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我所知道的刘晓波

Share on Google+

2017712image001

晓波与我相识于网络,正如他在2008年7月4日于北京家中给我的诗集《别梦成灰》所写的序言——刘晓波:长达半个世纪的诗意—序《蔡楚诗选》中所说:“这本诗选中的最后一首诗《飘飞的心跳——给笔会网络会议》,写于2007年10月5日。这让我想起与蔡楚相识,如果没有笔会,我们大概至今无缘。从笔会建立到今天,磕磕绊绊也将近七个年头,这些年与蔡楚相交,完全是通过网络,至今,我们还无缘见面。”

独立笔会于2001年7月成立,同年10月在伦敦举行的国际笔会第67届代表大会上被高票接纳入会。晓波与我都是独立笔会的31位创办人之一,难能可贵的是他身居中国大陆,却不怕中共的多次打压,挺身而出为张扬自由精神,维护全球作家的写作生命和精神自由,捍卫他们的写作出版权利,保证其作品的自由传播发出声音。2002年我在笔会做义工,担任网站编辑。晓波与我有一次合作,他希望我们在美国为独立笔会注册成非赢利组织做努力。直到2004年,为笔会做义工的李洁和jennif终于把晓波的心愿完成。

2003年2月8日,他对我起草的《独立笔会笔友给笔会主席刘宾雁先生的慰问信》提出修改意见,他认为慰问信的结尾有些矫情,要我把引用雪莱的诗句删除,我听他的意见后,他参加了签名,参与签名的共有四名会员:刘晓波、蔡楚、茉莉、傅正明。

2017712image003

2003年8月,我在MSN上创办独立笔会社区,开始讨论并通过了独立笔会章程,召开了第一届会员大会,选举并产生了理事会,而且通过了一系列规章制度,为笔会在美国注册为非赢利组织奠定了基础,很快就得到美国民主基金会的支持。2003年10月,晓波当选为会长,我和万之当选为副会长。晓波两任会长至2007年10月。晓波在担任会长期间,于2004年10月30日和2006年1月2日,两次在北京组织召开笔会自由写作奖颁奖会,第二次同时颁布了林昭纪念奖。而且,笔会还于2005年4月23日下午,在成都召开讨论会:向刘宾雁先生和所有海外流亡人士致敬。当时,国内的北京、成都、南京、贵阳等地笔会成员,都用读书活动的名义宣扬宪政、人权和揭示中共的谎言。这些活动振动了北京当局。因此,晓波不但被监控,而且,多次被北京警察传唤、抓走。

2017712image005

独立笔会第二届(2004)自由写作奖颁奖会照片:刘晓波先生讲话

2017712image007

独立作家笔会副会长谈刘晓波余杰被抓(图)

http://blog.boxun.com/hero/caichu/142_1.shtml

还值得提起,晓波于2005年9月19日白天接到会员杨春光的妻子小蔡,从辽宁省盘锦市打来的电话,说杨春光因突发脑溢血,于凌晨三点逝世。因我主持杨春光的文集,对杨春光比较了解,晓波上网与我商量怎么办。我建议笔会应发布悼念杨春光先生病逝公告。没有想到,晓波当天就乘火车去盘锦市杨春光家。由于不熟悉道路,晓波直到深夜才找到杨春光家。晓波对杨春光遗体告别并慰问其家属后,小蔡表示经济困难,晓波立即从自己的皮包里拿出一笔钱,送给小蔡后才匆匆离开。后来,我从美国打电话给小蔡,她告诉我,晓波私人送了她一千元。而晓波从不提起此事,这件事显示了晓波为人的真诚和大气。

2006年10月,由于苏晓康先生从他主编的民主中国退休。刘晓波、张祖桦和我在美国阿拉巴马州注册了民主中国网刊,致力于为民主派在未来参与民主转型过程,包括谈判和制宪,提供必要的知识、理论和人才储备,以期积累公民力量,推倒专制铁墙,将中国建成一个自由、民主、宪政的国家。并进行国家制度的建设和巩固工作。当时,刘晓波先生担任民主中国网刊总裁兼主编,我担任执行主任兼编辑,张祖桦先生担任理事兼编辑。《民主中国》网刊作为海内外唯一的一份专门研究与探讨中国民主转型的期刊,自创刊以来一直坚持“自由、民主、人权、法治、宪政”10字办刊宗旨,致力于从各个方面深入探讨如何推进和实现中国民主转型,培育公民社会,促进法治建设,研讨民主理论,关注时局变化,总结民主实践和公民维权运动方面的经验,努力为促进中国的民主转型做出理论和经验方面的贡献。

