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律师余文生消失两年

妻南北奔波数十回救夫 叹“中国像没这个人” 2015年7月9日起,中国23个省份有大批律师与维权人士被捕,史称“709大抓捕”。其中最著名的被捕律师之一王全璋已在上月出狱,但曾代理他及多位被捕律师的余文生律师,于2018年初被带走后,至今未判决。 余文生的妻子许艳为营救丈夫,两年多来在北京与徐州两地间奔波40多次,吃尽了闭门羹,向各司法部门发过300多封信件,不是石沉大海,就是只得到“决定不了”...

常伯阳、谢阳:在违法道路上走的最彻底的是徐州中院...

——强烈谴责徐州中院对余文生案久拖不决、封锁信息 余文生先生是一名具有法律信仰敢于仗义执言的有情怀有担当的律师。2018年1月18日他在网络媒体上就修宪关于国家领导人任期事项发表看法,2018年1月19日其在送孩子到学校的路上被警方北京抓捕,之后被移交江苏徐州地方司法管辖。 2019年5月9日徐州中院秘密开庭审理余文生案,至今一年过去了,余文生是死是活,有没有判决,没有任何信息,徐州中院一直拒绝...

孔杰荣、艾华:10年前,两位中国维权律师被吊销执照...

10年后,世人还关注他们吗? 阎纪宇(翻译),2020-05-02 10年前,中国维权律师唐吉田被吊销律师执照,他四面楚歌,但是绝对没有被击败。唐吉田在中国维权律师运动中扮演核心角色;这项运动对中国共产党的威权体制形成重大挑战,因此遭到北京当局全力镇压。 唐吉田才华洋溢、一往无悔,他原本是一位吉林省乡村地区的检察官,后来辞职,原因是无法继续参与一个问题丛生的司法体系。检察官任内,唐吉田必须监督死...

陈建刚:路在脚下,路向何方——为唐吉田、刘巍律师吊照十年...

2020年4月28日 2020年是唐吉田律师、刘巍律师被吊销律师证的第十个年头,许多律师在撰文纪念之时也在提及当下,我流落海外,疲于学业,又要学习英语,事烦人懒,本来想逃责,但唐吉田律师、刘巍律师都是我熟识的朋友,尤其是唐律师,过从几乎贯穿我律师执业的整个过程。想想我还是要写一点故事,算是举轻明重,抛砖引玉。 回头数算和唐律师过从点滴,这如同回想我整个律师生涯。 ■惊鸿一瞥 2006年11月,我...

中国人权律师王全璋回到北京家中与妻儿团圆

北京 —中国维权律师王全璋结束了长达4年半被妻离子别的日子,于周一(4月27日)晚上大约7点45分回到北京家中,与一天前突患急病的妻子李文足和年幼的儿子泉泉重获团圆。许多网友表示祝福。李文足和王全璋见面前表示她心情复杂、焦急、忐忑,感谢各界的长久支持关注。 从在场友人上传的视频看到,李文足在见到王全璋的时候扑入丈夫怀里失声哭泣。他们的儿子在一旁看着父母相拥。当日在他们家中等候多时的几位朋友见证了...

卢雪松:善良者的坚持

唐吉田律师、刘巍律师被吊销律师证整十年了。读唐先生《中国人权律师被吊销执业证后十年回顾》,文字平实却承载着跌宕沉浮的人生轨迹,令我心生敬佩,同时也备感愤懑。唐、刘律师的“吊照门”是中国司法界加速溃烂的标志性事件。此后十年,律师作为司法滥权的绊脚石遭受严酷的打压,步入了危难中求生存的阶段。我愿意在“吊照门”十周年这个时间节点上写下一点什么,以表达我对中国正义律师的支持与敬意。 我们都清楚,当下中国...

高健:我和人权律师相伴的公民行动十年总结和反思

——纪念唐吉田、刘巍两位律师吊照听证会十周年 2010年4月22日,北京市司法局门口的道路实施交通管制,便衣和制服警察紧紧盯着门口不远处三五成群聚集的人群,记者们扛着长枪短炮也在咔咔作响。 唐吉田、刘巍两位律师吊照听证会在此举行,来现场围观的律师、公民、外交官、记者等等已经开始小范围讨论这即将在中国法制史上留下耻辱的时刻。 我和王译等朋友也相继赶来参与围观,还遇到了晚我们一步的许志永。 当时的政...

