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晓康:新战国策:港台疆藏纵论

春天台北才飙过“太阳花学运”,秋天香港又起学生“雨伞革命”,北京气急败坏宣称“大陆决定台湾前途”,又颁“香港白皮书”,却已难掩“大一统”之破局,内外交困。今天我们看到,北京对鞭长莫及的台湾极尽讪笑,对有所忌惮的香港百般忍耐;但在其完全控制下的新疆,维族反抗已暴力化,而西藏则发生超过百人自焚惨剧。所有这些,其实还是宪政危机——北京这个中心已经“礼崩乐坏”,丧失了处理中心与边陲的正当有效的一个法度。...

苏晓康:怀念另一位“长胡子的”

子明噩耗传来,张伦从巴黎发过来几个字: “整整一上午,泪流满面,不能自已。” 我对张伦说:别难过。子明完成他的人生,是非常尊严、勇敢的,他至死不出国,没有几人做得到,我们都不如他。还有,他是留下了思想遗产的人。历史会记住他。 我和子明、之虹夫妇没见过面。六月份他们回国前,之虹给我打过一个电话。我们的来往就这么多。 但是,我和子明另有一个更大的关系,是决定性的,就是我们同列...

苏晓康:童子功、艳情诗与文评家——康正果的“文化热”...

康正果作自传(《我的反动自述》,明报出版社2004年初版;台湾允晨版为《出中国记》),获史学家余英时撰序举荐,洋洋万言,此后别人想再给他作序,已经不可能了。那篇《人生识字忧患始——中国知识人的现代宿命》,是迄今我所读到过的最精彩的书序,直把那宿命说到大知识分子冯友兰与毛泽东的关系,对比之苏东波与宋神宗,点拨出毛泽东比“封建皇帝”霸道未知几许,而现代极权下的读书人也远非古代士大夫们幸福。青年康正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