2017712image009

民主中国网刊:http://minzhuzhongguo.org/

当时,我们在skype上建立了群聊组,以便召开理事会和讨论编务。晓波负责民主中国网刊的规划和对外联系工作,张祖桦先生负责初审稿件和撰写工作总结,我负责终审稿件和上传稿件,以及发稿费、联系作者等日常事务。李洁从建立民主中国网刊起,就一直担任本刊的义工,长期帮助我们做各项工作,包括为本刊申请非赢利组织、翻译文件等。

晓波在日常事务中,几乎天天与我联系。从确定全年征文题目,到修改版面栏目,再到联系作者和调整发稿篇目等,事无巨细他都承担。尤其是因为时差,他为了在美国的白天与我联系,主动把工作时间调整到深夜,使我能在白天工作夜晚休息,他这种先人后己的精神使我深为感动。当时,为不影响晓波和张祖桦以及国内作者的安全,我们决定本刊刊头上不使用他俩的名字,而用“何路”(路在何方)来做他俩的共同笔名,后来,《零八宪章》中也提出:“21世纪的中国将走向何方,是继续这种威权统治下的”现代化“,还是认同普世价值、融入主流文明、建立民主政体?这是一个不容回避的抉择。”晓波还提出,本刊编辑部成员一律不能在本刊撰文挣稿费,得到理事会批准,至今这条规定仍被编辑部成员严格遵守。晓波被判刑后,民主中国网刊还开展对国内良心犯及其家属的人道援助活动,张祖桦在国内,常常推荐一些弱势群体成员接受援助。

晓波是位性情中人,他的文章虽然冷峻地表达了自己的自由观,但作为一个人,他仍然有血性、有情感、有审美、有忠贞不渝的爱。他的性情表现在他的诗作中。晓波的诗提醒人们直面六四,刘晓波诗歌节选:十五年前/大屠杀/在一个黎明前完成/我死去/并再生……十五年前/我的每个噩梦中都有亡灵/我看到/一切都带着血污/我写下的/每一句/每一笔/都是后来/与坟墓的倾诉……他在《承担-给苦难中的妻子》里写道:进入坟墓前/别忘了用骨灰给我写信/别忘了留下阴间的地址。

晓波首先是作家、诗人和文学评论家,他是被当局压迫而成时政评论家的,这是他反抗的方式——用笔对抗枪。2008年六四当天,他曾亲口在SKYPE上告诉我,他感到对不起六四亡灵,若六四问题得到解决,他就会移民美国。当时,他的抽泣声被多位在我家的朋友听到,纷纷被这位不忘六四亡灵的人所感动。后来,他获诺贝尔和平奖的消息传来后,我为他惋惜,感到他终身渴望自由的愿望可能不会实现。有诗为证!蔡楚:致刘晓波/秋雨中得知你获奖我泪如雨下/仿佛又听到我们熟悉的大磕巴——/每年六四,skype上你说对不起亡灵/断续的哭泣象这秋雨绵延着牵挂/有人说你软若雨水不够刚烈/有人说你水滴石穿已经幻化/我说不要捧你上祭坛/刘霞喊你回家/2010年10月。

2008年12月10日,刘晓波、张祖桦和国内303名各界人士联合发布《零八宪章》,得到国内外大批人士联署签名,至今已三十五批,共一万四千余人。《零八宪章》指出:“在经历了长期的人权灾难和艰难曲折的抗争历程之后,觉醒的中国公民日渐清楚地认识到,自由、平等、人权是人类共同的普世价值;民主、共和、宪政是现代政治的基本制度架构。抽离了这些普世价值和基本政制架构的”现代化“,是剥夺人的权利、腐蚀人性、摧毁人的尊严的灾难过程。21世纪的中国将走向何方,是继续这种威权统治下的”现代化“,还是认同普世价值、融入主流文明、建立民主政体?这是一个不容回避的抉择。”“为此,我们本着勇于践行的公民精神,公布《零八宪章》。我们希望所有具有同样危机感、责任感和使命感的中国公民,不分朝野,不论身份,求同存异,积极参与到公民运动中来,共同推动中国社会的伟大变革,以期早日建成一个自由、民主、宪政的国家,实现国人百余年来锲而不舍的追求与梦想。”

