闵良臣:读陈丹青两则

民主社会的风景 一党制是不好的 大概是上苍对本人的惩罚抑或关爱,要我这辈子最好足不出户。 也好。全世界每年因旅游死掉的人不计其数,但我这辈子因旅游而“夭折”或“早逝”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 当然喽,这些看着都像笑话,真实情况应该这么表述:一是经济条件差,二是乘车坐船,晕个死,那时,你说前面有再好的风景,也吸引不了我,心里总在想着的一件事就是:什么时候赶快下车。就连在市里坐千儿八百米公交,都晕得难...

陈丹青:鲁迅与死亡

——2006年5月16日在上海交大讲演 大家好: 去年在北京鲁迅纪念馆讲了一回大先生。要说的话,都说穷了。今天是海婴先生的公子周令飞拉我再讲一回,不敢推却。既是大先生逝世七十周年,我就想一个题目,叫做“鲁迅与死亡”。 这是个黑暗的话题。我们纪念海婴的父亲、令飞的祖父,可以取这样黑暗的话题么?我想来想去,在中国,没有人像他那样公布内心的黑暗,而且最擅于书写一团漆黑的死亡。所以下面说出的意思假如不得...

陈丹青:阶级被消灭了,天才和钢琴还留着

在国中夜访朋友,楼道伸手不见五指,我盲人般趋探蹈步摸索前行,忽然,楼上,或楼上的楼上,传来叮咚琴声。 我就停住,偷听。瞳仁如猫眼,渐渐辨出昏暗中家家户户锅灶碗柜煤气罐自行车等等等等破旧庄严的轮廓。琴声断续,如牙牙学语。 在北京、上海、南京,我几度有幸与巴赫或肖邦的钢琴幽灵在浓黑楼道中相遇。据说,肖邦弹奏,他的腻友喜欢聚在他窗下的花丛中偷听,托尔斯泰写聂赫留朵夫访典狱长不遇,狱长女儿在家弹琴,琴声...

陈丹青:幸亏年轻

──回想七十年代 发布: 2009-4-17 07:21 | 作者: 陈丹青 一九五三年生于上海。七○年至七八年辗转赣南苏北农村落户,期间自习绘画。七八年入中央美术学院,八○年毕业。八二年至九九年定居纽约,自由职业。二○○○年至○六年任教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现居北京,自由职业。作品《西藏组画》等,业余写作,出版《纽约琐记》、《多余的素材》、《退步集》等。 一九七六年秋初,我以知青身份有幸被西藏自治...

陈丹青:常识与记忆

风明读书 2019-06-18 今天有荣幸被请到贵校出席百年校庆,我很惭愧。为什么呢?因为我此前不知道南京有一所大学叫作“东南大学”,更想不到她有百年历史。待我收到贵校的邀请函,才知道这就是南京工学院的前身。 现在我被贵校请来当嘉宾,并没有这份资格,我只是个喜欢画画的人。不错,我正在担任所谓绘画博士生的导师,是一名所谓责任教授,但是我要坦率地说,我并不知道什么叫作“美术博士生”,我也不知道什么人...

陈丹青:纪念星星美展28周年

1980年星星画会成员在中国美术馆(星星第二届美展)广告前合影,左起:马德升、肖大元、钟阿城、杨益平、姜云、李永存、曲磊磊、黄锐、严力、李爽、王克平、陈延生、张世琪。 现在写稿子,提及“70年代”,编辑非要添加“上世纪”字样,弄得像在写古代。有时回想文革过后的种种人事,包括空气中那么一股子莫名的亢奋,跟今天比,也真仿佛是古代。 “古代”的朋友们还活着,譬如星星画展那几位。90年代初——又得加上“...

