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徒步上海老城厢——批阅红尘系列(2)

行走于老城厢内外 观赏历史建筑风貌 品味民情时空变幻 2019年4月13日9点50分地铁大世界站4号口集合并出发,12点40完美结束,我们步行了十公里,终点董家渡路中华路。 我们从49后黄金荣扫过的大世界门口的那条一代袅雄曾被羞辱的马路出发,经明清斑驳的旧城墙,这让我想起方文山的新古典主义歌词,文庙和龙门邨,一对上海滩旧时活宝,凝和路乔家路闪烁着历史的磷光,徐光启故居紧邻的警钟楼在尘烟中叹息,清...

老酒葫芦:酒批中外艺术之二

老酒葫芦2 2019-01-16 作者自介: 诞生于大跃进年代的上海,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现幽居于悉尼。 一生放逐于精神乱世,驰骋于千古红尘,游走于浩瀚环宇,浪迹于未来玄空。自信文字不仅可力透纸背,还可以穿越人心颠沛魂魄直达形而上软处。 自称:一壶老酒能醉天下,一杆老枪能打天下,一把胡子能扫天下,一腔文字能玩天下。 《酒批毕加索》 毕加索对传统艺术的颠覆早已超越的艺术本身,他的艺术理念渗透到20世...

老酒葫芦:地久,天长,人短

——批阅红尘系列(1) 感觉这部片子三十年前拍的,旋律是老慢四步,节奏是咕里咕噜的破水车,人的面部表情像还没睡醒的牛二或者三八,连孩子也没丁点灵性,唯一的女教师只闻其声不见背影,仅有的一次偷情只有结果没有过程,名为《地久天长》实际上全在苟活而且没有滋味,有的只是漫漫长夜,而且,岁月并不静好。 一次次唱响的这首苏格兰民歌一次次诉说着眼前的苦难和不幸,一如那个年代的一伙一个个慢吞吞的走来,走成了今天...

老酒葫芦:酒批崔健

老酒葫芦2 2019-01-12 没想到《蓝色骨头》作为崔健的音乐电影这么奶油,男人一恋母就奶油,崔健也是。 在中国还没有摇滚的年代,我祈祷中国早日摇滚,毫无疑问中国摇滚从崔健开始。直到今天崔健那“快让我在这雪地上撒点儿野”依然让我热血沸腾。那是八十年代中后期大约是首都工人体育馆,那次崔健唱疯了,全体观众跟着崔健疯了,那一刻,全体中国人民和崔健一起疯了。 整个演出崔健一边唱一边上下跳动,观众也是...

老酒葫芦:【老酒眼中的顾城】文字补充

老酒葫芦2 2019-01-11 作者自介: 诞生于大跃进年代的上海,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现幽居于悉尼。 一生放逐于精神乱世,驰骋于千古红尘,游走于浩瀚环宇,浪迹于未来玄空。自信文字不仅可力透纸背,还可以穿越人心颠沛魂魄直达形而上软处。 自称:一壶老酒能醉天下,一杆老枪能打天下,一把胡子能扫天下,一腔文字能玩天下。 昨晚【老酒眼中的顾城】的群讲座似乎说了許多又好像什么都沒说,尤其顾城和他的女人,这...

老酒葫芦:陈蝶衣和陈歌辛

老酒葫芦2 2018-11-23 陈蝶衣和陈歌辛,民国年代流行音乐的两大才子,前者是歌王后者为曲仙,实为那个年代上海流行乐坛的一对奇葩。蝶衣作词三千,首首玲珑剔透的如《南屏晚钟》、《人面桃花》、《春风吻上我的脸》,歌辛虽没蝶衣那么大量,但他一曲《玫瑰玫瑰我爱你》是中国乞今差不多唯一的一次被西人倒翻唱,当法兰基·雷恩把这首中文小曲翻唱成《Rose, Rose I Love You》,很快荣登195...

老酒葫芦:​夜阑静,问有谁共鸣

老酒葫芦2 2019-04-01 八年前的一篇旧作,再次打开依然沉静如烟,风华不再烟雨依稀,隔世的风流不减,花之颤人弥漫岁月的轻烟袅袅,夜阑静,独呜言情。 纪念张国荣,纪念这逝去的孤独。 ~~老酒新题 夜深人静的时候,女人寂寞,但寂寞并不是女人的专利。都以为男人醉不成欢,即便醉不成欢又当若何?风萧萧路遥遥,谁说莫道前路无知己,哥哥的前半生注定孤独无寂。掌声是门面,鲜花是虚荣,女人是一个男人的世俗...