梳理中国的民主运动史,最大规模和最有影响力的有八九民运和《零八宪章》宪政运动,《零八宪章》把民主运动的诉求,定格在“抗争历程,公民运动”和“建成一个自由、民主、宪政的国家”上。《零八宪章》宪政运动不是过去式,而是现在进行式,自由宪政未实现和完善前,《零八宪章》宪政运动不会停止。

2017712image011

《晓波致意:下周稿子,收到回音!》图片

公布《零八宪章》前,2008年12月6日上午10点16分,晓波从信箱给我发来:《晓波致意:下周稿子,收到回音!》。晚上,他从skype上给我发来了《中国各界人士联合发布《零八宪章》》第一批300人签署版本,要我在12月10日世界人权日时公布。第二天晚上,他还在skype上与我视频聊天,由于他不能出国,所以他希望与我在国内见面。天真的晓波没有料到第二天他就会被北京国保抓走。当天夜里,张祖桦也被抄家并带走,好在祖桦已把《中国各界人士联合发布《零八宪章》》第一批303人签署定稿版本交给海外组织发布,才没有耽误《零八宪章》提前一天公布。至今,民主中国网刊上保留了《零八宪章》公布后的全部签名资料,《零八宪章论坛》也同时刊登这些资料,而且,还有《零八宪章信息网》的链接,三个网站成为《零八宪章》讨论、修订的平台。

2017712image012

2017712image013

晓波最喜欢刘霞给他拍摄的照片

2008年11月,晓波给我发来一批图片,他说最喜欢刘霞在丁子霖老师家给他拍摄的一张照片,背景是刘霞的摄影《布袋娃娃》。晓波被监禁后,我一直坚持报道信息,而且,每年都去各地参与声援和救助国内良心犯的会议。

仅举五例:刘晓波博士被北京警方刑事拘留(图)http://blog.boxun.com/hero/200812/caichu/1_1.shtml

丁子霖蒋培坤:呼吁各方,营救刘晓波http://blog.boxun.com/hero/200906/caichu/2_1.shtml

强烈谴责北京警方非法限制刘霞的人身自由呼吁公众关注刘霞的处境http://blog.boxun.com/hero/200906/caichu/3_1.shtml

零八宪章一周年,刘晓波面临重判http://blog.boxun.com/hero/201001/caichu/1_1.shtml

刘晓波:我的自辩和最后陈述http://blog.boxun.com/hero/201001/caichu/6_1.shtml

我与晓波的家属也一直保持联系。刘霞的电话很难打通,有时拨打几次也不行。今年四月下旬,我与刘霞通电话,我问她晓波的身体如何?她告诉我晓波的身体比她好。但她又说,当局给晓波检查了身体,就是不告诉晓波和她检查的结果。因此,她还是不放心。我请她探监时代我问晓波的身体如何,她说隔着窗,还有警察监视,根本不能提他人的名字,否则就会被取消探视。可是,从现在的媒体报道看,当局已经在4月就知道晓波身体的真实情况,却没有公布,而是一直拖延。这种政治拖延,就是慢性谋杀刘晓波。

今年6月,中国当局披露晓波已患肝癌晚期,7月5日夜又见晓波夫妻照片,并闻晓波病危,我不禁老泪纵横。悲愤中,蔡楚写道:形销骨立的夫妻用骨灰来书写爱情:

今夜清光此处多,

阴晴圆缺未消磨。

蜡炬有心还惜别,

千条香烛照星河。

多年来,晓波一直坚持宁可坐穿牢底也不出国,这次他却对前来会诊的德国和美国医生表示,愿意到西方治病,死也要死在西方,并且要让刘霞和其弟刘晖陪同他出国。刘晓波早已将生命献给了六四亡灵,实现了他的灵魂救赎。此时,却用他最后的一口气为刘霞争取自由。这样的爱情真是“人间难得几回闻”。

刘晓波一生做了三件大事:六四声援学生成为黑手,创建独立笔会和民主中国网刊,弘扬零八宪章。

生做自由人,死成自由魂;爱为情所动,情由性灵生。这是晓波毕生的追求。

2017年7月11日初稿
2017年7月12日定稿

【民主中国首发】时间:7/12/2017

阅读次数:1,20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