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足探监:王全璋脸黑遭增肥

2019-10-18 中国狱中人权律师王全璋10月18日,在山东临沂监狱获妻子李文足探监。当局派出大批便衣维稳,并以高音喇叭阻挠媒体采访。李文足表示,王全璋的健康状况令人担忧。 多名人权活动人士透露,维权律师王全璋的妻儿在三位709律师妻子的陪同下,再次到山东临沂会见王全璋。而山东方面亦动用各种手段,在监狱内外维稳,并再次用流动的高音喇叭车和高压除尘车的噪音干扰记者采访,意图“灭声”。 据维权人...

709李文足、王峭岭:709案维权通报

今天上午11点,我们应邀与美、英、法、德、加、荷、欧盟等七国使馆的人权官员见面,他们详细了解了8月30日会见王全璋的具体情况,还询问了9月6日李文足儿子泉泉在北京被失学的经过。 我们认为,临沂监狱早就通知王全璋出狱后送回济南,并要继续限制其人身自由。北京警方强迫学校让泉泉失学,是为了将李文足母子驱逐出北京。这是有上级统一协调的计划和行动。 各位外交官对我们反映的情况表示会持续关注! 感谢各国外交...

一周人权纪事(2019年9月2日-9月8日)

2019年9月9日 编者:本周香港反送中社会民主运动已经持续三个月,虽然香港特首林郑于9月4日晚电视讲话中宣布正式撤回《逃犯条例》修订,然而香港市民因“反送中恶法”而引发的持续的社会民主运动并没有止息,因为林郑并未就公民抵抗运动中的五大诉求给予正式回应,示威者坚持要求政府撤回修法、撤销暴动定性、对警察使用武力进行独立调查、释放被捕的抗议者以及进行双普选等,而撤回修例只是五大诉求之一。本周日再次爆...

王全璋的儿子泉泉再被剥夺受教育的权利

2019年9月8日 中国公民运动网报道:9月6日,李文足的一篇《王全璋的儿子又失学了》引起各界关注。文中指王全璋的儿子泉泉在新入学仅四天就遭到学校辞退,这已经是自王全璋被抓捕以来泉泉第二次失学。 李文足介绍,9月2日泉泉像其他适龄学童一样顺利入读北京某小学,但入读才四天即遭到校方辞退,学校语焉不详表示校方(自泉泉入读四天以来)承受不可描述的巨大压力,因此只能作出辞退决定。此前的2016年,北京石...

李文足:王全璋的儿子又失学了

2016年,警察在石景山区所有的幼儿园,甚至是早教中心下令,不能接受我的儿子上学。我的儿子泉泉便失学在家,一直到2018年5月。就在那年,机缘巧合,我找到了一家接受我们的私立学校。儿子泉泉终于上学了——幼儿园大班。 来之不易的上学机会,让泉泉无比兴奋。第一天上学,早上6点他就醒了。他拽着我又是撒娇又是威胁,我只好起了床。一起洗漱,穿好衣服后,他要去学校。我无奈地告诉他,校车7:48才到门口,他的...

李文足:第三次会见王全璋——全璋终于笑了

今天的临沂监狱,不知道什么原因,警察比往日更多了。 我这次进入会见室,一个半小时还没有出来。后来听说峭岭姐她们都着急了,也发了消息。 见到全璋的时候,就问起他那颗晃动的牙。那颗牙在8月上旬掉了。他的太阳穴凹下去的很严重,双侧脸颊都快缩进嘴里了。肚子却是圆圆的鼓出来,驼背弯腰。 我们正问着全璋的健康情况,全璋突然说到:他们(狱方)说了,你提了保外就医。但是我觉得没必要,我马上就要出去了。而且身体条...

709家属李文足今探访丈夫王全璋 随行朋友遭暴徒袭击 手机被抢摔坏...

