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迪:群山之间

山鹿在低地的绿草里。 鹿角的兰色请求客居人 带着模糊的心愿起身。 四月充满了想入非非的人。 远方,那些切开城市的河流 孤独地一起流动-— 人群跟随人群,消失 在生锈的暴雨中。 旅行者返回。带着当地人 赠送的铁器和盐。 他叙述着像一棵树正在生长。 群鸟飞翔。像遥远的海滩上,一片伞。 中国诗歌网 2019年04月11日...

雪迪:甜的爵士

小心地爱。爱你 生病的肉里的一枚琥珀 东方的瓷器。公山羊的双角 在我爱时下垂,然後弯曲 离我们的爱最近的海洋: 那些盐,整齐地进入一只 狗眼。那些曾被深深爱过 迷路的眼睛 那些火,河流在傍晚 把他们带走。马群消逝 东方的夜枭。当腰与腰 象两座湖紧紧挨着 唇如鱼,游向湖底 离我们的爱最近的村庄: 所有的马驹从睡梦中 快乐地醒来 中国诗歌网 2017年09月06日...

雪迪:脸

在你停止思想、恐惧时 脸象一张被烤过的皮 向内卷着。这会儿时间 象一群老鼠从顶层的横木上跑过 你听见那种小心翼翼 快速的声音。你的脸 寂静中衰老。你感到身体里 一些东西小心翼翼 快速地跑过 感觉犹如,兽皮 在火焰之中慢慢向里卷 把光和事物的弯曲 带走。我在四周的黑暗 肉体的宁静中看见人类的脸 在100年之内向外翻卷 象树皮从树干剥落 由于干燥和树汁的火焰 人类的脸在曲折和迷惘中 与生物的精神剥离...

雪迪:雪

我的整块皮肤被雪遮挡的时辰多吗 这些盐,供品一样摆放在我额头的方糖。当阳光把他的铲子贴着平整的盘面插入,我会听见瓷的第一次歌唱。那些鹿把他们细细的绒毛舔得光亮,使大地放射晕眩的光芒。那时,我的心,紧紧贴着秃裸的树木的根茎在哭泣 我的在碱里融化的脸发出春天消逝后的第一声叫喊 海水舒缓地摇晃。无法归来的船象掉在泥里的果子,在辽阔的雪的压迫中颤抖。女人的祈祷摧毁果核,使它们从腐烂的孔穴中流出昔日光明的...

雪迪:布岚娣

昨夜,海浪在窗外很响 星星也很低,沙子亮亮的 是你,象飞过来的水鸟 敲门。凌晨三点 是盐在海水里最咸的时候 过路人想有病的老娘的时候 是一个本地的姑娘,深夜 去这幢房子前的海滩 “看见你的屋里亮着灯 听见你的音乐,你在那里写 我就敲了门”。她的脸圆圆的 眼晴象一朵花全打开了 压得花枝朝下弯 鼻子小小的,隆起 我想起每天在水边 看见的那些孩子堆的沙丘 沙丘向海的一面,湿漉漉的 看上去很温暖 “我曾...

雪迪:游戏

雪迪,出版诗集《梦呓》《颤栗》《徒步旅行者》《家信》,著有诗歌评论集《骰子滚动:中国大陆当代诗歌分析与批评》;出版英文和中英文双语诗集9本。作品被译成英、德、法、日本、荷兰、西班牙、意大利文等。 春天 这是我的骨头在泥土里裂开,我的血感觉到阳光,穿透孤独,要接触人群的欲望吗 它是一只愤怒的豹子,禁锢在严寒的巢穴中。我的脸暴露在绿色之上,我的心在黑暗里充满复苏前的迷惑。就是那时!我听见大地上的花朵...

雪迪:决不是因为不再爱

——评多多的诗集《里程》 “我爱你 我永不收回去” 孤独、悲愤,心灵中积满黑暗与爱情,一个诗人,在中国贫瘠、哀伤的国土上行走。前方是黑暗,身后的田野,人群翻滚。 一九八 九年四月一个夜晚,我读完多多的《里程》。当我合上被划乱的诗集,我的两眼流出泪水。 一个诗人,有着深深的绝望。置身人类,我们看着他一步一步地堕落,心中有着多么强烈的愿望!“窗外天空洁净呀/匣内思想辉煌”。“快好好地好好地/贴一下我...

