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敏如:在舞厅里唱挽歌的人

Share on Google+

以为像上次那般,在特拉维夫国际机场过海关时会被挡下来。这回却能顺利通过,如入无人之境;预期和事实不符,竟让人感到有些失落。哪知道,搭出租车到国内线机场后,才真正是灾难的开始。

春天的特拉维夫,阳光迷人地亮着。路旁花开草长的可厌度减半,因为不需要我亲自料理。坚持不让那人来接机,我要专心工作。

Sde Dov,我打算在此换搭小飞机到南部沙漠。检查行李的X光机就设在建筑物的前廊。旅行箱、背包、鞋子都已通过了,护照也在一个女兵手上,我却被拦了下来。拿仪器从身体划过,我不反对,可是不应该在尚未走过感应门之前,也不应该在毫无遮拦的走廊上、在众目睽睽之下。放行之后,进了大厅,一名脸上缀满小雀斑的年轻女兵开始盘问,我是否自己整理行李?是否有人给我东西转交?从事什么工作?从哪里来?停留多久?会到以色列哪些地方?…之后,她把探知的“情报”转述给上司–一名高壮的安检女士。这人走向我,除了重复小女兵的问话之外,还继续说:“妳来以色列做什么?”

继续阅读

阅读次数:33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