2019年8月30日星期五 (维权网信息中心报道)2019年8月30日,本网获悉:709家属李文足今赴临沂山东探访丈夫王全璋,随行朋友竟然光天化日之下遭暴徒袭击,王峭岭、原珊珊手机被抢、摔坏。 以下是同行者现场实录: 1、上午10:00,临沂监狱北门会见室外,原珊珊的手机被抢时被一个黑大汉掰坏。第二次报警,警察到现场后,我们指认了抢手机的黑大汉后,警察对黑大汉说你过来,那黑大汉拔腿就跑。警察追了...

李文足:临沂监狱,你们怕什么——第二次会见王全璋...

2019年7月30日下午,我拉着儿子的手,和姐姐在临沂监狱会见室门口排队。1点57分,长长的队伍开始移动了,我松了一口气。这次比上次排队有秩序了,不是一窝蜂涌进去了。 上次排在我后面的那个男人还是站在我身后,是一个穿着灰色T恤叼着烟的粗壮男子。他扬着下巴,耷拉着眼皮,长相很有特点。 等待大厅左右竖着两个大屏幕,上面闪烁的十几个号码,按顺序排列着。我们的号码是0127,上面没有,看来需要等下一批了...

王全璋家属探监后申请保外就医

7/30/2019 (中国山东7月30日)涉709案件的北京律师王全璋被转至山东临沂监狱服刑逾3个月,本周家属第二次探视,其身体和精神状况不佳,家属向狱方提交保外就医申请书。 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在儿子王广微和大姐王全秀陪同下,周二即7月30日下午到监狱探望,整个会面过程被严密监控。 李文足会见后表示,丈夫看起来比上次消瘦及黝黑、牙齿松动,精神状况跟上次差不多,比较焦虑和恐惧,一直说不要再来会见,他...

李文足:行政复议申请书

申请人:李文足 女 1985年4月5日出生 家庭主妇 地址:北京市昌平区回龙观## 身份证号码:4228231985040506## 电话:176004057## 邮编:100085 代理人:王峭岭、野靖环 被申请人:山东省监狱管理局 法人代表:王立军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历下区历山路163号 复议请求: 1、请求复议机关确认被申请人“逾期20个工作日不回复政府信息”的行为是不依法履行法定职责; ...

专访:709大抓捕对维权律师是一个“清洗”

2015年7月9日,中国政府对维权律师群体展开大规模的抓捕及关押,超过300名律师受到波及。在与德国之声的专访中,中国维权律师滕彪表示,习近平上台后对民间社会的全面打压,已使中国的维权运动陷入低谷。 德国之声:可以请您概述一下四年前709大抓捕发生时的情况吗? 滕彪:中国政府对民间社会跟维权运动的打压其实在709大抓捕前就开始了。习近平上台前,中国政府对维权运动的打压便存在。有些律师被吊销执照、...

唐荆陵获中国人权律师奖 “709”家属视讯感谢

“709”四周年前夕,人权律师家属王峭岭、李文足透过视讯出席中国人权律师奖的颁奖典礼,再次对支持的民众与团体表达感谢。他们说,虽然王全璋在会面中的状态让他们大受打击,却也同时感受到了世界的陪伴,会继续乐观坚持下去。 (德国之声中文网)7月7日,适逢“709”四周年前夕,第三届中国人权律师节暨第二届中国人权律师奖在台北举行。该活动由香港、美国、台湾等地数十个人权团体主办。第二届中国人权律师奖由唐荆...

停止白色恐怖,释放王全璋及所有的良心犯

震惊中外的709大抓捕三年以来,中国民间社会陷入沉重的黑暗期,自此,中共当局在全国范围内实施的针对人权捍卫者的残酷打压一直延续至今,在这片人权被践踏的土地上,无时不在上演着一幕幕公民权利被侵害的惨剧。(阅读全文)...

李文足、王峭岭:与美国、德国、欧盟、加拿大、瑞士等国人权官员见面通报...

2019年7月5日上午10点,我们与美国、德国、欧盟、加拿大、瑞士等国人权官员见面。 我们详细介绍了6月28日在临沂监狱探视王全璋的情况。文足表达了对王全璋的身心健康状况极度的担忧,认为全璋迫切需要独立医疗机构的良好治疗。所以,我们恳请各使馆向中国政府提出要求:允许王全璋保外就医。 在会面中,我们还讲述了江天勇律师最近双腿严重浮肿、不能自由就医、被严重限制行动的情况。 各国人权官员表达了对王全璋...