笑蜀:对人权律师的打压是当代中国法治史上最大的笑话...

2020-04-13 被“吊照”十年的中国维权律师唐吉田。 时间过得真快,唐吉田、刘巍等人权律师被吊照、一夜之间沦为无业游民,转眼都快十年光景了。全面抗战那么艰苦也才八年呢,文革旷日持久也不过十年呢。唐、刘两位人权律师被迫终结职业生涯居然十年仍没个说法,至今仍混迹于无业游民队伍中,真是人间奇迹。人能有几个十年?人的生命就是这么拿来消磨的么? 稍前,唐吉田律师嘱我为这十年纪念日写点什么。我不假思索...

刘正清:献给空心树之挽歌

——纪念唐吉田、刘巍吊证十周年 一 2010年4月30日是唐吉田、刘巍二律师吊证的日子。操刀者,北京司法局也。当初我曾为此写过一文,发表在《中国人权双周刊》上,然而几个书生弱弱的声音如萤火虫般,既唤不醒沉睡的人们,也照亮不了昏暗的大地。我的心由悲哀而渐渐的麻木,此后,便不愿提及,希望早日忘却。 之所以这样,是惧怕步唐、刘之后尘,还是哀莫大于心死的悲哀?我自己也说不清楚。在这似人非人的世界里,苟活...

11个国际团体”关注王全璋获释后人身自由之联署声明”...

关注王全璋获释后人身自由之联署声明 2020年4月3日 中国维权律师王全璋预计将于2020年4月5日获释。中国维权律师王全璋于2015年「709大抓捕」期间被捕,遭秘密羁押逾1200天后,于2018年12月26日因「颠复国家政权」控罪被安排闭门审讯,2019年1月被判入狱4年6个月,剥夺政治权利5年。 为了确保王全璋获释后的待遇合乎中国法律及国际人权标准,我们强烈要求中国政府: 1. 尊重王全璋...

王才亮:从“官员”“官办”“民办”到“死磕” ——中国律师之路...

2017年8月18日上午,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对上海律师翟建以诽谤罪刑事自诉湖南律师杨金柱及杨金柱同时以诽谤罪刑事自诉反诉翟建案做出一审判决。法院在确认杨的行为构成诽谤之余仍最终明确,杨、翟二人之行为均不构成犯罪。 该起案件备受律师界关注在于其特殊性。第一,当事双方均在行业内有一定影响,而且是自洪道德教授与陈光武律师、邱兴隆教授与喻国强律师、杨金柱律师与王少光律师之后,第四起法律人间动用刑事自诉...

专访:709大抓捕对维权律师是一个“清洗”

2015年7月9日,中国政府对维权律师群体展开大规模的抓捕及关押,超过300名律师受到波及。在与德国之声的专访中,中国维权律师滕彪表示,习近平上台后对民间社会的全面打压,已使中国的维权运动陷入低谷。 德国之声:可以请您概述一下四年前709大抓捕发生时的情况吗? 滕彪:中国政府对民间社会跟维权运动的打压其实在709大抓捕前就开始了。习近平上台前,中国政府对维权运动的打压便存在。有些律师被吊销执照、...

胡平:维权律师——我们时代的英雄

维权律师群体的崛起,是近些年中国社会最重要的现象之一。 毛泽东时代的中国,律师绝迹。考其原因,一是意识形态方面的。那时侯是以阶级斗争为纲,人人都须站稳阶级立场,怎么还允许你为坏人、为阶级敌人作辩护?另一个原因是社会结构方面的。毛时代的中国实行的是单位所有制,每个人都被纳入这一个或那一个特定的单位,单位包办你的一切,个人无从脱离单位,所有的单位都直接归属于政府。那时侯发生了什么矛盾或纠纷,不论是同...

709纪录片在港展映 内地维权律师被警告勿观看

在“709大抓捕”事件18个月后,香港资深媒体人卢敬华导演的纪录片“709人们”,周日(8日)在香港首映。内地多位维权律师接到国保警告,不得前去香港观看;导演表示“感谢”中共当局的反向宣传。(吴亦桐/高锋 报道) “709大抓捕”发生18个月后,由香港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出品、香港资深媒体人江琼珠制作、卢敬华导演的纪录片“709人们”,周日(8日)在香港首映,并拉开香港社区巡回展映的帷幕。据悉,...