老酒葫芦:五千年大梦初醒,江山垂暮

老酒葫芦2 2018-12-18 中国的这一场大梦整整做了五千年,这一场梦做足了山雨欲来却并不惊魂之烟花糜烂,这一场梦做红了千古红颜姹紫嫣红之美景良辰,这一场梦做足了款款之古道西风嫣嫣之曲径通幽孤烟之芳魂袅袅,风花醉里更欢,这一场梦做熟了书声正浓西厢黄花背后的黄粱一枕。梦里花落,何必知多少。轻舟过不过万重山不重要,有心便可以,春风绿不绿江南岸不挂惜,风调雨顺自在千里飞花间。 是风总要溜走,是烟总...

老酒葫芦:毒液,毒液⋯⋯

老酒葫芦2 2018-11-26 给我打赏的朋友,因本人不知哪里找你并且致谢,敬请您在打赏后加我微信好友,以便本人谢过,以图加强交流,谢谢! 自从斯坦·李开启了电影动漫的成人化真人化,漫威电影宇宙一个个超级英雄强势扩张并疯狂撕裂着我们的视网膜,一部部超人类宇宙未来的主题电影一次次征服并瓦解了整个世界的电影传统更全面颠覆了几代国人的审美陋观,一如这部新近电影「毒液」中的反派所言,上帝拋弃了我们,人...

老酒葫芦:台湾校园民谣:一种奢华的精神逃亡

老酒葫芦2 2019-01-15 四十年前在台岛掀起的那股校园民谣风我相信早成经典,现在已没人敢怀疑那一个个才气逼人的名字是否当之有意受之无愧,那一首首不食人间烟火的歌谣在今天看来无疑是一种极尽奢华的精神逃亡,那样的纯净之仙况如过眼烟云,再无人敢破题问津,对于今天,我们惟有仰止。 那一代台岛的校园青年确实无路可走,尽管他们可以漂洋过海远渡重洋,尽管他们的内心早游遍千山万水,尽管他们一个个背负着济...

老酒葫芦:关于“丑陋”的某国人

昨天我的新作「我的中国人啊」发出后先后有张裕和另位先生指出我有关「丑陋的美国人」和「丑陋的日本人」及「丑陋的中国人」三本书的评述与史实有误,对此本人欣然接受并对二位表示感谢。 我的原文:“据说美国人写了本「丑陋的美国人」,作者后来当了议员,日本人写了本「丑陋的日本人」,日本民众把作者当作民族英雄,中国人也写了本「丑陋的中国人」,作者柏杨被判刑坐牢,这还是在台湾。” 张裕:“柏杨坐牢与他写「丑陋的...

老酒葫芦:从东风破到青花瓷:斑驳的风景,神游方文山文字世界...

老酒葫芦2 2018-12-24 第一次读到《东风破》,说实话着实让我吃了一惊,方文山这小子吃了豹子胆还是怎么的,敢这么写歌词。在我印象中流行音乐的歌词从来是不入流的,至少不能算文学作品,但我从方文山那里看到了现代象征派诗歌运用自如的通感技巧和意象派诗歌层层的意象叠加,扑面而来的古典而现代的人文气息,这些以往只有在高超的朦胧诗中才有的意象排列,如今居然出现在方文山的歌词里,而且手法娴熟,凭直觉,...

老酒葫芦:病毒二:瑞辛咖啡

老酒葫芦2 2020-04-06 这杯咖啡一开始就染上了病毒 这个故事早撕破了未来 这个夜晚直接镕断 悬挂在华尔街上空终于一丝不挂的所谓咖啡 横渡太平洋夜袭美利坚的所谓咖啡 我想象中渡过睡梦中躲过的 所谓咖啡及咖啡的颜色还有名字 及名字背后漂浮的 最新病体 所散发的 那一种味道 风的舌尖舔遍过眼的烟云 唇的味觉贱卖当晚的眼神 梦的企图证实虛构的图案 路的私处渗出走漏的风声 这一点八折买一送多的 ...

