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勇泉:自由的国

一直在寻找,却烟雨朦胧 煎熬等待是死囚最后的晚餐 不!不是天国 肯定是建在地上的富饶之所 我看到了,伸手可及却虚无飘渺 如少女羞私军事禁区,不可示人 怎么办?泡沫的幻美,叹息接叹息 走吧,一直走,从洎的小路一直走 或许,某一天,某一天 更多的落花加入。走出血色平原...

罗勇泉:新闻的声音(诗二首)

新闻的声音——赠高瑜 风,卷着燥热的舌头扑来 让庭院的荷花都垂下了头 一种盘景的艺术品在贩卖 人群传递无法驱除的阴霾 天空下静悄悄,挂历为画 雨,沉淀为花纲石的颜色 一条泥泞的山路弯弯曲曲 没有尽头,只看到野山菊 一枝独秀,在危险的崖壁 张开花蕊,迎接风雨而响 是什么样美的情怀在锻造 神殿一般的声音?铿锵有力 天空因此拉紧了敏感神经 誓不罢休,要剿杀这鹰之歌 回到荒草凄凄的默片时代 泪水,是一种...

罗勇泉:被娼嫖

不知道从什麽时候开始 被嫖娼就在网络上流行 一如时装风行,车模的半裸演出 人们习惯了见怪不怪的风情 也就习惯了一只只蝴蝶在春天里死去 叶子,没有知觉,谈不上夜色的恐惧 时光匆匆,脚跟总是埋头啃吃食物 洗衣机里清洗每一张纸币上的皱纹 才清楚上个月的煤气费涨翻了一层高楼 被风吹走了账单,娱乐某房间 变脸成了嫖资的证据,拘留五天 也不过是左眼眨到右眼之间的距离 这时才清醒瘫痪病人的叫苦连天 玻璃窗碎了...

罗勇泉:绿叶

这年春天,到处殓衣飘飘 看不到美和雪,只看见灰 我的诗梦就停业在树干上 没有鸟儿吻走,只被风干 面向天空,出于对美的饥饿 无力于草木生长,收获阳光 接轨海水的浑浊。春天的冷 命中注定大江大河奔向永恒 我只是生长在这土地的路上 肤色也承受这土地一样的黑 倾听不到外界的美声。孤独 等待一场车祸或是矿难扑来 巨大的风暴把我最后的诗梦 压迫,树倒花碎,万念成空...

罗勇泉:飞鸟

让诗情画意的叶子 变成鸟儿 飞走吧 我也许天生是炮灰 要死在冲锋的路上 血,一滴一滴 渗进这块养育过我的黑土地 来年的春天 田里的苦菜花也许 能长得好一点 也许修理地球的老农 去菜市场,能多赚一张红头文件 用来下酒...

逸风:诗歌《春天,在这里……》赏析

初读刊于2014年10月《开放杂志》杂术天地栏目里的罗勇泉先生的诗《春天,在这里……》的时候,茫然不知所措。因何?诗歌从来是言情言志的情志载体,但是,晦涩难懂的诗歌现象,表明了一种类似于《诗经》时期不敢言官员腐败,而言硕鼠无食我黍的愤懑。某一个历史的存留下来的,一定是具有代表性的诗歌,诗歌与正史并行不悖,乃是中国历史的一个奇特的正常的现象。罗勇泉先生创作了许多诗歌,他也因为自己的诗歌创作被投入了...

罗勇泉:春天,在这里……

更新於︰2014-10-12 春天,在这里发出声音 没有目的,仅仅为了 呼吸一口新鲜的空气 在清澈的河流里能倒影 一片绿叶,不沉溺一只蚂蚁 或者藏在老槐树年轮里 保住枝头干生长出嫩芽 却在这块日益陌生的土地 成为一个永远奢求的神话 还能说什么?不必说就清楚 一切的语言都是停屍房床单 肝硬化土地,黑夜漫长无边 必须有云从山峰的尖石飘过 才可能低头看到大地的舞蹈 在夏夜,浮现萤火虫的亮光 从天空鸟瞰...

罗勇泉:今天国保来找,刚走

上午9点多的时候 门铃响了,我开门 是两个国保 以前见过的 说是来和我谈心 很久没有找我了 最近怎么样了 最近有没有和你的朋友联系 最近境外网站又有你的大名 一首叫《康师傅下架》的诗 里面提到什么吃包子之类的 以后这类,少写 最好不要写,你懂的 你看你现在胖了吧 有一百四十多斤了吧 有多自由多好呀 你看你以前的朋友 贵州市的陈西 据我们所知你在09年 曾到过贵阳你们吃过饭 他现在过的是什么日子 ...

098:罗勇泉

姓名   罗勇泉 笔名   飞奔的石头 性别   男 出生日期 1972年6月24日 出生地点 广东省韶关市南雄县 居住地点 广东省韶关市南雄县 教育程度 中专 职业   自由撰稿人,诗人,曾在酒家做保安。 笔会会员 独立中文笔会会员(2011年8月) 拘捕日期 2009年5月20日拘留 拘捕机构 广东省韶关市公安局 拘捕原因 两首诗歌在新唐人电视台播出和参与传播《零八宪章》有关活动,到各地会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