《法制晚报》关注“律师煽颠” 遭中宣部整肃

中国大陆传媒持续受到当局的严厉信息管控。北京青年报集团旗下的《法制晚报》近日因有记者在微信圈,推送大篇幅报道的维权律师遭“煽颠罪”指控事件,引发中宣部震怒。该报总编、记者等所在部门随即遭到整肃。 北京青年报集团旗下的《法制晚报》值班编委朱顺忠今年8月底,在微信朋友圈发表一片贴文。在没有上级通知要求刊发的情况下,大篇幅推送被当局视为敏感的消息,包括律师被控煽颠罪、薄熙来主政时所建的标志性建筑华表被...

余杰:挺身而出的谢阳家人与战胜恐惧的中国公民

日前,有知情人士透露,人权律师谢阳於2015年8月在指定监视居住点遭受酷刑,乘警察不注意时在窗口大呼救命,後被打昏,送163医院急救。2016年7月,长沙市第二看守所刻意安排死刑犯住进其监所,经蓄意挑衅後,谢阳遭死刑犯用手铐猛击,酿成严重的人身伤害。 2016年8月12日,谢阳家族就谢阳遭受酷刑发表了一份谴责声明,签名者包括谢阳的父母丶哥哥丶嫂嫂丶姐姐丶姐夫丶妹妹丶妹夫丶侄儿丶侄媳妇等10多人。...

茉莉:习仲勋与当今维权律师的命运

  中国刚度过漆黑的一周。“天津大审判”如同一场卡夫卡式的荒诞噩梦,又如奥威尔的讽刺小说《1984》之翻版。昔日优秀的律师、坚定的维权人士,在被告席上面对煽动颠覆的指控,一个个认罪、忏悔、谴责他人、赞美并感谢审判他们的官方。 曾是中国政治犯的笔者从未见过这种“人人诽谤自己”的法庭奇景,禁不住泪流满面。身在广州的艾晓明教授说,她的“心都虐碎了”。由于这种大肆张扬的“官媒审判”戏目已经多年罕见,海内...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709案”宣判,当局抹黑维权律师群体,周世锋、胡石根被重判...

去年发生的对维权律师和相关活动人士的“709大抓捕”,震惊了国际社会,也惊醒了幻想当局“依法治国”的许多民主人士。中共的专制统治者不可能“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法治本身就是专制独裁者的忌讳。“法治”如同“民主”一样,中共喊了近一个世纪,但这不过是装装样子,蒙骗愚民百姓。 不仅对维权律师、民主人士随意抓捕,就是在中共党内也同样实行“法西斯”手段,酷刑和“株连九族”是中国历来统治者的有效手段。中共抓...

不满东网限制写作自由 莫之许停专栏

北京独立专栏作家莫之许(原名赵晖)周五(5日)发文宣布不再《东方日报》旗下的东网专栏写作,因不满东网限制专栏作家写作自由,并配合中国政府录制采访维权律师王宇的视频,指责外国组织介入大陆维权事件。而美国对事件表示关注﹐指中国的做法令人不安。(夏诗闽/陈小波 报道) 莫之许在社交媒体上发文题为《再见 东网专栏》的帖子,称:“几年来,东网给我完全自由,令我在这个时代,尚能发出一点声音。不料,此次天津审...

王峭岭:709大抓捕的家属与律师4月6日天津维权之行

2016年4月6号上午九点半,我和我为丈夫李和平律师聘请的律师蔡瑛,来到了天津市检察院控申处门口。没过多久,我们看到了王全璋的律师余文生到了。 全璋妻子李文足,勾洪国妻子樊丽丽,还有我跟蔡律,一起进去排号,等待接待。全璋姐姐全秀在外面陪着两个孩子。 在天津市检察院控申处里面,透过巨大的玻璃窗,外面的情况一览无遗。可是在外面,却一点看不见里面。 我们耐心地等着叫号。终于,蔡律进去了,余律进去了,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