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09

破解希特勒

《破解希特勒》(希特拉)是德国著名政治评论家赛巴斯提安·哈夫纳(Sebastian Haffner)的书籍,是认真从这位德国的独裁者言行,去分析其所作所为的一本著作;本书最有价值的分析,就是把希魔的言行认真对待,冷静分析其疯狂的大屠杀行为以至晚年胡乱指挥军事,令德军败得更惨的原因,得出一个更加合理的解释;以史为鉴,当我们遇到一些人看似疯狂想夺取权力,成为永不卸任的独裁者时,必须加以万分警剔,提醒勿让自己安身立命之所,不会遇到希魔第二。

一般分析以至流行文化如电影,都质疑纳粹德国末期希特勒的精神状态,认为是因为希特勒的精力衰退与疾病,才令其作出如此之多丧心病狂的决定,或者在没有希望的情况下冒险──如阿登反击战,或一些令德军更大无谓损失的战败──如死守史大林格勒不许后退;然而作者却从希特勒更早期的言行,去得一个前人未想过的结论,希特勒在晚年的奇怪决定与行为,不是“忽然”或新得的疾病才形成,而是为达到心中所隐藏更“远大”的目标而作出的。

哈夫纳以希特勒违反一切常识,在1941年12月11日主动对美国宣战作为切入点,及以此作为希特勒作为德国元首的计划作一个分野,从而论证希特勒作出此个决定时,其实就是放弃了争取德国赢得战争胜利的时刻;在此之前,希特勒努力在政治上与军事上创造奇迹,尝试得到最终的胜利,然而因在莫斯科城下遇到苏军的反击,令德军大败之后,希特勒则已经认清战争是败了,而把其争取胜利的目标,转而另一个他心中认为更重要的目的──杀光欧洲的犹太人;亦因此自在莫斯科之败之后,德军无数天才将领的成就,无论是沙漠之狐隆美尔在北非的胜利,或者战略天才曼斯坦在乌克兰的成就,以至坦克名将古德林在东线的成功抵抗,希特勒其实都毫无兴趣,因为他所追求已不再是胜利,也不愿接受和平,而是趁他在生之前“解决”欧洲犹太人的“问题”。

当1944年7月20日德国军官暗杀希特勒的行动失败,720女武神暗杀行动未开始就已经告终后,希特勒最终把德国人民,也列为其复仇的目标,最后两个月所下毁灭德国一切赖而为生的基建,幸被其下属所拒绝执行,否则更会令德国人死伤更惨重。哈夫纳因而推论,希特勒不是再也没有创意与能力,而是选择为了投入这个疯狂的目标,而在精神与思维上自我放弃;希特勒开始变得与世隔绝,不再发表演说,不再从事政治与军事上真正的领导——虽然无尽“死守”的干预仍然不绝,但其“疯狂”的行为,其实是更深层次的“疯狂”──即疯癫偏执地,要在战败之前,完成其大屠杀的目标。

杀人,不是为了政治上的利益或目的,而是为了杀人本身;当一个强大国家落入一个完全的疯子之手,结果就是遗祸人间的绝世大魔头。

中国人对这种疯子,应该有更深的体验,例如说得出“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的毛泽东,正是和希特勒同类的人物。因此即使同是独裁政权下的独裁政体,由一班集体式的独裁者领导,仍然是好过由一个无法预测思想健康程度的单个独裁者来领导。而一如希特勒要依靠外交与军事上的成就,来“建功立业”,成为德国的绝对专制独裁者,近日中国所见到的大规模造神运动,以至疯狂加强军备以备战,则更呼应着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纳粹德国阴魂──“进军莱茵兰”、统一德国同胞!(奥地利)、复德国失土(捷克苏台德),这些诉求与今日的中国民族主义者比较,正令人忧虑今日的中国,正在走上纳粹德国的旧路,对人类和平构成数十年来最大的威胁。

RFA

By editor