雪迪:浪游者

大海再一次笔直出现在我的面前。垂直的浪头犹如峭壁切断我的道路。是坐下来倾听的时候了!把燃烧的香烟按在潮湿的石头上,听着石头向整个人类喊叫出它的疼痛。 再一次我闻到那种咸涩的味道。看见光屁股的孩子穿过母亲的两胯挥霍他们的童年。看见海鸟,黄昏前的吉祥物,以我们人无法达到的安闲穿行于水和土之间。 现在我要把破烂的草帽扔在脚前,坐在和海平面相同的位置,和来自另一个地方的发咸的水,和你,读着我的文字的人,...

雪迪:绿色中的绿

1 麋鹿使溪谷里的水更清晰 鹿角在绿色里岔开。水上 印着安静的动物的足印 空气中散发着食草兽 巢穴的气味。昨天的野牛河 在雨中,那么夸夸其谈 那么温暖和性感 河流转弯处蓄满了更深的 绿色。独身的散步人 使峭壁略微向后倾斜 午后的光先使旅行者 思念家乡,然后不打招呼地 在光滑的石头上消失 这时守林人的马在炎热中 跟随移动的山影吃草 河流追随几条蓝色的独木舟 向远处流。远处是那副 童年的干干净净的模...

雪迪:被伤害的肖像

当人类的内心失去音乐 松鼠在松球里跳跃 羚羊在水底奔跑 当叶子拒绝落地缩进枝条 人,是一个空空的器皿 茫然的眼睛是蚂蚁聚合的穴巢 沿着光线,虫卵吸附在心上 嘴巴只是重复对牲畜的诅咒 一切都使我的心愤怒 为了猛兽和衰败的国土 为了诗,它是一根棍子 卡住我的喉咙 耳朵,天蓝的宝石 回荡昆虫的叫声 夏天在里头居住 灰獾整夜地把爪子放在里面 那儿有深蓝的火。蓝宝石哟 我的祖母圈着奶牛的乳房 脾气暴躁的父...

雪迪:谈诗

我的诗反映的是生活,是具体的生活欲望和状态:受苦,渴望;一些孤独的时刻,静夜里听到的几种声音。它们都很真实、鲜明。写诗是我与我的灵魂的对话,是我的肉身在不同阶段向更高一层发展的记录文字。在写作中,我更深刻地理解自己,并把生活中很多受苦的时期转换成美。我的诗歌写作紧密地与我的“灵”和“肉”连接,深挚地与我的对精神的领悟连接。我不愿意立标签,喊口号,只是写。让写作成为叙述者和阐释者。我的写作过程是一...

雪迪:肖像

告诉我,谁能用漩涡的爪子抓住痛苦 沸腾的琉磺;我的眼睛在镪水里摇晃 那颗心,在被你蔑视的地点,折磨你 当你平安地回到家园 穿过受难的海洋,失败的帆蓬 在大理石般平展的水上 他们苦难的船头震颤 他们的灵魂滞留在水里 呼叫的声音,使登陆者 欢笑的脸一刹那变僵 而我低头啜泣 你的脸,在我整夜的痛苦中熠熠发亮 那是一只狼失去狼崽时的眼睛 是一只独角鲸在石头上抽搐 在汩汩的血里看见海洋 痛苦。人类在第二天...

雪迪:星夜

夜晚是一块琥珀在颤抖 人,短小的虫子 弯曲在马蹄型的气流中 语言在黑暗里呼叫 谁从我们心灵的恐怖中奔过 把远处的光明描述 把星座打开,火焰在天空窜动 我用贯穿村庄和震颤的丝柏的力量 向着自然,喊叫:我疼 兄弟,你的手伸过来 两只野兽的爪子缠在一起 我的诗歌,动物被伤害时的咆哮声 天空的巨齿在山峰暴露时发亮 爱的厮杀,在高处飞翔的鸟 当河流突然劈开时更换他的羽毛 噢,哪一种鼓 会绷住你和我的皮肤 ...

雪迪:今夜

摇啊,九月!黑皮肤的孩子 在塔尖点亮灯盏 他的金桔在月亮上闪耀 摇啊,九月!把你的水瓮在晚风里敲 我的充满秘密的日子 哪个时辰?在菊花的蕊里 我能把我的愿望 向热爱我的人描述 我的额头插满蜡烛 向欢乐弯卷的喇叭 把我这时的喜悦 向安静的隆河吹奏 爱我!鹿茸消逝的隆河 星星照耀我 幸福的嘴唱出的歌曲 象今夜的天空这只酒坛 朝向我的惊喜倾斜 爱我,九月!摇吧 用圆鼎的尖足摇我 迷人温暖的釉色晃动我 ...

