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晓敏案件已移交检察院起诉

2017-08-28 黄晓敏妹妹黄小芹周一(28日),被通知到成都北巷子派出所了解兄长情况。(照片来自维权人士/拍摄日期不详) 新疆异见人士黄晓敏失踪逾3个月,四川警方告知家属,其案件已移交检察院,家属未收到刑拘通知书。(照片来自中国政治犯关注网,拍摄日期不详) 新疆异议人士黄晓敏附议云南前党校教师子肃呼吁党内直选后失踪,3个多月音讯全无,家属周一(28日)得到警方口头证实,案件已移交检察院,律...

黄晓敏将被起诉 于庸声援遭刑拘

2017-08-28 资料图片:维权人士黄晓敏被旅游途中。(黄晓敏提供/记者乔龙) 四川维权人士黄晓敏被公安带走3个多月后,现已被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当地一名会计师疑因撰文声援黄晓敏,遭公安局刑事拘留。 黄晓敏的代理律师何伟周一(28日)向自由亚洲电台证实,当事人黄晓敏日前已移送审查起诉。 何伟:意味着它们经过侦查,初步的犯罪证据已落实了,送检察院审查。(现在)我不知道他涉嫌什么罪名,也没有看到...

四川维权者黄晓敏失踪逾三月

2017-08-23 资料图片:维权人士黄晓敏被旅游途中。(黄晓敏提供/记者乔龙) 四川维权人士黄晓敏被公安带走逾3个月,仍然下落不明。他的代理律师援引公安机关说,黄晓敏已被刑事拘留。他的妺妺为了追寻真相,决意在公安局长时间守候,要求知道黄晓敏的下落。 黄晓敏的代理律师何伟和黄晓敏妺妺黄小芹,周一(21日)到成都市金牛区公安分局询问黄晓敏下落,希望拿到法律文书,但得到的答覆是“案件涉密,不能告知...

黄小芹:妹妹找哥泪花流

【妹找哥-黄小芹九里堤寻人,欲说还休-警察似有难言之隐】【黄小芹找黄晓敏手记】 转眼,黄晓敏失踪三个月了。 而我(黄小芹)到成都八天了,上海提醒我要回去上班去了!我一无所获,晓敏的女儿和我请了律师,来来回回又是发寻人启事,又是报人口失踪,又是通知我们拘留通知书寄新疆了,反正不给我们家属准信儿,急火攻心啊! 今天(2017年7月21日),我和律师何伟在14:50分时来到金牛区分局,开启寻人之旅。 ...

黄晓敏失踪近月无音讯 律师会见陈云飞再揭其被酷刑...

在四川,维权人士黄晓敏自今年5月被警察带走后至今近一个月,仍然下落不明。他的家人委托律师6月14日向辖区派出所就黄晓敏失踪报警。此外,被拘押的维权人士陈云飞的两名律师日前会见他后发布消息说,陈云飞再次被酷刑虐待。 四川维权人士黄晓敏上月18日声援被拘的党校教师子肃后,遭到当局秘密抓捕。截至目前家属仍未收到任何法律文书。 家属委托的代理律师何伟6月14日逐级向公安部门查询黄晓敏的下落。但是,成都市...

附和19大党内直选 黄晓敏传已遭刑拘

失联已20多天的黄晓敏(左),因附议公开信而失联的原首都师范大学老师朱德龙(右)。(知情人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因附和云南省委党校前讲师子肃的公开信,要求中共推行党内直选的黄晓敏,在突然失踪之后20多天,传出已被遭刑拘;而因转发有关消息被抓的江西黄剑平和云南的张艾,获得取保候审,但子肃和另1名退休老师朱德龙,至今仍然失联。(黄小山 / 刘少风 报道) 根据黄晓敏的朋友透露,自黄晓敏上月大约18日...

黄晓敏:说说我的法官二哥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三师土木休克退休法官黄云敏,因为“煽动民族仇恨”罪,在最近成为一个热门的敏感话题。 网友中知道一点底细,或者是对中国姓氏文化有些熟悉,以及从当事人的户籍地信息分析,频繁有朋友问我这位法官是不是与我有关,我直言不讳地答复:“是的,他是我的二哥。”不过,他这次再次失去自由,和我在内地的行为无关,和我们的亲情无关。恕我直言,二哥这次的再次出事,与新疆特别是南疆的危机局势有关,与农三师...

黄晓敏:好一个八零后网络红人刘尔目!

第一次知道刘尔目,是在四川“什邡事件”后一个公共话题的论坛上。他嬉笑怒骂言辞激烈,出手麻利攻击性很强,这是他给我的最初印象。私下里向熟悉他的网友了解,网友神秘的介绍“八零后,无职业,擅长网络挑战。因为网名(其实网民就是真名)很古怪,所以有人怀疑他的身分。”此后,又遇到几次更加夸张的网络嘴仗,我和稀泥的说了几句不痛不痒的制止性语言,算是对这种无聊争吵的回避和讨厌。虽然不再介入这些群体的公共话题讨论...

欧阳懿:朋友黄晓敏——别样的中国:黄晓敏篇

2006年初,我离开自己渐已熟悉的异议场景,开始隐匿于无地。生活的艰苦卓绝,要有意将我与过去隔绝,但记忆的坚强及惯性仍然来撕开我怀念之幕的缝隙。是的,我怀念那以笔为旗、为锄、为犁铧的日子,怀念与我一样渴望人的个体尊严的恢复和公义实现的朋友。 对于自以为绝对真理的化身的中共而言,愚笨如我者,罪有其二:思想罪、言论罪。这二罪的来源,是我的姓氏和家族响应大清皇室共和国的“西部大开发”即“湖广填四川”到...

黄晓敏:无畏村民上访揭黑,两级政府装聋作哑

四川邻水城南镇地处邻水县城的城乡结合部,拥有优越的地理位置,而距离繁华县城仅有三里的滑桥村更是独秀一枝,虽然耕地有限但是村民还是可以过着丰衣无忧的平稳日子。然而,自从本村一个有点小钱更有邪恶势力背景的张安文看上这快宝地后,这里的村民就失去了往昔的田园生活,被这个类似黑恶势力的“自治委员会主任”张安文所侵染、掠夺、霸占,搅得本地村民生人人自危,心理的恐惧笼罩在他们构建的邪恶阴影之内,许多人都是逆来...

黄晓敏:团伙劫持杀人主凶,是怎么逃避宜宾中院司法惩治的?...

1998年5月,居住在四川珙县的湖北籍年轻人蔡欢,从宜宾回到湖北老家天门市农村,约到比他还年轻的同乡玩伴,谋划在四川珙县巡场镇,实施绑架勒索有钱人,协商犯罪方案。 6月29日,他们一行七人来到宜宾,在翠屏区利民旅馆,详细商量了绑架作案的方案,并由蔡欢组织和出资购买了作案的凶器,以及每个人的分工配合落实。 6月30日晚上,蔡欢等七人携带作案刀具,来到第一行动点巡场镇,骗取了柳州五菱面的车主人朱中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