老酒葫芦:大清国没病

本酒葫芦上篇「大清国人人有病」首发公众号发不出,尽管博客中国顺利通过,本人依然如履薄冰。这感觉就像危险期和美人作爱没戴安全套,或者戴了套事后发觉材质破损。总之这所有的阴差阳错皆来自我的大清帝国——因为我说过大清国人人有病,这病遗传至今。 朋友说你这文这题这一壶老酒一看就是赤条条的影射,当年「海瑞罢官」被圣钦借古讽今,君不见历史上利用小说反d据说是一大发明,2020春晚成龙大哥面对汹涌而来的武汉疫...

老酒葫芦:默念太平轮:彼岸

老酒葫芦2 2019-03-01 作者自介: 诞生于大跃进年代的上海,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现幽居于悉尼。 一生放逐于精神乱世,驰骋于千古红尘,游走于浩瀚环宇,浪迹于未来玄空。自信文字不仅可力透纸背,还可以穿越人心颠沛魂魄直达形而上软处。 自称:一壶老酒能醉天下,一杆老枪能打天下,一把胡子能扫天下,一腔文字能玩天下。 “当我睡了上海滩所有男人,我一定能睡出一张《太平轮》船票”。 一个女人为寻找一个男...

老酒葫芦:太平轮,太平轮……

老酒葫芦2 2019-01-30 1) 此片副标题为“乱世浮生”,这样的副标题在吴宇森手上一定有戏,而且是大戏。 这世界有多乱,人的灵魂就能飘多远,战争不仅将肉身撕成碎片,还能造就绚烂的云朵,爱不仅需要柔情,更有那残酷而漫长的等待,音乐除了慰籍寂寞,还能碾碎遥远的心。 其实我们离天堂很远,我们离地狱太近。战争让人性凶残,每个职业军人内心都有一枚让他心醉的月亮,哪怕是战争魔鬼,他心底也有温和的一方...

老酒葫芦:冷意象三首

老酒葫芦2 2019-03-02 【这场病】 这场病不轻 这个女人薄的象张纸 这些句子扭曲成枯萎的花瓣 灵魂卷缩成一片残景 秋风熄灭在 御寒的外衣里 破破烂烂的句子爬出后现代病体 爬满秋的废墟和唏嘘的果园 生命之最后游丝舞蹈出旷世神话迟疑的暧昧 点燃最后一场失语 点燃风景中的梦呓 点燃自己的夜 【酒批句子】 句子和句子大眼瞪着小眼 单词和单词在襁褓中蠕动 火星和准星在空中爆炸 日子和日子老死不相...

老酒葫芦:女人,第二性别

老酒葫芦2 2019-01-10 在一百一十一年前的昨天(1908年1月9日),西蒙娜·德·波伏娃诞生于文艺之都巴黎,于是20世纪的人类有了一个当代女权主义教母,有了波伏娃和萨特不可复制的存在主义爱情,有了被世人称之为20世纪女性圣经的【第二性女人】。 ~老酒葫芦 女人究竟生来就是这样还是男人把女人变成了这样,半个世纪前的西蒙娜德波伏娃认为女人之所以女人那是男人造成的,女人的所有弱点都来自男人的...

老酒葫芦:当叶赛宁遭遇激情,当邓肯迎候诗人……

老酒葫芦2 2019-01-07 作者自介: 诞生于大跃进年代的上海,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现幽居于悉尼。 一生放逐于精神乱世,驰骋于千古红尘,游走于浩瀚环宇,浪迹于未来玄空。自信文字不仅可力透纸背,还可以穿越人心颠沛魂魄直达形而上软处。 自称:一壶老酒能醉天下,一杆老枪能打天下,一把胡子能扫天下,一腔文字能玩天下。 无论她走到哪里也无论什么样的舞台场景更无论面对什么样的达官显赫社会名流,只要展示出...

老酒葫芦:吴非(老酒葫芦)和他的文字冒险

老酒葫芦2 2019-03-05 吴非(老酒葫芦)是一种文字冒险,冒险历来与成败脱钩,冒险就是冒险,就象一个自慰中的男人,他在享受过程。人们以为那个年代的文人都有精神追求,我们的准文人也这么认为,其实那个年代的文人除了精神便一无所有。 我们写诗,因为我们只能写诗。 那个年代或许纯情,因为那个年代的人们简单的可爱,那个年代的人认为写诗就要把诗写纯,那个年代拒绝功利,尽管他们事实上也功利,尽管他们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