李文足:王全璋的亲笔回信失踪了

2019年6月28日,在临沂监狱会见全璋时,我着急的问他收到我的信和照片了吗? 全璋说收到了。然后他问我:“给你的信收到没?” 我不敢问全璋那两封奇怪的回信,我就问:“你什么时候写的信?” 他说是6月份写的,是寄到搬家的新地址,信里交代我了很多事。 我告诉他没收到这封信,我说等一会儿出去了我问问监狱。 我以为那封信会走的很慢,要经过监狱一级一级的审查,所以我就再等几天。 可是,都进入7月份了,信...

一周人权纪事(2019年6月24日-6月30日)

2019年6月30日 编者:本周出狱不久的人权活动人士陈云飞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记述了被关押期间遭受的种种酷刑,“雅安监狱,人间地狱”真实再现了良心犯被严管及监狱种种侵害囚犯基本人权的违法行为;被关押四年的人权律师王全璋终获亲属会见,不管是良心犯还是普通的刑事犯,都享有亲属会见的权利,而李文足为了见到丈夫,却经过了四年漫长而艰难的抗争,会见后发现王全璋却“像编好程序的呆滞的木头人”,事实证明“王全璋...

长平:王全璋案,比你想象的更残忍

(德国之声中文网)李文足终于见到了王全璋——她的丈夫,一位正直勇敢的人权律师,自从在2015年“709”案件中“失踪”以后四年未能与家人见面的政治犯。仅仅长期剥夺与家属的会面权利这一条,就足以证明中国司法的荒唐与罪恶。但是,这里的罪恶永远比你想象的更多。 根据李文足友人透露的信息,在会见王全璋之前,她已作好充分的思想准备:跟其他被迫害的人权律师一样,王全璋显然遭受了足够多的身心折磨,他可能像李和...

王全璋的姐姐王全秀:临沂监狱偷偷摸摸要干什么?

2019年6月24日,我跟文足终于从临沂监狱得了个准信,说是28日可以会见全璋了。当晚我高高兴兴回到五莲县。 第二天(6月25日)下午,我告诉父亲这个好消息时,72岁的老父亲,支支吾吾起来。说了半天我终于听明白了:原来临沂监狱避开我们,跟五莲县政府的人合伙,在25号上午,偷偷用车把我老父亲接到临沂监狱,会见了王全璋!! 临沂监狱这是要干什么?? 我觉得临沂监狱肯定有鬼,但是我说不清哪里有鬼。我也...

经过四年努力 李文足首次在监狱会见丈夫王全璋

2019年6月28日 中国公民运动网报道:2019年6月28日下午2点,在经过四年的漫长等待后,李文足终于见到了被关押在临沂监狱的丈夫王全璋,这是自2015年7月王全璋被羁押以来首次获准会见。 李文足与709案的妻子们根据临沂监狱电话通知到达临沂监狱会见室前,却遭现场100多名便衣和不明人士各种干扰和阻碍。陪同李文足的709家属王峭岭介绍了会见前的现场情况:临沂监狱北大墙外,刚一下车,见超市门口...

李文足会见王全璋的详细版文字记录:我终于见到了王全璋...

我拉着儿子泉泉,和全秀姐一起被警察带着走进会见大厅。 我眼睛紧紧盯着玻璃墙里面坐着的男人,认出了那就是全璋。我激动地朝他笑并挥手。但是他瞟了我一眼,没有表情,还把头扭向一边不看我。我心里紧了一下,但顾不上多想,赶紧坐下,拿起电话。全璋没有表情,低着头,开始拨电话。 我努力平复着翻江倒海的心情,看着他的脸,笑着说:“老公,好久不见了……” 全璋的目光仿佛没有焦距,并没有与我四目相对。他目光空洞,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