我只想再提出一个问题:判决...

王丹:“对话中国“成立致辞

各位: 欢迎参加我们今天的活动,我希望这样的一天,未来会被记载在中国转型的历史上。 2012年习近平上台以后,中国发生了惊人的变化,对内中共的统治从威权倒退到极权,对外中国开始向全球进行政治经济和意识形态的扩张。有人说这是一个黑暗的世代,但是在历史中往往在黑暗的时代之后就是黎明,因此,今天中国发生的一切,并不意味着民主在中国就不再有希望,相反地,它产生的巨大不确定性也许会提供我们从未想过的机会,...

王丹:台北市长之战的意义

2018-05-22 11月下旬,台湾将进行县市长换届选举。这次选举意义重大,它不仅是对蔡英文政府的期中考试,决定着2020年蔡英文是否能够顺利连任;也是在野的国民党是否能够重振旗鼓,恢复士气的检验指标。而在这场选举中,最受外界关注的,也是最能影响台湾政治未来发展的,就是台北市长之战。 台北市作为台湾的首都,其市长职位代表的政治意义,往往超越台北市本身,而具有全台的影响。自从郝龙斌之后,从台北市...

王丹、胡平:对话录

三月一日晚十时,胡平从纽约打越洋电话给在北京的王丹,双方进行了长约四十分钟的对谈,内容如下: 胡平:这两天,国内的朋友们陆续发表了一系列很好的意见。在海外引起强烈的反响,我们都感到十分振奋。 王丹:这大概是八九年以来最具规模的一次。 胡平:从这次发表的意见中,我发现国内的朋友们又有了新的、更成熟的看法。可否请你讲一讲你自己的考虑? 王丹:经过五年半的思考和中国的各种变化,我以为我们的认识应该有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