雪迪:风景

植物成熟了 圆圆的嘴伸在泥土底下吸水 细细的腰在谷仓前摇晃 种子在瘦小的衣袍里唱歌 田野伸展,象一头奔跑的马驹 闪亮的绒毛铺开在大地上 谁听见食物落地的声音 磕碰着石头 孩子在农夫的手上玩耍 诗人醒来。坐在一棵黄桐的根上 那根向着他的肉里生长 他的脸放射植物的喜悦 遥远的房子在野地淋浴 红松闪烁着云朵擦过的亮斑 大地!你是纯洁和无限的深远 谁这时会在土地的后面哭泣 拒绝献上自己的心 那颗心已经熟...

雪迪:白蔷薇

花儿在屋子里开放 牛奶在叶子上闪烁 我的爱人在夜萤的啼声里 伸着花苞的小手 蔷薇!蔷薇!说呀 我的安静的生活 什么时候丢掉的 棉花在瓷瓶上跳跃 羊羔在树梢上奔跑 我的女儿躺在灌木的根茎里 她露在黑暗外面的指甲的尖刺 使我的心,整夜 在恶梦中嚎叫 蔷薇!蔷薇!说呀 我的幸福的日子 是在哪儿消失的 歌曲在额上回旋 深邃的美,金铸的爪子 把生命扔进苦难的深渊 我的爱在短促的夏天怒放 象一种被侮辱的感情...

邹进:证明自己存在的努力

——读雪迪的诗 邹进 | 原《中国文学》双月刊编辑 在你眼前是一片风景。雪迪,你独自一人爬到那山的顶上,四下云雾迷蒙,你期待的什么叫你失望,你想下山去了。忽然,隐隐听到一种声音,抬头看时,云雾顿开,阳光像一群金色马驹奔腾直下。你说,你傻了,在冥冥之王的注视下跪倒在地。那只是短短一瞬间,好像那天意只为你才显露一下,便如一空空道人飘然而去。后面的游人嬉笑着上来,叫你感到厌烦。只是那一刻,你感到了那么...

雪迪:偕同世间温柔的人们

偕同世间温柔的人们 听着乞者的声音和歌者沙哑精致的喉咙,听着母亲在地下催使一棵草生长和潮水在两个白天的星辰之间翻拣白骨,听着那种声音!鸟的双翅掀开花朵的阴影,蜂群掠过阳光中燃烧的古瓮…。田野敞开森林根部黑色的孔穴承受一只獾的触摸 偕同世间温柔的人们 进入黑夜记忆的海水!一股股模糊的暗潮击撞皮肤四散成音节。父亲的脸出现在波浪的镜子中。听着那种声音!所有的忏悔在水珠的颗粒中日以继夜向着你们重复 偕同...

中国新归来诗人代表诗人奖给雪迪的授奖词

类似于波涛汹涌下的鲸鳍,上世纪80年代的中国现代主义诗潮中潜行着诗人雪迪,他富于内在精神和存在经验,隐现着被约制的生命状态,体内富含词性和钙质、情绪,当他在有限的空间中摆动鳍尖,便释放出交接西方象征主义艺术的中国式的先锋影姿。当他融入反差极大的西方生活方式的自由自在,便陷入对诗歌主体身份的疑虑、消解与重置的省思,与母语诗歌本身的交缠碰撞那么苦楚而真挚,不得不从精神和语言的双向层面进行自我约制,对...

雪女、雪迪:命里有光,诗歌相伴相随

雪女:你是1990年应美国布朗大学邀请,任驻校作家与访问学者。这之后就留在此校工作的吗? 雪迪:我是在1989年9月收到美国布朗大学英语系的邀请,请我为该系的驻校作家、访问学者。当时用了3个月才拿到护照,不得不辞退工作;仅用了3 天就拿到了签证。布朗大学有东亚系,有一个很强的中国语言系,本以为我会被安置在那里;但大学的写作项目中心是在英语系,这个中心在美国非常有名,因为它的教学自由和高质量而享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