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国凯:与“长毛”同台作街头演讲——赴香港出席文革40周年座谈会集锦(之四)

Share on Google+

15日下午,朋友们安排我与梁国雄(长毛)同台在九龙旺角举行街头演讲。旺角那一代的街道划为步行街。街道两边商店林立,行人摩肩擦背、如电影院刚散场。对举行街头演讲我是很感兴趣的。我深信政治是大众之事。政治理论再好,若不走出书斋,不为普罗大众所理解接受,那就永远只是纸上的东西,不能产生物质力量。1998年印尼虐华,我和一般志同道合者就是一连几个星期天在纽约华阜街头举行短促而高频的演讲鼓动,才聚合了数千人抗议印尼虐华暴行的集会示威。

不过,我对在香港举行街头演讲却有顾虑。因为我对香港事务并不熟悉。讲不出令香港市民关切的内容。而香港市民对大陆事务却总有些隔膜。我讲大陆的事情是否能提得起他们的兴趣,亦有疑问。朋友们劝我不必顾虑。他们说,这里的行人半数是到香港来“自由行”的大陆旅客。你无论讲大陆话题还是香港话题,都会有听众的。何况还有‘长毛’与你同台,他在香港有许多拥趸,有长毛在,不会冷场的。

那条马路约40英尺宽,其中一半划为会场。会场顺着马路布置。讲台是一张桌子,对面摆了四、五十张椅子。音响话筒一概俱全。刘山青带我按时到达。“长毛”作开场白向听众作了对我的介绍后,就由我演讲。

我首先表达对香港市民诚挚的敬意。我说每年六四看到香港有那么多市民走上街头,看到维多利亚公园如繁星密布的烛光,我内心就激动不已、钦佩不已。这么多年过去,香港市民对“六四”依然那么记忆犹新、依然那么执着投入。这真使一些身处海外自由环境中奉行实用主义而渐行消沉的民主人士相形见绌。

香港市民推进香港民主政治的热忱也使我敬佩万分。共产党惧怕香港成为一个民主橱窗,对大陆产生极大的示范作用,故极力阻止香港民主制度的完善和发展。共产党在大陆一直在扼制民主选举。二十几年了,民众都还只能选举村长。属于官员阶层中最低一级的乡镇行政长官都要由共产党任命。现在香港市民要求直选特首和立法院议员,不能不使共产党既仇恨又害怕,故他们要极力予以扼制。然而,我在遥远的大洋彼岸看到,香港市民没有屈服、没有放弃。你们一次又一次集合起来走上街头,表达你们要求直选的决心。这种既执着又理性的行动将作为一个耀眼的正义亮点载入史册。

我说,我在大洋彼岸还注意到香港有人在向共产党妥协。他们是些大商贾名流。共产党的高官要人到港,从不接触香港普通民众和代表普通民众的社会团体,而只是与大商家名人把酒言欢。这些大商家名流附和、认同共产党对香港民主发展的扼制。还有些没有骨气的香港文化报业界人士在共产党的专制尚未“君临”就开始“自律”.我说民主政治的精髓在于政治权利的平等。无论你是腰缠万贯的巨商大户,还是家道清贫的升斗小民,手上都只握有一张选票。香港的民众在努力使这张选票的含金量提高,我对这个努力抱以极大的敬意。

面前的几十张凳子基本坐满,其中小部分是我的香港朋友。两边和后面也渐渐积聚起人墙。坐着的站着的人群占了马路三分之二的宽度。剩下三分之一是通道。人群的构成呈缓慢的“吐故纳新”,但也有些人一直“粘”在那里。我的演讲的内容从香港议题转向大陆议题。

我说朋友们别为大陆东南沿海一些城市里新盖的高楼林立所迷惑,那里可是一个两极分化、贫富悬殊、官僚贪污腐化都居世界前列的畸形社会。你只要稍微深入到农村,就可以发现大陆许多地方依然是多么贫瘠。我有个朋友前不久回乡探亲旅游。他回来后告诉我,家乡如果说有什么变化的话,就是他读过的小学和中学都更破败了。学校的围墙垮了。教室里桌子椅子破旧不堪。孩子们明显都营养不良。虽然他们不会象我们这一代几乎在童年时代饿死于1960的饥荒岁月。但拿当今城市里共产党官僚和大款们挥金如土、骄奢淫侈的生活作参照物,他们确实生活在极度贫穷之中。

“长毛”不愧是街头演说家、鼓动家。我虽然敢于街头演说并向往街头演说,但缺乏街头演说的经验。我的演说偏重说理,而且语言节奏也掌握欠佳。在几次听众有流失迹象或我的演说内容转换时,“长毛”会接过我的话筒来一段即兴演说。“长毛”语言生动、妙趣横生,常把深刻的政治道理寓意在比喻笑谈之中。使本已有流失迹象的人群又聚集粘稠起来。海外异议阵营中缺乏象“长毛”这样水准的街头演说家、鼓动家是它的欠缺。

演讲中我留意到有好几位背着背囊,模样似外省人的中年汉子一直站在座椅的后面聚精会神地听着。他们听得懂广州话吗?一丝疑问曾掠过我的脑际,但当我发现他们会在“长毛”抨击当局横蛮而颟顸的行为时与其他听众一起发出由衷的笑声,就推断他们基本能听懂,而且思想感情是站在我们这一边的。这使我想起张月凤对我所说:现在香港有许多大陆的自由行旅客,他们常常是街头演讲的听众,通过他们可以把香港的信息带到大陆。

经过这次实地感受,我深感香港民主派的朋友们经常举行这样的街头演说确实是一大创举,是把香港作为民主政治桥头堡,向大陆共产党专制政权发射民主导弹的坚强阵地。无怪乎共产党要如此处心积虑地制肘香港完善民主政治的步伐,不遗余力地打击香港民主派。因为如果香港一旦实现特首和立法局议员全部直选,民主派将会完全左右香港政治走向,届时对大陆将会产生更强大的示范作用。香港的民主派也更有力量对大陆民主进程予以更有实质性的推动作用。

作者文集2006.12

阅读次数:70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