陈丹青:我庆幸徐悲鸿死得及时

这次会议的议题很有意思,也很“恶毒”,不知道是谁想出来的——“如何成就大师?”答案很简单,只有四个字,但我不敢说。我只敢把议题的意思反过来问问,就是:“如何不能成就大师”。 话说徐先生的才,徐先生的貌,是先天的事情,是他父母的事情,是上帝的事情,我们无法回答。如果我们公认徐悲鸿是一位大师,就要说到徐先生的天时,地利,人和。 徐先生的“天时”,是少年时代迎来中华民国的诞生,是青年时代遭遇五四新文化...

陈丹青:鲁迅与美术

这次论坛的题目叫作“鲁迅和艺术”,我想了想,可能以谈论鲁迅与美术的关系,稍微贴切一点。艺术各有门类,鲁迅并不都有兴趣的。他爱看好莱坞电影,但对戏剧,尤其中国戏,不肯说好话;中国与西洋的音乐,则鲁迅从未公开提起,倘若我没记错,除了有一回徐志摩说及西洋音乐,称中国人的耳朵怎样的不辨乐音,鲁迅于是写了小诗讽刺他。此外,我不知道哪份资料记述他对音乐的兴趣,但是,鲁迅酷爱美术。 清未民初、“五四”前后,重...

佚名:美国,一个愚蠢而落后的国度

思想之美 2018-08-25 搁笔时间不短,转眼来美也已一年多。 前两天和朋友语音,倾听她近期的发展与烦恼,聊聊彼此的生活。谈及我对美国生活有限的认知与体会,一时居然想不到该如何介绍这个我生活的国度,只想起陈丹青曾评价美国年轻人的一句话:人人长着一张没有受过欺负的脸。 这句话我非常赞同,也是这里的人们给我留下的一个重要印象,因着各种拍外景的机会,我走过很多街道,路过很多餐厅,也遇到很多人。加州...

陈丹青:成功观害死人

问:什么是文化?中国的文化到底是个怎样的文化?我们应该坚持自己的文化吗? 陈丹青(以下简称陈):文化就是一套价值观。比如中国重人际关系,就是从五伦里面走出来的。一整套待人接物、为人处世的观念,你再怎么西化,人际关系还是老一套,和西方人际关系不一样。 就说文学,整个语言变掉了。古文完全失效,连白话文都变质。当代所有小说家,六十岁以下的,你看吧,一下笔,全是1949年以后的白话文,1979年以后的文...

陈丹青:我们的时代休想出现大师!

如何成就大师——南京师范大学艺术学院徐悲鸿艺术研讨会发言 这次会议的议题很有意思,也很“恶毒”,不知道是谁想出来的——“如何成就大师?”答案很简单,只有四个字,但我不敢说。我只敢把议题的意思反过来问问,就是:“如何不能成就大师”。 话说徐先生的才,徐先生的貌,是先天的事情,是他父母的事情,是上帝的事情,我们无法回答。如果我们公认徐悲鸿是一位大师,就要说到徐先生的天时,地利,人和。 徐先生的“天时...

陈丹青:我不可怜自己的少年时代,反倒同情今天的后生...

80后、90后是我见过最乖、最被动、最有悖青春本能、最缺乏表达意识的两代人,和“垮掉的一代”比,和嬉皮士比,更是笑话。 年轻人整体性的“困惑”与“恐慌”,我无法测知。眼下社会、媒体、网络的种种讯息和说法实在太多,年轻人不免困惑;恐慌呢,应该是谋一饭碗、混一前途越来越难吧。美国八九成青年最担心的也是饭碗,但中国人口忒多,瞧见满大街的人群,我有时也会莫可名状地恐慌。 50后当年的焦虑不是升学和饭碗,...

陈丹青:保持说话,这是最后一点权利

作者:闵良臣 文章题目原本叫《打倒陈丹青》,担心被人斥责“太张道”,遂改作现在这个样子。 当下虽还无人公开要“打倒陈丹青”,但也已有人公开发表文章认为陈丹青与另一位法学教授在“抹黑”中国(大陆),证据便是他的《大家别去美国!一个愚蠢而落后的国家》,再说得具体点,就是这篇东西的“内容却是对美国的过度美化,诱导效果可见一斑”。其实,谁都看得出,陈丹青这篇文字是反话正说,正话反说,讽刺性极强,有人所恨...

查建国:求是网点贺卫方、陈丹青名是新常态(与环球时报争鸣之159)...

中共中央理论刊物《求是》杂志下属的求是网日前点了贺卫方、陈丹青名。网上一些人对批贺、陈的文章作者徐岚进行反批判,甚至进行了“人肉搜索”。这时环球时报站了出来,为求是网站队。1月30日环报发题为“求是网点名贺卫方是‘信号’吗” 社评。社评讲“贺卫方等人在舆论场很活跃,他们反过来被媒体点名批评,按说这是他们应当承受的。哪有只能他们搞批评,自己却谁都惹不得的道理?” 可至今并未见贺、陈因被批评而恼怒不...

萧瀚: 王秋赦的疯锣

电影《芙蓉镇》结尾处,在政治运动中混得风生水起吃香喝辣的地痞王秋赦已经疯掉,他敲锣过市,兴奋地高喊着: “运动了!运动了!” 这一意味深长的影像长时间地闪烁在中国的政治天空里,人们时不时会想到政治运动频仍而让人胆战心惊的岁月,也会对那些整人杀人逼人自杀和家破人亡的政治运动是否会再来心有余悸。 最近,这样的疯锣再次响起,继《辽宁日报》发表批判高校教师“呲必中国”之后,2015年1月24日,中共中央...

赵楚: 评《求是》攻击贺陈——文革欲来风满楼

几年以来,随着文革调门在中国社会逐步升起,最近,《求是》发表了一篇文章,点名攻击北大教授贺卫方和画家陈丹青,说他们大谈宪政,抹黑了国家云云,然后借爱国主义的理由对他们大张挞伐,熟练地运用了一些文革中人们很熟悉的罪名。 贺卫方是法学家,多年来从事普及法治知识的写作,在社交网络时代,关注有关公共利益的社会与知识话题;陈丹青也因对社会问题的评论而很受公众喜爱。简单说,贺卫方和陈丹青作为学者和艺术家,愿...

李佳佳:让人说话,天塌不下来

看到那位在《求是》上发表雄文点名批评贺卫方、陈丹青二位教授的徐岚姑娘连发数条微博诉说委屈,真真我见犹怜。不住强调自己是一个“姑娘”、“文弱女生”、“应届毕业生”、“刚刚踏入宣传队伍的年轻人”,甚至干脆用起第三人称“她”指代自己,控诉网友们牵连到了“她的单位”、“她的母校”、“甚至她的家庭”。不知道的,以为两位德高望重的教授如何恃强凌弱了呢,我简直心疼地要哭了。 可是,慢着!这位“姑娘”是在《求是...

赵楚:评《求是》攻击贺陈——文革欲来风满楼

陈丹青,贺卫方(右) 几年以来,随着文革调门在中国社会逐步升起,最近,《求是》发表了一篇文章,点名攻击北大教授贺卫方和画家陈丹青,说他们大谈宪政,抹黑了国家云云,然后借爱国主义的理由对他们大张挞伐,熟练地运用了一些文革中人们很熟悉的罪名。 贺卫方是法学家,多年来从事普及法治知识的写作,在社交网络时代,关注有关公共利益的社会与知识话题;陈丹青也因对社会问题的评论而很受公众喜爱。简单说,贺卫方和陈丹...

叙岚:我扛得住谩骂,你经得起良知的追问?

【1月24日,求是网发文《高校宣传思想工作难在哪里?》,署名为宁波市委宣传部的叙岚(真名:徐岚)。文章指出,“呲必中国”正成为当下某些人的时尚追寻,一些教师课堂内外大谈背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内容,不断地抹黑中国,触犯意识形态底线。作者认为高校教师不同于普通民众,他们独特的思想和崇高的社会地位很容易在互联网上形成一定的影响力,更点名批评“贺卫方在微博中大谈宪政,陈丹青在其微信公众帐号以《大家别去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